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五百九十三章 吵架  
   
第五百九十三章 吵架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現在不是我不想讓你做,是媽不同意."

"那你同媽去講."梁雨薇的聲音穿越過余子翊的耳膜.

"我發現你挺精的,你自己和媽講不通就來游說我,這種事情我為什麼要去做?惹媽不開心,我也不劃算."

梁雨薇有些氣結,話是他答應的,現在這人轉個身就不認賬,還是老板呢.

自己背過身,不去理他,余子翊歎氣:"不做了不是挺好的,你靠工作賺錢無非就是想改善爸媽的生活,爸媽的家用我每個月出."這樣不就好了.

何必辛辛苦苦做這個,侍候好他一個人就好了,家用每個月二十萬夠不夠?

"我知道你錢多,我也知道你不差錢,這份工作是我喜歡的,我做著並不是全是為了錢,這里面有我的理想和我的熱血."

余子翊卻對這個理想和熱血不感興趣,梁雨薇做的這些在他眼中看來,無非就是無用功,世界上的工作分為兩種.

一種能賺錢的,一種叫做不賺錢的.

他做就做能賺錢的,在短時間內回報很可觀的,類似梁雨薇這種,他真的覺得能力太弱,你翻一本書,還有比你翻譯更加好的.

那上面小小的有個你的名字,誰會記得?

大家記住的都是寫這本書的人,哪里知道你是誰?

女人就是女人,想法很簡單.

也很天真.

余子翊回了房間,梁雨薇看著他的背影,手里還抱著他的衣服.

"還不進來?"

就不能哄哄他,說上兩句好聽的話?叫叫親親老公,膩上一膩,他覺得是無用功也隨著她去做了,畢竟人活著就是要開心的嘛.

他一定就是吃錯藥了,遇上了一個相克的女人,什麼時候余子翊對女人服軟過?

心里想著,梁小姐,你再不進來,我就真的要反悔了,我不替你去說,你自己下樓去和你婆婆講.

還不肯進來?

余子翊的額頭一抽一抽地疼,說實話他是沒有遇上過這樣的女人,能走到他身邊的人大多數的女性做事都是非常的圓滑,不會由心而動.

決定做之前也要考慮考慮後果,梁雨薇這種呢,她並沒有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過,只需要一個柔弱就能撐過去的東西,她還在玩堅強.

他最大的問題是,他吃軟不吃硬,梁雨薇最大的問題,她學不會柔軟.

"覺得不高興?"他徑直問她.

"沒有."

余子翊氣不打一出來,沒有?你的臉恨不得拉長三尺,這樣告訴我沒有?

這場婚姻或許是真的自己任性了.

有些女人並不是喜歡就可以的,門當戶對這四個字千古以來存在是因為有一定的道理.

他每天要忙這麼多的事情,回到家還要哄她嗎?

微微眯起眼睛:"我並沒有說不同意,你又何必這樣置氣,你覺得我有時間和你玩賭氣的游戲?你已經不是小女孩了,還期盼著丈夫來哄你開心,我覺得自己很累,一句柔軟的話就可以化解掉的東西,你一定要這樣複雜化."

有個性不是不好,但這種個性很糟糕.

梁雨薇忽然就笑了:"你認識我的時候,我就是這樣的人,沒人覺得我們兩個人合適,或許在你看來也不過就是進去哄哄你,說上兩句好聽話就能解決的事情,我卻非要和你掰扯,我的工作為什麼要由你來決定?這是我個人的選擇不是嗎?沒人規定結了婚就必須放棄工作,我是個獨立體,你有錢我知道,但那些錢並不是我的,我要為我的未來著想,為我的未來負責,我不適合待在家里做一個閑散的人."

余子翊的胸口上下起伏的厲害,沒想到,自己挖個坑自己跳進來了.

眼前的人根本就不怕他,或者說她從來就沒看好過他們的婚姻,放到別人的眼前,別人恨不得搶破頭,怎麼到了她的眼里就狗屁都不是了呢?

余子翊沒有辦法說出口的是,你嫁到這個家,你就不能工作,可這不是大家都公認的事實嗎?

不然何必嫁到這樣的人家里來,就算是平常的夫妻,也有妻子婚後不上班的,怎麼到了她的嘴里,就處處都是不好呢?

氣的肩膀發硬,眼神發冷.

"這就是你所謂想要好好過日子的態度,我接收到了."

好一個好好過日子.

梁雨薇和余子翊冷戰,吵嘴已經不是第一次,吵架卻是真正的第一次,兩個人直面起了沖突,誰都不肯後退一步.

早上余子翊已經去公司了,梁雨薇吃過早餐又回來補覺,睡的不踏實,她知道余子翊現在肯忍她,不過就是看在新鮮感還沒有過去的份兒上.

兩個人的理念達不到一致,就算是美滿,美滿也不過就是眼前浮云,等待以後互相看清,之間的鴻溝只會越來越深,這就是所謂的門不當戶不對.

她如果找個很一般的男人,她只要賺差不多的錢,她起不起來吃早餐,其實這絕對不會成為關鍵點,更無須順從他人生活的方式.

但是她是嫁給了一個據說是被老天爺善待的男人,這個男人站在山巔,他擁有很多別人擁有不到的東西,全部的人都是圍著他轉.

梁雨薇卻做不到卑躬屈膝,或許是她個性太僵,性子太直,她努力試著融入,依舊融入的不是很美妙.

睡覺的時候她自己也想,她到底有沒有問題,如果有,問題出在哪里?如果沒有,那又是誰的錯?

睡到十一點就起床了,余母已經出門了,據說和幾個余母約好了去外地,可能後天才會回來,家里就剩她一個.

"現在要用午餐嗎?"秦姨親切的看向梁雨薇問.

"暫時不用了."

梁雨薇坐在大曬台上,在她和余子翊的房間里,推開拉門就有一個特別大的曬台,她坐在傘下望著前方出神.

多少人許願恨不得住進這樣的房子里,往下瞧,就全部都是余家的小花園.

余子翊繃著臉,助理就猜著老板今天心情大概很不爽.

果然!

會議室里人人自危,平時雖然也是這樣,但今天老板挑剔的很,偏偏就他永遠能指出來問題的關鍵.

會議結束以後,現場的人同時松了一口氣,這是吃火藥了嗎?

"讓簡放來我的辦公室."

簡放敲門,里面傳出來余子翊的聲音:"進來."

簡放一身合體的西裝,他從上班的時候就是這樣的裝束,公司有公司的規定,不允許亂穿.

"坐啊."余子翊指著自己眼前的位置.

相對來說,他真的懷疑,簡放和梁雨薇是一個媽生出來的嗎?

簡放雖然能力不是那樣的強,但辦事還是有一定的靠譜性,梁雨薇的脾氣簡直糟糕透頂.

簡放和余子翊說了一會兒話,關于公事,他有自己獨到的看法,相對而言,簡放的能力一定在司司之上.

"中午一起吃個午飯吧."

簡放唇邊的笑意擴大,他不會擺大舅子的威風,但他和余子翊之間確實存在一個梁雨薇.

"不叫上她一起嗎?我也很久沒有看見她了."

"她今天要去醫院,腿傷了這麼久,好不容易好了,應該會有節目吧."

余子翊拿起來自己的外套,按下內線,助理已經為他預定好了吃飯的地點:"哦,還有我和她昨天吵架了,估計請不出來她."

即便余子翊的聲音平和,簡放還是聽出來了一絲的無奈,吵架?

這才結婚多久就吵架了嗎?

"我給她打個電話吧,如果人在附近就一起吃一口,哥哥的面子她總是不好拒絕的."

余子翊忽地一笑,倒是沒有攔著.

簡放的電話打出去,很快那邊梁雨薇就接了起來.

她剛剛從醫院出來,自己想要去找個地方喝杯咖啡,但是不能夠,為什麼?

原因就出在身後的那輛車上,她走到哪里,都有人跟著她,這種感覺非常糟糕,總不能喝個咖啡帶兩個保鏢進去吧?

她將這種感覺,稱之為格格不入,就好比她和余家一樣一樣的.

"哥……"

"你人在哪里呢?"

梁雨薇看了看醫院的四周,並沒有看見簡放,那是自己想多了吧:"在醫院,剛剛出來."

"等一下有什麼事情要做嗎?"簡放的言語說不上溫柔,但絕對沒有過去在家中的跋扈.

妹妹出嫁了,又是嫁給余子翊,以後好也不好都不歸他管,這就是家里的客,也是他的客,要麼余子翊就誇簡放呢.

其實簡放真是個老油條,很多事情他看的比一般人要明白的多.

梁雨薇輕輕答道:"沒有."

"那過來一起吃個飯吧."

她原本想要拒絕,後來也覺得自己沒有什麼事情可做就應了下來,司機送她到指定地點,結果侍者拉門請她進來.

一進門就發現原來里面坐著的並不是一個人,還有一位.

昨天晚上擺了一夜黑臉的余先生.

"進來坐呀,子翊你又不是不認識."簡放打趣梁雨薇.

侍者鞠著躬將梁雨薇的外衣接過,然後掛起又背對著拉門退步出去.

梁雨薇無論怎麼坐都是要坐在兩個人中間的,輕輕落座在余子翊的身邊:"怎麼想我來請我吃飯了?"

"我請你吃飯覺得很詫異?看樣子過去是請少了."簡放對著余子翊打哈哈.

余子翊給面子的笑笑,遞給她餐巾,梁雨薇鋪在自己的腿上.

"喝什麼?"

簡放對梁雨薇的喜好知道的還真是不多,他哪里有心思關注這些,就連父母都喜歡什麼他都不知曉.

反正陳安妮知道就好了,這個家自己交給她了,這些瑣事自然就應該由她來負責的.

"給她橙汁."余子翊開口,他語氣平和卻藏不住一貫發號施令的調調.

是了,他和梁雨薇最根本的不同就是,他習慣性的掌握全局,全部都是由他來定,他覺得好那就是好,別人覺得好與不好都不重要.

"給我一杯水吧."梁雨薇發聲.

喉嚨有些干,今天外面的陽光有些耀眼.

"先喝果汁."

梁雨薇的臉垮了下來,在簡放的面前,她真的不願意發脾氣,簡放知道問題出在哪里,其實就是一個就是要.

另外的那個覺得不爽,但這種事情也是可以調和的,余子翊的個性既然改不了,那就從梁雨薇來改.

不過就是一杯橙汁而已,你喝上一口,在去喝自己想喝的,他又能有什麼話說呢?

"我覺得自己的嘴巴很干,我想先喝水."梁雨薇的目光對上他的.

余子翊退讓,遞給她水.

"你妹妹她脾氣就是這樣的大,說一不二,一個不高興就給我擺臉色看."

"她這是仗著有人喜歡."

兩個男人之間不約而同笑了出來,梁雨薇卻覺得一點都不好笑.

上篇:第五百九十二章 豪門媳婦難做     下篇:第五百九十四章 不要臉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