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四百六十六章 告知  
   
第四百六十六章 告知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楚傾城直接的是在自己拉開余家的大門,捂著嘴巴,跑了出去了.

余家中的空氣也是在楚傾城離開之後靜謐了起來了,余母在看到自己討厭的人終于是走了之後,簡直都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開心了呢,終于是把人給弄走了,她頓時都是覺得這個空氣都是新鮮了起來了呢.

"你呀你."

整個余母和楚傾城互相懟的過程當中,余父都是沒有插嘴的呢,但是這沒有說話,其實也是沒有差多少了,至少說明雖然他不幫著余母的腔這主要是楚傾城好歹是個女人,余父也沒有必要為難這樣的小輩,可是余母出面就是不一樣了.,

他不上前和稀泥,如此的話,也是表達了他也是站在了余母的身邊的呢.

余母勝利了,心情大好,再看一直都是低著頭不言不語的余子翊.

"你看看你,這個女人到底是哪里好,自己還這麼的死心眼,你難道真的是要把你媽我給氣死不成了."

余母雖然是把楚傾城給氣走了,覺得心情大好,但是一想到現在的余子翊還是覺得頭疼的不行了呢,繼續的開始了自己嘮嘮叨叨的數落模式了.

"好了啊."

余父真的是覺得頭疼了,趕緊的就是想要把余母給攔下來.

"孩子的事情就讓他自己來做主好了."余父搖頭歎息:"他也不是小孩子了,這自己做出來的事情也是有分寸的呢."

"有什麼分寸啊."

不說還好,一說余母就更加的是來氣了呢:"他要是有什麼分寸的話,也不會直接的是頭腦發熱到了這個程度竟然是喜歡上這樣的女人."

"那他也是他想要的."余父搖頭,但是看著余母根本就是不聽的樣子,撇撇嘴直接的是掉轉頭不再看她了,知道自己的話,自家的老婆子根本就是不願意聽的呢.

"媽,你別說了."

一直靜靜的坐著的余子翊終于是開口了.

"怎麼就是不能說了呢."

不給說,余母還是偏偏的就是要說了呢.

"你看看剛才她的那個態度,還不能說話了呢,這要是繼續的再說下去的話,是不是直接的是要給我臉色好看的呢,那臉拉的老長的呢,簡直就是比我還要擺架勢呢."

余子翊無奈,對自己的母親也是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呢,幸虧她還是知道自己也是在擺架勢了呢.

"先不說這些了."余母看著今天也是說的差不多了,直接的是擺擺手,一副根本不想再提楚傾城的模樣,拉著余子翊繼續的道:"今天就在家中吃飯吧."

余子翊想了想剛才跑出去的楚傾城,不放心,要是拒絕了.

"我……還是回去吧."

"你……"

指著余子翊,余母哪兒還不知道他的意思啊.

這不就是要去找楚傾城去嗎?

"不行,不可以去,怎麼還給你臉色看不成?"

在余母看來,楚傾城要真的是給她兒子臉色看,一定是要繼續的和她好好的掰扯掰扯.

"去吧,去吧."

余父一把的攔住了余母,對著余子翊揮揮手.

"等等."

就在余子翊要走的時候,余母把又把人給叫住了.

余子翊不明所以的回頭.

盯著兒子最近似乎都消瘦了一些的面龐,一聲歎息就出來,眉眼間也是顯露出了一絲疲憊.

"媽,你沒事吧."

見著這樣的余母,余子翊開始愧疚,或許今天真的就是不應該帶楚傾城回來的,鬧得是一團糟呢.

"雨薇出去旅游去了."余母說.

"……我知道."

這個余子翊當然是清楚的呢,梁雨薇走的時候只告訴了少數幾個人,余家父母算在內,當然了,余子翊是排除在外的呢.

"你也知道."

余母其實很想問余子翊為什麼不去找她呢,但這話,如今說起來卻是格外的蒼白無力.

"前幾天她寄了一些特產回來,算算的話,她現在應該是在江南."

"……媽."余子翊張張嘴.

"別說了,你回去吧."

剛才的話似乎就是這麼的無意的說出口了,說完之後余母就直接的是無力的擺擺手,一副很是勞累的樣子,不再看余子翊.

"我走了.."

余子翊見狀沉默片刻之後,點點頭,起身走了.

眼睜睜的是看著余子翊就這麼的離開家門,余母因為被余父給攔著根本就是沒有辦法,頓時一肚子的火氣就的沖著余父而去了.

"你這是干什麼?"余父看余子翊走之後,才是無奈的道.

"我干這是做什麼了呢?不是你讓他走了." 這在余母看起來這是多麼好的時機啊,就是把余子翊給留下來讓楚傾城自己去,回家去,想必就算是不能讓兩人分手也是能讓他們出現裂痕的呢.

"好吧,好吧,我剛才的意思是過猶不及."

對此,余父也只有這麼一句話交代.

"你看今天也是夠了,要是再繼續的話,還不知道會怎麼辦呢."余父就是對比余母要清醒了些,可是看著余母還是怒氣沖沖的模樣,才好聲好氣的安撫了起來.

"要是你繼續的話,子翊也是會有逆反的,你平時隨便說幾句就好了."

"哼,說的倒是輕巧."

雖然余父的話,沒有徹底的是讓余母真的是把心中的目的給打消掉,但是也平靜了下來了,直接的是在坐了下來,輕輕的哼了聲.

"子翊這個死腦筋,也不知道這個楚傾城到底是哪一點讓他給這麼的放不下了呢."余母開始嘀咕了起來.

剛才提到梁雨薇的時候,余子翊的反應也是看在了余母的眼中的,余母深深的是覺得,余子翊一定是對 梁雨薇還是有感情的呢,但是到底是為什麼呢,讓她就有點想不通了呢.

"也許是一種責任吧."余父想了想提點了一句.

"責任?"

余母真的是想不通,到底是什麼樣的責任讓余子翊做出了這麼大的犧牲,不惜竟然是直接的是放棄了自己所愛的梁雨薇,這難道以後就不會後悔一輩子了嗎?

看著余母瞪大的眼睛,余父沉思片刻越發的覺得自己說的是很有道理的.

"別看子翊平日里面對誰都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樣子,但是你要知道,他的心里面是一個責任感很強的人."

"這個我知道."

對于這些余母自己也是不會反駁的呢.

不過她還是很擔心呢.

"你是不知道楚傾城這個女人的心機到底是有多麼的厲害,這隨便的看看就知道了,這個女人啊,真的是不能小覷的呢."

余子翊和楚傾城的婚禮要是沒有楚傾城的算計,余母怎麼都是不會相信的呢.

什麼時候不生病,偏偏的就是在余子翊和梁雨薇的婚禮上面開始了,這如何的是讓人能讓相信這一切的偶是什麼巧合.

余母生活到現在,什麼東西沒有看過.

楚傾城這些就是早就算計好的呢.

誰都是能看出來,但是偏偏的就是當局者迷,余子翊就是沒有,或者說,他選擇了相信.

"哎,就看他自己的了."

余母也是了解到,這的確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就像是誰說的,感情上面的事情,誰也做不了主.

"他也大了,他會知道怎麼做的呢."

余父繼續的開導.

"你剛才是故意把雨薇的行蹤告訴他的吧.."余父還沒有被余母這插科打諢給忘記自己到底是想要問什麼嗯.

余母揉揉額頭根本就是不看向余父,對于余父說的這些話她根本就不搭理,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了呢?反正就是這個樣子了呢.

哼哼,這一切都是注定了的事情.

這些話是這樣說是不錯,但是其中要真的是錯過了,那麼有些人有些事情真的就是一輩子呢.

……

還在沉睡的時候,感覺自己的臉上涼涼的,還黏黏的,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梁雨薇很快的就是醒了過來,果然看到了自己的床頭上,小狗小白就在亂竄呢,還不斷的是舔著自己的臉呢.

"你這麼早就醒了……"

本來梁雨薇想要跟小白說,你這麼早就醒了呢,但是當眼睛看向了窗外的時候,頓時的就是把這話給收了回去了,這會兒看天色的話,根本就是都中午了吧,還早呢,根本就是不早了.

頓時再看向小白的時候,梁雨薇就覺得尷尬了都.

"哈哈,原來這麼晚了呢."

梁雨薇訕訕的笑了笑,伸著一個懶腰就是要起床.

"嗚嗚."

"嗚嗚."

但是自己要起床,可是在床頭的小白卻是嗚嗚叫個不停,還不斷是在轉圈圈呢.

"你……"

小白這個樣子也是讓梁雨薇很是無奈,這是怎麼了這是.

轉了幾下子的圈圈,發現自己的新主人這半天的看著自己根本就是沒有動靜,小白頓時就著急了,邁著自己的小短腿就直接的是上前去輕輕的咬了咬梁雨薇的手指頭,然後舔著,之後發現她還是沒有動靜,又開始咬著她的睡衣,拽著.

小白的一系列動作都是被梁雨薇看在眼中.

本來還是一無所知,想著這個小東西怎麼這麼的躁動不安.

"難道……"

眼睛猛地就是瞪大了一些,梁雨薇想到了一個事情,那就是很有可能這個小東西是要上廁所啊.

"啊啊啊啊,你不是要上廁所吧,"

梁雨薇瞬間的就是頭大了起來,一下子就是保住了小白直接的是連鞋都沒有穿的就是直直的就是跑向了洗手間.

昨天都是匆匆忙忙的根本就是沒有給小白准備什麼它能用的東西,所以廁所里面也是沒有小白能用的沙盆,當即的沖到廁所里面之後,梁雨薇就是捧著小白在馬桶上站著,希望可以這個樣子.

小白似乎對著這樣子的被人捧著懸空的狀態十分的不安,又是叫了幾聲,可是完全沒有用,梁雨薇根本沒有別的辦法帶著他上其他的廁所的,所以只能如此的將就了.

似乎也是知道這是沒有辦法了呢,小白在叫了幾聲之後,小屁股一動,然後梁雨薇就聽到了水聲.

"還真的是要上廁所啊."看著小白在方便的樣子,梁雨薇嘖嘖出聲.

"小白你還真的是聰明呢."

梁雨薇在酒店里面休整了一番之後,然後找了個時間抱著自己新過來的小伙伴就是到了附近的寵物醫院.

小白一看就知道是只流浪狗呢,雖然梁雨薇給它洗的是很趕緊了呢,但是要是出現了什麼別的病症,怎麼辦呢.

有些細菌是看不到的呢,也不是表面就是能知道的呢.

所以,在好好的休息一番,感覺自己滿血複活了之後,梁雨薇就是抱著洗的干乾淨淨的小白行走在街道上.

上篇:第四百六十五章 不歡而散     下篇:第四百六十七章 打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