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五百五十四章 狼狽  
   
第五百五十四章 狼狽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看著余子翊,楚傾城掩下眼中所有計劃成功的得意模樣,一下子露出柔弱的表情,頂著楚楚可憐的模樣,十分哀怨地拉扯著余子翊的衣袖.

"子翊,這不是我的錯,我不是故意的,他們為什麼都指責我,我……我……"楚傾城露出委屈到說不去的模樣,余子翊果然臉上快速地閃過了心疼的顏色,軟下眉眼,伸手安撫般地拍了拍她的手背,還對她笑了笑.

"別怕,我在呢."余子翊的聲音溫柔到幾乎能夠掐出水來,梁雨薇聽了,心中又是疼痛又是不屑,疼痛是為了自己不值,不屑是覺得他們這副樣子真尼瑪虛偽惡心到讓人想吐.

梁雨薇不說話,此刻隨便開口辯解就等于是狡辯,她可不想繼續吃虧,潑了自己一身的酒水已經夠讓人尷尬的了,繼續傻乎乎地開口多嘴更加是讓大家看笑話.

顧乘風看著梁雨薇的臉色白了,臉上也閃過一絲心疼和緊張,他理所當然地要維護梁雨薇,整張臉徹底地冷了下來.

"楚小姐,你別露出這個委屈的模樣,別以為這個表情就能夠把你自己做的事情摘除得干乾淨淨,剛才你做了什麼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呢."顧乘風冷冰冰地說,"現在這麼急著委屈找靠山甩責任算什麼,你知道有句話叫'惡人先告狀’嗎?"

楚傾城被顧乘風說得咬牙切齒,恨不得用指甲撓上去,心中又很不服氣為什麼顧乘風這麼好的男人會偏幫梁雨薇,心中暗罵梁雨薇"賤人",臉上卻露出更加委屈的模樣,眼圈都微微地泛紅了.

顧乘風完全不吃她這一套,看到她裝模作樣反而更加惡心,對待她也毫不留情.

"剛才我明明看得清清楚楚,是你故意推了別人,這才讓酒水潑到了雨薇的身上,你這樣首先把責任怪到別人身上算是什麼?這一定是你早就籌劃好了,故意的對吧."顧乘風微微揚起下巴,鼻子里發出輕蔑的冷哼,"你真是手段'高超’啊,楚小姐,當這里所有人都是瞎子,都會維護你嗎?"

楚傾城的臉色微微一變,在顧乘風看過來的一瞬間,她覺得自己仿佛被扒光了游街一般無所遁形,心中也微微發虛,不過她很快地拋去這些拖累自己的想法,擺正情緒,繼續裝出她才是受害人的模樣來.

她抓著余子翊的袖子,輕輕地搖了搖,牙齒咬著豔紅的嘴唇,透出哀求的可憐神色.

"子翊,我真的沒有,我什麼都沒有做,我只是無意中站在那個地方,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們那邊的情況,誰知道我站在那里都有錯,顧先生一心護著梁小姐,對我還有成見,當然什麼都推到我的身上,我挨了梁小姐的打都沒有開口告狀呢,那麼一點點就隨便往我身上撇嗎?"楚傾城仿佛有點不服氣似地皺了皺鼻子,小小地卻用大家都聽得到的聲音嘀咕了一句,"他是不是自己沒保護好梁小姐,讓她潑了一身的酒水所以就遷怒到我這個無辜的人的身上啊."

梁雨薇聽了一驚,沒想到楚傾城不要臉到這種程度,氣得想要幫顧乘風說好話,可是這種小伎倆根本刺激不到顧乘風,他伸手攔住了梁雨薇,對她使了個眼色笑了笑,示意不用她出面.

余子翊聽到楚傾城被打,心中微微一緊張,眼睛自然而然地想要檢查她傷到哪里了,可是他轉念一想,梁雨薇不是這麼不分青紅皂白就會動手的人,她絕對不會沒什麼緣由就打人啊,可是面對楚傾城那可憐的模樣,他又無法不相信他.

有點為難有點矛盾,余子翊轉過頭來看向梁雨薇,試探性地開口詢問:"這件事情是真的?"

梁雨薇有點氣結,他們還沒離婚呢就護成這樣了,怎麼看眼前的這個男人怎麼不順眼,冷哼了一聲完全不想說話,顧乘風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眼神,冷冷地看向余子翊和楚傾城.

余子翊被看得有點心虛,楚傾城面皮厚絲毫無所謂,視線還在梁雨薇身上示威般地掃了掃,顧乘風眯了眯眼睛,開口了.

"所以你們非想要把事情鬧大嗎?我倒是沒什麼意見,這里是有監控攝像頭的,到時候調出來一看真相大白,看我說的是真的還是楚小姐說的是真的."顧乘風說,"今天我一定要楚小姐給雨薇道歉,要麼警察局見然後道歉,要麼現在就道歉我們不提監控錄像的事情,不然你直接就會身敗名裂."

聽到監控攝像頭,楚傾城心中打鼓,氣勢消減了一部分,可是轉念一想自己做得絕對天衣無縫,不可能被發現,而且梁雨薇怎麼可能會願意鬧大,反而更加地有氣勢.

"子翊,你看,顧先生竟然用這個來威脅人,這擺明是要我忍氣吞聲受委屈啊,你一定要給我討回公道,你舍得我受委屈嗎?"楚傾城無辜地搖著他的手臂說,"顧先生這樣的態度就是欺負女孩子,你忍心讓他欺負我?"

這句話讓余子翊有點不舒服,他本來就對顧乘風有著那麼點排斥的想法,現在當然毫不客氣地和顧乘風對起來.

"顧先生,你以為你這麼說的話我們就會害怕嗎?請不要用這麼粗魯的態度對待一個無辜的人,我相信傾城是無辜的.她什麼都沒有做,絕對不會做這些事情,請你不要把髒水往她身上潑."余子翊說,"你剛才說惡人先告狀,在我眼里你這是用什麼根本不可能拍到的監控錄像來威脅傾城妥協,別以為你權力大就能為所欲為."

這番話倒是沒讓顧乘風有什麼感覺,梁雨薇心中不舒服起來,這副模樣真的是把楚傾城當做寶貝護著,這個維護的樣子讓她很惡心.

突然覺得看不下去了,梁雨薇覺得自己很累,繼續糾結著掙一個勝負也沒什麼意思,不過就像是一群小丑在表演一場鬧劇.

微微地歎一口氣,看向余子翊的模樣充滿了失望,余子翊被梁雨薇的視線刺激到了,仿佛燙到了似地抖了一下,接著他伸手想要抓住什麼,卻什麼都抓不住似地一陣無力,想要努力一下繼續去抓,想要抓到的東西一下子又隔了萬水千山,永遠地從自己的指縫之間溜走.

梁雨薇伸手抓住了顧乘風的手臂,對著她輕輕地歎息,顧乘風有點心疼地看著她,一下子也不在意什麼楚傾城了,只是關心地看著她.

梁雨薇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沒事,余子翊看著他們之間的互動,心中很不好受,他想了想,主動開口了.

"要不這樣吧,現在是在宴會上,我們這麼鬧對主人來說也很難看,大家各退一步,不要繼續在糾結這個問題,就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好了."余子翊覺得這個辦法是最穩妥的,完全能夠拋開所有的糾結和煩惱,大家不再繼續爭吵,也算是安撫了雙方的情緒.

楚傾城聽出了余子翊對自己的維護,她也巴不得息事甯人,反正她已經達到了目的,而且萬一真的調出監控錄像對她很不利,也就裝出很懂事識大體的模樣笑了笑.

"好吧,看在子翊的份上我不計較了,我不想讓子翊面子難看."楚傾城笑著說,余子翊聽著十分地滿足他的虛榮心,給了楚傾城一個溫柔的微笑.

梁雨薇皺起眉頭,不想繼續看下去.

"那就這樣吧."她轉身就走,"我去清理一下."

顧乘風看出她的不高興,立刻跟了過去,輕輕地抓住了梁雨薇的手臂.

"沒事,這件事情我會給你討回來的."顧乘風安慰她說,"你先去洗手間清理一下,我去問我的朋友要一件女裝,你清理完了就在洗手間門口等我,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梁雨薇對著顧乘風笑了笑,點了點頭,露出了感激的神色,臉色明顯好看了很多.

顧乘風上樓去找作為宴會的主人的朋友了,梁雨薇來到洗手間里,洗手間沒人,她看著鏡子中臉色蒼白的自己,再看了看身上那一大片水漬,強烈的酸意直接刺激了鼻子,巨大的委屈讓她一下子沒有忍住,眼淚流了下來.

腦海中想到自己在余子翊和楚傾城身上得到的所以心傷和所有的屈辱,愛人,財產,名譽和滿心的溫柔全部被他們毀了,為什麼連她的命也不放過呢?

死過一次的人很堅強也很脆弱,承受太多讓她特別想要有人保護自己,當然她不是對著余子翊還帶著什麼傻乎乎的期望,渣男就是渣男,她為什麼要對渣男還有留戀呢?她只是為自己傷心,一時間情緒全部上湧而已.

眼淚有點弄花了臉上精致的妝容,梁雨薇輕輕地扯了一張紙小心地吸走眼角的淚水,努力地維持著自己的妝,不讓自己看起來太狼狽,她還有驕傲沒有被折斷呢.

小小地哭了一場,心情立刻平複了很多,補好妝之後就開始擦拭身上的酒水,這種酒並不十分好處理,根本就是在衣裙上留下了大面積的汙漬,向一片殘忍的潑墨畫一樣給她帶來並不好的記憶,更像是在她的人生之中帶來血一般的屈辱.

剛才自己突然疲累的舉動也不知道是不是會讓顧乘風也丟了面子,顧乘風為了自己如此堅定地想要打壓楚傾城,自己卻選擇不想計較了,怎麼看都有點懦弱,還帶著一點點自己做錯事情的心虛和息事甯人的急切.

微微地歎了一口氣,決定以後補償他,挺了挺後背,她洗了手,再看了一眼自己的臉,轉身就想要出去.

可是剛來到門口,她就遇到了一個自己很不想見到的人,楚傾城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也許料定她會躲起來哭跑來看好戲,就這麼一臉得意地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可惜她只能失望了,梁雨薇已經徹底調整好了情緒,現在真的壓根一點都不想要和她說話.

上篇:第五百五十三章 告狀     下篇:第五百五十五章 這才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