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纏骨香咒 第187章 養尸  
   
第187章 養尸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看到小孩的這具尸體,我心猛然的一抽,吳玲的眉頭也微微的皺了起來,吳玲從車上的一個旅游背包里面摸出了一條水晶項鏈,就朝這小孩的尸體前放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胖子一把抓住了吳玲的手腕,警惕的望著吳玲說道:"你干嘛,這尸體你們不能亂動."

吳玲轉頭朝我看了過來,我把胖子拉倒了一旁,低聲的在胖子的耳邊說道:"胖子,其實吳玲也是一名抓鬼師,我們初步懷疑這幾個月福利院死的這些人可能和鬼有關系."

胖子聽到我的這句話,愣了一下,他轉頭驚訝的朝我看了過來,說道:"不會吧,又和那東西有關,我的運氣怎麼這麼背呢,怎麼一辦案子就是這種靈異案子呢."我沒有說話,胖子想了想揮了揮手說:"算了,算了,你們弄吧.別給我把尸體毀了就可以了."

得到胖子的許可後,吳玲重新將那項鏈拿了出來,她把項鏈放在這干瘦的尸體前搖晃著.小孩的眼睛還是睜著的,就好似在注視著面前晃動的項鏈一樣.我聽到吳玲口中念誦著一些我聽不懂的咒語,項鏈來回擺動了七七四十九下自動停了下來,幾乎是同時,吳玲的咒語也念誦完了.

吳玲把那停止擺動的項鏈拿了起來,她緊緊的望著項鏈上面吊著的那塊水晶,時間比念咒語的時間還要長.大概二十多分鍾後,一臉疑惑的吳玲抬起頭朝我看了過來,說道:"葉凡,你看看這項鏈有什麼變化嗎?"

我接過項鏈仔細的看著,項鏈下面吊著一塊透明的六棱柱水晶,水晶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十分的漂亮,不過我也沒有看出有任何的變化.

見我搖頭後,吳玲說:"這塊水晶可以測陰氣,而且百分之百准確,如果他是被鬼害死了的話,水晶就會變色,水晶變得越黑,說明那鬼就越厲害."

測一個人是不是被鬼害死的辦法有很多,但是敢說百分之百准確的,吳玲還是第一個.

"我就說嘛,我怎麼可能有這麼倒黴,一遇到死人的案子就是鬼干的,這事情說給領導聽,領導都不會相信."胖子長長的松了一口氣,畢竟普通的人誰都不想和鬼打交道.

吳玲把水晶項鏈收了起來,讓我帶她去柳條倒插的地方看看,我和胖子說了幾句話之後,就帶著吳玲進到了這福利院的後山.

一踏進後山里面,我就感覺到這山里面的溫度要比外面的溫度低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正常的現象.

我走到了昨天的那個位置,讓我意外的是,地上只有一些老化的松樹枝,根本就沒有什麼柳條.

"柳條呢,怎麼都沒了?"我無比的奇怪.

吳玲問我是不是記錯位置了,我環視了周邊一眼,在右邊有一條長長的三岔路,就是這個位置,我絕對不會記錯的.

"去看你說的那發臭的排水溝吧."吳玲再三確認我沒有找錯位置後,就讓我帶他去找排水溝.

排水溝很好找,就在福利院的後面,當我帶吳玲來到那排水溝的時候.我徹底的傻了眼,我們面前的排水溝是干的,里面還有很多生活垃圾,一點水都沒有,和我昨天來的時候大不相同.

怎麼會這樣?

站在這干涸的排水溝前面的我腦子一陣空白,吳玲就問我說我是不是搞錯了,她在這里沒有感覺到一點陰氣,這里怎麼可能會是養尸地呢.

"什麼養尸地?"我頭一次聽到"養尸"這個詞,不解的抬頭問吳玲說道.

吳玲愣了一下,有些意外的看著我說:"啊,原來你不知道啊,有些不法分子為了養尸害人,就會采取柳條倒插的方式來聚集陰氣喂食尸體,一旦陰氣聚集起來的話,陰氣周邊的水源就會變臭,就像是尸體腐爛的臭味一樣."

"養尸有什麼用呢?"我奇怪的問道.

吳玲說:"用處可大了,你養出來的尸體,就只聽你一個人的話,聚集的陰氣越多,那尸體就越強大.往往一些尸體的實力比主人的實力還要強大,這樣一樣的話,主人就可以操控著這些尸體去完成他們完成不了的事情了."

"這樣……"我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昨天我明明看到那些柳條和排水溝的,于是我說:"就算是我看錯了吧,那這福利院兩個月連續死了三十多個人,這事情總不會錯吧.這里面肯定有貓膩."

接著我和吳玲就開始走訪調查這個福利院,福利院里面能走的人基本上都走光了,只剩下了五六個小孩不願意接走的老人家和一些無家可歸的孩子實在沒有地方去,還住在這里.

這些孩子和老人家無一例外,全都瘦的像皮包骨一樣,嚴重的營養不良.我和吳玲經過調查得知,這福利院的院長是三四個月前剛剛就職的,他把國家下撥的錢全都裝私人腰包了,天天給這里的老人孩子吃的都是一些白菜和發黴了的大米,又沒有影響,又十分的不衛生.福利院的小孩本就有多種疾病,老人家身體也經受不住折騰.這樣兩個月下來,就餓死了很多人.也就是說這三十多個人全都是餓死的,而不是被鬼害死的.

我打聽到情況之後當即就給胖子打了個電話,問胖子這事情她知不知道,他們就不能向上面反應嗎.盤子說他早就知道了這情況了,也向上面反應了,上面不知道什麼原因對于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也都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壓根就不打算管.

我掛完電話,心情極其的複雜,吳玲轉頭朝我看了過來,一臉苦笑的說道:"怎麼了,是不是對這個社會特別的失望?"

我沒有說話.

吳玲說:"其實社會整體還是好的,這只是一些個案,哪個國家不會有太陽照不到的一面呢.我們走吧,這事情已經調查清楚了,不是鬼干的,而是人為的我們也幫不上什麼忙."

上篇:第186章 集團     下篇:第188章 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