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六百二十三章 都是梁雨薇的錯?  
   
第六百二十三章 都是梁雨薇的錯?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夜幕降臨,月色已深.

皎潔的月光,路過這間充滿了機械的病房,悄悄地探出一個腦袋,趁著這間病房的主人,不注意的情況下,偷偷的望了望里面的景色.

里面有一個女人,穿著是這所醫院的,同款病號服飾.女人正捂著嘴巴,立在另一個男人的病床前,無聲的啜泣著.

這個女人很漂亮,這讓月亮有些好奇,這個美麗的女人,是因為什麼而哭泣.

好奇的月亮又跟著,往前探了探身子,耳邊聽到一聲長長的歎息.

月亮又扭過頭,看著另一邊的窗戶,哪里也有兩個人.

也是一男一女,此時他們正站在這間病房的門外,和月亮一樣,一起看著病房里的那個女人.

然而和月亮不同的是,月亮的心情是好奇的,而那間病房外的男女,他們的心情,卻是擔憂的.

病房外的那兩個男女,正是洛小魚和顧乘風.而病房內,無聲而哭泣的女人,則正是梁雨薇.

梁雨薇靜悄悄地哭著,唇齒間,沒有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然而透過門上的隔離窗戶,洛小魚和顧乘風,都看到了梁雨薇此時的樣子.

瞧著默默哭泣,甚至是連一絲一毫的聲音,都不敢發出的梁雨薇.洛小魚和顧乘風兩人,都分別的是心疼不已.

"余子翊……"病房內的梁雨薇這樣哭著,聲音一頓一頓的,輕輕叫著余子翊的名字,"余子翊."

"余子翊,余子翊,余子翊……余子翊."

梁雨薇不斷的叫著,似乎是覺得,只要自己一直不斷的呼喚,便能將這個躺在床上的男人,叫起來的樣子.

"余子翊……"

你怎麼了呀?余子翊?

你睜開眼,看一看我呀?余子翊,余子翊,你快醒一醒.

你這是怎麼了?

你怎麼,會這樣,一睡不醒?

梁雨薇看著安安靜靜的,躺在病床上不發一語的余子翊,心里似乎有一個聲音,在吶喊,在對著她嘶吼.

那個聲音,似乎是在對梁雨薇說:"都怪你,梁雨薇,都怪你."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怪你,全部都怪你!"

"都是因為你,梁雨薇,因為你,都是你!如果你早一點的下定決心!如果你能早一點離開余子翊,如果榮如果……如果不是因為你的懦弱!"

"余子翊,哪里會因為你,而變成這樣?"

那個譴責的聲音,在梁雨薇的耳邊不斷地說著,數落著梁雨薇的所有的錯誤.

余子翊他明明,是那麼驕傲的一個人,高貴,冷傲.這樣的人,又哪里會有一天變成現在這個,連清潔自己的身體都做不到的廢物?

都是因為梁雨薇.

這全部都是梁雨薇的錯.

那個聲音繼續對著梁雨薇數落道.

梁雨薇,你看,如果不是因為你,如果不是你沒有早一點對余子翊做出決定.

如果不是你,明知道余子翊和楚傾城的事情,明知道楚傾城那個女人的嫉妒心,還要和余子翊保持關系.

如果不是你激怒了楚傾城,如果不是你這個壞女人,害了余子翊.

他余子翊,怎麼會落得現在的這副樣子呢?

壞女人,你這個--壞女人.

那個聲音絮絮叨叨的,一點兒都不留情的,對著梁雨薇來來回回的數落來數落去.

壞女人,壞女人,壞女人.

梁雨薇,你真是個壞女人.

梁雨薇,都怪你這壞女人.

梁雨薇有些崩潰了,聽著耳邊不斷重複的那個聲音,連同她自己,嘴里都開始不自覺的念叨道:"壞女人,梁雨薇,都怪你……"

洛小魚和顧乘風兩個人,談完一段話,便回到了余子翊的病房門外.他們兩個沒有回到病房中,只是站在門邊,推開了一條小小的縫隙,悄悄地聽著梁雨薇的牆角.

觀察著,梁雨薇的情況究竟有沒有失去控制.

洛小魚挨著門邊最近,她的耳朵也是很尖.

幾乎是梁雨薇張口的一瞬間,她就聽到了梁雨薇的聲音.

但是具體是在說些什麼.卻是還要仔細分辨一下.

梁雨薇的聲音太小啦,怕是如果門外的兩個人,不仔細並且將耳朵貼在她的嘴巴上,怕是也根本的聽不清她在說什麼.

洛小魚率先的,聽到梁雨薇的聲音.她對著顧乘風示意了一下,禁聲的手勢,接著便把耳朵貼在門縫上,仔細的辨認著梁雨薇的話.

顧乘風也好奇的湊了上前來,一起將腦袋,小心翼翼的貼在了門縫兒上,偷偷的聽著,梁雨薇是在說什麼.

"都怪你,梁雨薇……"洛小魚隱隱約約的聽到了這麼一句.

她預感有些不太好的,對著顧乘風看了一眼.

顧乘風不如洛小魚,離著門縫的距離近,耳朵又尖.一時倒是還是沒有聽出來,梁雨薇究竟是說了些什麼.

但是顧乘風,一對上洛小魚的那個眼神,看到洛小魚的神色,便是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兒.

洛小魚的神色,緊張而又落寞,甚至是帶著一絲隱約的崩潰,和顯而易見的暴躁.

"顧乘風--"洛小魚起身,咬著牙對著人顧乘風喊道,"你這個烏鴉嘴!"

顧乘風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但是看著洛小魚的那副樣子,便是越覺得,有些大事不好了.

梁雨薇,莫不是出了什麼事情吧?

由于十分擔心梁雨薇的事情,顧乘風倒是也顧不上在和洛小魚置氣,只是催促著對方,詢問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洛小魚她又是,聽到了什麼?

一定是什麼不好的事情吧,所以她洛小魚的臉色才那麼的難看,神色也是那麼的難過.

"洛小魚,你聽到了什麼?"顧乘風想到這些,神色是越發的擔憂了起來,他現在簡直就想立刻的沖進去,去看一看,梁雨薇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不行,他不能輕舉妄動,萬一若是自己猜錯了,在這個時候,那該有多麼的尷尬?

于是,顧乘風只能不斷地催促著洛小魚:"洛小魚,洛女俠,洛打美人魚,你剛才究竟是聽到什麼?"

顧乘風一邊催促著,一邊回想著,自己曾經說過的,有什麼不太好的事情沒有.

忽然,顧乘風的腦袋靈光一閃,想到了前幾日,自己同洛小魚說過的,有些擔憂梁雨薇她會誕生產後抑郁症的這件事情.

難道……?

顧乘風一臉驚悚的看著洛小魚,這麼久過去了,沒有在產後的一周內得出這個病,倒是在現在又出現的可能了?

顧乘風游移不定的,看著洛小魚,微微的低下頭,對著洛小魚試探的說道:"難道是……產後憂郁……"

顧乘風的話還沒有說完,顧乘風就看到洛小魚,幾乎是一臉悲憤的點了點頭,肯定了顧乘風的猜測.

顧乘風對著洛小魚有些咋舌,他的表情,似乎還有些不可置信.

這是怎麼可能呢?

剛剛還好好的人,這怎麼可能,就突然的會抑郁掉?

顧乘風不太相信,他心里覺得,這也許是洛小魚臨場發揮的一場表演也是說不定.

但是心里的另一個聲音,卻是義正言辭的告訴了他,這不可能.

洛小魚怎麼可能會拿梁雨薇的事情,來開玩笑的呢?

洛小魚不會那樣做的.

所以這件事,一定是真的.

顧乘風想到這一點,清晰的認知道這個事實,臉色有些扭曲的看著洛小魚.

洛小魚對著人顧乘風點了點頭,接著又垂下頭,咬著牙,低聲對顧乘風道:"顧乘風,你說……這一下,該怎麼辦?"

顧乘風的臉色,也不是很好,他現在也不知道,該如何的,回答洛小魚的這一個問題.

明明當初,其實只是隨口說說的事情,誰想到,竟然會變成真的?

而且當初,他顧乘風也只是略有那樣的預感,有些擔心梁雨薇會往那個方向發展而去.

但是,他顧乘風卻是萬萬沒有想到,這只是讓梁雨薇來見一次余子翊而已,怎麼……就會變成這個樣子的情況了呢?

顧乘風沒有辦法解釋給洛小魚,他甚至連自己,都是有些無法相信這件事情的.怎麼還可能,會去讓洛小魚相信?

洛小魚沒有等到顧乘風的回答,也許是她根本也不想等顧乘風會回答什麼.

洛小魚轉身,猛然推開了身後的病房的門.沖了進去.

這種時候,她洛小魚,當然,是要待在梁雨薇的身邊,陪著她一起.

就像之前,洛小魚對梁雨薇說過的一樣.

"梁雨薇,我洛小魚會陪在你的身邊.直到你,真正的得到幸福為止,我會一直陪著你,向著那個目標,一起前進!"

"梁雨薇,我又不是和你開玩笑的."洛小魚在病房里,握著梁雨薇的手,堅定的說道,"我會陪著你,一直到你,走到真正的幸福的身邊為止."

"我是認真的."

洛小魚當初是那樣,向梁雨薇許諾的,作為朋友,洛小魚也是一定的,會遵守這個約定的.

"洛小魚!"顧乘風在洛小魚的身後,喊了一聲.

顧乘風的臉色有些蒼白,他知道,這個時候,他是應該離開的.

如果他真的愛梁雨薇,那麼這個時候,就是他抽身的最好的時機.

想想吧,一個總是在嘴巴上說愛你的人,偏偏在看著你無助絕望的時候,悄無聲息的離去.

這樣的人,他口中的愛意,和哪怕曾經真正表露出來的感情,你都還會再相信嗎?

古來有句話,說的便是感情這種事情.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即便並非夫妻,這種在對方落難的時刻,丟下對方獨自一人面對的行為,怕是也算不得什麼值得人交往的人.

顧乘風有些心痛的,看著病房內,正在哭泣的梁雨薇,和一步一步,走進梁雨薇的洛小魚.

顧乘風從沒有,什麼時候,感覺自己,竟是這樣的多余.

自己究竟應該要怎麼做呢?

顧乘風猶豫著,始終踏不出那只離開的腳.

顧乘風還在猶豫著,自己的抉擇.

洛小魚卻是已經沖到了梁雨薇的身邊,摸著梁雨薇的頭發,將梁雨薇抱在懷中,輕聲安撫.

"雨薇,沒事了沒事了……雨薇,不要哭,雨薇."洛小魚輕輕的拍著梁雨薇的肩膀,柔聲的,安慰著梁雨薇的情緒.

"梁雨薇,沒有事情的.我在,顧乘風也在,余子翊也還在,我們都還在你的身邊,我們都在."洛小魚拉這梁雨薇的肩膀,看著她的眼睛,堅定地說道:"梁雨薇,我們都在."

"沒有事情,沒有任何人有事,我們都在你的身邊."

所以……請不要,再哭泣了.

上篇:第六百二十二章 見面     下篇: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