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纏骨香咒 第104章 自己  
   
第104章 自己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奇怪的事情,那兩顆明明被我拔掉了的牙齒竟然又長回去了,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大師,大師,求求你再幫我把牙齒給拔下來吧,我快疼的受不了啦."看到我進屋之後,白金捂著兩邊的牙齒,一邊嗷嚎叫疼,一邊求我繼續給他拔牙.

俗話說牙疼不是病,疼起來真要命,經曆過牙疼的人都知道,那種感覺真的是比死還要難受.特別是兩邊牙齒都疼的話,那基本上是吃不了什麼東西的.而白金兩邊牙齒已經疼了大半個月了,這半個月來估計他是吃不了什麼東西了,怪不得他能下狠心拿出二十萬塊錢來治病.

我重新給白金把那兩顆松動的牙齒拔了下來,這次給白金拔牙的時候沒有上回那麼輕松了,白金的牙齒就像是深深的陷入了肉中一樣,我費了好大的功夫才給他拔出來.白金更是疼的哭天喊地,眼淚嘩啦啦的流個不停.

"大師,這回怎麼這麼疼啊?"白金捂著腫起了一大半的臉,臉色慘白的望著我說道.

我說我也不知道,我給白金上了點止痛藥後,就將那兩顆牙齒給鎖進了抽屜里,然後死死的盯著抽屜看著.

五月的夜晚有些蒙熱,我把抽屜唯一的一把鑰匙戴上後就去用涼水沖了一下臉.當我再次回到房間的時候,我發現抽屜里的那兩顆牙齒竟然不翼而飛了.奇怪的是,那抽屜上的鎖卻是好好的,沒有人動過.

"這是怎麼回事?"我抬起頭看了一下房間的結構,突然間驚喜的發現這房間里竟然有攝像頭.于是我找到電腦,把攝像頭監控的畫面調了出來,我直接拉快到我出房間的那里開始播放了起來.

畫面之中,只見我起身離開了這房間,屋子里面空空蕩蕩的就只剩下了那張桌子,和窗外晃動的樹影,屋子里面十分的安靜,安靜的甚至能夠聽到我在衛生間沖水的聲音.

又過了兩分鍾後,門口多出了一個人,那人眼睛直勾勾的望著放著牙齒的抽屜.看到畫面中的這個人後,我倒吸了一口涼氣,那人不是別人正是我自己.

我看了一下監控里我的時間,零點五十,可是我分明記得我洗完臉回到房間的時間是一點過十分,我怎麼零點五十也進來過,為什麼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監控里的我用鑰匙打開了抽屜之後,就把那兩顆牙齒拿了出來,還仔仔細細的把抽屜給鎖上了才離開房間.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腦容量有些不夠用了,我拿那兩顆牙干嘛去了?

白金!

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白金,于是快步的跑到了白金的房間,白金的房間亮著一盞藍燈,十分的昏暗,讓人覺得無比的詭異.白金正側臥著身子,打著呼嚕,他竟然已經睡著了.我想要看看那兩顆牙齒是不是又回到了白金的嘴中.于是我小心翼翼的走到了白金的身邊,將白金的身體翻轉了過來,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張完全陌生的臉,而且他也沒有睡著,此刻他正咧嘴沖著我陰森森的笑著.

我預感到了危險的來臨,本能的轉身想要逃跑,他的手已經朝我身上抓了過來.當他抓到我口袋的時候,手就像是觸電了一樣,一下子又縮了回去.

"你,你口袋里是什麼東西?"這人無比恐懼的望著我,聲音顫抖的說道.

我將口袋中的東西摸了出來,正是羅琦給我的九階陰陽師手骨.對面的那東西顯然也認識我手中的這東西,只聽他顫抖的說道:"你,你,你是什麼人,怎麼會有九階陰陽師的手骨?"

我騙這東西說:"我是半天師,這手骨是我從一個九階陰陽師的手上扳下來的."

我的這句話一下子就把這個東西給嚇唬住了,只聽他說:"你,你是半天師,你騙我,當今修道界只有三個九階陰陽師,其中還有一個已經失蹤十幾年了,哪里來的什麼半天師."

"你不信是嗎,那我就送你上西天吧."我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張黃紙,作勢在紙上胡亂畫了一下.

那東西嚇得連忙在我的面前跪了下來,不斷的求饒說道:"天師饒命,天師饒命,我錯了,我錯了."

我心中稍稍的有些得意,望著跪下來的這東西,問道:"說,你到底是什麼,為什麼要害人."

"你是半天師,你不知道我是什麼?"聽到我的這句話,那東西抬起頭眼睛中充滿了疑惑的朝我看了過來.

看到這東西懷疑的表情,我知道我說錯話了,我在身上摸了摸發現身上還有半瓶黑狗血.我悄悄的將黑狗血摸了出來,一邊後退一邊沖著那東西說道:"你不信是嗎,我只要一掏出手就能夠讓你灰飛煙滅."

"咯咯咯,你在怕我."跪在地上的那東西顯然是看出了我的心虛,他笑著站了起來,張開雙手猛的就朝我撲了過來.

我當頭就將這半瓶黑狗血倒在了那東西的身上,那東西嚇得後退了幾步,不過還是晚了點,我手中那半瓶黑狗血已經全部倒在了那東西的身上.只是那東西卻是全然沒有任何的反應.

"原來你真的是個假天師,你根本就什麼都不會."那東西露出了一絲奸詐的笑容,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張開了牙齒就朝我咬了過來.

"救命啊!"我話聲剛剛落下,身後傳來一陣清香,穿著短袖T恤的沈歆迅速的出現在了我的後面,手上一張紅色的符箓就印在了那東西的腦袋上.

"啊!"那東西頓時就發出了一聲慘叫聲,張開了嘴巴,一陣黑氣從他的嘴巴中冒了出來.

"沈歆,小心!"我害怕那黑氣有毒,一把拽住了沈歆,轉過身背對著那黑氣,不讓那黑氣進到我們的鼻子里面.

誰知道沈歆一把就推開了我,朝那黑氣追了過去,可是這個時候已經晚了,那黑氣已經順著窗戶飛了出去.

黑氣冒完之後,白金的臉又回到了他自己的身體上,白金就像是突然失去了力氣一樣,一下子就癱軟在了地上.

"葉凡,你干嘛呢,誤我大事."沒追上那黑氣後,沈歆氣呼呼的朝我走了過來,埋怨我剛剛不應該拉住她.

我抓了抓腦袋,說:"我,我怕那東西有毒,害怕你受傷,所以……哎,都怪我……"

沈歆卻是打斷了我的話,她眨著水靈靈的眼睛望著我,意味深長的說道:"你剛剛說什麼,是說怕我受傷嗎?"

上篇:第103章 牙疼     下篇:第105章 說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