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六百一十七章 散步  
   
第六百一十七章 散步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小魚,我沒事的,你要是真的不方便的話……"梁雨薇微微笑著,對著洛小魚說道,"就算是在這里,也是……"

也是沒有關系的.

我只是想下床而已.

我只是,不想這樣,總是無聊而又蒼白的干巴巴的坐在病床上渡過這又一天的時光而已.

沒關系的,洛小魚.

無論是因為什麼,如果你不方便,那麼我也可以妥協.

不外出,不散步,只是待著這個房間里,隨便的走上兩步.

只有這樣,也是可以的.

梁雨薇是這樣的想著,事到如今,她是一丁點的,也不想要再麻煩洛小魚他們什麼了.

不想再給洛小魚他們,增添上任何的麻煩,梁雨薇,輕而易舉的便妥協了下來.

然而,梁雨薇的話並沒有說完,洛小魚卻是大聲的,打斷了梁雨薇的話.

"有什麼不方便的!"洛小魚看著梁雨薇,斬釘截鐵的道,"沒有什麼,不方便的."

遇到余家的人,又怎樣?

就算是,在外面的時候,遇上了余家的人,那又如何?

能怎樣?

她們兩個,又為什麼,要躲著,要避開余家的人.

他們有不曾,做過什麼虧心事.

一不曾對不起他們,二不曾愧對她們.

這樣,她們又為何,要想是什麼心虛的人一樣,躲著余家的人呢?

這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所以,想到這里.洛小魚堅定地,對著梁雨薇說道:"雨薇,我帶你出去."

沒有關系,毫無關系的.

洛小魚定定的看著梁雨薇,她們就算是,真的遇上了余家的人,又怕什麼?

更何況,早晚也是要遇上的.

洛小魚想通了這些,眼神也定了下來,溫柔而又堅定的看著梁雨薇.

梁雨薇不知道洛小魚為什麼改變了注意,不過,她還是有些擔心.她擔心也許,自己的這個要求,真的是有些過分了些.

會不會真的,是給洛小魚,還有顧乘風他們,帶來了什麼麻煩呢?

梁雨薇擔憂的想著,接著,又看了一眼洛小魚,溫柔的笑笑,婉拒道:"沒事的,小魚,我不出去也是可以的,你不用為了我……"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洛小魚瞪了一眼梁雨薇,對著梁雨薇有些恨鐵不成鋼,"我洛女俠都說沒關系了,就是沒關系!"洛小魚信誓旦旦的對著梁雨薇說道,"走,本女俠帶你出門遛彎!"

洛小魚這樣說道,接著就上前,強硬的扶起梁雨薇,要出門去了.

梁雨薇有些無奈的,看著洛小魚這樣強硬的態度,也是略有些感覺好笑.

真是的,小魚她是怎麼了,她梁雨薇不過是覺得……

想了想,梁雨薇覺得,還是不要再拒絕洛小魚這一次的心意了,于是彎了彎唇,咽下了想要說的話.

日色像是融化在這斜暮里,融融流入人的心里.

和一貫蒼白冰冷的,病房的標准設計與裝飾不同.醫院的外面,病人散步區里,是一片綠意盎然的模樣.

常青藤瞧瞧爬上了白色的牆壁,四季青也永不變色的點綴著這一點生機.

洛小魚扶著梁雨薇,走到了醫院的花園里,在這花園中華,慢慢的散著步.

洛小魚一路都攙扶著梁雨薇,那副小心翼翼的樣子,像是舉輕若重的模樣,逗著梁雨薇一個勁的笑了起來.

洛小魚好不容易,帶著梁雨薇走到了花園里,抬頭便是看到梁雨薇一副要笑不笑的模樣,忍不住齜牙咧嘴的說道,"梁雨薇,你這個壞女人,笑什麼呢!"洛小魚大吼了一聲,學著電視劇里,那些柔弱嬌嫩的小百合花的樣子,對著梁雨薇怒目而視.

"沒有什麼."梁雨薇笑著搖了搖頭,卻是並不配合的,不同洛小魚接著往下演下去.

洛小魚不滿意的,嘟著嘴巴,看著梁雨薇,有些生氣.

但是轉而有一想到,算啦,天大地大,病人最大,不和梁雨薇這個生病的壞女人計較啦.

洛小魚好心情的想到,但是一想到剛剛梁雨薇的笑容,還是有些心有不滿,于是還是忍不住的,冷哼了一聲.

"哼."

梁雨薇聽到了,她聽到洛小魚的這一聲哼.于是笑的梗歡了起來.

洛小魚聽了,反而更加的不滿,嘟了嘟嘴,竟然就甩手丟下梁雨薇,一個人跑了.

梁雨薇有些好笑的,看著突然孩子氣起來的洛小魚,就這麼丟下她一個人離開,倒是也沒有生氣.

只是自己一個人,慢慢的在這花園里,走了起來.

而洛小魚,其實也並沒有走遠,她只是瞧瞧的站在不遠處,躲在某個建築的後面,靜靜的跟著梁雨薇的腳步,看著她一個人,慢慢的,慢慢的散步.

她洛小魚看的出來,梁雨薇的心情,其實並不是很好,很是需要有一個人靜靜的時候.

她洛小魚也不是什麼,真的不知趣味的人,于是在察覺到梁雨薇的這個情緒後,便尋了個理由,離開了梁雨薇的身邊,給她梁雨薇一個,真正的,安靜的,私人的,獨自的一個空間.

乾淨整潔的房間內,一應俱全的辦公用品都規規矩矩的,整齊的擺放在一旁.

干脆利落的設計和房間布局,很好的凸顯了這個房間,其主人的品味.

顧乘風坐在黑色的老板椅上,抬著手指,有一搭沒一搭的敲著桌子,百無聊賴的等著那群人商議完畢,有關于他這一次的事情.

他們究竟是想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情?

顧乘風有些無聊,已經和他們耗去將近一個下午的時間了.顧乘風想了想,再有空閑的時間,也不應該就是這麼浪費的.

顧乘風皺著眉頭,看著那群聚集在一起,卻是好不吭聲的人,抬起手,拍了拍自己的額頭,想了想,還是覺得,自己應該說點什麼,總不能一直這樣,干耗著.

他顧乘風,可是忙的很,待會還要去看一看其他人的情況呢.

比如,梁雨薇,比如余子翊.

顧乘風想了想,決定要開口問問,問問他們究竟是要怎麼回事,顧乘風不想再等了.

凝眉沉思了片刻,顧乘風終于還是開口道:"我說,你們……這是還要我等多久?"

顧乘風抬指,重重地,敲了敲桌子,那聲音,清脆而又響亮的,傳進了那群西裝革履的人的,耳朵中:"你們,還想讓我,在這里,陪著你們,等多久?"

顧乘風質問著,臉上帶著一絲不耐煩的情緒.

他忽然,又有些不想再和那群人等待下去.

他不想再和那群人玩什麼過家家,猜啞謎,踢皮球的游戲了.

顧乘風他突然就累了,他不想和他們繼續的玩耍下去了.

這樣想著,顧乘風臉上的神色,是越發的不耐煩起來.

胖子等人,聽到顧乘風先前的話,原本便是一驚,他們到現在也沒有聽到老板們的指示,說是心里沒有一丁點的慌張,那也是不可能的.不過但是……就是這樣的,無功而返的離開,也是極為的不合適的.

于是他們尷尬的,僵硬著,就這麼帶在這里,顧乘風不說話,他們也就當做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傻傻的立在這里,裝傻,然後等著老板們的,下一步的指示.

然而,顧乘風發話了.並且還是極為不耐煩的,對著他們說了話.

胖子等人,這時也不知道,該是如何是好的,應對著顧乘風的發難.

其實依照著胖子的心來說,按照胖子的想法來講,胖子是想,暫時的,就這樣,就這麼離開的.

胖子是覺得,今日的這個架勢,是注定的討不了也是不可能的討的了好了,何必還要干巴巴的,在這里,不識好歹的,在人家顧老板的面前,礙眼著呢?

胖子雖然是這樣想的,而且也是打算就這樣去做了的.

但是一想道,先前的時候,聽到電話里傳來的,你等著,先不要離開的命令.

胖子他,便就又猶豫了起來,不知道該不該離開.

離開,還是不離開?

胖子有些拿不准注意.

如果離開,就是這樣空手而反不說,還給老板他們帶回去了一個十分,算的上是十分要命的消息.

就這麼離開的話,回去以後,他胖子,也是一定的,討不得好的,說不定,還會被那個同僚給串一串不合腳的小鞋子.

但是,如果不離開的話.

胖子小心翼翼的,抬著頭,看了看顧乘風一眼.就是這樣不知好歹的,一直矗立在人家的眼皮子地下,尷尬的這個模樣,也不是很好.

這樣子,兩廂為難的事情,又他麼的落到了胖子的身上,胖子,簡直是嘔血不止的痛恨著,自己今日的壞運氣.

胖子嘔血了半天,也還是沒有等到老板的電話.

他也不知道,該是如何的回答顧乘風的話.

于是只好沉默著,又尷尬的以沉默,面對顧乘風.

顧乘風卻是抬眼瞧著胖子,冷笑了一聲,不給胖子裝聾作啞巴的機會,直接點名問道:"我說胖子,這都大半天了,你們的東家,倒是給我顧乘風,一個回應呀,啊?"

顧乘風這話里話外,是冷嘲熱諷的對著胖子他們說道:"這就算是賠不起,怎麼也得應該通知我一聲不是?不管怎麼樣,這種一掛了電話,就讓人等上一輩子的作風,也真是太差勁兒了吧,啊?"

"還是說,你們東家,覺得這件事情,真是太嚴重了,嚴重的不得空了,覺得自己是散盡身家都賠償不氣,所以這是掛了電話就忙著去跑路了是嗎?"

顧乘風冷笑了一聲,嚇得胖子身上的肉,都抖了三斗,"胖子,你說我的這話,說的,是對還是不對啊?"

"顧老板說的,這是什麼話不是?"胖子搓了搓手,也不敢直面回答顧乘風的問題,只是挑著,撿了些,不怎麼重要的話,同顧乘風開始慢慢的敘舊了起來.

"您瞧啊,咱們這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您這話,說的,也真是令人寒心不是?"胖子尷尬的笑了笑,試圖以老朋友的情誼,來挽回一點點,顧乘風的心情.

"老朋友?"顧乘風挑了挑眉,對著胖子說道,"我說胖子,咱們這可是第一次見面吧?哪里就來的什麼,老朋友不老的話?這就算是套近乎,也不是你的這種套近乎的方式,你說是不是?"顧乘風冷笑了一聲,似乎一點都不想和這個胖子買個什麼臉面情分的樣子.

胖子尷尬的笑著,搓了搓手,卻是沒有被顧乘風的冷漠打擊到,只是又接著,硬著頭皮說道:"您忘啦,就早些時候,咱們兩家,其實也還是,合作過的."

胖子微微笑著,這樣對顧乘風說道.

上篇:第六百一十六章 離開病房     下篇:第六百一十八章 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