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五百四十八章 保護者  
   
第五百四十八章 保護者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楚小姐不是想要問,雨薇是誰帶過來的嗎?那麼我就在這里和你說好了,以為是我帶過來的,就不知道楚小姐,到底是想要如何做呢!"

顧乘風只覺自己要真的是不說話的話,還能被人當做啞巴來看,這自然是不能忍受的,于是他就能把自己給.

站出來,好好的和這位大小姐來說道說道.

以保護者的姿態將梁雨薇,擋在了身後,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自信又充滿魅力的一笑,溫暖如春,可有寒冰刺骨,那一雙望著楚傾城的眼神,已經沒有什麼過多余的感情,他對這個女人的印象十分的不好,不對,是從自己查到的資料當中,緊緊的成,僅有的幾次見面上面也能看出來,此女真的是心機很深.

所以顧乘風也非常的擔心,梁雨薇會不會不是這個女人的對手?此時看到她又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樣,如果再不出聲的話,豈不是要看著梁雨薇被欺負.

他自然是不肯的!

"顧先生.原來你已經和,梁小姐在一起了嗎?"

楚傾城在看到他之後,明白梁雨薇來到這里,並不是余子翊的授意,心中微微的放了下來,可剛才那一幕是眼睛的人也都知道,余子翊和梁雨薇在拉拉扯扯,那這個時候的顧乘風在哪里呢?

"也不管一下嗎?"不管顧乘風和梁雨薇是什麼關系,現在楚傾城的眼里的話,就算是沒有關系,她也是要給班扯一些什麼關系出來,也好吧,余子翊心中的那一點點所謂的想念給打消掉此時楚傾城也把手給放了下來,抱胸看著顧乘風,似乎剛才,梁雨薇給自己的那一股子顏色,讓她都發慫的樣子已經過去了.

繼續趾高氣揚的盯著顧乘風,沒錯,顧乘風的身份呢的確是一個問題,但是他此時並不介意.

畢竟楚傾城的身邊也有余子翊兩人也算是,平等交涉,所以,他還是的理直氣壯的,如果可以的話我就想請一下,顧先生,顧大公子,好好的把自己的女朋友,給看好了一些,不要看到別人家的男人就往上面撲!楚傾城的話說的還不夠明顯嗎,她的意思就差是沒有指著梁雨薇的鼻子跟她說,余子翊是她的人,不要有事兒,沒事兒就在眼前晃悠,要是可以的話呢,出門左拐有多遠,走多遠是最好的.

"傾城."

楚傾城說這個話,梁雨薇和顧乘風還沒有反應,余子翊最先是坐不住了,他在看到楚傾城想要對梁雨薇動手的時候,就已經十分的不滿,此時在看他這分作態,眉頭緊皺,伸手拽住她,冷冷的說道.

"你不要無理取鬧好嗎?"

余子翊的話瞬間,讓本來還壓抑著自己情緒的楚傾城立馬就爆炸了起來,恨恨的瞪著他:"什麼叫我在無理取鬧,難道不是你嗎?你剛才在和他做什麼?我不想多說什麼,我只是想要告誡他一下.還是好自為之的好."

"那麼我也有話想要告訴你一下,梁雨薇也不是一個任人拿捏的軟柿子."

楚傾城都不要臉面,那她還要給她干嘛呢?當即的也不管,顧乘風的拉扯,從他身後走出,冷冷的盯著楚傾城,嘴角勾了勾,冷笑聲,響起,"那麼現在楚小姐和余總也是一對情侶."

情侶二字梁雨薇,咬了一下,沒有太加重,可是聽在那對面兩人的耳中各不相同.

楚傾城就覺得這情侶刺耳的很,簡直就像是梁雨薇在諷刺自己一樣,當即怒目圓燈就想要發作,同你而言,在楚傾城身邊的余子翊.也覺得這兩個字很刺耳,因為他覺得,沖涼也會苦中出來,總是帶著一種,他察覺,不太明顯的淡漠.

似乎就像他和梁雨薇之間,真的有如那兩個字,對他而言,毫無波動了,但這不是,他正想要的嗎?現如今又做什麼?這個姿態,與子一又再開始唾棄自己.

似乎就像是沒有看到他們兩人微變的臉色一樣,梁雨薇繼續的,施施然說的.剛才的事情我不想多解釋什麼,只希望二位自動變好.

這一次,梁雨薇再也沒有給他們兩個繼續說話的機會,而是一把的拉住了顧乘風的手,轉身就走,這一轉身決絕的就像當初.在婚禮時候那樣.

至少,余子翊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瞳孔緊縮,恍惚之間就像回到了那天,他接到了楚傾城的電話,之後不顧任何人的反對,不過梁雨薇的哭求,毅然決然,丟下自己的未婚妻,自己的親人,自己所有的責任.大跨步的絕情離去,就為了他所謂的在醫院中即將要消失的,前女友!

現如今,那一種場面幾乎是要重合在了一起,梁雨薇淡然轉身.只是此時,與余子怡那時候不一樣的就是,他的身邊都站了一個人,是與他並肩而立的,守護她的人.

如果真的要說的話,也許應該就應該說風水輪流轉吧,在這一刻可不就是嘛.不過她恍惚的情緒也就持續那麼一會兒,這一會,梁雨薇和顧成峰相攜離去,他並沒有再阻止,因為這算的話,也沒有什麼好的理由,更何況現在,楚傾城還在自己的身邊,他要真的過去,恐怕就是要天下大亂了!

楚傾城不知道是不是會天下大亂,她現在就緊緊的盯著余子翊,瞪視著余子翊,真的有一分半點的想要去追著梁雨薇的話,那就不僅僅是所謂的大亂,梁雨薇一定是要鬧的這一間會場不得安甯!

這一點或許余子翊也想到了,所以在靜靜的注視了幾秒鍾之後,他收回了目光,轉而看向了楚傾城,目光平平淡淡,楚傾城一張嘴,剛要說話,卻被余子翊的動作給難住了,他什麼也沒說,抬手就拉住了她纖細的手腕,一胯大長腿帶著她就向著,另一個方向離去.

"你放開我放開我,你這是干什麼呢?"楚傾城被余子翊拉著就跑,瞬間覺得十分不滿,直到到了,這一間會場的一處院落,角落中,才把他的手給直接的掙脫開去,暫且,跺著腳,就瞪著余子翊,聲音雖然壓低了可也還含著憤怒的尖叫.

"子翊,你今天晚上到底是在做什麼?你明白你在干什麼嗎?"

明白在干什麼嗎?余子翊當然是明白的,可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才心煩氣躁!令人,十分的,頭疼啊,轉過身來,他目光深邃,靜靜的盯著楚傾城,因為憤怒,而有些扭曲的妝容,眼前浮現的卻是梁雨薇剛才那決絕的背影.

微微閉了,閉眼睛,將眼眸中的情緒壓了下來,他握住了,楚傾城的,雙肩,余子翊讓他自己盡量的用平和的語氣和楚傾城說一些話.

"剛才對不起!"

不管是想要說什麼,在如果自己錯了的情況下的話,那就是必須要道歉的.一直也覺得剛才自己面對楚傾城的時候,情緒的確是激動了一些,對他說的話也不甚禮貌,現在想想十分的愧疚,當先就道歉起來,本來還一肚子火的,楚傾城在聽著,余子翊的道歉之後.

瞬間就安定下來,看著他俊美的面容和眉頭之間緊皺的模樣,又是生氣,又是委屈,一把的摟住他的窄腰,把自己整個人都撲進了他的懷里.

臉埋在他的胸口,委屈的聲音就從中冒了出來,"子翊我們不要吵架了,好不好?不要為了一些不相干的人,而讓我們自己之間的感情有什麼破裂."

梁雨薇給了楚傾城很大的危機感,他也真正的明白了自己當時強勢回歸的時候,梁雨薇,對她的感覺了,風水輪流轉,今年到他家,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不並不是不可,只是,需要一些手段,正確的說是需要他現在抱著的人一種態度,就能給她安心的感覺.

聽著楚傾城的話,余子翊本來想要回抱住她的手,僵硬在了半空當中在楚傾城看不到的,這一點顏色不斷的變幻著.他當然知道楚傾城的意思,所謂的不相干的人可不就是梁雨薇嗎?

不相干.

這三個字聽著余子翊的耳中還真的是.五味陳雜,手又重新的放到了楚傾城的肩膀上,深呼吸一口氣余子翊,輕輕的將她拉開了自己的懷中,目光定定的望著他,眼中閃過了別樣的複雜情緒!

只聽他說道:"傾城,我覺得有些話我們也必須要說清楚."

楚傾城突然的有不好的預感.她動手放開了于紫藝,身上的手.你想要說什麼?他倒是想要看看余子翊到底要和他說什麼,這話本來是不應該說的,可是,余子翊終究是忍耐不住,他不為別的.

"我和雨薇從來就不是,所謂的不相干的人."是的,他又必須要把這句話,清楚明白的和楚傾城說清楚的,他欠梁雨薇的,永遠都還不清,所以根本不存在不相干的人,

上篇:第五百四十七章 忽略     下篇:第五百四十九章 不相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