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五百五十七章 心情很好  
   
第五百五十七章 心情很好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五百五十七章 心情很好

余子翊微微一愣,梁雨薇的話讓他徹底地清醒了過來,低頭看了看身體底下被自己打得連哼哼的勁都快沒了的男人,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手很疼.

後背突出的地方已經一片血色,也不知道是這個男人的血還是自己的,慢慢地撤回拳頭站了起來,他沒有必要為了這麼一個人渣背上罪名,雖然剛才那一頓打的確也沒有讓他太過癮和太過發泄心中的怒火.

醉酒的男人現在也沒什麼醉意了,什麼酒氣都被打跑了,身上很疼,臉上還好,胸口和腹部簡直疼到他想要蜷縮起來,暈乎乎地意識有點模糊,再繼續下去的話他絕對會昏倒,發現余子翊的動作後總算得到了喘息,放下手臂抬頭看了狠揍自己的這個人一眼.

原本下定決心記住他的臉,回去找人來報仇,可是這一眼幾乎嚇死他了,他剛才還在疑惑自己招誰惹誰了對自己下這種狠手,沒想到眼前的人竟然是余子翊.

酒醒之後他就自然而然想到了自己剛才那一番舉動,這些可都不是什麼好的事情,自己剛才說余子翊的話他指不定聽到了,說梁雨薇的那番話也夠他再遭到一頓打的,到時候計較起來還真的能夠讓自己在大牢里蹲上很久,到時候余子翊的這一頓打還能被稱為正當防衛,想到這里他冒了一身的冷汗,一張滿是血跡和淤青的臉白成一片.

"那……那個……余先生……"男人開口想著求饒的詞眼,沒想到余子翊此刻已經對他沒有什麼興趣了,對著他厭煩地瞪視了一眼,低低地吼出一個字.

"滾!"

男人立刻覺得身上不疼了,翻身而起,正准備跑出去,余子翊又改變主意,叫住了他.

"等等!"余子翊冷冰冰地說,嚇得男人的動作定格住了.

"還,還有什麼事情嗎?"男人結結巴巴地說,因為臉頰被打腫了,說話口齒不太清楚.

余子翊指了指梁雨薇,低低地壓抑著說:"向她道歉."

男人微微一愣,立刻低下頭彎著腰對著梁雨薇道歉.

"對不起,梁小姐,我豬狗不如,這都是我的錯,我是禽獸,你千萬要原諒我."男人嚇得腿在發抖,"你讓我磕頭都行,只要你原諒我……"

梁雨薇看著心煩,立刻對著他揮了揮手,男人如蒙大赦,立刻連滾帶爬地跑了出去,爬樓梯的時候還差點踩空,蹭得手心的皮都擦破一大片.

梁雨薇看到男人離開,緊張感消失了很多,看向余子翊的時候眼神又複雜了起來,她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此刻的余子翊難道不應該陪著楚傾城"安慰"她受驚的心靈嗎?

余子翊看著梁雨薇,也不知道怎麼地一下子就看穿了她的想法,走向了她.

"你還好吧?"余子翊脫下了身上的西裝外套,就要給梁雨薇蓋上,雖然她的衣服沒有被撕破,卻滿是灰塵,加上剛才的酒漬顯得比剛才狼狽很多.

他的眼神帶著一絲憐憫和後怕,慶幸自己有著這樣的想法一直跟著她,也不知道如果沒有他的話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隨便想想都讓他臉色發白.

有點責怪顧乘風怎麼讓梁雨薇一個人隨便亂跑,絲毫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最大的始作俑者是楚傾城,如果沒有她潑了梁雨薇一身酒水的事情,顧乘風怎麼會離開梁雨薇去找衣服,梁雨薇為什麼又會不想被人圍觀身上的酒漬而到處去找顧乘風,余子翊習慣性地把責任歸責到不應該責怪的人身上.

不想感受他的體溫和身上的味道,梁雨薇直接避開他的手,拒絕了他的好意.

"沒關系,我沒事,不用你的衣服."梁雨薇低低地說,語調有些僵硬,也不是想要堵著氣表現對他的不滿,而是因為剛才被掐了,嗓子那邊有點不舒服.

余子翊卻以為她不待見自己,生自己的氣,責怪自己剛才一味地幫助楚傾城,微微歎了一口氣,也無法說什麼別的,只能收回衣服.

其實他想要好好地和梁雨薇說說離婚之後她去旅游的事情,他一直跟著她也不是找不到好機會的問題,顧乘風的阻攔和他想要尋找一個安靜的地方讓他無法開口,現在這里的確是一個很安靜的地方,卻不是什麼說話的好地方.

"我們上去吧."余子翊提議說,他看了看樓梯又看了看電梯,做出了選擇,"從電梯走吧."

梁雨薇沒有意見,現在的她可沒有什麼力氣爬樓梯,兩個人坐上了電梯,余子翊本來覺得在電梯里說事情很方便,可是意外地一時間不知道開口說什麼好,兩個人沉默沉靜了好久,最後還是梁雨薇忍不住了,開了口.

"你跟著我干什麼?"梁雨薇詢問說,"怕我想不開去欺負楚傾城,你好看著我不讓我做什麼壞事情,然後及時英雄救美嗎?"

余子翊面色一僵,對她這種惡意的猜測有點不高興,卻又想到她委屈的模樣,壓下了這份不高興的心情.

"我只是想和你談談."余子翊輕輕地說,"我想問你離婚之後,你去旅游的事情,旅游的時候發生了很多事情吧?"

這算什麼?梁雨薇冷笑了一下,覺得很煩躁.

"這和你有什麼關系,我們都離婚了."梁雨薇擺出他們之間沒有絲毫關系的模樣,"你現在不是和楚傾城在一起嗎?拋下她你跟別的女人談論這些私密的事情不合適吧?"

"我只是關心你."余子翊激動地說,轉頭深深地看著她,"而且你也不是什麼別的女人,你是我的……前妻."

"別忘記我們是為什麼離婚的,我不覺得我們關系會很和平,會像普通朋友那也和諧相處."梁雨薇的語調帶著刺,"而且你不知道我為什麼去旅游嗎?就是為了讓自己心情好,為了不再看到你們兩個的樣子,我擺脫了你們得到了的歡樂為什麼要和你分享?"

余子翊噎住了,沒有對她滿是尖刺的話語產生太反感的情緒,反而有點心虛,有點愧疚,有點對自己做的那些事情的後悔.

轉頭看著梁雨薇的臉,她對他一向很不錯,而且說實話,梁雨薇的臉比楚傾城的耐看多了,俗話說相由心生,楚傾城的臉看多了總是著一股婊氣,私下的小手段太多使得她面向偏惡,總是會破壞這張漂亮臉蛋的賞心悅目程度的.

梁雨薇的臉比以前柔和很多,帶著溫軟的心醉的弧度,余子翊回憶起這張臉的觸感,突然產生了想要再觸摸一次的想法.

這個想法嚇壞了余子翊,狠狠地控制住自己的手,不讓自己做出過分的動作.

"這是我的錯,我不應該……"余子翊低下頭,微微地歎息,"我只想知道你最近好不好而已."

梁雨薇不知道他想要干什麼,眉尖微微皺了一下,又很快松開.

"我很好."梁雨薇說,"只要楚傾城不要在我身邊轉悠的話."

余子翊想要為楚傾城說幾句好話,想要對她說楚傾城不是她想象的那種人,可是話到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來,只能再次歎息.

兩個人徹底地沉默下來,仿佛完全不知道說什麼好似地,沉默到令人尷尬,梁雨薇倒是覺得很清淨,余子翊的身體僵硬得不行,渴望靠近卻永遠無法再接近一厘米的感覺讓他有點崩潰.

電梯到了宴會的場地,梁雨薇繼續去找顧乘風,轉頭對余子翊示意似地點了點頭,算是答謝他救了自己的事情,當然這件事情根本彌補不了以前的種種,點了點頭算好了的.

余子翊繼續定格了一般站在電梯里,過了好久才走了出來,在人群之中找了找梁雨薇的影子,無論怎麼都找不到.

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產生一種失魂落魄般的心情,他找了個角落拿了一杯酒喝了一口,燒灼般的味道下去後才好一點,這個時候楚傾城走了過來,一把摟住了他的手臂.

"你剛才去哪里了,我一頓好找?"楚傾城聽上去很隨意地問,可是語調里暗藏著質問,可是余子翊心情正在複雜,完全沒有聽出來.

"嗯……我隨便走了走,出去透了透氣."余子翊撒謊說,"不知道怎麼的突然覺得有點悶,想著很快就會回來所以沒有和你說."

"哦."楚傾城點了點頭,看上去好像是相信了,可是她是什麼樣的人,怎麼可能看不出他臉上帶著的謊言味道?

也不知道怎麼地,她就覺得這件事情肯定和梁雨薇有關系,想到這一點,她的心就難受到無法自拔,看向余子翊的眼神也微微不善起來,眯起的弧度有點怨毒的味道.

為什麼?為什麼這個女人到現在了還能夠糾纏縈繞在他們的身邊,遲遲無法驅趕掉呢?

對梁雨薇抱著更加深的恨意,她覺得如果梁雨薇不在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的話,她和余子翊之間是永遠不會安定下來的.

錢她要,財她要,人她也要,阻礙者就必須全部去除.

想到這里,她的眼睛里閃過堅定,接著很快地恢複笑容,顯得很體貼似地對著余子翊溫柔地開口:"你現在還悶不悶?還是悶的話我陪你再出去走走吧."

余子翊本來想搖頭的,可是看到她一臉擔憂的樣子,有點愧疚自己剛才騙了她,也就無法選擇地點了點頭.

"好吧,陪我出去散會步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也不錯."余子翊說,"花園里的花都開了呢,味道很香,我們可以欣賞一會花朵,又好幾株聽說是很名貴的品種."

上篇:第五百五十六章 被救     下篇:第五百五十八章 楚傾城再耍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