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六百一十三章 沒完沒了的楚傾城  
   
第六百一十三章 沒完沒了的楚傾城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顧乘風豎起他的手指,對著那群斯文敗類搖了搖手.

顧乘風伸出的指頭,是兩個.

他對著那群斯文敗類,勾著眼角,冷笑了一聲:"這些,我全部都要雙份的."

"這……"胖子看著顧乘風,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顧老板的這個意思,兄弟們,不是很明白啊."

"您瞧,這明明是孕婦一個人的事情啊.這怎麼,怎麼就要……兩個人的?"胖子也學著顧乘風的樣子,伸出手指比劃了一下."這產婦的家屬,不算在內吧?他們又沒有人在現場."

胖子皺了皺眉頭,對著顧乘風這樣的要求,有些難以接受.

"家屬的事情,我們稍後再說."顧乘風自在的看著他們,勾著唇,笑了笑:"我們現在說的,就是當事人的賠償性問題."

"母親,和孩子.兩個人."顧乘風狡黠的對著他們眨了眨眼睛,"哦,說起來,我們說道這個在場問題."

"其實,按照當時的情況來說,產婦的丈夫,也是在場的.不過,他現在是我們的,另一件事情--也就是另外一筆賬的,受害當事人."顧乘風點了點手,對著他們眯了眯眼睛,"要不然,我們現在合到一起,直接一起算算?"

"如果按照這樣來算,那麼我們的精神損失費,由于楚傾城,楚小姐的殺人未遂行為,所導致的產婦,產婦的丈夫,以及他們的那個,早產的嬰兒.所造成的損失費,就不是,我之前所預想的哪一點了."顧乘風笑眯眯的,對著胖子幾個人說道."這樣的話,我們就先算一下產婦這里."

"當時在場的人,分別是產婦,產婦的丈夫,和那個即將早產的嬰兒.這樣一來,那就是3個人."顧乘風伸著手指,對著胖子他們幾個人道,"那麼,原先所要求的,這邊的賠償費用,又要變化了."

"這,這這這……"胖子不防,這是自己又給自己挖了一個坑.于是轉了轉兩圈,對著顧乘風道,"那顧老板,您的這意思是……"

"不過先不要著急,那個產婦丈夫的醫療損失治療費用,咱們是待會兒要另算的."顧乘風扯了扯嘴角,對著他們冷笑了一聲,"這位產婦的丈夫,現在也還正在醫療病房里,躺著,昏迷著.至今都還沒有醒來呢."

"這個……"胖子們搓了搓手,對著顧乘風皺了皺眉,"顧老板,這……當時跳樓的人呢,可是只有楚傾城這位,楚小姐一個人啊.這個產婦家屬的,她的丈夫的,昏迷的情況……您說?"胖子沒有想到,還有這麼一個事情藏在里面.

于是胖子又搓了搓手,看著顧乘風,想了又想,覺得當時出門的時候,他們的老板,並沒說還有這回事兒啊?

"哦,他當然不是因為跳樓."顧乘風對著他們這群斯文敗類笑了笑,"當時呢,現場的情況,是這樣的.是你們公司旗下的藝人--楚傾城,她重進醫院,挾持了當時,正在和醫生交流,准備體驗身體的,產婦--梁雨薇,梁女士.出于當時,我們對產婦安危的考慮,安保人員沒有在第一時刻的時候,沖上前去,將楚小姐拿下."

"為了產婦的人身著想,我們只能無奈而又悲痛的,看著楚傾城--楚小姐,挾持著產婦本人,無理取鬧的,走上了天台."顧乘風看著這群人,義正言辭的開始了他的詭辯,"而當時,本人我--顧乘風,身為這家醫院的負責人,當時剛好在醫院的附近工作,于是便在第一時間,聽到消息的時候,趕了過來.並且,當時的產婦的丈夫--余子翊,余先生,也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顧乘風緩緩的,對著這群人,開始重新敘述當時的場景.

"當時,我和余先生,出于對產婦的安全的考慮,我們同時的,選擇了采用,安撫楚傾城,楚小姐的情緒,這一方案."顧乘風的樣子,一本正經的,倒是讓對方幾人不好隨意的插口.

"但是呢,由于楚傾城--楚小姐當時的情緒,實在是太過于激動,所以我們並沒有能,徹底的安撫她本人的情緒."顧乘風說到這兒,緊接著歎了口氣,"遺憾的是,楚小姐當時的情緒太過于激動,接著……"

"接著,楚小姐--楚傾城,她就不小心的跳下了樓,是嗎?"胖子搓了搓手,主動的接上了顧乘風的話.

顧乘風沒有說話,這是對著胖子,神秘莫測的笑了笑.

看著那抹意味不明的笑,胖子摸了摸額頭,心想.果然就算是顧老板,也是會用這種方式,來推卸他們醫院的責任的吧.無論是誰,一旦在牽扯到金錢的,這種近乎是根本的問題的時候,都會不能免俗的.

胖子想到了,心里緊張的情緒,反而是有些微微的落下下去.心里稍稍的有一些放心.

唉,既然大家都是為了錢,那我們只要好好的商談商談,找到一個合適的中間價來,那不就是可以了嗎?

只是但願,這中間商談的過程的時候,不要東拉西扯的太多,才是最好.

顧乘風笑了笑,那個笑容有點神秘,還有點讓人摸不著地.

顧乘風抬眼看著那些人,笑過,接著說道:"接著……楚小姐從她的身上,不知道究竟是哪里的?掏出來了一把槍."說到這兒,顧乘風的眸子,突然間就變得冰冷無情起來.

"一把槍,一把貨真價實的搶."顧乘風冷冷的看著那些人,胖子有些被嚇到的,額頭上冒出了大片大片的冷汗.

"這這這,這種事情!"胖子額頭上的汗,瞬間便大片大片的滴落了下來."這不可能的!"胖子顧不上抬手,擦一擦額頭的冷汗,只是難以置信,又十分慌張的,對著顧乘風喊道,"這不可能,她她她--她楚傾城,從那里弄來的東西!這不可能!顧老板,您這玩笑,可是不能亂開的啊!"

胖子有些慌亂,最近的一段時間,上面又開始了階段性的嚴打猛卡階段.

她楚傾城現在這個時候,爆出這種事情的話……

那這現在,可就不是什麼簡單的醫療事故的賠償問題了!

這很有可能,就還要牽扯到司法案件的上面……

胖子想到這里,心里一陣的慌亂.

私人買賣,擁有槍支和火藥,那可是違法的事情.

而且又是在這種時候,她楚傾城,這不正是上趕著,找死的嗎?

胖子一陣慌亂,看著顧乘風,一時也有些底氣不足了起來.

"顧老板,咱們這老話說的好,這飯啊能亂吃,但是這話,可是萬萬不能亂說的啊!"胖子有些著急的,看了他的同伴一眼,接著又看向顧乘風.

媽的!老板來之前,可是從來都沒有提到這些,她楚傾城--!

簡直!還以為本來這次的事情,很好處理.

無非就是和醫院之間,將這個主要責任的皮球踢來踢去的,來回玩鬧上幾次,然後找個合適機會,大家和解一下,商量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價格,這件事,也就算完事了.

但是胖子他們,萬萬的沒有想到!楚傾城,這個楚傾城,居然!還給他們藏著,這麼大的一個麻煩!

胖子的臉色,實在是有些難看.因著這種事情,一旦是證據確鑿,並且還是被捏在對方的手里的話,那簡直就是一個隨時都能炸開的定/時/炸/彈的導/火/索!

無論這件事,是要私了,還是公了,他們這一方,一旦處于弱勢,都不僅討不了的好,還都將吃不了--兜著走!

胖子想到這而,惡狠狠的磨了磨牙.心里對著楚傾城這個女人的恨意,又深了幾分.

這個蠢女人,真他麼是個惹禍精!活著的時候,竟是麻煩也就罷了,現在半死不活的額,竟然還給他們,找了這麼大的一個麻煩!

那她等到要死的時候,是不是還特麼有什麼更大的麻煩,等著他們去處理呢,啊?

胖子越想越氣,越想越是難過.但是這麼一直尷尬的沉默著,也不是辦法.

但是他胖子,雖然是在來的時候,是有被老板放心的,全權的交代了,可以自由處理這件事.

但是,胖子咬了咬牙,認為這種事情,自己還是,不要輕易的,就這樣做主的比較好!

胖子想了想,還是決定,應該告訴他們的老板一聲,這件事.

而且這件事情,他胖子,最好還是問問老板的意見,是什麼,在說話吧!

胖子想到這兒,終于覺得自己,算是想的妥當了些.

于是他干笑了幾聲,又搓了搓手,對著顧乘風小心翼翼的說道:"這……顧老板,你看這件事情,它好像是有點……這,超出我們預料的嚴重性啊."胖子小心翼翼的,觀察了一下顧乘風的臉色.

顧乘風對著他們,只是冷笑了一聲,也不在多說什麼.

胖子想了想,還是猶豫著,硬著頭皮,對著顧乘風說道:"顧老板,不瞞您說,這種事情,實在有些是嚴重."

"弟兄們幾個,先前來的時候,這是誰也不知道,這件事,他這其中,還有個這麼個隱藏的事故."胖子對著顧乘風訕訕的笑著,"您這樣,稍等一下,稍等稍等,我們弟兄幾個,先問問老板的意思."

"我們弟兄幾個,關于這件事,一定是要請示一下老板的."胖子尷尬的笑著,"這件事的責任和其嚴重性,實在是……太大了,我們弟兄幾個,別說那得了主,就算能拿,也是不敢瞎拿的."

胖子這樣對顧乘風請示道:"所以還請顧老板,您等等,我們先和老板溝通溝通,交流交流一下."

"顧老板,您稍等一下,稍等一下.千萬別著急,別著急."胖子生怕顧乘風一個不滿,對他們要挾起來.

于是胖子只能,盡力的安撫顧乘風道:"您先等等,咱們有事都好說,都好說,可別著急."

顧乘風瞧著胖子,看著他一臉緊張害怕的樣子,一時又有些好笑,玩心頓起的,對著胖子冷笑了一聲:"哦,那我到是要看看,看你們的東家老板,關于這件事,是能給我一個什麼解釋?"

顧乘風冷笑著,對著胖子有些傲慢了起來:"我到要聽聽,你們東家,關于這件事,要怎麼給我顧乘風一個解釋."

"她楚傾城,究竟是怎麼回事,究竟是哪里--弄來的槍?"

上篇:第六百一十二章 算賬     下篇:第六百一十四章 賜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