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纏骨香咒 第087章 突變  
   
第087章 突變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棺材里面怎麼會有活人,聽到田明的話後我十分的驚訝,轉頭緊緊的盯著車子後面的棺材.清風明月兩個小道童聽到師父的話後,走到了棺材的前面.在我緊張的注視下,他們兩個合力將棺材板子給推了開來.

一陣淡淡的腐爛味從棺材里面傳了出來,我伸出手捂住了鼻子,望著棺材中躺著的人.只見林根不知道什麼時候躺在了棺材里面,此刻他正睜著大大的眼睛望著車頂.

"林根,你怎麼會在棺材里面,林依呢?"望到林根之後,我心頓時就抽了一下,快步的跑到了林根的邊上.

林根身上巨臭無比,從他的身上不斷的傳出腐臭的味道,只見他頭傻傻的望著我,說:"我餓了,你們有吃的嗎?"

"你把林依怎麼樣了,你不會把林依的尸體給吃掉了吧?"我緊緊的抓著林根的肩膀,想起他剛剛在荒屋外面吃尸體的場景,我懷疑林根把林依的尸體也給吃了.

林根卻是沒有理會我的話,那有些癡呆的目光轉而望向了前擋風玻璃前的那碗雞血上面.在我們猝不及防的情況下,林根雙手端起了那雞血,仰頭就將雞血全都喝了下去.

"臥槽,我的寶貝兒."田明反應過來,連忙伸出手去搶奪那雞血,可是這個時候已經晚了,等他把那破碗搶下來的時候,雞血已經是被林根喝的一干二淨了.

"我還要吃."林根伸出手擦了擦嘴巴,接著目光朝田明望了過去,田明還在滿臉心疼的檢查著自己手中的破碗有沒有受損的地方.看的出來這個東西他十分的珍惜.

接著,林根張大了嘴巴,就朝田明的脖子咬了過來.田明早有准備,舉起了手中的拐杖塞入了林根的嘴巴里面.

"咔嚓!"也不知道是不是田明買到了劣質的拐杖,只聽"咔嚓"一聲,他的拐杖竟是硬生生的被林根咬斷了,林根一口就咬到了田明的手臂.

"啊!"我聽到田明發出了一聲淒厲無比的慘叫聲,整個臉色瞬間就變得蒼白了起來,表情十分的痛苦.

"師父!"望到這一幕,清風明月這兩個小道童連忙跑到了田明的身邊,拼命的將林根的腦袋從手臂上搬走.

只是他們越是強行將林根搬開,田明的面色越是十分的痛苦,我嘗試了好幾次想要將林根移開.可是林根的牙齒就像是死死的鑲入了田明的手臂之中一樣,一股強大的力量拉著林根的腦袋讓我們根本就沒有那麼容易將林根移開.

"別動了!"田明整個臉都漲得通紅了起來,他舉起了手,讓我們不要動.我和清風明月就松開了手.

只見田明從口袋中摸出了一張黃色的符箓,他咬破中指在符箓上面畫了幾道法咒之後,手中的符箓啪的一下就貼到了林根的腦袋上面.

"啊!"也就是符箓剛剛貼上去的那一刻,林根的整個身體都顫抖了起來,松開了咬住田明的嘴巴,全身都在冒著白煙.

林根身上一邊冒著白煙,他一邊伸出顫抖的雙手想要將貼在自己腦袋上的那張符箓給抓下來.可是他自己的手一碰到符箓,就又冒出了一陣煙,本能的將手給縮了回去.

田明拉開了車門,一腳將林根給踹下了車門.

車門外,那群鬼還不知道我們車內具體發生了什麼,鬼婆婆看到林根從車上滾落下來之後,興許是想到了之前林根對自己的無禮,這一次鬼婆婆卻是不怕林根了,吼叫了一聲帶著一群鬼就朝林根的身上撲了過去.

車外捂著腦袋痛苦不堪的林根被這群鬼給撕的稀巴爛了起來,之前他是怎麼吃荒屋外面的那尸體的,現在他就怎麼被外面的這些鬼撕咬著.更恐怖的是,直到最後關頭,林根也沒有完全的死過去,他是眼睜睜的望著自己的身體被撕爛完後,再痛苦的死去的.

"臥槽,大師,林根他怎麼了?"望著臉色痛苦,伸出顫抖的雙手去抓符箓的林根,我回頭又朝田明看了過去.

這不看還好,一看又嚇我一大跳,田明的臉就像是被刷了一層黑漆一樣,十分的難看.我低頭朝田明被咬的傷口望了過去.在他手臂上的傷口處多出了兩顆長長的黑牙,那腐爛的臭味正是從這黑牙里面散發出來的.

"這,這,這是什麼東西?"我伸出手就要幫田明將這黑牙給拔,出來,田明立馬抓住了我的手臂.

額頭還不斷在冒著冷汗的田明痛苦的說道:"別拔,這個是千年尸牙,千萬不要拔,出來,要是現在拔,出來了的話,我必死無疑."

"什,什麼?"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緊緊的望著滿臉嚴肅的田明,雖然這家伙喜歡開玩笑,但是這一次看他一臉認真的樣子,他好像真的沒有在和我開玩笑.

清風明月聽到田明的這句話後,這兩個小道童急的都快哭了出來,"師父,你,你說的是真的嗎,師父你一定是在騙我們的對不對?"

田明沒有回答清風明月的話,只是苦笑了一聲,說:"哎,是我自己太大大意了,我就奇怪那些人為什麼要費盡心機的對付葉凡你這個普通人,其實他真正的目標是我才對."

"真正的目標是你?"我腦袋一下子有些轉不過來.

田明眉頭緊皺的望著手臂里面的那雙黑牙,說:"這是千年尸牙,煞氣十分的重,可咬破任何靈魂.明顯是有人故意放進了林根的身體里面的,所以鬼婆婆之前會有些忌諱林根,若不是我的修為高深的話,這兩顆牙早已經把我咬的魂飛魄散了."

"田道長,是,是誰要害你啊?"我追問道.

田明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他抬起頭望著車外,本就漆黑的臉上就變得更加的那看了起來,"不好,那群鬼好像已經發現了我受傷了,要追上來了."

我轉頭朝著車外望了過去,鬼婆婆那蒼白的嘴唇上面還沾著一絲淡淡的鮮血,只見他嘴角劃過了一絲詭異的笑容又一次朝我們這邊飛了過來,轉眼就飛到了車窗的邊上,"送飯的咧,你請來的大師怎麼臉色這麼難看,是不是受傷了咧?"

田明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只見他強行忍著疼痛從口袋中掏出了一瓶黑狗血就鬼婆婆的身上灑了過去.

鬼婆婆是最害怕黑狗血的,望到田明掏出黑狗血之後,提前就閃到了我的這邊,伸出手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硬生生的將我從車子里面拽了出去.

"送飯的,叫你偷我家兒媳婦,叫你請大師來對付我們,今天我就要讓你們成為我們的下桌飯."說著鬼婆婆就掐著問道腦袋,將我的腦袋狠狠的朝著地上砸了下去.鬼婆婆每砸一下,我的腦袋就會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印子,那種絕不留情的難受是常人難以想象到的,我恨不得這鬼婆婆能一下就把我給撞死了.

"媽的,瘋婆子,敢在我田明的面前害人,你是不想活了嗎?"車內的田明望著我被鬼婆婆打,卻是沒有絲毫的辦法.

"呵呵呵,道長,我之前就已經和你說過了,大路朝天我們各走一邊,既然你不聽的話,那麼等我殺死了這臭小子,下一個就是對付你了."說完,鬼婆婆掐著我的脖子再一次朝地砸了下去.

"刷刷!"就在我做好了腦袋開花的准備的時候,兩道月光分別從車子的後面打了過來,正好打在鬼婆婆的手上.

鬼婆婆"啊"的發出了一聲尖叫,連忙拍打著手中冒著的青煙,我也就是趁著這個機會重新的跑到了路虎汽車上.

不用田明多說,我立馬啟動了汽車就朝村子的方向敢了過去.那群鬼也在後面追了過來.

"來,把這些蠟燭擺車上."田明的聲音有些虛弱了起來,他遞給了我七八根蠟燭,我知道這蠟燭的用途,可以用來隱身我們的汽車,讓這些鬼看不清.我二話不說就將這些蠟燭全部點燃了之後放在了車頂上面.

當最後一根蠟燭放上去的時候,後面的那些鬼動作明顯就慢了下來,已經看不到我們的車在哪里了.

不得不說,越是簡單的招數還越是好用.我在心中感歎了一番,接著轉頭重新的看向了田明,田明的臉已經越來越黑了.在我的注視下,他將一張黃色的符箓捏成了一團,塞入了嘴巴里面,接著打開了裝那黑狗血的款泉水瓶子,將那張符箓給吞了下去.喝下這符箓之後,田明的臉色才稍稍的好看了一些,但也不容樂觀.

"師父,你沒事吧."清風明月這兩個小道童這個時候變得無比的乖巧了起來,兩個人瞪著大大的眼睛,擔心無比的望著自己的這個師父.

田明望著這深深嵌入手中的千年尸牙,他歎息了一聲,說道:"哎,這尸牙的煞氣十分的強大,老夫這次被人暗地里算計了,怕是要折壽好幾年了."

"田道長,你到底得罪了什麼人啊,那人要兜這麼大個圈子,把你給繞進來?"我原本以為有人想要暗算我,原來我想的都錯了,我只不過是一個棋子而已,原來那些人真正要對付的人是田明.

田明說:"葉凡,你這十八年以來都呆在中藥鋪里面,不問世事,有些事情你還是不懂.這個世界上,你不得罪別人,別人會來得罪你,因為這其中有很多說不清道不明的原因."

我沉默了下來沒有說話了,車子開了差不多有半個多小時,按道理來說應該已經要開出了村子的.可是不遠處林村的那狗叫聲依舊清晰無比,山腳下林村的燈光隔一陣子就會重新的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我們竟是一直圍繞著這個村子打轉.

"莫不是遇到了鬼打牆了?"田明撿起了掉在車位置上的羅盤,我也朝田明手中的那羅盤看了過去.

只見羅盤上的指針一下子指向東一下子又指向西,我看不太懂.田明看著羅盤上面轉動的指針,臉色越來越難看了,回頭看向我說道:":"別開了,我們不是遇到了鬼打牆,而是外面有人在布局鎖死了這個村子,外面若沒有人接應的話,我們根本就逃不出這個村子,白天也不行."

"啊,有人鎖住了這村子?"我極其吃驚的看著田明.就在我們說話間,我無意中瞟了汽車的後視鏡一眼,此刻在後視鏡里面多出了兩盞白色的燈籠,那白色的燈籠緩緩的在樹林里面飄動著.空中的那些白色蠟燭我見過,正是之前在荒屋看到的那兩個人皮蠟燭.

田明也注意到了後視鏡中的蠟燭,雙手捂著傷口的他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說:"那鬼婆婆看來是受到了高人的指點了,竟然知道用人皮蠟燭來找我們.我們得趕緊回村子里去,我有辦法對付這些鬼."

"好!"我又將車子開回了林村.下了車之後,拄著拐棍的田明望著面前一排排的土屋子,只見他拿出羅盤看了一眼之後就徑直朝著第三排的屋子走去.在路過每家每戶的時候我都能看到有些養狗的人家,他們家的狗一直沖著屋子里面叫,整個林村都是這種情況.

狗無緣無故沖著別人叫這很正常,只是這麼多狗又同時圍繞著自己的主人叫,這實在是太讓人想不明白的事情了.

找到房間之後,田明將他的破碗遞到了清分明月的手中,讓他們兩個在破碗里面撒了一波尿,然後吩咐了清風明月幾句,這兩個家伙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葉凡,等下交給你一個任務,簡單的很,等那鬼婆婆找進來了之後你就把這碗童子尿倒在他的身上,這次我要讓那鬼婆婆和她的那些爪牙全都魂飛魄散."

我一臉擔心的望著田明,說道:"他們現在還有五六十個鬼,就這一碗童子尿就行嗎,是不是要多來幾碗."

"只要那些鬼都進了房間,我就能讓他們魂飛魄散,對了,你還有一個任務就是把那所有的鬼都騙進房間來."

上篇:第086章 活人     下篇:第088章 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