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六百一十四章 賜福  
   
第六百一十四章 賜福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顧乘風說道最後,甚至都是已經有些質問的問責的情緒,混雜在其中.

聽著這顧乘風,有些不怒自威的質問,胖子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陪著笑,退到了一旁.

他們看了看顧乘風,又看了看胖子,接著聚集在了一起,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說這些什麼.

顧乘風冷眼看著他們,瞧見他們嘀嘀咕咕的在磨蹭,也不催促,只是冷笑了一聲,陰測測的提醒他們,他顧乘風的存在.

"兄弟們,你們說,這件事,咱們該怎麼辦?"胖子愁的腦袋都大了,他接著說道,"那怎麼辦,能怎麼辦,還能怎麼辦?"

胖子一連說了好幾個怎麼辦,最後拍了拍腦袋,長歎了一口氣說道:"當然只能找老板了!"

"可是……這樣的話,要是找老板,咱們就這樣回去,老板他們一定……"有個兄弟,對著胖子,為難的伸了伸手.如果他們就這麼無功而返 不說,還被對方給將了一軍,就這麼夾著尾巴回去,他們的老板,估計不會對他們大發雷霆,也會直接的,就要這麼炒了他們.

"那現在,這種事情,你說怎麼辦?啊?你說!你說怎麼辦!"胖子有些氣急敗壞的,看著這些恨鐵不成鋼的弟兄們.

"她楚傾城,可是拿了槍啊,而且還開槍了造成人員傷亡了啊我的姑奶奶啊!"胖子恨鐵不成鋼道,"這段時間,要是被那些人知道了,她楚傾城現在是兩眼一閉,什麼都不知道,問題也落不到她的頭上,倒是落了個輕松,咱們可是一個個,都要被他們給拔掉層皮的!"

"不是也沒打死麼?"有個蠢小子,不服氣的,對著胖子嘟囔了一句,"再說,就算是死了,咱們老板也不是沒有辦法."

"蠢貨!"胖子聽到這話,氣的是一條手,就給這蠢小子的腦袋上,來了一巴掌."你他媽的是干什麼吃的!剛才都特麼聽話,聽哪兒去了,啊???"

"知不知道她楚傾城,這位姑奶奶弄上的人是誰,啊?那可是余家,余家!余子翊,余家的兒子!"胖子看著這一個個的,不成器的家伙們,氣的一陣渾身發抖,"一個個,都剛才是吃屎去了,還是怎麼的了,啊?存心的一個個,是不是要氣死我?"

"余家那是什麼人?別說咱們老板,就是老板的老板,也特麼不干惹到了人家,就這麼隨便糊弄了事!"胖子看著這群人,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一群蠢貨!"

小思了片刻,胖子還是果斷的掏出了電話,開始聯系他們的老板.

顧乘風冷眼看著這一群人爭吵,倒也是不緊不慢的看著笑話.

在他顧乘風的眼里,這群人就是在胡鬧,簡直就是一群笑話.根本就是不足為慮的.

這邊,顧乘風和楚傾城公司里,派過來的人,在商談有關于那天的一切相關事宜.

洛小魚在這邊,卻是安安靜靜的,和著梁雨薇,又一起,又是姐妹情深在一起談了談心.

梁雨薇其實,沒有睡多久,便醒了過來.

她近日的收回,總感覺自己其實,並沒有那麼的需要休息,身體其實也沒有感覺的那麼乏累.

但是,每每當梁雨薇她,看著洛小魚關切的眼神,以及對醫生叮囑的專心時,她便總是忍不住,想要讓她們,讓洛小魚,讓顧乘風,

梁雨薇總是想讓他們兩個,都對自己的事情,少一些擔心,也少一些憂慮.

盡管,她梁雨薇也知道.顧乘風和洛小魚兩個人,對她梁雨薇什麼都不說,就算是三個人聚在一起的時候,也只是多在照顧她梁雨薇的心情,而已.

但是梁雨薇,雖然明是知道這件事,卻是也不能將此說破.

她梁雨薇,總不能直接的,走到洛小魚和顧乘風他們兩個人的面前,冷漠無情的,掀開他們兩個,為自己,勉力而營造的一種,相安無事,現實靜好的假象.

她梁雨薇不能那麼無情的,戳破這件事之後,然後對著她們說道:"我梁雨薇的事情,不用你們管,走開吧,我自己能承受的了."這樣的話?

這種話,她梁雨薇怎麼能對她們說?

她梁雨薇的心肝,也是肉做的.她怎麼就可以,這樣的對待洛小魚和顧乘風對她梁雨薇,所做的這一切的努力呢?

盡管她感覺自己,並不需要.

雖然這是事實,但是她梁雨薇,也不能就這樣,因為不需要,而就去踐踏他們,去踐踏顧乘風和洛小魚的,一片的赤誠的心意.

梁雨薇微微的歎了一口氣,她有些難過,但是也不知道,該如何的和洛小魚,以及顧乘風說.

如果余子翊在,就好了……

梁雨薇突然想到這兒,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突然想到了余子翊.

梁雨薇的思維頓了頓,一時也有些打結.

怎麼會突然的,就想到這個人了呢?

不是說好的,再也不見,再也不想了嗎?

梁雨薇垂著眼睛,想到自己當初下定的決心.

明明是已經決定好了,說是一定要,不要在一起了.不要互相干擾,也不要互相打擾.

橋歸橋,路歸路的,誰也不要……

互相牽掛.

但是……但是.

梁雨薇想了想,自己還是放不下那個人啊.

自己根本放不下那個男人.

根本就放不下,那個把自己弄得遍體鱗傷的男人--余子翊.

就算他余子翊把她梁雨薇給傷的,變成如今這般模樣.

她梁雨薇,還是……那麼沒出息的,在記掛著他余子翊.

梁雨薇想到這里,神色有些暗淡了起來.

也不知道余子翊,他現在的情況,究竟是怎麼樣的了.

梁雨薇微微側了側頭,看著洛小魚,眨了眨眼睛.

洛小魚和顧乘風,最近一段時間,根本都沒有在她梁雨薇的眼前,提到過任何,有關于余子翊的事情.

她梁雨薇,也是不敢問,生怕結果,會是出乎她意料的……絕望.

是的,絕望.

梁雨薇生怕結果,會令她感到絕望.

一想到當時,余子翊是替她梁雨薇擋住了那一槍的子彈,鮮血,瞬間就從余子翊的身上噴了出來的樣子.

余子翊在梁雨薇,在她的眼前,就那麼直挺挺的倒下的樣子.

梁雨薇她,每一次的,一想到這個畫面在自己的眼前,她的心髒,就忍不住的,為余子翊那個男人顫抖.

余子翊,你可千萬不要有事情,千萬不要啊.

梁雨薇在她的心里,默默的祈禱著.

我和孩子,都在這里等著你.

余子翊,你千萬不要有事.我就在這里,等著你,等你過來,等你來找我.

然後完完整整的,出現在我的面前,告訴我,你沒有事情.

余子翊,我等著……你.

梁雨薇她,不敢去主動的找余子翊.

他不敢主動詢問這一些,哪一天的場景,和那一場噩夢.

讓她梁雨薇,只敢膽小的額,蝸居在這個蒼白又冰冷的病房內,顫抖的,等待著,最終結果的宣判.

死亡,是最令人恐懼的事情.

梁雨薇,她害怕,自己一個人,再一次的,直面這一個恐懼.

洛小魚抬眼的時候,發現梁雨薇醒了過來,只不過,不知道是因為什麼.

梁雨薇的唇色,顯得異常的蒼白.

哪種毫無血色的樣子,嚇了洛小魚一跳.

"梁雨薇!"洛小魚驚訝的時候,竟然連名帶姓的呼喊了一下,"你怎麼了,梁雨薇?"

"雨薇,雨薇,你可別嚇我啊!"洛小魚慌慌張張的看著梁雨薇,擔憂的晃了晃梁雨薇的肩膀.

"沒事,沒事."梁雨薇反應過來,從自己的思緒中跑了出來,對著洛小魚勉強的,安撫性的笑了笑."洛小魚,我沒有事情.沒事.沒事的."

梁雨薇一連說了三個,沒有事情.

安撫性極強的,讓洛小魚鎮定了下來.

"雨薇……"洛小魚呆呆的看著梁雨薇,然後長出了一口氣.

"嚇死我了,你真的沒事嗎?"洛小魚懷疑的看著梁雨薇,忍不住的大口呼吸道:"看你剛剛的臉色,那麼的蒼白,真是嚇死我了."

"我還以為,你又……呸呸呸!"洛小魚的話,說道一半,便是響起了什麼,趕忙講那句話呸掉.

"呸呸呸,呸掉它呸掉它,干什麼啊,我怎麼要在這種地方,說那種話,真是的,太討嫌了啊!"洛小魚呸呸兩聲,算是呸掉了之前,自己嘴里,沒有說完的那半句,不太吉利的話.

"不過梁雨薇,你剛剛真的是,嚇死我啦."洛小魚看著梁雨薇,還是很擔心的,說了一句.

"抱歉,讓你擔心了."梁雨薇看著洛小魚,溫柔的笑了笑,"真是太讓你擔心了."

"干嘛啦,突然這麼的肉麻,好嚇人哦."洛小魚看著梁雨薇,感受道她突然而來的溫柔,有些受寵若驚的,怪叫了一聲.

"呔!你究竟是何方妖怪!竟然膽敢,附身在我們家的梁雨薇身上!"洛小魚瞪著眼睛,學著電視里,那些牛鼻子老道士的樣子,雙指並攏的,對著梁雨薇指了指."還不快快的,滾出來收死!啊呀--"

洛小魚是越玩越帶勁,竟然還裝模做樣的,對著梁雨薇畫起了一些,鬼畫符.

"你這是畫的什麼,亂七八糟的."梁雨薇好笑的看著她,她也伸手,拍下了洛小魚的手.

"這是……茅山親傳大弟子,洛小魚--洛女俠的獨門福祿秘密神符!"洛小魚眨著眼睛,對梁雨薇俏皮的一笑,"它叫,去掉一切黴運,好事快快降臨!"

"怎麼樣,這個符咒,神奇吧!"洛小魚看著梁雨薇,傲嬌的抬了抬她的下巴.

"聽起來,好厲害的呢!"梁雨薇也是,十分捧場的,對著洛小魚鼓了鼓掌."那不知道,我們的洛女俠的,這一張福祿貼,要售價多少錢呢?"

"哎呀,小女人這一身貧寒,若是此符咒太過貴重,怕是無福消受,唉."梁雨薇陪著洛小魚,兩個人一唱一和的,竟然就在這病房里,演著戲,玩鬧了起來.

"這個嘛--"洛小魚故作為難的想了想,然後又抬頭看了看梁雨薇道,"看在你我今日,實在有緣的份兒上,本女俠,就將此福祿符咒,免費的,贈予你了!來,不要客氣,收著吧!"

"哎呀呀,這怎麼好意思?"梁雨薇瞧見洛小魚,拿起一旁的書,當做符咒,塞進了她的手里.

于是又笑著推脫了半響.

"我說可以,就是可以!"洛小魚霸氣的對著梁雨薇揮了揮手.

梁雨薇好笑的看著洛小魚,露出了這段時間里來的,一個久違的,真心的笑容.

上篇:第六百一十三章 沒完沒了的楚傾城     下篇:第六百一十五章 洛小魚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