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纏骨香咒 第062章 長香  
   
第062章 長香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只見穿著一身白裙的沈歆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我的身邊,此刻她正一臉笑嘻嘻的看著我,和第一次見面不一樣,今天換了一身乾淨長裙的她看起來就像是九天下凡的仙女一樣.要不是她那標志性的笑容,我差點就沒有認出她來.

"沈,沈歆,你已經全好了嗎?"我無比驚訝的望著這突然出現在我身邊的女孩,開口說道.要知道,昨天晚上我還看到她躺在病床,絲毫沒有蘇醒的痕跡,這一天的時間不到,沈歆看起來就像是個沒事人一樣.

沈歆攤開雙手,在我的身邊轉了一圈,裙擺飛揚,只聽她說:"好了呀,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在你的面前嗎?"

沈歆看起沒有絲毫的異常,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感覺有些奇怪.田明告訴我說只要今天我和往常一樣給人看病,沈歆就會好,可是到現在為止也只是有兩個客人到我藥鋪來了,而且我也沒有給這兩個客人看病啊,怎麼沈歆就好了.更讓我奇怪的是剛剛那對老年夫婦,明明就是那老頭兒今天帶著那老太太來的我藥鋪,老太太的兒子卻說老頭兒被車撞了還在醫院,而且沒有搶救過來.難道我和那老太太都撞鬼了不曾?

"葉凡,林依沒有再來找你吧?"就在我思考著這個問題的時候,沈歆滿臉關心的看著我,開口問道.

我搖了搖頭,說沒有.

沈歆"哦"了一聲,就不再說話了,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好,就這樣和沈歆並排站在一起靜靜的望著窗外淅淅瀝瀝的大雨.

安靜的藥鋪,只能聽到滴滴答答的雨聲,氣氛稍稍顯得有些尷尬.我隨便找了一個話題,說了一聲:"今天外面的雨真大呀."

"嗯,我來的時候就開始下雨了."沈歆嗯了一聲,說道.

我應了一聲,轉頭看向沈歆,剛剛想問沈歆是不是他師父治好了她的時候,突然間發現沈歆的身上一點都沒有被淋濕的跡象,我就傻住了.沈歆不是說她來的時候就已經下雨了嗎,怎麼身上一點都沒有被淋濕?

難道淨明道還有不被大雨淋濕的符箓?就在我這樣思考著的時候,沈歆突然捂著手臂,臉色痛苦的蹲了下去.

"沈歆,你怎麼了?"看到沈歆這個樣子,我趕緊跟著蹲了下去,看著她捂住的手臂.那里正是那天她被鬼齒劍刺中的地方.因為沈歆穿著長裙的原因,我看不到傷口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痛…痛……"沈歆臉色十分的痛苦,眉頭緊緊的擠成一團,"葉凡,你是大夫,能不能幫我開點止痛的藥."

"好,我這就去給你開藥."說完,我起身正准備去藥櫃子里面拿藥的時候,突然想起了爺爺的告誡,陰雨天不看病,現在外面陰雨綿綿,我如果給沈歆開藥的話,恐怕又會破了藥鋪的規矩了.

我轉頭朝櫃台上面放著的蓮花燈看了過去,想看看蓮花燈有沒有晃動,如果蓮花燈有晃動的話我就不用給沈歆看病了.可是偏偏櫃台前的蓮花燈一動不動的,就那樣在我的注視下靜靜的燃燒著.

這下子我頭就大了,田明說了,要是蓮花燈不動的話,就要給病人看病.可是我爺爺又說過,陰雨天別給人看病,上一次我就是因為破例給林依看病惹了一身的麻煩,到現在還沒有消除,這一次我說什麼都不能在破例了.

可是沈歆的臉色越來越痛苦,這個原本十分堅強的女孩,竟是痛的哭出了聲來.只聽她有些哽咽的說道:"葉凡……藥,藥找來了嗎?"

看到沈歆這個樣子,我再也管不了那麼多了,轉身就走到了櫃台前面給她找了一些止痛的中藥重新的回到了沈歆的身邊.

我將沈歆捂著傷口的那只手輕輕的拿了開來,然後把她的袖子擼了起來,看了一下她的傷口.這不看還好,一看我自己都嚇了一跳,沈歆那昝白的皮膚上面有一道深黑色的劍傷,而且傷口已經起膿了,我只是稍稍的摸了一下一些黑色的血水就流了出來.

"沈歆,你忍著點疼痛我這就幫你上藥."我將止痛藥碾磨成一圈圈白色的粉末,接著就倒在了沈歆傷口上面.原本這白色的粉末倒在沈歆傷口處的時候,會立即麻痹她的神經,起到止痛的效果的.可是這一次卻是不知道出了什麼意外,那白粉倒在沈歆的傷口上,竟是"刷"的一下冒出了一陣陣黑煙,空氣中也彌漫了一股燒焦了的味道.

沈歆再也忍不住疼痛,"啊"的一聲痛呼了出來,痛的抽搐了起來嗎.她那已經化膿了的傷口竟是流出了一陣黑血.

不對啊,怎麼會這樣,我一下子就慌了,不敢再往沈歆的傷口上倒止痛藥了.

哪里出了問題,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冷靜,冷靜!

我開始一字一句思考著田明昨天晚上和我說過的話,燭光若是沒有晃動的話就給人看病.我確認了一下燭光沒有晃動後,又仔細的想著.

田明還說……我爺爺怎麼給人看病,我就怎麼給人看病……

對了,爺爺!

我突然想了起來,爺爺每次給人看病的時候都會在我房間的方向點上一根長香,然後再開始給人開藥看病.想到這里,我拉開了爺爺經常拉開的一個抽屜,果真在里面放著一捆捆的長香.我抽出了三根點燃之後,學著曾經爺爺的樣子朝自己的房間拜了三拜,就將長香插入了香爐里面.

白煙嫋嫋,藥鋪中開始回蕩起了兩股香味,檀香和沉香!

檀香和沉香本就是兩種中藥,我對這兩種香味自然也再熟悉不過了,這三支長香竟然是用這兩種香制作而成的,好像有些不對.

要知道,檀香是用來供奉神仙的,而沉香則是用來打發惡鬼的.這三支香竟然又用沉香又用檀香的,那它到底是給神的還是給鬼的呢?

就在我這麼想著的時候,我放在櫃台上面的那白色止痛藥竟然在這淡淡的香味中開始變色了,白色的止痛藥開始變成了粉紅色.

我拿起那止痛藥倒了一些在沈歆的傷口上,沈歆手臂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還好剛剛那陣黑煙沒有再次冒出來.粉絲的粉末倒在沈歆的傷口上後,開始迅速的融了進去,沈歆手臂上那恐怖的傷口竟然也隨之快速的愈合了起來,短短幾分鍾的時間,沈歆的傷口已經完全的愈合了.

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神奇的場景,抬起頭驚愕的看著沈歆,沈歆緊皺著的眉頭也松了開來.只見她站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臂,也是一臉驚訝的說道:"好了,我的手臂竟然好了,葉凡,你太厲害了."

我一頭霧水,表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空中還回蕩著淡淡的香味.沈歆見我不說話,又開口說道:"葉凡,謝謝你,師父讓我看好病後就早點回去,我先回去了,晚上我再來答謝你."說完,沈歆在我驚訝的注視下,就這樣走出了中藥鋪,走進了大雨之中.

我驚訝的不是沈歆這麼早就要走,我驚訝的是那些雨滴掉在沈歆的身上後,就像是掉在空氣中一樣,竟然是直接從她的身體之中穿了過去,砸落在了地上,濺起了陣陣水花.

雨水從沈歆的身上穿過去了,不會是我看錯了吧?

我伸出手使勁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再朝前面看去的時候,沈歆已經不見了,憑空消失在了中藥鋪外面.

臥槽,我不會是在做夢吧,我用力掐了自己一下,頓時就痛的叫出聲來.接著我又轉頭朝身後的那三支長香看了過去,長香還在,不過已經快要燃燒完了,這燃燒的速度也比普通的香要快的多.

我將口袋中之前那對老年夫婦給我的綠色的錢摸了出來,靜靜的看著手中的錢,思考著今天的事情.

沈歆,還有那對老年夫婦,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的腦容量有些不夠用了,看來只有等到晚上去問田明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就在我准備將那綠色的紙錢收起的時候,"刷"的一聲,在那三支長香熄滅的同時我手中的綠色紙錢自己燃燒了起來,一下子就化成了一陣紙灰,消散在了天地間.

望著漫天的紙灰,我徹底的迷茫了.

"大夫,能幫我看看病嗎?"一聲稚嫩的聲音響了起來,我轉過頭朝聲音的方向望了過去,只見一個小女孩怯生生的躲在中藥鋪門口,正一臉渴求的望著我.小女孩只有一半身體在我的視線中,另外一半身體被牆壁給擋住了,我看不到,而且她背過去的那只手上好像拿著什麼東西,不想讓我看到..

外面的雨還在下個不停,雖然女孩看起來十分的可愛,但是我也不敢再破例給這個女孩看病了,我抱歉的說了一聲等下次雨停了之後再來吧.

那小女孩似乎有些不情願,說:"大哥哥,為什麼呀?"

我說下雨天不看病,這是我這家中藥鋪的規矩.

小女孩有些委屈的說:"可是,可是大哥哥你剛剛也給那個姐姐開了藥,看了病啊."

我愣了一下,小女孩說的姐姐指的應該是沈歆,于是我說沈歆是我的女朋友,不一樣.

小女孩"哦"了一聲,滿臉不情願的轉身離開了中藥鋪.當我看到小女孩手上拿著的東西的時候,臉色刷的一下嚇得一陣慘白.那小女孩只有一只手,而且那只手上還拿著一只血肉模糊的手臂.

這小女孩傷的這麼嚴重,怎麼還能這麼鎮定自若的在外面走,她,她絕對不是人.

雖然我已經見過鬼了,可是一想到這些鬼竟然來找我看病,我就有些毛骨悚然……

等等!

今天找我來看病的都是一些鬼,那,那剛剛沈歆……她……她也是鬼了嗎?

沈歆她不會出事了吧!

想到這里,我趕緊撥通了胖子的電話,讓胖子帶我去淨明觀看看.可是從來不掛我電話的胖子今天突然掛了我電話,我愣了一下,再打過去的時候,胖子的電話就已經關機了.

這胖子搞什麼鬼,我看了一眼手機,然後就出了藥鋪打了一個出租車,直接朝淨明觀趕去了.

出租車司機是一個老頭,開車還算可以,但是他在路過一個沒有車子的路口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卻是突然開的極其的慢.

我朝外面看了一眼,這路口十分的寬敞,也沒有什麼車我就問司機說怎麼這里開這麼慢呢,這不像你們出租車司機的風格啊.

只聽司機說:"哎,小伙子,你不知道吧,越是這種沒什麼車的路口就越是要小心,前幾天我開車路過這里的時候就親眼看到這個路口撞一個老頭被貨車給撞了,你看到前面的花圈和照片沒有,那老頭今天沒有搶救過來,家人正在那里祭奠亡魂呢."

我朝司機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在路口的馬路牙子邊上有五六個人撐著黑雨傘正在路口燒著紙錢.其中那個老太太和一個中年我十分的眼熟,正是今天上午在我中藥鋪的那兩個人.老太太的臉上滿是茫然之色,還不斷的問身邊的人,這是誰過世了啊,我的老頭兒呢,他怎麼沒有過來啊.

在我們車子路過這邊的時候,老太太眼睛突然朝車上的我看了過來,她那空洞洞的眼睛看的我心里一陣發毛,我趕緊將腦袋轉了過去不敢看她.

司機也許也覺得太過晦氣,開到這里後加快了速度,刷的一下就離開了這里.來到淨明觀後,雨也變小了起來,我不愛打傘,下了車後就直接踏著台階走上了高明殿.

今天淨明觀的高明殿和平常不一樣,偌大的宮殿竟然用白布裝飾了起來,一朵白花綁在高明殿的牌匾上面,牌匾兩邊的白帶正隨風飄舞著,給人一種說不出的淒涼.

當我看到高明殿前的裝飾的時候,我心頓時就沉了下來,加速走進了大殿里面,只見大殿之中,擺放著一副紅色的棺材,在那棺材上面還貼著兩張黃色的符箓.

這,這是干嘛,難道沈歆真的出事了?

上篇:第061章 斷腸     下篇:第063章 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