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五百五十六章 被救  
   
第五百五十六章 被救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醉酒的男人伸出手,直接對著她的臉就摸了過來,梁雨薇快速地避開,男人對她的這個動作很不爽,伸著手就一把把她扯進懷里,拽著她的頭發就要對她親過來,梁雨薇嚇壞了,拼命地掙紮,腿直接對著他脆弱的部位毫不客氣地攻擊過去,想要給他最重的一擊.

這一次男人倒是快速地避開了她的動作,只是顯然更加地憤怒,他對著梁雨薇露出了嘲諷的表情,嘴角的弧度極其不正派.

"剛才捧了你一句清高你還真的跟我清高上了啊,這一副樣子做給誰看呢?別以為你長了這麼一張臉所有人都會認為你是什麼貞潔烈女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破事情."男人啐了一口,很不屑地對著梁雨薇說,他雖然因為剛才躲避的動作放開了梁雨薇,身體卻還是堵住了她逃跑的路,讓梁雨薇很著急.

梁雨薇哪里在乎他說什麼,一心只想離開,可是向左移動這個男人堵住左邊,向右走去這個男人也跟著向右,簡直煩的不行.

這個人真的有病吧,真的好想給他一棍子讓他的腦袋清醒清醒.

男人沒有在意梁雨薇的表情,臉上還是帶著那種嘲諷,看著她冷笑.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說,你到處勾三搭四,品行不良,周旋在各種男人之間,一手抓著余子翊一手還要揪著顧乘風不放,兩個男人圍著你團團轉,你平時沒少給他們甜頭嘗吧,不然哪里會讓他們兩個這樣的人對你死心塌地爭奪不休的啊?"男人猥瑣地笑了笑,語調帶著十足的輕佻,"不如你也給我嘗嘗甜頭,嘗完我立刻放了你."

梁雨薇氣得眼前發黑,她哪里和余子翊糾纏不休了?明明是余子翊帶著楚傾城在她眼前晃來晃去的礙她的眼睛.

是的,的確看到余子翊和楚傾城在一起的樣子她很難受,剛才那件事情余子翊處處維護楚傾城的模樣真是讓她委屈得不行,一顆心根本就是痛到了極限,可是這只是委屈和傷心,覺得自己一心一意地對待這個男人卻得到這樣的下場,為自己不值的心情比較多,不想和余子翊牽扯的心她可是很堅定的.

剛才的眼淚也只是為了自己不值而已,不然她就不會只是小小地流了麼點眼淚,肯定會委屈到哭倒在洗手間里,就算被人用異樣看好戲的神情圍觀她都不可能停下.

人最愛的是自己,傷害自己的人她還死死地抓住不放是不可能的事情,她還想著反擺他們兩個一道,讓他們自食惡果呢.

眼前的這個男人既然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來就說明是認識她的,現在這副樣子根本是借著喝醉了的模樣來占便宜,以為她是那種很好占便宜的類型.

她很好占便宜嗎?--不可能!

想到這里梁雨薇所有的怒氣都升騰起來,不再對他留有任何的客氣.

"這位先生你說話注意一點,別用你自己肮髒的心思來丑化別人,自己滿腦子齷齪看別人也都是齷齪的嗎?你這樣的人真可悲!"梁雨薇毫不客氣地說,"還請你做事情的時候多想想後果,就算你的腦子轉不過來,那也要冷靜地多想想後果!"

男人被梁雨薇說得氣死,一把上前抓住了她,滿臉的狠意.

"看你這副義正言辭的模樣真讓我惡心,剛才不就被我摸了幾把嗎?裝什麼純良,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嗎?現在的賤人都喜歡這麼做嗎?"男人又啐了一口口水,嫌惡地說,"我就沒見過這麼裝的人!"

這句話可是讓梁雨薇忍不住了,伸手毫不猶疑地給了他一巴掌,這一巴掌用了力氣的,打得男人頭都偏了過去,瞪大著眼睛很不敢相信的樣子.

男人捂著臉轉過頭來,驚詫的神情慢慢地變成憤怒,暴怒之下他也不想剛才想要做的什麼事情了,一心只想把眼前的女人給掐死.

"你這個賤人,你竟然敢打我,我要你好看!"男人立刻撲向了梁雨薇,一把掐住她的脖頸,一邊掐一邊低頭就又要吻過去,梁雨薇嚇得花容失色,後退了好幾步都沒有避開他鉗子一般的手,呼吸隱隱約約不順暢起來,可是她沒有放棄地拼命掙紮,用手抓用腳去踢他.

男人似乎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會出人命,松開了放在她脖子上的手,改為去抓她的肩膀,緊緊地按住她的肩膀,男人沒有停下想要吻她的舉動,在嘴落下的時候,梁雨薇及時一個轉頭,迅速地避開了這個滿是酒臭味的嘴唇.

"你放開我!"梁雨薇尖叫著說,腳用力地踢著他,可是這個男人好像沒有察覺到疼痛一般紋絲不動,梁雨薇驚恐地加大力道,可是依舊無濟于事,還因為男女力量的懸殊被這個男人制住了雙手,手腕被掐出一片紅色的指印來.

無論她怎麼努力地掙脫,總是逃不開他巨大的力道,此刻梁雨薇完全陷入了被動之中,可是被動又能怎麼樣呢?她是絕對不可能放棄的.

"救命!救命!誰來救救我!"梁雨薇一邊掙紮一邊大聲求救,這副模樣卻刺激得醉酒的男人更加地開心,猖狂地大笑起來.

"你隨便叫吧,叫破喉嚨都沒有人理你的,剛才我進來的時候外面一個人都沒有,大家都在大廳里聊天呢,誰會在意一個偏遠的地下室里有什麼?"男人獰笑著說,"再說被人看到也會問你為什麼一個人跑到這麼偏僻的地方來,獨自一個女人走那麼偏的路,不是送上門來是什麼,最後也不會說是我的錯的."

梁雨薇氣得嘴唇幾乎咬出血來,卻繼續不放棄的掙紮,只是她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力氣正在一點一點地消失,這樣下去的話很快就會脫力,沒有人救的話今天可要吃大虧了.

抱著不甘心的心情,就在這個危機的時刻,一個人突然接近,抬起一腳踢開了醉酒的男人,這個男人猝不及防,狼狽地大聲慘叫一聲,滾到了一邊,額頭還撞到了一個箱子上,發出很響的聲音.

梁雨薇知道自己得救了,直起身體去看誰救了自己,一看就愣住了,沒想到自己的救星竟然是此刻不太想看到的余子翊.

看向余子翊的眼神有點複雜,梁雨薇目光閃爍著,剛才受到的委屈和此刻劫後余生的感覺讓她對余子翊這個人不知道產生了什麼樣的滋味,也許只是在這個時刻對他沒有那麼憎恨了,可是愛……不可能有了.

可是余子翊沒有注意到她的表情,而是仿佛被徹底刺激到了似地,對著依舊躺在地上的醉酒的男人又惡狠狠地給了他一腳.

"你這個禽獸!你想對她做什麼!"余子翊的聲音有點尖銳,帶著濃濃的恐懼,臉色在地下室的燈光下顯得十分蒼白.

余子翊踢了幾腳大概覺得不夠爽,彎下腰狠狠地把這個男人按在地上,一拳一拳地毫不客氣地招呼上去,絲毫沒有留下任何的余地,不管是臉部還是胸口還是腹部,不管是否會出問題,他都毫不顧忌地使勁地揍著這個男人.

余子翊的內心一陣一陣地後怕,剛才他其實一直跟在梁雨薇的身後,想要找個機會和她好好地聊聊,剛才那番事情讓他的心情很矛盾,心中不舍得楚傾城受委屈,當然也不舍得梁雨薇傷心難過.

可是,他還是本能一般地護住了楚傾城,雖然也沒有對梁雨薇做出太過咄咄逼人的事情,內心卻是一片的翻攪,以往的種種甜蜜湧上心頭,撕扯著他的心.

有一瞬間,他好像覺得自己有那麼一點憎恨楚傾城,覺得要不是她的出現自己和梁雨薇還是好好地在一起,這個小女人會甜蜜地躺在自己的懷里,兩個人海誓山盟甜言蜜語,現在剩下了什麼,只有深深的隔閡.

這種恨意當然只是一閃而逝,很快地就回過神來,他又暗暗責怪自己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想法,怎麼樣也不能怪楚傾城啊.

所以,他陷入了矛盾之中,接著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跟著梁雨薇去了洗手間,他躲在暗處等待她出來,在她出來的時候他的心微微一疼,眼神晦澀起來,嘴里品嘗到了苦澀的滋味.

雖然掩飾得很好,可是余子翊怎麼能夠看不出梁雨薇剛才哭過一場了呢?那一雙仿佛浸漬了水的眼睛泛著微微的紅色,刺激著他的心.

所以他就跟了過來,跟著她尋找顧乘風的步伐抓了一圈,轉著轉著他在花園里弄丟了梁雨薇,抱著確定她在附近出現的心情找了一大圈,然後在走到地下室附近的時候聽到了梁雨薇的呼救聲.

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凝固了.

急急忙忙地沖下地下室的時候,他就看到了剛才那一幕,火山爆發一般的憤怒直接沖向大腦,他想都不想地立刻沖了上去,接下來就是狠狠地揍著這個借著醉酒胡來的男人.

其實那一腳,醉酒的男人就差不多酒醒了一半,第二腳上來的時候酒差不多都醒了,睜著眼睛看著正在揍自己的男人.

可是密集的拳頭讓他看不清楚面前的是誰,只覺得自己莫不是遇到瘋子了吧.

"住手!住手快住手!"男人大聲地喊叫著,伸出手臂護著自己的頭部面部,"你究竟想要什麼,我都給你,你想要多少錢,還是你也看中了這個女人?都是你的都是你的,只要你住手!"

這句話讓原本發泄了大半怒氣的余子翊再一次憤怒起來,這個男人這是把梁雨薇當成什麼?!

"你給我閉嘴!你再侮辱她一句試試看!"余子翊此刻的臉憤怒到極限,拳頭更加地狠厲,梁雨薇都有點看不下去了.

"那個……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梁雨薇當然不是為了這個對自己粗魯的男人說好話,鬧出人命大家都麻煩,"你還是住手吧."

上篇:第五百五十五章 這才是最好的     下篇:第五百五十七章 心情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