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四百六十八章 記恨  
   
第四百六十八章 記恨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楚傾城離開余家別墅之後,強忍著眼淚跑了出去,其實他並沒有跑得有多遠,心里面還是想著,余子翊能跑出來,找她的可是,都跑的離開了宅院,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有看到余子翊的出現,這讓她心中一沉,停下腳步,小心的望向了別墅的大門,卻是發現,根本就沒有余子翊的身影.

雖然,她跑的也很快,但是,按理說,如果余子翊第一時間不出來的話,怎麼可能找不到她呢?所以說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余子翊,根本就沒有,追出來,他還在里面呆著呢?這樣的想法,頓時讓楚傾城覺得,心中火氣直冒,簡直都要炙熱的燒起她的,內心的那一根弦今天,來到余家吃飯.

余母對她不待見也就算了,楚傾城想著,忍耐,忍耐也就過去了,然而現在是個什麼情況?余母一副勉強讓她留下之後,說她別的也就算了,竟然還把梁雨薇給扯出來了,難道不知道梁雨薇就是她的禁忌嗎?

在和余子翊在一起的日子里面,不管如何,楚傾城就想梁雨薇徹底的從余子翊的生活之中除去,平日里面根本不會提梁雨薇一字半句,就是有可能讓余子翊想到梁雨薇的東西,她也不會放在他的面前,如此小心的應對著,為的當然就是,讓余子翊真心真意,一心一意,只想著他,可是余某倒是好,當著余子翊的面,說她故意生病,勾引余子翊費盡心機在他結婚的那天將他,從梁雨薇的手中奪走,話里話外,意思就是一句,她這個惡毒心腸的女人,就是一個心機深沉,滿腹算計.

好,的確,她的確是心機有很多,可是她這一切為的人不就是余子翊感情里面沒有退讓,他既然愛她,而且余子翊的心中也有她,所以,梁雨薇這強扭的瓜就不甜,談不上誰搶了誰,只是,這一切靠的也是余子翊的選擇罷了,那時候也給了他兩條路,可是他不是還依然決然的丟下了,即將與自己成婚的妻子,來到了她的身邊,在這一點上面,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清晰明了,所以說余母說的那些話,在楚傾城聽起來不過就是事後的挖苦,如果他們這麼的相信自己兒子,怎麼就分毫的都勸不動呢?

可偏偏的,余母說完這些話之後,余子翊,竟然就沉默以對了,楚傾城現在都還能想到,那個男人.就不再說話的樣子,這是什麼意思呢?不就是直接的,跟她表明,他還是對,梁雨薇有意思的,呵呵,想想都可笑,再一次的看向了那個大門,卻還是發現,根本就沒有,余子翊出來的痕跡,楚傾城的心中恨極了,忍不住狠狠的跺了跺,腳底板,對于余子翊,竟然真的放任她一個人出來這樣的事情,真心氣的她都要吐血,好好你的余子翊,你最好永遠都別找我,咬著自己的下唇,楚傾城簡直委屈得都要哭出來了,可也只僅此而已. 她也不能直接的上前,去返回找余子翊,明明都霸氣的出來了,再回去的話,也不知道是怎麼樣的丟臉.想到這種尷尬的地步.高傲的,楚傾城一跺腳一咬牙,拎著包包轉身就走,

"算了.大不了不找了,就是."你倒是要看看,余子翊是不是真的就放棄她?

然而就在當楚傾城離開的一瞬間,余家的別墅大門開了.余子翊從中小跑著出來,左右的張望,想要看看,楚傾城的身影,但是很可惜的是.怎麼也沒有.找到楚傾城,想必是早早的已經離開了這里.余子翊微微的平複了一下,自己急喘的呼吸,面色有些嚴肅,眉頭稍微的皺著.

"希望是回去了吧."

靜靜地站著,半響之後.只聽他這麼的說著,看來他是以為楚傾城已經自己回去了.打開車門,坐進車子內部.余子翊並沒有第一時間的就發動車子,而是鄭重的將身體靠在了,駕駛室的椅背上.

微微的揚起頭.閉上眼簾,面無表情的樣子,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麼,想什麼呢?余子翊現在的頭腦其實是一遍混沌,空白狀態,似乎什麼都想了,又似乎什麼都沒想,恍恍惚惚,腦子里面閃過了很多畫面,再一想又是空白蒼白不堪.之後,流轉了幾次.

一聲歎息,就在車子內的小空間中響起.重重地歎口氣之後,余子翊才睜開眼睛,盯著前方,眼眸之中此時此刻卻有著分外的複雜.

他現在很奇怪,按理說說出清晨跑出去了,他現在想著的應該是自己的女友才是,但是偏偏的余子翊現在心中,腦海里面,全部都是,只有一個人的身影,那個巧笑嫣兮,美目盼兮.曾經向自己,每日的撒嬌賣乖的,女人.

可現如今,那個人女人,只能作為他的陌生人或許說是梁雨薇把他余子翊當做一個陌生人來對待.

"呵."輕笑一聲,滿滿的都是自嘲,余子翊皺了皺眉頭.

沒錯,他剛才想得最多的是梁雨薇,簡直可笑,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現在,腦子里心里面都是梁雨薇,她都和他,離開了這麼長時間,分開了這麼久,他一直避免自己想那個人,所以盡可能的給自己加工作,盡可能的,照顧楚傾城,似乎這樣就可以把自己的時間都充滿.這樣的話就無暇的去想這些東西,然而事實卻又這麼殘酷.

今天,余母當著,大家的面上,分毫不讓並且把梁雨薇,大喇喇的就說了出來.使得余子翊心中很複雜,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表述才是,心中,有懷念,又心疼.還有愧疚,五味陳雜.都不知道該要如何說出口才好.最後的最後,他也就只能是,默默的閉口不言,楚傾城和余母最後的吵架,言語之間的爭鋒,他也是聽到了,可惜,余子翊沒有做出任何的阻攔.

其實他覺得兩人之間,根本已經無法好好相處,余母對楚傾城的厭惡,楚輕塵對于母的不滿,早早的就駐紮在了心里面,不是輕易的就能解開的,或許是在這一瞬間.余子翊已經放棄了,讓楚傾城和余母之間,和平相處的念頭,兩人之間,本身婆媳關系就不好,再加上這麼多的事情,能和睦的在一起才是奇怪呢.

的確有一句話不是說,強扭的瓜不甜嗎?楚傾城和他的母親之間或許就是這樣,他強行的將兩人扭在一起,想要讓他們,親親熱熱,簡直異想天開,別的先不管,最起碼,余子翊將這一點想通了,而剩余的,他想不明白,也不想想.想的再多也是一種疲累.

當余子翊驅車趕到家中的時候,打開房門,便看到了楚傾城坐在沙發上,這讓他松了一口氣,就怕她亂跑,想到他已經回來了.心便安定了下來.

只是,剛把鑰匙放下,楚傾城聽到聲音轉頭發現,是余子翊回來,噌的一下就從沙發上站起來,腳步一跨一轉,就向著余子翊沖了過來,怒氣沖沖的指著他,怒聲大喝.

"你是不是啊?還忘不了,梁雨薇那個女人."

面對上來就指責他的楚傾城,余子翊的眉頭皺了起來,面帶不悅的看向她.

"你怎麼會說這樣的話?今天的事情是我.媽有些沖動了."

說著余子翊一邊解開脖子上的襯衫扣子,讓自己舒服一些,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隨手的扔在了沙發背上,轉頭就,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卻發現,這水都是涼的.

忍不住心中一聲歎息.

他突然想到,在梁雨薇,和自己住在這一起的時候.只要梁雨薇在家的時候,從來不會讓,廚房都是干冷干冷的,冰箱也不會,全部都是空蕩蕩的,里面會擺滿新鮮的瓜果蔬菜,和吃食而廚房的水壺一直都是,裝著熱開水.

就算是,放在客廳的小茶壺也會放著溫熱的茶水,因為她不喜歡喝咖啡,似乎也就是在那一段時間的相處當中,讓他改掉了自己,喝咖啡的習慣,而現如今呢.楚傾城的身體不好,他可以理解,所以這些本來也不要他做,可偏偏,他想請個鍾點工,她又不願.余子翊,怎麼可能會做這些東西?現在,他卻要親自動手.

想想,也是一種諷刺.楚傾城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余子翊,僵硬的聲音,她心里面滿腹的委屈,在回來之後.越想越是生氣,越是生氣,心中憤怒難平,可偏偏都要強行忍耐著,直到,余子翊回來了,她終于是可以爆發了,見他竟然一直無視她,楚傾城坐不住,上前拉著她的手,讓他轉過頭來,強行的與其對視.

眼中含淚,盯著余子翊輕咬著唇:"子翊你說,你是不是?還想著他,難道,難道就因為,你媽說的那話,你就要……"

"你不要想太多了."

眼看著,楚傾城,越說越離譜,余子翊頭疼的敲了敲腦袋,抬手安撫的拍拍他的肩膀.重重的歎口氣,卻是在眉頭擰成了一個川字出來,那糾結的模樣似乎都可以假死蒼蠅了,但對這些楚傾城一蓋的,看不見,她現在就想知道,余子翊,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態度?她和梁雨薇難不成,他一個也放不下嗎?不,她絕對不准許,這樣.

"今天的事情大家都有些沖動,我也是沒有考慮妥當,所以現在都不要再提了,好嗎?"

余子翊想把這些事情都給揭過,但是顯然楚傾城是不可以的,如果都接過的話,她生的氣也就白生了.揪著余子翊的衣服,楚傾城倔強的抬著眼看他.

"子翊.你說.你今天為什麼?在你媽提起梁雨薇的時候什麼都不說,就任由,我被欺負嗎?"

"難道你就不好好的想想我,心疼我嗎?"

這一點就是楚傾城最放不下的,可是,余子毅,卻根本不想談論這個話題,他十分的不想提起梁雨薇,偏偏楚傾城,現在腦子里面都是糾結的,這事情,若是以往,他早就該收起話頭了,或許今天,真的是讓她亂了分寸.

一而再再而三揪著不放,余子翊,面色.黑沉,緊緊的盯著楚傾城的雙眼,楚傾城被她看得心中發慌,可還是牢牢的,盯住不放,就是想要,余子翊表個態度,表明他,真的對,梁雨薇再也沒有留戀,別人,日後根本不會有任何瓜葛,如此的話,才能讓她真正的放心,可惜的是楚傾城真的是想得太理所當然了.

上篇:第四百六十七章 打針     下篇:第四百六十九章 要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