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六百一十一章 談判  
   
第六百一十一章 談判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烈陽灼灼,北風正盛.風聲大吼著,吹過了窗外的枯枝與殘葉.

縱然天氣不爽,太陽的心情,卻仍是極好的.

洛小魚和顧乘風兩人,在外面的走廊里,是說了半晌.兩個人也沒有說妥當,究竟是該如何的,去處置,有關于梁雨薇,和余子翊,還有他們兩個的孩子,這之間的事情.

畢竟,余子翊如果再這樣的,持續的昏迷不醒下去.遲早,梁雨薇那里,是一定的,會知道這件事情的.

而梁雨薇現在的情況,雖然說是,看起來正在向著樂觀的方向,好轉而又發展著.

但是,誰知道以後呢?

尤其現在,梁雨薇其實,根本還沒有脫離危險期的范圍.

洛小魚和顧乘風,他們兩個,是誰也不能的就此掉以輕心的.

洛小魚對于此事,算得上是憂心忡忡.畢竟,她洛小魚現在,可是比誰都盼著,這件事能趕緊的結束.梁雨薇也好,余子翊也好,不管是誰,洛小魚都盼望著,他們能安安心心的,不要再有任何波折的,渡過這個磨難.然後平平安安的,幸福又安穩的,渡過這一生.

但願,再也不要有什麼波折了.

洛小魚憂郁的看著顧乘風的背影,心想道.

他們經曆的事情,真是太痛苦了.這些個磨難啊,有這一次,就已經足夠了.

洛小魚微微的歎了口氣.

顧乘風側眼,看到洛小魚的樣子,有些不解.顧乘風扭頭對著洛小魚問道.

"怎麼了,洛美人兒,這是有什麼心事,愁郁不解的?"顧乘風體貼的對著洛小魚笑了笑,說道,"有什麼不開心,說出來,也許我就能有,什麼可以讓你開心的辦法,也說不定哦?"

"油嘴滑舌."洛小魚看著顧乘風的樣子,瞠目瞪了顧乘風一眼."忙你的去吧,顧大先生.我要回去,照看我們的病美人兒了."

洛小魚和顧乘風,兩個人互相打趣揶揄了對方半晌,接著便互相揮手告別了.

洛小魚丟完了垃圾,卻是一路不緊不慢的,晃蕩回了梁雨薇的病房.

洛小魚回到病房的時候,梁雨薇還沒有醒來.

洛小魚站在梁雨薇的身前,背著手,探頭看了看梁雨薇的容貌.

因著是生病的關系,梁雨薇的臉色,不是很少.在加上人體本身,還是處在略有貧血的階段.梁雨薇她的嘴唇,也顯得略無血色.

洛小魚俯身,低著頭看了半晌,垂眸起身,歎了口氣.

唉,雨薇啊雨薇,真是受苦了.

洛小魚起身,四處的在這病房里看了看.

其實,這病房里也沒什麼好看.和其他的病房里,都是一模一樣的擺設.

只不過,單人病房里,比通用病房里,都少了一半的套裝而已.

洛小魚轉了轉眸子,瞧著病房里被拉上的窗簾.想了想,今天的天氣其實還算是不錯,不如還是多曬一曬太陽吧.

洛小魚這樣想著,又出了伸手,大手一揮,拉開了,方才臨走之前,她洛小魚才剛剛拉上的

窗簾.

窗台外面的天氣,確實是不錯.陽光照進病房,為剛剛生氣一絲擔憂打散了塵埃.

洛小魚滿意的看著,這陽光照進並房間,似乎為他們這里,帶來了一絲人氣兒.

洛小魚瞧著這樣,很高興,也很得意.

剛剛她洛小魚,還在外面憂慮的事情,似乎全部都變得不值一提了起來.

興沖沖的,洛小魚又坐回了梁雨薇的身側.掏出手機,洛小魚看了一眼時間.拿起之前她放在床頭櫃上的,那本書,又接著,繼續看了起來.

顧乘風回到了楚傾城的病房,楚傾城身後的那位東家,今日又派了人過來.

說是要和顧乘風繼續談談,關于楚傾城的事情.

關于楚傾城的,跳樓自殺的,顧乘風的醫院的賠償事情.

楚傾城身後的那個東家,將楚傾城的這件事,顛倒黑白變成了,楚傾城在這個醫院里,因為醫生的服務態度不好,從而和醫生發生的了口角.

然後又因為,醫院的安保人員的,不公平的對待.楚傾城一是憤怒,想不開的,就從樓上,理科的跳了下去.進行了這一次的,跳樓事件.

但是,為什麼說是,從頂樓的天台上跳下去,而不是從那個態度差勁的,醫生的診療室內跳樓呢?

這個啊,這種方法,就是那些狡猾的壞蛋公司,長喲用的一種伎倆.

這種的套路呢,通常就是,會把自己的這一方啊,給包裝成一個,看著像是受害者的額樣子.

但是,其實上呢,他們一點都不無辜,不受害.

不過這種管用的伎倆,十分管用,又特別的好使.

所以很多時候,這些個公司啊,就是依靠著,這些,來進行,他們的坑蒙拐騙的.

沒錯,沒有錯,就是說--坑蒙拐騙的,來到處的,進行敲詐.

這一次,他楚傾城她身後的,那位東家公司.就是用的這種手段,來對顧乘風的,這個醫院,進行他們的敲詐.

顧乘風也知道這個套路,但是,正是因為知道,所以才更加的顯得,生氣和無奈.

這種的公司,真的是太可惡了.

明面上的時候,看起來,大家都是和和氣氣的,像是一家人.

公司也是為了藝人好的樣子.但是實際上呢?

就像是走扒皮,就像是吸血怪一樣.

這還沒等人的心,死透,涼透呢.

這就立馬的,算是忍不住的,開始流露了他們的真面目.要拼命的,努力的,壓榨乾淨,利用完掉,那個沒有什麼價值的,楚傾城的,最後一絲價值.

只有這樣,他們啊,才會心滿意足的,閉上他們那張,貪婪,而又可怖的嘴巴.

顧乘風想到這里,隱隱的,又為楚傾城歎息了一聲.

真是不好命啊.楚傾城,這個倒黴的女人.怕是連她楚傾城,她自己都沒有想到,這位東家,竟然會這麼無情道,無情道這種地步.

也是實在是,讓同為商人的,顧乘風他,也略微是覺得,有些寒心.

"喲,顧先生過來了."

顧乘風走到了楚傾城的病房,哪里.那里正有著幾個,看著人模狗樣兒,西裝革履的家伙,在病房里,等著顧乘風.

顧乘風抬頭,看了看像是個死人一樣的,楚傾城.

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嗯,我來了."顧乘風看著那些人模狗樣的家伙,又歎氣道,"好了,咱們還是換個地方說吧.這里是病房,可不是什麼商談工作,合同的地方."

顧乘風對他們說道,說完,顧乘風便轉了個身子,率先倒著他們走了出去.

那些混蛋家伙們,看著顧乘風,先走了出去.互相之間,來回看了看,便也點了點頭.跟著顧乘風,一起走了出去.

反正,這是顧乘風的醫院.他顧乘風,也不能跑了.

就算是跑了?

那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

他顧乘風,也不怕他們,在這個,醫院里面,找事情嗎?

幾個人這樣,想了想.覺得也無所畏懼.于是便互相的,點了點頭,使了個眼色,便跟著顧乘風,走了出去.

顧乘風,帶著這群混蛋,走了出去,離開了楚傾城的病房.

他們走到了一邊,隔壁相連接的一棟房子里.

顧乘風,帶著他們,走上了電梯,進到了他的辦公室.

"好了,談事情,就應該是在談事情的地方."顧乘風回到他的辦公室,甩了甩手,對著那些混蛋們說,"就在這里談吧,這兒邊兒,才是我的辦公室."

"那邊是統一的住院部,這邊才更適合的,談一些事情."

顧乘風擺了擺手,讓她們隨便的坐下,就開始了,准備和他們談事情的動作.

顧乘風走到了,那個辦公桌子的後面,他顧乘風坐在了老板椅上,清了清嗓子.

看著那些混蛋們,說道:"好了,咱們說吧,這件事.你們的打算,究竟是想要,怎麼樣才能解決?"

顧乘風,皺著眉頭,看著他們,說道:"先前的那個條件,我也是說了的,已經表明了我的態度."

"我們醫院,別說全責不全責,這種要負責任的話.事實上,我們醫院,根本就是,無辜被牽扯進來的."

"你們老板,說的哪種話,提出來的,哪種過分的要求,也是真的很過分了."顧乘風抬眼,看著那些人,張嘴就指責了起來.

"顧老板,怎麼能這麼說呢?"那些人,也是臉皮一個比上一個的厚,厚著他們的厚臉皮,就這樣,開始和顧乘風理論道.

"你看,楚傾城她,這個女人.是在你們的醫院,出的事情對不對?"其中一個胖臉的,看著似乎很是和氣的胖男人說道,"你看,楚傾城是在你們的醫院,跳的樓,這一點,是沒有錯的吧,對吧?"

這一點,是不容辯駁的事實,是誰也不能說不是的,一件事.

顧乘風聽到對方,這麼問他.他顧乘風想了想,便也點頭,說道,"是,沒錯."

"楚傾城,的確,就是在我的醫院里,就是在這兒的天台,跳的樓."

"您看,既然您顧乘風,顧老板,都是覺得,我們沒有說錯了話,那這賠償,不正是理所應答的嗎?"那個大胖子,搓著手,對著顧乘風笑了笑說道.

"這怎麼就利索應當了,嗯?"顧乘風看著胖子問道.

"怎麼不應當?"胖子瞪著眼睛,對著顧乘風道."您看,楚傾城,楚小姐,就是在您的醫院里失足掉下去的."

"這掉下去的時候,身周是毫無的任何防備."胖子搓了搓手,繼續說道."你說,這要是,當時有什麼東西攔了一下,或者說是,這天台上,根本就沒有這楚小姐,可以跳下去的地方."

"那您說,這楚小姐,也就根本不會出事情,對不對?"胖子眯著眼睛,對著顧乘風笑了笑,"這,您要是說是,您這醫院的防范措施,做的足夠好,這周邊,都加固上了圍欄啊,什麼的."胖子睜著眼睛,對顧乘風分析了分析,"這楚小姐,她就算是想要上天台跳樓,她這楚傾城,也都根本跳不去,沒有地方可跳啊.您說是不是,是不是這個道理兒的?"

胖子說的這一番話,還真的是,聽有道理的.

聽起來,這件事,完全就是醫院的責任.

如果不是因為,醫院的防范措施不夠,沒有考慮道,這在天台上,會有人跳樓.

那楚傾城她這件事,也就不會發生,他們幾個,也就不會在這里扯皮了.

上篇:第六百一十章 余家的人     下篇:第六百一十二章 算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