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五百八十三章 別扭  
   
第五百八十三章 別扭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樓上梁雨薇還在睡,睡的很放松,只覺得今天自己才活過來,余子翊十一點回的房間她卻沒有醒的跡象,她還穿著衣服.

他只能替她服務,整個過程她人都是睡昏迷的,其實這種事情累的人不是應該是他嗎?

為什麼眼前的人會累成這個樣子呢?

"別推我……"梁雨薇嘟囔了一聲.

不要叫醒她,她太舒服了,千萬不要叫她.

想起來夜晚都覺得可怕,渾身哪兒哪兒都疼,胳膊腿好像是被人掰斷了一般,這還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一點是她現在心里有陰影,非常抵觸自己和余子翊睡在一張床上,某些時候.

其他的女人所盼望的就是她現在的噩夢,持久這個詞兒讓她覺得後怕.

她人扭來扭去,余子翊將她人在自己的懷中固定好.

"你還穿著衣服."

總不能穿著衣服睡吧?

"不要你管."

余子翊看著她的眼睛,動都沒有動,還是在睡夢中,難怪說話底氣這樣的足.

"好好說話."她這樣扭,自己實在沒有辦法幫著她好好脫,不是要睡覺嗎?不想好好睡了?

梁雨薇漸漸睜開眼睛,如果這是一場夢,那就好了.

可惜這不是夢,永遠醒不過來.

"我自己起來換."

余子翊挑眉看向她,人睡著了也比清醒有趣的多,放開手,讓她自己坐好.

"晚餐你沒有吃,想吃什麼叫人送上來."

她一個人在樓下吃,恐怕會覺得寂寞,有他在房間里陪著,怎麼樣也比在下面吃來的強.

事實上余子翊最不喜歡的就是有人在自己房間里吃東西,那個所產生的味道讓他覺得不喜,但是到了梁雨薇的身上,他幾乎就沒有考慮直接脫口而出.

"不吃了."

梁雨薇去了洗漱間,洗漱以後從里面出來就徹底清醒了,睡了很久,再困再累也補回來了.

余子翊換好睡衣,這個時間他准備睡了,從一側掀開被子上床,他身上的那條睡褲有些松松垮垮的,帶子稍稍的明顯一些,梁雨薇現在不困,也不想睡,更加不願意和他躺在一張床上,如果困還能有借口不應付,現在剛睡醒,她哪里去找借口拒絕他?

"你不睡?"余子翊看向她.

她這從里面出來,就一直,忙來忙去,也沒瞧見她有什麼值得可忙的,睡飽了?

梁雨薇抱著自己的電腦,"我去書房待會兒,睡飽了不困."

很久都沒有開過電腦了.

"現在已經十一點半,還要去書房?"

"你也知道我才睡醒,我根本睡不著……"

"不是有我陪你?"這樣的時間里做點什麼不可以?包括談談心.

她就沒有任何話想對自己說,或者抱怨的嗎?比如說那次他沒有敲門讓她覺得不爽,她可以撒嬌的提一提.

"那我現在是不是不能去書房?"

"你結婚了,現在我是你的丈夫,你這樣躲避我,我會吃了你嗎?"余子翊的雙眼直接看了過去,梁雨薇不願意承認自己是為了躲他,說什麼?說他持久?還是說自己怕他?

她說不出口.

電腦放在一旁,然後上了床被子也不多蓋,生怕和他有多過的接觸,余子翊將枕頭放了下來,伸過胳膊,夫妻就該有夫妻的樣子,她這樣和自己生分.

他們已經做過了最親密的事,還要這樣尷尬嗎?

她又要掙紮,余子翊卻一意孤行的沒有松手,那雙眼越來越犀利,梁雨薇只能解釋:"我不太習慣這樣."也不舒服.

被人摟著躺在床上,不能隨意的動,她的脖子和臉都是僵的,而且她覺得這樣的靠近,真的很容易就起火.

"不習慣也要習慣,你以後都會這樣和我躺在床上."

梁雨薇的臉白了白,扭開臉,她似乎得去習慣他這樣的脾氣,這樣的說話方式.

"你如果覺得有什麼不滿意可以說出口."

"我沒有什麼不滿意的."

她的眼睛生得漂亮,余子翊明知道她說的是假話,明知道她說這些就是故意惹自己不開心.

但他還是笑了笑,抱著她將人摟進懷里,他的睡衣在身體挪動的過程當中已經微微有些敞開.

梁雨薇的臉貼著他的胸口,他身體太熱,燙到了她,讓她十分不習慣.

"我自己躺."

可是那人不肯放手.

余子翊沒所謂地笑了笑,繼續還是將人摟進懷里,手順著她的手部緩緩向上,懷中的這個女人是屬于他的,是他老婆,是他的!

梁雨薇按住他的手.

"是不是什麼都可以提?"

"這個不行."他的臉在她的眼中晃動,一晃一晃的.

梁雨薇的手被人按在床邊,她的五指張開硬生生被人扣在床鋪上,她覺得自己就是一條魚,一條離開了水的魚,被人拋到岸上.

她大口大口喘息著卻還是不夠,呼吸越來越淡薄,魚的身體扭動著拍打著,似乎在進行最後的活躍,可能下一秒她就會煙消云散.

原本就是帶傷,眼下情況也不見好,重上加重.

夜晚余家大宅外面的光影從窗紗上探照進來,貼在她潔白無瑕的臉上,她閉著眼睛,忍受著,但就因為她這樣……

余子翊不想告訴她,其實有些女人真的不清楚男人的心思,越是這樣越是容易引起對方骨子里的狠.

他不想這樣待她,可是沾了她,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這也許也叫緣分,情感上的緣分還沒開始,但身體上的緣分已經接頭.

他和她有這樣的緣,這樣的分.

梁雨薇睡到日上三竿,余母已經出門去了,說是約了朋友喝茶,梁雨薇起床都已經十一點了,余子翊離開之前讓家里的傭人不要叫醒她,倒是睡到自然醒了.

早飯和午飯合到一塊來吃,因為睡的太久,胃口也不是很好,菜也有些不對胃口.

秦姨端著一盅湯送了過來,放到梁雨薇的手邊.

"先生吩咐燉給你喝的."

梁雨薇掀開蓋子看了一眼,是竹筍湯.

她喜歡吃竹筍也喜歡喝這個湯,但余子翊是怎麼知道的?

喝了一口,整個人都暖了起來,比她媽媽的手藝要更為好,燉出來的味道更鮮,明明說是沒有胃口,卻沒有料到最後竟然喝了一小盅.

里面的竹筍也挑的干乾淨淨的.

秦姨的眼神動了動,心中就算是記下來了,梁雨薇喜歡吃什麼她自己不說,秦姨也問不出來,這幾天看著她吃飯吃的都不是特別的好.

余子翊坐在會議室里,剛剛否了一個提案,司司看著那個男人,余家的當家人,他如果覺得余子翊就是個紈绔子弟.

那自己真的就是想的太少了,這些東西他聽不明白,卻不代表余子翊都不懂,據說余子翊以前在英國念書的時候,是拿獎學金的,很優秀的一個接班人,司司扯了扯唇角.

助理推門進來,悄然無聲走到余子翊的身邊,大概幾十秒以後,余子翊起身.

"今天的會先到這里結束."

余子翊起身,他的助理尾隨而去,司司坐在椅子上,就說這份氣勢,他就羨慕不來,出身有些時候真的就要人命啊.

緩緩站起身,中午余媛約了他一起吃飯,司司欣然赴約.

"這里."余媛招招手,似乎是怕丈夫沒有發現她.

臉上掛著得體的笑容,司司徑直走到她的身邊,坐了下來,等到侍者過來送菜單的時候,司司的唇邊已經被余媛的唇膏弄花掉了.

上面全部都是她的口紅,因為吻的足夠激,所以才搞成這個樣子的.

司司擦拭著自己的唇,余媛也有些不好意思,沒料到會在這樣的地方和丈夫吻的難舍難分的,她喜歡司司,他也確實有屬于自己的本事,能哄她開心.

余媛將餐牌遞了回去,她瞪了司司一眼:"都是你害的,人家一定會心里想我們就是出來偷情的."

司司摟著余媛開心地笑:"怕他想什麼,我們是合法的,不怕任何人看."

余媛推他的胸口,司司因為笑胸膛跟著抖.

"媽讓我們晚上回去吃飯."

"我就不回去了吧."司司直接出口拒絕.

他回去算是怎麼回事兒?家里還有個不好碰面的,他和梁雨薇之間還是保持距離的為好.

余媛嗲了他一眼:"是媽自己提出來的,你如果不回去,恐怕她會多想."

有些時候就是這樣,不見得避嫌就真的一定會讓對方消除懷疑.

司司扯唇:"避開也不對,不避也不對,這一家人太難侍候,我還記得當初你哥說的那句話,真是偉大呢,為了成全他偉大的愛情,就要我的犧牲,我和你結婚在前,再怎麼樣也不應該是我們離婚吧?"

余媛聽得明白丈夫是對余子翊有些意見,不過這樣也說明了,司司心中真的就再也沒有梁雨薇的位置了,忌諱的並非是梁雨薇這個人.

而是她大哥,想到這里,抱著司司的胳膊,手指摸索著丈夫的唇邊.

"我不想離婚,誰也不能強迫我."

侍者端菜進來的時候,里面還吻的難舍難分,侍者臉上有一秒鍾的尷尬,這是什麼情況?

"我今天的人是丟定了."余媛捂臉.

走出這道門就不知道人家怎麼說她了.

"你是我老婆,怕什麼."司司霸氣地道.

秦珊出了大廳,她這陣子點子太背了,和之前的男朋友分了手打了孩子,現在還單身一個人,同學會什麼的她都懶得參加,不想聽見從別人嘴里冒出來的八卦,特別這個八卦主角還是自己.

她走進衛生間,里面站著一個女人,看起來就是那種出身特別好的,不是穿一身的名牌就叫出身好,從小就有錢的受到的熏陶和暴發戶就不一樣,秦珊是非常在乎自己的形象的.

她穿的鞋子衣服的牌子,手里拎著包的LOGO都是她身份的象征,那個人身上的衣服讓她多看了兩眼,她見過,不過是在雜志上見到的.

余媛感覺有人在看自己,她回過頭,看見有個人盯著自己的衣服在看,她友好地笑了笑.

"你好."

秦珊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怎麼會失態,盯著人家的衣服看還被人現場抓包了,勉強點點頭快速從里面走了出來.

司司和余媛准備離開,他下午還要回公司,余媛則是約了姐妹去做美容,司司摟著她,那邊秦珊和朋友從門里出來,開始還說說笑笑的,但是很快她就笑不出來了.

前面人的背影就算是化成灰她也認得出來,前面的女人她不認得,但是那件衣服她很有印象,在衛生間里那個人和自己打了招呼.

秦珊仔細想著,那個人長什麼樣子?

似乎特別的和氣,特別的友好……

上篇:第五百八十二章 愛折騰的人     下篇:第五百八十四章 難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