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纏骨香咒 第179章 道藏  
   
第179章 道藏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什麼?

我聽到羅琦說讓我當她的徒弟,一時半會兒沒有回過神來,羅琦的本事我是領略過的,有這麼一個厲害的人物做師父,那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

可是羅琦這個人十分的古怪,到現在為止我都不知道她說的話是真的還是假的.正當我准備拒絕她的時候.羅琦冷冷的開口說道:"你要是敢說一個'不’字的話,今天就別想活著離開這里."

我頓時就把嘴巴的話給咽了回去,一臉哭笑不得的表情望著羅琦.羅琦也不聽我說話,只見她雙手交叉放在了肚子前面.在我驚恐的注視下,這個中年婦女硬生生的撕開了肚皮,從肚子里面取出了一本鮮血淋漓的書本.

羅琦手輕輕的揮了一下,書本上的那些鮮血迅速的變成了一陣紅煙,消散了開來,露出了一本古老的道家典籍,上書"道藏"兩字.書上有很多知名道士的題跋,看的出來這本"道藏"被很多人收藏過.其中就有著名陰陽師"王重陽"的題跋.

古人每收藏一本知名典籍就喜歡在書上面印一個章子,題跋一下,表示自己擁有過這本書.所以名人題跋越多的典籍,那典籍就越是珍貴.而羅琦手中的那本"道藏"題跋多的更是無比的誇張.

"這是符箓道藏,上面記載了諸子百家的各種符箓,有淨明道的,也有全真教的,還有苗疆巫族的,很多失傳了的符箓在這本書上面都能夠找到.只要你將這上面的符箓都學會了,僅僅靠畫符這一項技能,你都能在靈異界站穩腳跟,甚至取得相當的話語權."說著,羅琦就將符箓扔到了我的手中.

我接過符箓,隨手翻看了幾頁,發現上面的文字和現代的文字有很大的不一樣,上面只有一些簡單的文字我勉強認識,其他的文字則十分的深奧,我根本就看不懂.

羅琦走到了我的身邊,接過了我手中的道藏,只見她將道藏放在了我的心口上面.她稍稍的一用力,那本道藏在我驚訝的注視中緩緩的進到了我的身體里面,就像是在我身體里面放了一個磁帶一樣,道藏轉眼間就沒入了我的身體中,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羅琦收回手的那一刻,我的腦海之中出現了很多符箓的景象.羅琦遞給了我一張空白的黃符和一只朱砂筆,她淡淡的說道:"來,你畫一張驅鬼符看看."

我的腦海之中有很多符箓的景象,聽到羅琦的話後,我接過了她遞來的朱砂筆,三兩下就畫出了一張驅鬼符箓.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要知道,之前我畫這樣一張符箓足足需要兩個多小時,而且效果還差錢人意.

羅琦帶著我走出了小茅屋外,她指著前面一顆要十幾個人才能夠環抱住的榕樹,說:"你把符箓丟下那榕樹試試."

我輕輕的吸了一口氣,就按照羅琦說的將手中的符箓擲向了前面的榕樹,符箓飛上那顆榕樹上後.只聽"轟"的一聲巨響,整顆榕樹瞬間淹沒在了一團火球之中.

幾分鍾之後,火光消失了,那顆生機勃勃的的榕樹只剩下了一顆焦黑的樹干孤零零的樹立在我們的面前.

我一下子就傻住了,錯愕的轉過頭朝身邊的羅琦望了過去.羅琦的臉上也微微的有些驚訝之色,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目光望著我.

"你是不是之前有修煉過道法?"羅琦反應過來之後,開口問我說道.

我說修煉過一些,羅琦驚訝的表情這才稍稍好了一些,說:"我說嗎,不然你身體內剛剛融的入這道藏,又怎麼能發揮這麼大的威力呢,你修煉道法有多長的時間了."

我掐指算了算,真真意義上接觸道法,應該是從三個月前沈歆教我修煉符箓開始算起.聽到我說三個月後,羅琦的眼神有些呆滯,她張大了嘴巴望著我,說:"什麼,你,你確定你只是修煉了三個月的道法?"

見我認真無比的點了點頭後,羅琦嘴唇動了動,最終什麼也沒有說.

我雙手摸著剛剛放入道藏的胸口,總覺得身體里面被放了一本書怪怪的,我就問羅琦那書能不能拿出來?

"不能."羅琦的回答簡單粗暴,她說:"道藏已經融入了你的血液之中,除非別人把你殺死,不然誰也別想從你的身體之中拿出那本道藏."

本來我還只是覺得胸口處有一個疙瘩的,聽到羅琦說道藏融入了我的血液里面,我頓時覺得渾身不自在,全身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我問羅琦說:"這本道藏是什麼來曆?"

聽到我的問話,羅琦那平淡的臉上突然多出了一絲莫名的笑意,這個中年婦女說:"這道藏是龍虎山正一觀的鎮觀之寶,三十年前我從正一觀里偷出來的,現在正一觀的那些道士們還在尋找他們的鎮觀之寶的下落呢."

我就傻了,正一觀乃是當今道教第一大派,像是茅山派和淨明道都只是正一觀的分支而已.要是正一觀的人知道了他們的鎮觀之寶在我的身體里面的話,我非得被他們抓到扒了皮不可.

看到我愁眉苦臉的樣子,羅琦就說了:"所以你要是不想被那些正一道的道士扒了皮的話,最好別過多的依賴道藏上的那些符箓."

說話間,天空漸漸的暗淡了下來,羅琦看著我說道:"還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說清楚,做我徒弟不是白做的,你撕開你的衣服看看你的胸口."

我愣了一下,就拉開了自己胸前的衣服,在我的胸前有一道疤痕,大小正好和那書本一樣.疤痕周邊隱隱約約能夠看到一些古老的咒語.我不解的抬頭望著羅琦,問:"琦姨,這是什麼東西?"

羅琦說:這是我給你定下的死亡契約,從今以後,你要是敢違背我的命令的話,我隨時可以讓你死亡."

我就知道羅琦沒有這麼好說話,臉色頓時就有些蒼白了起來.羅琦淡淡的說道:"你也不用太過緊張,只要你今後好好的聽我的話,我絕對不會委屈你的."

于是我就問羅琦,要我幫她做什麼?

羅琦抬起頭望了一眼茅屋外面,她的目光緊緊的停留在遠方,良久之後只聽她說道:"限你一年之內幫我找到五大魂器,若是找不到的話,一年之後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我無比震驚的望著羅琦,一年之內找到五大魂器,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好嗎.要是魂器真的有那麼好找的話,那五大魂器恐怕早就被人找齊了吧.

"對,你沒有和我講價的余地,你只有兩個選擇,要麼把魂器找到,要麼一年之後徹底的消失在這個世界."說完,羅琦轉身走到了她自己棺材前面,說:"時間不早了,你回去吧."

已經和羅琦在一起待了這麼長的時間,我也不急這一時半會兒,我拿出手機看了看手機里面的自己,依舊是沒有血肉.于是我就問羅琦說道:"琦姨,人皮我已經給你帶過來了,該接受的懲罰我也已經全都接受了,為什麼你還不收回你的詛咒?"

"詛咒?"走到棺材前面的羅琦聽到我的這句話後,停了下來,她轉過頭朝我望了過來,說道:"你在說什麼?"

我端著鏡子走到了羅琦的面前,讓羅琦看鏡子里面的我說道:"你看這里,這不是你給我下的詛咒嗎?"

羅琦看到鏡子里面沒有了血肉的我,她平淡的臉上微微的露出了幾分異樣的神色.羅琦伸出手將我拉到了身邊,在我的身上嗅了嗅,接著一臉冷笑的說道:"徒兒,這回可不關師父的事情,你這是得罪了什麼人呢,有人這麼精心算計你."

"精心算計我,怎麼回事?"我一臉茫然的望著羅琦.

羅琦遞給了我一瓶小小的紫色的瓶子,讓我擦在身上.我接過瓶子,擰開蓋子後從瓶子里面就飄出了一陣淡淡的花香,有些像丁香的味道.

"這是丁香水,可驅百邪,你倒一點到手中,別倒太多."羅琦在一旁說道.

我按照羅琦的話,倒了一小點丁香水在手中,丁香入手的時候有點冰涼,神奇的是丁香水滴在我的手上並沒有融化,一滴紫色的小水滴安安靜靜的躺在我的手掌中心,十分的漂亮.

我手掌微微的動了動,那小水滴就在我的手掌中心來回游走著,小水滴每經過一次地方時,我就看到那里多出了一些黃色油膩的東西,從我的手心散發出了一陣淡淡的香味,可是我卻覺得十分的不舒服.

"這是什麼東西!"我無比的震驚,羅琦沒有回答我的話,而是扶起了我那只裝著丁香水的手,讓我朝自己的腦袋中心拍了過去.下一秒,我只感覺全身無比的冰涼,控制不止的顫抖那了一下.接著,從我身上的每一寸皮膚都開始冒出了黃色油膩的東西,那濃濃的香味一下子就充斥了整個房間.

羅琦伸出手了兩根手指頭,在我的身上摸了摸,她把那黃色油膩的東西放在鼻子前聞了一下後,抬起頭靜靜的看著我問道:"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

我心里想這不是廢話嗎,要是我知道這是什麼東西的話,我還來這里問你做什麼.當然,我不敢這麼說,我虛心無比的請教道:"琦姨,這是什麼?"

"這是陰香!"

"陰香是什麼東西?"我問道.

羅琦一雙黑如點漆的雙眸緊緊的迎著我疑惑的目光,說:"人死之後,生前積攢的陰德就會變成陰香隨之轉世投胎,陰香越多那人來世投胎就會越好.陰香還有一種用處,就是用來培育死活人的不可或缺的材料."

活死人是人以前死,遇到某種機遇之後又重新的複活了,這種人和活人沒有任何的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地府里面記載的他們是死的而已.而死活人,則是人活著,實際上他已經死了,在每一個死活人的後面都會有一個主人,那主人可以通過操控不同的死活人,達到不可告人的秘密.

"也就是說死活人其實和傀儡差不多對不對?"我聽完羅琦的話後,開口問道.

羅琦點頭說:"你也可以這麼理解吧,只不過死活人遠遠不是傀儡能比的,只要死活人背後的主人願意,死活人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生活,而且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而且還被人操控了."

身體死了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靈魂死了,身體還活著.死活人則是一具靈魂被人操控了的木偶.

到底是誰這麼狠,要把我變成死活人,他把我變成死活人又有什麼目的呢?

"只不過要想把一個好端端的人變成死活人沒有那麼的簡單,前提條件就是那人必須得知道你的生辰八字,而且有很多機會接近你,這麼才能將那些尸香留在你的身上."羅琦告訴我說道:"你身上既然有這麼多的尸香,而你卻絲毫沒有任何的察覺,這麼看來的話,只能是熟人作案了."

"琦姨,我要怎麼辦?"雖然我覺得羅琦也不是什麼好人,但是現在的我只能靠羅琦來幫忙了,畢竟我能夠確信的是在這最近的一年時間之中,羅琦他是不會害我的.

只要羅琦幫我把那個害我的人找出來,我就可以直接問他害我的原因,不過我總覺得這事情不是那麼好辦的,或者說這一系列事情沒有那麼的簡單,里面似乎隱藏著一個陰謀.

要是這些事情和我沒有關系的話,我絕對不會去管,可是現在這些事情已經關乎到我的生死了,我必須得把那幕後黑手揪出來.親眼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如此費盡心機的想要害我.

"這下知道你的皮膚為什麼會不見了吧,你全身的陽氣都被這陰香給遮擋了,長久下去的話,你就會像鏡子里的那個人一樣,變成行尸走肉一樣的死活人."

我問羅琦能不能幫我找出來是誰在害我.

羅琦告訴我說:"葉凡,你回去的時候到房間或者是附近找找,有沒有貼著你生辰八字的木娃娃之內的東西,那人可能是直接在你身上施法的,也可能是通過你的生辰八字在木娃娃上面施法的."

上篇:第178章 熟人     下篇:第180章 證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