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五百八十四章 難纏  
   
第五百八十四章 難纏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心里這仿佛長了草一樣的難受,秦珊自父親升職以後,她就很少會拿正眼看人,她家里有錢.

父親有作為,她為什麼要和那些普通人站在一起,不同就是不同,可現在這份不同遇上了余家的大小姐,她對余媛不了解,可余媛是余家的人,只是一點就足以讓秦珊嫉妒的不行.

她特別想沖過去,然後告訴那個人,你的丈夫是個什麼樣的貨色,不過也是靠自己上位而已,比女人出賣自己的身體還要肮髒,她都已經懷孕幾個月了,對方的母親卻來警告她.

"秦珊,你怎麼了?"朋友看著秦珊的臉色不好,關心地問了一句.

秦珊的狀況她也不是特別了解,只是知道好像原本談了一個男朋友,而且還懷孕了,這是秦珊和自己親口講的.

後來為什麼分手,孩子哪里去了她都沒有問,想著應該是發生過了什麼,這一段秦珊似乎興致也不是很高,作為朋友,不能在別人逆境的時候落一腳.

走在前面的司司眉頭蹙了一下,腳下卻沒有停步,他擁著余媛向外走.

余媛上了車就離開了,她要去的地方和司司並不順路.

"再見."

司司在余媛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後看著車消失得無影無蹤才離開.

秦珊去拿車,她站在自己的車前,她家是有錢,不過錢是怎麼來的,自己心知肚明,家里也不可能由著她隨便亂花,現在查的又緊,真的出事.

她哭都沒有地方哭去,看著這輛車,秦珊買它的時候花了三十多萬,在同學當中她覺得已經算是了不起的,可今天看見那個人,看見那個人手上的提包,秦珊有些出神.

"真是巧."司司開口.

秦珊回過神,巧?

她嘲諷地翹翹唇角,恐怕不是巧,而是人為的.

朋友叫她名字的時候,她敢肯定按照那個距離計算,司司一定就是聽見了朋友的聲音,送走了他身邊的鳳凰蛋跑過來找她,想說什麼?

還是想要警告她什麼?

"我覺得不巧,我今天出門的時候一定就沒有看過日曆."出門遇小人.

回家以後要去拿艾葉清洗一下.

"你怎麼來這里了?"

這話問的好奇怪,秦珊被逗笑了出來:"司先生,你這話會不會問的有些怪異?進來酒店自然是為了吃飯,難不成我進來這里是為了乞討?"

"但願是這樣,我們的感情都已經過去了,我希望你不要對我的妻子造成傷害,在這件事情上她是無辜的."

好一句無辜.

秦珊多嘴,她忍不住就想嘲諷眼前的人:"你對她造成傷害你就怕,你這麼不怕對我造成的傷害?你就不怕我把我們之間的事情抖出去?按道理我是應該抖出來的,畢竟你負我在先,我有什麼對不起你的?讓你這樣對我,司司你可真是個陳世美,不,陳世美都沒有你狠,你知道你很像一個人嗎?"

司司拒絕發問.

感情的事情勉強不得,誰對得起誰,對不起誰都好,都是過去的事情,感情的世界沒有欠不欠,只有愛不愛.

糾纏起來的人最難看.

秦珊的手微微有些發抖,想當初他司司算是什麼?被梁雨薇一腳踹開,不是自己,他有今天?當

了駙馬爺就忘記了自己的出身,真的以為他有那個命呢?這些都是他強求來的.

讓她覺得最不爽的就是,司司玩弄她的感情就算了,孩子打也打了,她肯定也不會生出來,司司的母親跑到病房去羞辱她,這輩子秦珊都不會忘記的.

她是個女人也是個小人,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而已.

"你很像美國人,這樣懂得為自己盤算講條件,怕我去找她?"

"你去找她又能怎麼樣?我現在愛的人是余媛."

秦珊揚起來手,被司司接住,他甩開秦珊的手.

"我警告你,最好不要玩花樣."

秦珊呵呵笑了出聲,一直盯著他的背影,到他消失不見,什麼東西,也來敢警告她.

上了車,將車門摔得乒乓響,手握著方向盤.

司司並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他相信秦珊不會那麼傻,真的抖出來她也沒有好,一旦和自己扯上關系那是要上新聞的.

這麼大的陣勢狗仔不會沒有反應的,到時候她一出名,她的那個爸就要遭殃,畢竟家里的錢有太多都是不干不淨的.

……

"嫂子,我來蹭飯了."余媛親親熱熱的喊著梁雨薇.

"嗯."梁雨薇對著余媛笑了笑.

余媛的話非常多,人又和善,這種和善並非是裝出來的,而是渾然天成的,梁雨薇相信自己的這個小姑子恐怕心性就是真的很通透.

司司站起身勉強算是和梁雨薇打過招呼,目光上並沒有任何的交流,倒是有點兩看相生厭的架勢.

余媛拉著自己丈夫的手和余母撒嬌:"前兩天我看上一盆花,人家不肯賣給我,他不知道怎麼知道的,竟然買來送給我了……"

余母半真半假的笑著,男人的慣用伎倆.

余媛這樣的出身,有什麼包有什麼用錢是她自己不能解決的?司司走的並不是金錢路線,說明他還有些腦子,他騙不騙余媛,甚至和余媛之間怎麼樣她都懶得管,她看的是司司和梁雨薇之間的眼神交流,剛剛似乎並沒有.

是真的沒有,還是為了讓她放心呢?

當婆婆的也真是難,前男女朋友嫁到一個家庭里來,你說她是該放心呢還是不放心呢?

放心她怕鬧出來大事情,不放心她怕兩個人都是帶著目地接近子翊和余媛的.

司司和梁雨薇哪里能想不到余母現在眼神里所流露出來的用意,梁雨薇只覺得煩,司司卻繼續偽裝著自己.

"子翊大概幾點回來?"余母看向梁雨薇.

小芳端著燕窩送到梁雨薇的手里,這個東西需要空腹吃比較好,所以挑了這個時間:"您的燕窩."

"放著吧."梁雨薇看都沒有看一眼,她現在還是飽的,吃下去的東西第一是不消化,第二是她和司司處在一個屋簷下,無比尷尬,自己和對方是真的有緣不是嘛,上面還有婆婆時不時刺探的目光.

小芳卻沒有將燕窩放在一邊,余先生有特意交代她,梁雨薇的腸胃不是很好,吃的用的各方面她不會主動講喜好,只能家里的傭人上心,他每天忙足二十小時,就算是有這個心也無這個力,只能交給小芳來做.

"先生說讓您晚餐之前吃或者十一點左右吃."

晚上據她了解,梁雨薇睡的很早.

梁雨薇不好駁小芳的面子到底還是接了過來,她不是很喜歡這個東西,拿著湯匙慢慢的喝,那邊司司從客廳路過准備出去透透氣.

看了客廳方向一眼,移開視線大步出去,余媛站在外面,他脫下來自己的外套為余媛披上.

"有點起風了."山上的天氣就是這樣,早晚有些涼,溫差較大.

余媛對著丈夫甜甜一笑,拉著他的手:"不會覺得尷尬吧?"

"人家都不尷尬,我有什麼好尷尬的."

司司瞧著梁雨薇的氣色似乎不是很好,還有腿傷的貌似有點嚴重,這腿是怎麼傷的?意外?

梁雨薇和余子翊結婚以後他和梁雨薇就再也沒有見過面,今天是第一次,司司覺得很有意思,有意思的是前男女朋友竟然進了一個家門,一個娶了女兒一個嫁了兒子,不好笑嗎?

余子翊貌似對她不錯,也對,對著不好,那個時候她怎麼會舍棄自己選了余子翊.

讓他糾結的是,梁雨薇那個時候和他提出來分手,原因究竟是什麼?其實追究不追究,事實都已經這樣了,可是他很不爽.

梁雨薇看向婆婆:"媽,我不太清楚."

她是真的不清楚,余子翊從來沒有和她交代過這些,甚至他早上離開她還沒有起床,晚上的話兩個人也不會聊這些.

他更加沒有主動給自己來電話,梁雨薇也不會主動去電話,唯一的聯系就是晚上兩個人躺在床上進行身體交流,結束的時候她早就已經累的睡了過去.

余母扯了扯嘴角,當妻子的竟然不知道丈夫幾點回來?

余子翊的司機給家里來電話:"大概還有二十分鍾,車子就到了."

秦姨掛上電話:"說是還有二十分鍾就到了."

余母這才沒有繼續揪著梁雨薇不放,不過口氣也沒有好到哪里去:"人人都以為嫁給有錢的人,生活從此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花不完的錢刷不盡的卡,不需要付出一點,腦子是個好東西,沒腦子的人下場終究不會好,梁雨薇,我希望你是個聰明人."

梁雨薇垂下視線.

余子翊的車果然准時就開了進來,梁雨薇別無他事,不需要她做什麼,婆婆剛剛又別有深意的點了點她,現在坐在里面她也覺得尷尬.

干脆就躲出來躲一個清靜,就算是為了接他回家吧.

司機為余子翊打開車門,他倒是有點意外會看見梁雨薇,按照自己的理解,她是不太喜歡做這種事情的,盡管他覺得上了一天班,回到家能看見她的臉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怎麼出來了?外面風大."余子翊走到她的身旁,將人摟在懷里.

這里是他家,他摟自己的妻子有問題嗎?

"出來透透氣."

梁雨薇的手隔在自己和他胸膛之間,她不太喜歡在眾目睽睽之下親密,可惜力氣太小,被拉進他的懷里以後的事情就不是她能說了算的,余子翊足夠的高,顯得她有些小鳥依人.

大概猜到了里面是什麼狀況,他寬了寬梁雨薇的心:"不過就是一些沒相干的人,你就當成過客看好了,不需要放在心上."

這里是你的家,你可以做任何的主,不需要去看別人的臉色.

梁雨薇點點頭.

"難得你出來接我,我帶你去花園轉轉?"

貌似他沒有帶她參觀過家里的花園.

梁雨薇的動作有些遲緩,不是她不給面子,而是她的腿現在還不方便呢,余子翊說要帶著她去逛花園?

開玩笑嗎?

"我的腿有些不方便."她出言提醒.

這不是很明顯的事實,但她需要說出來,不然站在旁邊的男人恐怕早就已經忘記了她不良于行.

余子翊這才想起來,他給忘記了.

"那進去吧,下午都吃了什麼?"

梁雨薇隨意說了兩句.

余子翊擁著梁雨薇進了大門,和母親打過招呼然後上樓去換衣服,梁雨薇接過來他手中的衣服,余子翊低下頭:"你總是這樣,冷冷清清的,喜歡什麼不說,不喜歡什麼也不說,吃的也不多,這里是你的家,你要長期生活在這里."

上篇:第五百八十三章 別扭     下篇:第五百八十五章 只要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