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纏骨香咒 第211章 滅門  
   
第211章 滅門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對于家遠為什麼要害我這件事情,吳玲說她也不清楚,看我一臉憤怒的樣子.吳玲臉上露出了幾分擔心之色,說道:"葉凡,要不我先去問問我師叔,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吧,也可能是我師叔他把經文給弄錯了呢."

"呵呵,把經文給弄錯了,你信嗎?"我冷笑了兩聲,對于吳玲說的話,完全的不相信.這個家遠先是把我的冥妻給抓去了,接著又開始算計我,害我險些喪命,我越想越氣,這個仇說什麼我也得報.

"葉凡,你相信我,我先去正一觀找我師叔問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他真的無緣無故害你的話,我吳玲一定會替你討個說法的."吳玲無比認真的看著我,眼神中還帶著幾分懇求之色.

吳玲這些天畢竟也幫了我不少忙,我也想知道橋鎮正一觀的家遠為什麼要害我,于是我就和吳玲說我和她一起去.

我們來到正一觀的時候,還沒下車,我就聞到了空氣中有一陣似藥非藥,似香非笑的奇異味道.我聞到這陣香味的時候,心一下子就緊了起來,因為這香味我再熟悉不過了,正是每當黃昏的時候,我中藥鋪子里會散發出來的那陣香味.

聞到這奇異的香味之後,我趕緊打開車門跑下了車,朝著正一觀跑去.越往前跑,空氣中的那香味就越是濃烈,我心髒也加速跳動了起來.

很快,正一觀天師殿那翹起的瓦簷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透過大殿里面的燭光,我隱隱看到有兩個影子掛在那瓦角上方.

而這里,也正是異香最濃的地方.

我緊緊的盯著屋簷上方的那兩個影子,夜風吹過,那兩個影子在深夜中來回晃動著,看起來像是兩個掛在屋簷的稻草人一樣.

不一會兒,吳玲氣喘籲籲的追了上來,望著站在一邊發呆的我開口問道:"葉凡,你怎麼了,跑這麼快干嘛?"

"你看那兩個影子!"我指著屋簷上的那兩個影子,開口說道.

吳玲朝我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當她看到那兩個影子之後,臉色微微的變了變.很快就從背包里掏出了一個手電筒,朝著屋簷上方照了過去.吳玲的手電十分的亮,就像是一道利劍一樣,將黑夜撕開了一道口子,照在了那屋簷上的一個影子上.

那是一具鮮血淋漓的尸體,他的脖子被尖銳的屋簷給刺穿了,整個身體掛在屋簷上方.那具尸體我認識,不是別人,正是今天白天在李先生家的那個家遠的徒弟.

他,他怎麼死了?

我趕緊又讓吳玲把手電照向了另外一個屋簷,在那另外的屋簷上方,家遠的尸體也和他徒弟一樣,被屋簷穿破了脖子,吊在大殿的上方.更恐怖的是,家遠的整張臉被削掉一半,露出了半邊陰森的白骨,而他的另外一張臉則是完整的.

看到這一幕,我頓時就懵逼了,家遠和他的徒弟怎麼都死了,我還想著要找他算賬的呢,這兩個人不會是假死吧?

吳玲看到這一幕也十分的震驚,她從大殿里面搬來了一個伸縮梯,爬到上面把兩人的尸體給解了下來,擺放在了地上,仔細的觀察著.

我也走了過去,發現家遠徒弟和家遠的死狀其實是一樣的,家遠的徒弟臉上的肉也是被人削掉了一半,露出了里面那陰森的白骨.

"陰陽刀尸,這是誰,竟然能做出這麼狠毒的事情來."看到家遠師徒的這兩具尸體之後,吳玲臉色十分的不好看,不知道是害怕還是生氣,她的身體也有些顫抖了起來.

"陰陽鎖尸,那是什麼東西?"我不解的問道.

吳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轉頭看向我說道:"很多作惡多端的人以為死後可以逃脫懲罰,其實他們都錯了,在清朝皇室除了十大酷刑以外,還有一種更殘擾的刑罰手段.那就是這種'陰陽刀尸’."說到這里,吳玲的臉色又白了白,繼續說道:"這種陰陽刀尸是清朝皇家陰陽師獨創的手法,在人生前一刀一刀削下他的肉來,直到最後一刀削完那人才會死去.而死去了也並不意味著就這麼結束了,他的靈魂會被鎖在尸體里面,繼續承受刀削之苦,而且一削就是百年,這種'陰陽刀尸’會讓你知道什麼叫比生不如死還要難受."

我聽完吳玲的話之後,心里一點都不同情這一對師徒,這對師徒無緣無故的害我,沒想到報應來的這麼快.

空氣中還回蕩著那陣淡淡的香味,不過比之前要淡了許多,又過了兩分鍾,那香味就完全的消失了.只剩下了一陣濃烈的血腥味,香味的突然消失讓我有些悵然若失,同時我心中更加的疑惑了起來.

家遠這對師徒的死明顯和我有關系,肯定是有人知道了這對師徒在害我,所以有人才來替我報仇的.

我就更加的疑惑了,現在家遠的死又給我增加了兩個疑點,幫我報仇的人到底是誰,難道是我從來都沒有見過的母親嗎?還有家遠為什麼要害我,我確信我和家遠是第一次認識,如果家遠不死的話,我還能夠問出一些線索來,現在家遠死了,我就一點線索都沒有了.

我和吳玲都陷入了沉默之中,不知過了多長的時間,我聽到道觀里面傳來了一陣若有若無的哭聲.

"誰在哭!"聽到那哭聲之後,我抬起頭朝四周看了過去,在這個時候那哭聲又消失了,好似重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于是我轉頭朝著吳玲看了過去,開口問道:"吳玲,你聽到了那哭聲嗎?"

吳玲轉頭朝我看了過來,點了點頭,然後她指向了天師殿的方向,開口說道:"哭聲好像是從那個地方傳來的,我們去看看."

"嗯,我走前面,你小心點."說完,我從口袋中摸出了一張驅鬼符,朝大殿的方向走了過去.

正一觀的天師殿很大,大殿里面空空蕩蕩的,那魏巍森嚴的天師神像手提打鬼尺,瞪著大大的注視著走進來的我和吳玲.

上篇:第210章 離魂     下篇:第212章 哭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