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五百五十五章 這才是最好的  
   
第五百五十五章 這才是最好的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梁雨薇看著楚傾城,看著她那張妝面精致的臉,梁雨薇只是輕描淡寫般地掃了一眼,一瞬間兩個人對視了一下,而梁雨薇立刻就不感興趣地移開了視線.

梁雨薇剛才哭過的痕跡基本已經掩蓋住了,微紅的眼角也遮擋好,只是一雙眼睛還帶著虛弱的楚楚可憐的水潤,被燈光一照,看上去份外地惹人憐愛.

深吸一口氣,剛才的委屈都變成了小小的自責,自己怎麼能夠露出如此柔弱的一面呢?萬一剛才的樣子被楚傾城看到可真是太糟糕了,對著她立刻挺起胸膛,整理了一下自己耳旁垂下的發絲,就算身上有著酒水也一副鎮定優雅的樣子.

反正現在根本不想和她有任何的糾纏,多放目光上去也是辣自己的眼睛,沒什麼好看的,自己的這張臉難道不比楚傾城來得賞心悅目嗎?要看美人回家對著鏡子看自己去.

這副當然的模樣總是有著一絲傲氣和冷意,楚傾城覺得梁雨薇是在蔑視小看自己,一下子皺起眉尖,修剪得很美的眉毛扭曲成略顯猙獰的線條,對著梁雨薇就尖聲大喊起來.

"梁雨薇,你這是什麼意思!?"

梁雨薇的眉角一挑,想著自己好好的沒招她惹她,這個口氣好像自己是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似地,她這是吃錯藥了嗎?

繼續保持不想理她的想法,梁雨薇目不斜視地直接走遠,這次連一個眼角縫都沒有給楚傾城.

被徹底無視了的楚傾城氣了個半死,伸著手指顫抖著指了她半天,想要上去狠狠地扇她兩個巴掌,卻看到又有別的賓客慢慢經過,只能忍下這份怒意,收斂起來.

惡狠狠地跺了跺腳,高跟鞋剁在大理石地板上聲音很響,楚傾城快速調整情緒,深吸一口氣,在別的賓客經過的時候恢複笑臉,故作優雅地進入洗手間,對著鏡子補妝.

楚傾城看著鏡子里自己漂亮的臉蛋,想到梁雨薇那張臉,心中很不是滋味,腦中構造出無數種給她穿小鞋的方式,想著想著火氣倒是下來了.

"何必和這個賤人一般見識,害得我的粉底都有點暈開了,跟她置氣浪費嘴皮子,打了她我還手疼,反正余子翊是我的,一心一意都在我這里,她再一臉高貴也沒用."

越說越開心,楚傾城樂滋滋地抹了抹口紅,唇邊劃出滿意的笑.

另一邊離開洗手間的梁雨薇沿著走廊出去,找了找沒有看到顧乘風的身影,正在疑惑之中,過了一會突然想到他剛才說給自己去拿衣服了.

想到這里,原本有點急不可耐的焦躁心情慢慢地冷靜下來,按捺著灼人的煩躁,梁雨薇稍稍思考了一下.

"他不是說去他朋友那邊拿衣服嗎?還是去直接找他的朋友好了."梁雨薇覺得自己一身狼狽干等著也不太好,

宴會舉行在一間偌大的別墅里,梁雨薇走了走就有點迷路,發現四周沒有什麼人,以為自己來到了什麼主人不喜歡別人隨便進來的地方,也就決定趕緊走.

又走了一會,好不容易找到了電梯,上了電梯後發現這座電梯有點奇怪,只有一個按鈕,按下後發現電梯一直往下走,等電梯打開的是她傻眼了.

這里看上去像地下室,從堆放整齊的東西看來根本就是放置儲藏用的,這次真的是走到了不太適合的地方.

准備重新坐回電梯上樓,誰知道剛轉身就撞到了一個人一股強烈的酒臭味撲面而來,熏得她差點吐出來.

忍著惡心,梁雨薇首先道歉,畢竟是她先撞到人的.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有看清楚前面的路."梁雨薇看著被自己撞到的陌生男人說,這個長得五大三粗的,一張大餅臉一片深紅,顯然喝了不少,歪歪斜斜地有點隨時倒下來的模樣.

喝醉酒的人容易發瘋,她不敢刺激他,就算酒臭味撲鼻也不敢隨便做出後退的動作不禮貌.

可是她的放低姿態並沒有招來對方的原諒,那個喝醉的男人半眯著眼睛看著她,接著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她.

梁雨薇只覺得被一個極大的力道抓住了手臂,手臂上的皮肉被抓得生疼,骨頭似乎也要被捏碎了,憤怒地抬起頭,語調也染上怒意.

"這位先生,請你放開我!"梁雨薇瞪著他,低聲地說,語調卻不敢太過地冷漠難聽,免得這個看上去品行不好的人會對自己做什麼事情,看著他粗壯的手臂,直接扇上來最不好過的是自己.

可是這個醉醺醺的男人壓根沒有松開梁雨薇的打算,反而越抓越緊.

"放開你?我為什麼要放開你?你一個人跑到這里來干什麼,你以為撞到了我道歉就有用嗎?跟你說,沒用!"男人笑嘻嘻地眯著眼睛看著梁雨薇說,一雙眼睛里透出了色意,滴溜溜地在她漂亮的臉蛋和胸前不斷地徘徊著.

梁雨薇一看就猜到他是那種無理取鬧還不正派的人,不由得更加生氣,眉頭緊緊地糾結起來,語調和表情也更加地滿是怒意.

"那麼這位先生想要怎麼樣?需要我賠償你醫藥費嗎?"梁雨薇不由得諷刺了一句,不善的意味很明顯,"或者你是想要報警抓我?"

本來以為這種意味這個男人會懂,也會顧忌一下警察這個詞眼收斂自己的動作,沒想到他根本就是酒精上腦了,完全不在意她的暗示,根本還被刺激得更加憤怒.

"你這是威脅我嗎?你想要報警,好啊,隨便報警,你以為我會怕?告訴你,我有的是門路,到時候看死的人是你還是我."醉酒的男人肆無忌憚地說,一點都不把梁雨薇放在眼里,"別以為你有這一張漂亮的臉蛋什麼人都會順著你,什麼人都會給你行方便,告訴你,我不吃這一套."

梁雨薇聽了不禁冷笑,甩了甩他的手沒有甩掉,反而被他帶著老繭的手指弄得更疼,細膩的皮膚紅了一大片.

"那你想要干什麼?"梁雨薇不氣反笑地問,她就不信眼前的這個男人有多大的勢力,大家族的子女才不會蠢到這種境界呢,而且這個男人哪里有大家族人的好基因啊,一看就是路人甲炮灰級別的小嘍啰.

可是炮灰什麼的通常就是最不怕死最囂張的那一個,喝醉酒的男人邪佞的眼睛在梁雨薇的臉上再次轉了轉,轉得梁雨薇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想干什麼?你說我想干什麼?你這樣的美人一頭撞進我的懷里你覺得我會輕易地放你走嗎?看現在宴會上正熱鬧著,不如我們也熱鬧熱鬧."男人猥瑣地說,"熱鬧完了我就放你走."

梁雨薇哪里聽不出他說的熱鬧是什麼,當下氣得不行,你說她好好地找一個顧乘風這是招誰惹誰了,為什麼半路會殺出來這麼一個遭人心煩的.

"這位先生請自重!"梁雨薇冷冰冰地說,她看了看地下室的格局,原來地下室不只是只有電梯一條通道,還有個通往外面花園的樓梯,這個男人看來就是從樓梯下來的,指不定外面花園有人在那邊聊天什麼的.

想到這個她更加鎮定了一點,看向這個男人的眼神也很冷靜.

"如果你真的不想進警察局的話,你就放我走,如果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話改天我送一份禮物賠罪."梁雨薇隨口說,送禮物什麼的根本是不可能的,眼前這個是絕對比楚傾城更加不可理喻無理取鬧的人物,還是喝醉酒的,能示弱就示弱,把他騙走回頭再做打算.

可是這個男人真的完全酒精上腦了,除了眼前的美色什麼都無法思考,一心一意地想要從 梁雨薇身上占到便宜.

"自重?……哼,你還知道自重嗎?"醉酒的男人冷笑了起來,嘴角的嘲諷刺激得梁雨薇眉頭直皺,"這個詞語從你嘴巴里說出來還真的很好笑,一會給我香一個,摸兩把你就不會想著自重不自重的問題了."

這種帶著葷味的話語讓梁雨薇臉色一紅,大多數當然是氣紅的,還有些聽不下去覺得更加惡心的效果在里面,她用力地抽著自己的手臂,不打算繼續和他糾纏下去,她現在只想離開.

"你快點放開我,不然我叫人了!"梁雨薇的聲音大了起來,帶著濃重的警告味道,"這是別人家的別墅,你在這里弄出這樣不禮貌的事情來就不怕被人笑話嗎?"

"笑話?誰敢笑話我?"男人笑了起來,示威似地也跟著聲音打起來,透出一種肆無忌憚的模樣大神地喊叫,"我今天把話撂在這里了,我今天就非要摘了你這個美人,看誰能夠把我怎麼樣!"

梁雨薇這時候總算也是看出來了,這個人根本就是醉的太厲害肆無忌憚什麼都考慮不到了,剛才他們這一番動靜鬧得這麼大,花園里如果有人的話一定能夠聽到這里的動靜,到現在還沒有人來的話說明花園里根本沒有人.

心里一下子涼了大半截,梁雨薇狠狠地咬了咬牙,怪自己為什麼要亂走,剛才不如等在洗手間前面算了,眉頭皺得更加深刻,她知道現在只能自己救自己,就毫不猶豫地抬起腳,用自己高高的鞋跟一下子踩到這個男人的腳上.

男人吃痛地大叫一聲,聲音淒慘得跟殺豬似地,為了捂住自己的腳總算也是放開了梁雨薇,梁雨薇趁機轉身就跑,果斷地放棄了關門很慢的電梯,朝著樓梯快速地跑過去,可惜沒想到自己剛跑了兩部這個男人就追了上來,暴怒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重重地一扯,阻礙了她的步伐,再次把她掌控在了自己的手中.

"你這個賤人竟然踩我,我對你說,這次我跟你沒完,絕對要讓你吃不了兜著走."男人惡狠狠地看著梁雨薇,手上的動作毫不憐香惜玉地加大,"待會我就要讓撕碎你這副故作清高的模樣,讓你哭著跪下來求我."

上篇:第五百五十四章 狼狽     下篇:第五百五十六章 被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