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五百六十六章 再無關系  
   
第五百六十六章 再無關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並沒有."余子翊想要否認,可是話出口,他根本就沒有辦法否認掉的,因為這西裝外套的確是曾經,不是說曾經就是在前不久之前才從,楚傾城的身上拿下來的是除青春,還給自己都不錯!

而他現在也的確是因為脫下來,搭在了梁雨薇的身上.導致了她現在的大發雷霆余子翊想要解釋,可是話到嘴邊根本就是蒼白無力!

這些解釋在梁雨薇的面前的話,全部都是說不通的,越解釋越描的黑而已,看著她氣得這個樣子,並且說出那番話,緊皺眉頭的余子翊盡量的將心中的那一股疼痛給,壓抑住,他並不想如此,也不想和梁雨薇吵架,更不想有什麼侮辱他的行為,這全部都是一個意外,但是此時自己說這些話的話,梁雨薇根本一個字都不會聽的,不是嗎?

非但如此,恐怕.還要多給他幾個白眼呢.

"對不起!"最終余子翊張嘴,面色在變幻不定之下,吐出了這三個字的道歉!耳邊聽著余子翊的歉意的話,梁雨薇一邊驚訝于他的道歉,可一邊還是很生氣!

明明並不應該牽扯的戀人,因為今天的一場鬧劇,又一次的,在一起,能說什麼呢?只能說世事無常吧,轉過身去,深深的呼吸一口氣,就算是黑暗中兩人看不清,對方的表情,可是梁雨薇還是不想面對,余子翊,不見得最好,見了又怎麼樣呢?

只會讓雙方,更加的矛盾增加.

聽著剛才梁雨薇憤怒的聲音余子翊心中突然抱有了一絲幻想!從見面開始,然後因為不斷的是想和自己拉開關系,而且她表現的也非常的平淡,好像兩人之間已經再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了以前的種種,一切一切都是一種錯覺一樣.

可是余子翊明白,他的心意,他並不想認為這只是所謂的錯覺,心中有一個問題,一直想要問出口,可又怕說出來,讓自己成為一個笑話,但他實在是忍不住了,因為他不曉得,今日一別之後,梁雨薇和他還會不會,要相隔多久才能再一次的見面?

到時候又會是什麼樣的一種場景呢?

他幾乎是無法想象的,所以他猶豫了,再三口中的話還是被詢問出聲了,余子翊緩緩的上前了一步落後了!背對的她的梁雨薇幾步遠,著手想要握住她的雙肩,可是,手伸出去,還是放了下來,他沒有資格,他還記得剛才這個女人對他憤怒的話,不想讓他這雙手觸碰她.

其實他想告訴她,他並沒有碰過楚傾城,可說這些有意義嗎?

他又不可能此時此刻的,就立刻放棄楚傾城和她在一起,這些都是不現實的事情:"我可以問你一句話嗎."

"你說吧."緩緩的平複下自己起伏不定的心胸梁雨薇聽到她的話,猶豫了一下,最終點了點頭,他倒想要知道余子翊小要和他說什麼話呢?

如果是,想要解釋什麼的話,他覺得自己就不必要聽了,可是還是忍耐不住,想著她到底會說什麼一番話出來.

"你還愛我嗎?"

空氣,一片寂寞,整個空間的氣氛就像僵硬住了一樣,令人無法想象的尷尬不但是余子翊有這樣的感覺,就是梁雨薇同樣是如此,他想過的很多,想著余子翊可能會自己說的話,可就是沒有想到過一點,他竟然是想詢問自己到底還有沒有在喜歡他,這簡直是她本年度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之一了,喜歡他嗎?

喜歡嗎?

她捫心自問努力的睜大眼睛,不讓它眨動,因為,心開始慢慢的痛了起來,梁雨薇她覺得自己只要隨便的動一動的話,那個眼淚子,就會掉落下來,等到那時候自己的頭像就會,全部展露在彼此的面前,他不會,不想讓,狼狽的,樣子都被他給看清楚緊緊的,咬著牙兩個人都沒有在說話.

徐子翊固執的站著,就想得到梁雨薇的一句答案!

他知道自己說出這樣的話很可笑,可他終于是按耐不住了,從見面開始,梁雨薇表現的太平淡了,又是一段害怕起來了,以前的梁雨薇也是愛他的,可是現在的呢他不敢確定,如果他不再愛自己,那麼他是不是要愛別人了?

比如說顧乘風,他想說不可,根本沒有資格左思右想一番之後,他就把這試探的話給詢問出來了,他想要問問,梁雨薇心中到底還有沒有他,如果有的話,如果有會怎麼樣呢?

他暫時不想想這些,就想知道一個答案余總,你不覺得你說的這些話實在是太過于考搞笑了嗎他的語氣十分的平淡輕松,就像在說今天的天氣有多好一樣?

是的,梁雨薇,最終是以這樣嘲諷的姿態,說了平靜的轉過身來,面無表情的盯著余子翊你覺得現在問這些話有什麼意義嗎?

"喜歡或者不喜歡對你來說又有什麼用呢?"

"難道你就是想要看著我?如果還喜歡你的吧?"

"哎呀,這個女人還喜歡你,可是呢你卻早已經拋棄了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難不成我要說喜歡你的話,還愛著你,心里面還想著你,你是不是還有一種成就感高高在上的."

越說越來氣,梁雨薇幾乎是緊貼著余子翊質問出這樣的話,緊緊的盯著她,如果可以看清的話,他眼中的視線幾乎都是要叫余子翊給吃掉了!

她恨這個男人沒有一刻的,像這時候這麼的恨他,這種恨意,是從心底里面發出來的這個人啊惡劣到什麼程度了呢?

傷害了她,拋棄了他,如今又折返回來,問他還愛她這到底是什麼樣的無恥才能做出來呢.

"我,我並沒有."

將來商場上雷厲風行的余子翊此時此刻被眼前小女人的氣勢給逼的後退半步,他能感覺到來自梁雨薇的刺眼的視線,他從未想過這樣會對梁雨薇造成了這麼大的傷害,他只是想要一個答案,似乎讓自己安心的答案,可卻沒有想要看笑話的意思,但現在這樣的解釋好像太過于蒼白了.

"我並沒有這個意思,梁雨薇聽我解釋好不好."

"沒有什麼好解釋的,該說的都說了,其實我們這一次見面,也都是一個意外,如果可以的話,等到我回到a市之後,我們還是橋歸橋路歸路,好了余子翊."

梁雨薇,聲音漸漸的低沉下來,那其中蘊含著的語氣讓,余子翊根本不敢深想,可是那話還是,一下下的吹到了他的心頭上面,你問我,愛不愛你,梁雨薇強忍著悲傷,繼續的說.

"我告訴你,自從你從我的婚禮上離開之後,我對你已經死心了,不然我不會求著爸媽,一定要和你離婚,我梁雨薇一個很執著的人,如果愛一個人的話,不管如何,只要我心中有她,我一定會爭取."

微話中含義很明顯,既然當時他就沒有對于紫翼展開什麼樣的爭取,就已經說明了,他對她早就沒有了什麼所謂的感情,一切都早已的結束.

余子翊,能早日得認清這一點,別人日後,少牽扯一些瓜葛,是最好不過的.終于聽到了這個答案.

余子翊的心中複雜難言!他不應該知道自己該如何的,說才可以,這就是他所謂想要的答案,他想要清楚,梁雨薇的心中還有沒有他,而他也給了自己有了,已經死心了.婚禮的那個時候嗎?

閉了閉眼睛,他的腦海中還在回響著,那時候,幾乎是拖著虛弱的身體下樓,跪在他的父母面前,請求離婚的梁雨薇,她也心疼啊,可還是堅持己見,堅持的自己選擇,楚傾城,所以今天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求來的,又何必這樣裝模作樣呢.

"我明白了,對,對不起!"

明白什麼呢?

梁雨薇這頭早已淚流滿面了真的已經將余子翊給放下了嗎?

其實連他自個兒都不相信,他要是真的放下了,為什麼心會這麼的痛呢?痛得幾乎是不可自拔,幾乎是要緊緊的抓著胸口,才能將這一切暫時的忍耐下去,讓自己不至于哭出聲,他是不會哭的,不會再余子翊的面前哭那只會讓自己更悲劇,更悲慘也更沒有顏面.

"我現在也跟你說,等到今天之後我就會,開始回a市,家里面的產業我也會漸漸的接受,以後就不勞煩你了."

余子翊的身體,因為梁雨薇的這一番話一陣巨震.他這是要徹底的和自己劃清界限,並且也已經是,顧不得余父余母,還在,並不相連家,徹底的鬧翻的那一種,顧慮了,他是真的想,徹底的和他再見.

"我們之間非要鬧成這樣嗎?"

余子翊的心里面也不開始不高興了,他覺得,自己和梁雨薇之間並不應該走到這種程度,而是應該有緩和的地步才對,就是做不成夫妻!

難道必須要相看兩生厭.

"我覺得這樣最好."梁雨薇也很漠然.

"畢竟楚傾城應該不希望我們走的很近."這的確是大實話!

楚傾城只要梁雨薇一靠近余子翊,她眼神就跟要吃人一樣.

上篇:第五百六十五章 敘話     下篇:第五百六十七章 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