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六百零一章 跳樓之後  
   
第六百零一章 跳樓之後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梁雨薇在病房躺了幾日,這期間,洛小魚一直陪伴在梁雨薇的身邊.

顧乘風偶爾得空也會坐上一坐.

和她們兩個一起說說話兒.

今天,洛小魚剛剛和梁雨薇說完有關于楚傾城的跳樓的後續事情,顧乘風便走了進來.

"顧乘風."洛小魚已經經過這幾日的時間,和顧乘風徹底的熟悉了起來.

她對著顧乘風招了招手,看著顧乘風手里的保溫食盒說道:"顧乘風顧先生又給我們家梁雨薇帶什麼好吃的來了?"

顧乘風溫柔的笑了笑,體貼的說道,:"我這不是百忙之中,想到兩位大美女可能還沒來得及吃飯.正巧我也有空,便來邀請兩位美女一同進餐."

顧乘風提著保溫食盒走了進來,對著梁雨薇和洛小魚笑著說道:"只是不知道,這兩位大美女,會不會給顧某我,賞這個臉呢?"

洛小魚被顧乘風的話,逗得笑了起來.她咯咯笑著,雙手捧在臉頰處,嘟著嘴說道:"看在你這麼誠心誠意的份兒上,本大美女就【勉為其難】的給你這個面子了!"

"多謝落大美人賞臉!"顧乘風打了個揖,然後才不緊不慢的走了進來.

顧乘風將保溫食盒放在了床頭櫃上,洛小魚幫著將梁雨薇病床上,病人進食用的小桌子支了起來.

顧乘風和洛小魚將食物擺在梁雨薇的面前,坐好之後,三人這才又說起了話.

"雨薇,你現在的狀態,感覺怎麼樣?"顧乘風的面上掛著微笑看著梁雨薇,"如果狀態不錯的話,今天下午應該就能活動活動了."

梁雨薇的面上也帶著笑,盡管梁雨薇的臉色依然有些蒼白,不過梁雨薇的精神狀態,卻是要比先前好上很多了.

"我的感覺,的確算的上是比之前要好多了."梁雨薇笑著,淡淡說道,"乘風,你那邊的事情還好嗎?"

"倒是沒有前兩日的時候那麼繁瑣了."顧乘風笑了笑,遲疑了片刻,又張口道."之前,聽你們,好像是在說楚傾城的事情."

"梁雨薇,"顧乘風叫了梁雨薇一聲."梁雨薇,你……楚傾城她……"顧乘風猶豫著,還是沒有把話說全.

"我聽洛小魚說了,洛小魚說楚傾城她……當日失足跳下樓之後,就被送進了急診室,是……昨天?"梁雨薇疑慮的說著,她不太確定自己最近的記性如何."是昨天的時候吧,剛從搶救間里出來."

"楚傾城她的情況,是又怎麼了嗎?"梁雨薇抬頭看著顧乘風,"還是她楚傾城又鬧起來了?"

"她啊……"顧乘風笑了笑,那個笑容有些苦澀,也還帶著點無奈,"楚傾城她,怕是再也不能鬧騰了吧."

顧乘風想了想,長歎了一口氣對梁雨薇說道:"楚傾城她,雖然人是給搶救回來了.不過她的身體,卻是……"顧乘風搖了搖頭,"這輩子怕是都不能再鬧騰了吧."

"絕對安安靜靜的,一點事兒和聲音都發不出來了."顧乘風打笑著說道,"這下,也算是圓滿了吧?"

顧乘風歎了口氣,"她雖然說得上是罪惡多端,不過也並沒做出什麼實際害人的事情.現在這樣,既沒有死亡,但是也不算是好好活著,對她來說,既是種懲罰,也是種留情吧."

"依我對楚傾城的感覺來說,如果她自己知道她自己現在的情況,怕是覺得自己,不如還是死了算了."梁雨薇歎了口氣,對顧乘風說到道.

"楚傾城那麼驕傲的性子,如果她是清醒的,怎麼可能允許自己變成這個樣子?"

"所以,我才說這也算是一種懲罰."顧乘風跟著歎了口氣,回想他們幾人過去的種種,一時竟然又有些唏噓.

"也是."梁雨薇也想到了楚傾城的過去,她楚傾城過去對她做的那些壞事.還有她楚傾城跳樓的那一天,如果她當時沒有那麼沖動的拉著她梁雨薇上了天台.也沒有那麼激動的掙脫顧乘風的控制.

更沒有失控開出那一槍,那麼她就不會因為恐懼而失足跌下天台.

也就不會變成現在這種活死人的狀態.

說到底,還是她楚傾城自作孽吧.

毀了她自己原本一片光明的未來星途,也毀了她原本光芒四射的人生.

唉.

梁雨薇想到此處,不由也跟著有些唏噓.

楚傾城.

梁雨薇回想起,初見楚傾城的時候,她楚傾城那麼高傲而又矜貴的樣子.

再回頭看一看今天.

梁雨薇又歎了一口氣,她現在也有些感覺世事無常,時光飛逝的感覺.

能醒過來,好好的活著,真是太不容易了啊.

梁雨薇這樣想著,接著,她又想到了余子翊.

她不知道余子翊現在的狀態如何了,她有些猶豫,想要知道,又有些害怕,不太敢知道.

梁雨薇沉默著,沒有再接話.

顧乘風敏感的知道了梁雨薇的變化,他看了看梁雨薇猶豫的樣子,又朝著病房外面來來往往的醫患之間看了看.

顧乘風眸子里的顏色變了變,接著,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張口說道:"雨薇……"

顧乘風欲言又止,梁雨薇似乎也意識到了顧乘風想要說的會是什麼話.

梁雨薇有些緊張的,攥緊了手里握著的病床被角,抿緊了嘴巴,定定的看著顧乘風.

"梁雨薇."顧乘風叫了梁雨薇的名字一聲,聲音有些鄭重,還有一點嚴肅.

"顧乘風."梁雨薇也叫了顧乘風的名字一聲.

她有些緊張,這氣氛被顧乘風弄得緊張兮兮的,總讓她有一種獨孤一擲的悲腔感.

梁雨薇緊張的等待著,等待著顧乘風接下來要說的話.

顧乘風坐直了身體,看著梁雨薇,他張了張嘴巴,欲言又止.

"雨薇……"

這氣氛,被顧乘風弄得有些讓人透不過氣.

洛小魚首先受不了,她有些受不了這種情況.

于是,洛小魚叫嚷了起來.

"我說顧乘風,顧大先生!您這到底是有什麼事情呀!"洛小魚瞪著顧乘風說道:"麻煩您要說就趕快一點說好不好!"

"不要總是這樣,欲言又止的吊著人的胃口!"洛小魚有些煩躁起來,"這真是,這真是……太太太讓人,太讓人煩躁了!"

"我感覺自己,都被你給弄得要出焦慮症了!"洛小魚抱怨了一句,接著又催促顧乘風道,"喂,顧大先生,顧乘風,顧先生?"

"到底是有什麼事情,你就直說吧."

"是孩子,還是雨薇她的身體怎麼樣了,你就直說,我們都……"洛小魚看了梁雨薇一眼,壓下後面的半句話,轉而說道:"我准備好了,你要是不方便和咱們雨薇說,和我說,也是一樣的."

"我說洛大美人兒."顧乘風無奈的苦笑了笑,"你這是把我好不容易,營造起來的氣氛,就這麼給破壞了啊."

顧乘風笑著,對梁雨薇說道:"其實也並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有關于余子翊現在的狀況."

顧乘風溫柔的眸子,看著梁雨薇說道:"我不知道,你現在是否還願意聽到,任何有關于他的事情."

顧乘風伸手,握著梁雨薇的手道:"如果你不想知道,就當我剛才沒說."

顧乘風溫柔的笑了笑,接著他又轉頭對洛小魚說道:"孩子沒事,你可別瞎擔心了.孩子現在早產室觀察間內,待著很好,只要再過兩天,就能過來了."

"到時候,你們母子兩個就能在一起了."顧乘風笑了笑,對著梁雨薇欣慰的說道,"孩子我之前見過,是個漂亮的小公主.我想她以後,一定會是和她的母親--梁雨薇你,一模一樣的!"

"像我一樣?"梁雨薇苦澀的笑了笑,"像我一樣,這般多舛的命運嗎?"

梁雨薇的情緒有些悲觀,她不知為何,便是想到了這些年的一切.

背叛,背叛,還是背叛.

回顧自己的一生與前塵,梁雨薇感覺自己的身周充滿了背叛.

"若是像我一樣,那這個孩子的命,還真是不幸啊."梁雨薇苦澀的說著,她有些難以接受,她的孩子,以後也會經曆的和她相同的經曆.

"雨薇?"洛小魚擔憂的看著梁雨薇.

這是怎麼了呢?

洛小魚奇怪的看著梁雨薇.

方才還是好好的,這怎麼剛一提到孩子,梁雨薇的這個情緒,就不對勁兒了呢?

顧乘風也是有些臉色一變的看著梁雨薇.

和洛小魚想的不同,顧乘風有些擔心,梁雨薇這,莫不是患上了產後抑郁症?

這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可真是棘手了.

想到這兒,顧乘風只能先安慰梁雨薇一下道.

"雨薇,沒事的,沒事的.這種事情怎麼可能?"顧乘風笑著安慰梁雨薇道,"這世上,哪兒有人會生活的一模一樣?"

顧乘風笑著安慰了梁雨薇半天,梁雨薇的心情,這才逐漸有所好轉.

不過這樣一來,顧乘風倒是拿捏不住,到底應不應該告訴梁雨薇,有關于余子翊的事情了.

余子翊,他到現在都還是昏迷不醒的狀態.

余家的父母此時正忙,無暇趕來.和他交涉的,一直都是余家的總管.

余家對于余子翊的情況,感覺不太樂觀,也不是很看好.

畢竟3天過去了,基本上這都是一個觀察定結果的時間.

但是3天過去了,余子翊還是昏迷不醒.

雖然余子翊他的其他各項指標,都顯示的是符合標准,但是他人卻一直難以醒來.

保不准,是有什麼其他的潛在隱患情況.

顧乘風也不是很樂觀的想到.

畢竟當初那顆子彈,是擦著余子翊的心髒過去的.

如果不是當時余子翊的命大,他余子翊現在別說是昏迷不醒了.

他可能當場就死亡,救治無效了.

顧乘風暗自搖了搖頭,苦笑了一聲,又接著想到.

還好余子翊的命大,沒有死掉.

不然,余家的人,說不好可能真的就會拆了他的這家醫院.

顧乘風在梁雨薇看不到的地方,抿了抿唇,然後對洛小魚使了一個眼色.

洛小魚看到顧乘風的眼色,雖然有些奇怪,不過還是同意了.

顧乘風又和梁雨薇說了幾句,大多是寬慰梁雨薇心情的話.

顧乘風感覺,梁雨薇可能真的有些抑郁的傾向.所以顧乘風也不再多說那天的事情,只是勸著梁雨薇好好照顧身體,休養休養,然後和她們兩個一起將午餐吃了.

顧乘風吃過午餐,就離開了梁雨薇的病房.

梁雨薇吃過午飯,身子便開始感覺有些乏力.她生產之後的身體,一直都很有些虛弱.

再加上昨天,才剛剛停止輸血的治療.

她的身體還是沒有恢複過來的虛弱.

上篇:第六百章 醒來     下篇:第六百零二章 產後抑郁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