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四百五十四 生氣離開  
   
第四百五十四 生氣離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趙勻也不是個好脾氣的直言說道.

"既然你不想要讓子翊脫衣服那麼只好是要讓他和別的人親一口呢."

楚傾城差點兒沒有氣炸了.

這一個一唱一和的,說的這些都是什麼話呢?

這些反而是她的錯誤了,她沒有去玩這個游戲,所以才必須的要讓余子翊去親別的人了.

"呵呵,我還真的是沒有見過這樣子的游戲呢."

忍耐了半天了,這下子真的是戳到了楚傾城的痛上面去了,當即的語氣也不好了起來,她今天算是發現了這幾個人就是針對她呢.

"哎哎,我說楚小姐,大家都是朋友在一起玩玩怎麼樣了?"趙勻不滿了,他也是天之驕子,給楚傾城幾分面子也是在看在余子翊的身上的了,要不是余子翊的話,根本就別想他能和楚傾城說什麼話,還甩臉色,還真的是當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了不成?

"這邊都是說了是兄弟的聚會了,楚小姐非要跟著那也就算了,如果你不想跟著我們這些人玩在一起的話,那也好啊,那你就看著就是了,也別說話啊."

"你這邊不玩就算了,還看著都不安分了,這是想要做什麼呢?"

趙勻本來就是不喜歡,楚傾城,現在直接的是懟上了.

"你……"楚傾城猛地就是站了起來指著趙勻一臉的怒氣,冷諷:"你們這些是普通的玩玩嘛?我家子翊潔身自好,你們呢,還帶著他一起來,難道就是這麼的當朋友的,明明知道他有女朋友的情況下,還開這種玩笑,這不是給我難看,是不給子翊面子吧."

"你是子翊的女朋友?"俊朗的男人看著吵起來的樣子,也是站來起來,不過這一次卻是沒有和稀泥,而是在看向楚傾城的時候,很是不好意思的道:"真的是 抱歉啊,原來你是子翊的女朋友,這邊子翊都沒有說,我們還……"

"還以為帶來的是什麼樣的女人呢."

"也是啊."被攔住了的趙勻也是一臉的慚愧:"以前雨薇我們都是認識的呢,這不換成你,可不就是不知道你是什麼身份了."

楚傾城一開始只當這些人是因為以前的事情對她很不滿而已,但是現在突然的是聽到了梁雨薇的聲音之後,瞬間是明白了,這幾個人為什麼這麼的針對自己了.

當即的,楚傾城就直接的是轉頭看向了余子翊,想要這個人幫著自己,但是呢,顯然楚傾城就是要失望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余子翊就靠在沙發上,微微的眯著眼睛,嘴角帶著一絲淺淺的笑意的看著他們直接的是說楚傾城的不是.

"余子翊.."楚傾城大叫了一聲.

"嗯?"余子翊含糊的應了一聲.

看著他就這麼的看著自己被欺負,竟然是一句話都不說,真的是讓人氣憤的不行.

楚傾城的臉色也沉了下來,當場臉色也是擺了出來.

其實剛才她的那一番舉動就是已經讓這邊的氣氛持續不下去了,行酒令早就是在余子翊這邊給停了下來持續不下去了.

在場的其他人也是多多少少的對她很不滿了起來.

"你……,"

楚傾城指著余子翊氣的是胸口開始不斷的起伏了起來,她真的是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是看著她被欺負成這個樣子也是根本就不管她一句呢,瞬間的楚傾城簡直都是要被氣的火冒三丈.

余子翊就這麼的靜靜的看著楚傾城那滿是怒火的臉,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酒精給麻痹的,眼前有些恍惚了起來,看著那張臉,慢慢的就產生了變化了起來.

似乎是還能看到那一張漂亮的臉上,時常的對自己撒嬌,因為自己的努力慢慢的開始對他依賴起來,但是突然的又一天,這些都變了.

自己熟悉的身邊人變了.

變成了自己所選擇的人.

還是很漂亮精致的臉,但是和自己夢中心中想的根本不一樣.

他應該是會很在意這個女人的可是,現在余子翊卻是根本就沒有辦法提起一絲的力道,平日里面的自制都在此時此刻的被酒精帶領著,其實這點酒根本就沒有辦法把他醉倒的,或者說是他心甘情願的順著這股微不足道的力道墮落下去的吧.

楚傾城一直都是在等待著,但是等來等去余子翊就這麼笑盈盈的看著,根本就沒有一絲幫著她的意思,再轉頭看這些人的樣子的時候,梁雨薇只覺得這些人看自己的眼神中都是帶著一絲濃濃的嘲諷的味道的.

尤其是那幾個唄自己嘲諷根本比不上自己的小姐,似乎在看她的眼神中,覺得自己跟她們都是沒有幾個兩樣的,當即楚傾城站起來,一把的拿起自己放在沙發上的包包,直接的是轉身就走,走到門前拉開門出去,啪嗒一聲的就是把門給摔上了.

"哎哎,走了啊."趙勻也沒有想到楚傾城竟然是直接的就摔門走人了.

"真的是啊."

其他幾個人也是紛紛的互相看看.再看余子翊仔細的想想也覺得自己剛才的行為似乎是真的是有些過了呢.

現在回想起來的話也是很是不應該呢.

然後一個個的眼神都是看向了趙勻.

"都看我干嗎?"趙勻被看的一陣惱怒,抽著嘴角道:"又不管我事情."說著又是摟上了身邊的女人摸著抱著,一副我根本不管事情的樣子.

看著他這個模樣,別人也是無奈.

"子翊你趕緊去追吧."旁邊一直坐在余子翊身邊的俊朗男子,勸說道.

"沒事."

余子翊搖搖頭,拿起桌上的酒杯又喝了一大口.

"還是去吧."

其他人也是勸道:"一個女人這邊也很晚了呢,你還是快些的去追,不然的話可別出了什麼事情了."

這邊的事怎麼也是他們給弄起來的,但是他們幾個去追就特別的不像話了,所以說還是要余子翊過去是,這不就是趕緊的讓人過去嘛.

這邊肯定是玩都是不好繼續的玩下去了,大家也都是勸說著,也是讓余子翊歎口氣,似乎是聽在了耳中一樣,把酒杯給放下了,拿起了外套直接的是懶懶散散的模樣開門追出去了.

看著他人出去了,剩下的人互相的看了看,之後都是搖頭.

"趙勻你怎麼就針對這個楚傾城啊."

余子翊和楚傾城都是走了,這邊幾個哥們也是聊了起來.

"哼."趙勻冷哼一聲,不屑道:"這種女人有什麼好的,也不知道子翊這個人是不是腦子秀逗了,竟然是直接的是選擇了這樣的人,把梁雨薇給放棄了."

趙勻的話一出也是讓包廂內的人直接的是沒話說.

半響之後,也是有人點頭.

"是啊,竟然是在結婚的時候直接的離開,當時估計就是為了楚傾城這個女人吧."

"也不知道子翊到底是怎麼想的,前幾年的教訓還沒有吃夠嗎?"

"竟然又是楚傾城,這是要在這個女人身上載幾次啊,這一次的教訓還不夠他受著嗎?"

俊朗男人也是跟著搖頭歎息.

"希望他自己也不要後悔吧,這第一次是傷的是感情,可是這一次的話,他是直接的是把梁雨薇給放棄了呢,要是他後悔的話……"

後面的話都沒有說出口了,但是就是因為沒有說完,卻是讓在場聽著的人都是一臉的深沉啊,大家也都是聽懂了呢.

第一次只是他自己的心傷,這傷口總是有恢複的時候,可是要是把別人的心傷的徹徹底底呢,天下可是沒有後悔藥給你吃的呢.

作為余子翊的發小他們也是關心他的感情生活,可是這感情真的是在有時候,不是靠著一個人說著就是可以的,這是要靠當事人自己.

"算了,咱們啊該說的也是說了."

趙勻來氣:"當初在知道取消了婚禮的消息之後,兩家直接的是吧婚約也取消時候也不是沒有勸過,可是他給了什麼反應呢,現在還把楚傾城真的是給帶出來了,難道他要和她結婚,要是真的是的話,結婚我一定是不回去的了."

他都是把話直接的是放了出來,意思都是很明顯了的呢.

要是余子翊真的是和楚傾城結婚的話,估計以後余家的大門他都不想進去了呢.

"算了算了,也輪不到你操心這個事情."略微消瘦的男人,輕聲笑了起來,指著趙勻調笑:"你還真的是皇上不急太監急呢,你別給忘記了,這個余家還有余家阿姨叔叔,他們那一關可不好過,就看子翊能不能行了呢."

"哎,也是這個道理啊."聞言,趙勻摸著下巴一臉的若有所思,點點頭:"阿姨叔叔的確是很難的一關呢."

"不對你說誰太監呢?"

突然的趙勻反應過來自己被罵了,頓時笑罵的抓起桌上的剛才玩行酒令的篩子直接的是沖著好友就是給扔了過去:"你是不是欠揍啊."

"哈哈,活該."

這邊房間里面因為剛才的不愉快也是因為了這些人的刻意打鬧給直接的是抹去了,然而是誰也沒有發現在他們的包廂外面站著的一個人.

外面站著的人正是余子翊.

余子翊剛才在拿了外套出門的時候,突然的想起來自己的領帶還丟在包廂里面,想要回去拿,之後就是從虛掩著的門口聽到了好友的這些對話.

他原本是要推開這扇門的手也是頓住了.

其實很多時候,有的人就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看吧,這些好友乃至自己的父母都是看的很清楚呢,但是余子翊呢?

微微的閉了閉眼睛,將剛才翻湧出來的情緒都是給遮掩住.

後悔嗎?

他不知道是不是後悔.

梁雨薇走了他知道的,那個女人走的時候很決絕,也沒有告訴他要去什麼地方,唯一跟她聯系的也只是他的父母而已.

她是真的是把他這個人給忽略了.

或者說是故意的忘卻.

但是他沒有任何的理由來說她的不是,因為自己當初就是這個樣子把她放棄的,自己作的虐自然是要全盤的接受.

所以當初,梁雨薇的離開他並沒有想要去尋找他,他想著這樣也是好的,兩人在同一個城市,一個圈子當中總是要見面的,但是要是離開的話就好了.

或許是再一次的見面的時候,他們就是能把彼此都是給忘卻了,開始自己的生活了呢.

梁雨薇會不會忘記自己不知道,余子翊突然的發現在自己真的是要把那個女人給忘記,竟然不是想象中的那麼的容易.

明明只是一個淡淡的影子,可是偏偏的就是像一道抹不去的烙印一般的深刻,讓他心中五味雜陳.

上篇:第四百五十三章 針對     下篇:第四百五十五章 發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