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纏骨香咒 第228章 血咒  
   
第228章 血咒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望著雨中,那紛紛落下的血花,我的心中無比的震驚.這是什麼符箓,怎麼有這麼大的威力?的我趕緊從口袋中再掏出了一張空白的符箓,按照記憶中的筆畫重新在符箓上畫了起來.可是這一次無論我怎麼畫都畫不出剛剛的那張符箓來了.

"哎,算了!"我將符箓收好之後,重新的回到了中藥鋪,身心疲憊的我暫時不願意再去想林依的事情,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了起來.

也許是最近的事情太多了,我的睡眠質量十分的不好.躺在床上的為反複睡不著,天快要亮的時候,我好不容易有了一些困意,但是想到要給沈歆熬藥,就從床上爬了起來,趁著天還沒有亮就從中藥櫃子里面抓了一些滋陰補陽的藥在藥房里給沈歆熬了起來.

熬中藥也是十分的講究的,用木火慢熬的效果要比天然氣好的多,對火候的要求也十分的有講究.我拿著一把蒲扇,蹲在藥爐子邊上,不斷的的打著扇子,爐子邊的煙十分的大,蹲在邊上的我被嗆的眼淚都流了出來.

等到我把一碗中藥熬出來之後,臉已經被熏的漆黑,不成人樣.不過當我揭開藥爐的那一刻,聞到里面的香味,頓時心里也舒暢了許多.

我煮好中藥之後,端進了沈歆的房間,讓我意外的是沈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蘇醒了過來.她坐在床上,眼睛看著面前的地板,不知道在想著什麼事情.

聽到我的腳步聲之後,沈歆抬起頭朝我看了過來,我看到沈歆的眼神後,不由的停下了腳步.沈歆現在看向我的眼神十分的陌生,完全沒有了之前那種感覺.

"沈歆,你醒了,我給你熬了一些中藥你快點喝下吧."我將中藥端到了沈歆的面前,不料她揚起手就狠狠的在我的臉上甩了一巴掌,還端著中藥的我只感覺臉上火辣辣的一陣疼痛,不用看,我都知道我的半邊臉已經快要腫起來了.

我呆呆的望著沈歆,知道她為什麼打我.這些天沈歆一直在幫我,而我卻恩將仇報,把她關進了鬼門關中,害她差點喪命,換做是誰心里都接受不了.所以沈歆打我,我也沒有生氣,我伸出手擦了擦被熏黑的臉蛋,將好不容易熬制好的中藥放在了床頭櫃上,說道:"沈歆,你身體現在十分的虛弱,不能動氣,你快把這碗中藥喝了吧."

沈歆無動于衷,一雙冰冷的眼神冷冷的盯著我說道:"上次沒有害死我,現在又變的花樣來害我了嗎?"

"不是,沈歆,上次的事情是個誤會,林依讓我小心身邊的人,說我身邊有人要害我,我以為那個人是你,所以就……"

"所以你就把我往死路送了嗎,呵呵,就因為你懷疑我就把我往死路送了,葉凡,你還真是狠心啊."還沒等我把話說完,沈歆就打斷了我的話,她冷笑了一聲說;"葉凡,這段時間我是看你為人不錯我才幫你的,現在看來是我看走眼了,從此之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你不用再來找我了."說完,沈歆不等我開口說話,她拿起床邊早已經打包好的東西,就走出了房間,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之中.

我看著沈歆那消失的背影,沒做任何的挽留,我知道事情已經做出去了,我再做任何的挽留也是無濟于事的,那天我留在沈歆心中的這個傷口,或許永遠都彌補不了吧.

"葉凡哥哥,你怎麼了,被人打了嗎?"就在這個時候,清風明月兩個人從外面跑了進來,兩人看到我高高腫起的臉頰都十分的驚訝.

"清風,明月,走,和我回山去."我剛剛想要開口說話,門外傳來了沈歆一聲嚴厲的呵斥聲.

清風明月還是十分的害怕自己的這個師姐的,聽到沈歆的話後,兩個人猶豫的望了我一眼之後,還是緩緩的走出了房間.

"明月,等等!"在兩個人離開之前,我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張藥方遞到了明月的手中,說道:"明月,記住,你師姐現在身體十分的虛弱,你按照這上面的藥方給你師姐抓一些藥,一定要讓你師姐喝藥知道了嗎?"

明月望了望藥方又望了望我,乖巧的點了點頭,這時門外又傳來了沈歆一些不耐煩的聲音,催促著明月快點走.明月將藥方收好之後,一步三回頭的看了我幾眼,最終還是離開了中藥鋪.

等到他們走遠之後,我找了一面鏡子靜靜的看著鏡子中的那個我.鏡子的我臉上布滿了黑炭,右臉頰還有一塊大大的紅手掌印,憔悴的連我自己都差點沒有認出自己來.

看到鏡子中我自己的這個樣子,我苦笑了一聲,心中無比的悲涼.望著床頭櫃子上我辛辛苦苦熬制出來的中藥,我突然覺得命運十分的喜歡捉弄人,明明我什麼都沒有做,卻被命運這般的捉弄.我越想越是生氣,就從口袋中摸出了那張沒有畫完的符箓,在上面添了幾筆,猛地甩到了那碗中藥上面.

噗!

紅色的符箓打在中藥上面,爆發出了一團血色的血花,消失的無影無蹤,就連一點中藥湯都沒有留下,再一次讓我覺得十分的驚愕.

我仔細的回想著剛剛的心情和符紙上面畫的那些箓語,又拿出一張空白的符箓畫了起來,這一次,我終于知道上一回我為什麼失敗了,因為我在畫符箓的時候缺少了一份悲涼的心情.想起林依和沈歆的事情,我心里就十分的難受,我一邊想著一邊畫著,很快,又是一張完整的符箓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畫完符箓之後,我打開仔細的看著,符箓上面那些符畫就像是一滴血色眼淚一樣,隱隱散發著一陣磅礴之勢,原本整張黃色的符箓在那血色眼淚的渲染下,變成了一張血紅的符箓.

以往我畫的符箓都只對鬼魂有用,不知為何,我隱隱覺得手中的這張符箓不只是對鬼魂有用,對活人好像也有用.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窗戶外面有一只黑貓正豎起了全身的貓毛,朝我叫了起來.

我心里本來就十分的不舒服,看到那豎著貓毛對我怪叫的貓之後,我就更加的不爽了,我沒有任何的猶豫,手中的血符就朝著那黑貓甩了出去.

"喵!"看到朝自己飛來的符箓,那原本貓毛豎起來的黑貓,整個身體都弓了起來,竟然毫不示弱的朝我甩出去的那張符咒撲了上來.

和我想的一樣,那血色的符箓打在跳躍起來的黑貓身上,不等那黑貓落地,身體就化成了一灘黑血灑落在了地上,黑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雖然早就猜到了這符箓會有這樣的效果,但是我的心中還是十分的驚訝,我驚訝的倒不是符箓的效果.我驚訝的是那只黑貓,那只黑貓看向我的眼神極其的不友善,剛剛那一撲好像就是沖著我來的.

叮鈴……

一聲清脆的聲音從地上那灘黑血中傳了出來,我走近了那黑血,發現地上的那灘黑血之中有一個黑色的小鈴鐺.鈴鐺真的十分的小,只有幾毫米的直徑,如果不是我仔細的看的話,根本就找不到這鈴鐺.

我伸出手將鈴鐺給撿了起來,發現鈴鐺里面有一只黑色的蟲子在飛著,剛剛鈴鐺的響聲就是這黑色的飛蟲發出來的.

"這是什麼?"我心里十分的奇怪,拍了一張照片發給了林依,然後我就看到了一個紅色的感歎號,林依的微信竟然已經把我給刪除了.

我心里莫名的一陣抽痛,就把圖片轉發給了吳玲,沒想到吳玲很快就回了我的消息,說:"葉凡,你也會養蠱啊?"

"啊,養蠱,養什麼蠱啊?"我快速的回了吳玲一個消息.很快吳玲就給我發來了一段語音,說道:"葉凡,你手中的那個東西就是迷魂蠱啊,這種蠱可以迷惑生物的魂魄,讓生物聽蠱主人的話,做任何主人想要做的事情,如果這東西不是你的話,你就趕緊燒了吧,免得這東西去迫害其他的生物了."

聽完吳玲的這話之後,我立即放了一把大火將手中的鈴鐺給燒掉了.望著大火中那掙紮著的蠱蟲,我又一次陷入了身上的思考之中,是誰把這迷魂蠱帶到這黑貓的身上的呢,她想要干嘛,是想要害我還是想要監督我?

咔……

蠱蟲在烈焰之中發出了最後一聲慘叫聲,就停止了掙紮,全身散發出了一陣黑色的臭氣,熏得我眼淚都流了出來.

呼!

這蟲子真臭,我把火熄滅之後從房間中跑了出來,經過了蠱蟲的這事情這麼一鬧,讓我很快從傷心中回過神來.

雖然一夜之間沈歆和林依都離開了我,但是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將從鬼門關里拿來的胖子的那個靈位拿了出來,靜靜的看著.鬼門關里面為什麼會有胖子的靈位,這靈位上面的幾個字我能夠肯定就是胖子的奶奶寫的,胖子的奶奶為什麼要在鬼門關里給胖子立下這個靈位?

想到這里,我拿出手機給胖子打了一個電話,胖子很久才接我的電話,說她現在正在辦案子,問我有什麼事情?

我看著櫃台上面胖子的那個靈位,聽著電話里胖子的聲音,總覺得十分的詭異.于是我將靈位打翻在了桌子上,讓胖子辦完案子後來我中藥鋪一趟,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說.胖子說了一聲行吧,就掛了電話.

直到晚上,胖子才開著警車從外面趕過來.胖子來的時候身上的警服也沒有脫,沖進我藥鋪的胖子一屁股在我櫃台前坐了下來,望著我說道:"葉凡,快快快,給我倒杯水去,我要渴死了."

我倒好水走到了胖子的面前,不等我把水遞過去,這家伙就搶過了我的水跟牛一樣大口的喝了起來.

看著胖子這喝水的樣子,我真害怕這家伙會一不小心噎死.等到胖子喝完水之後,他擦了擦嘴巴,朝我看了過來說道:"葉凡,今天怎麼有空找我了,不陪你的道士妹妹了啊?"說著,胖子還伸出頭在中藥鋪張望了幾眼,似乎在尋找著沈歆的身影.

我白了胖子一眼,懶得理會這家伙,就將桌子上寫有胖子名字的那靈位給拿了出來.胖子看到櫃台前那寫有自己名字的靈位的時候,頓時就破口大罵了起來:"我說葉凡,你是不是有病,我還沒有死呢,你就給我立靈位,這種玩笑是能亂開的?"

我也不生氣,看著胖子說道:"胖子,你自己看看,靈位上面的字像不像我寫的."

聽到我的這句話,胖子愣了一下,他端起了靈位,緊緊的看著上面寫的字.不一會兒,胖子那生氣的臉色漸漸的變得有些驚愕了起來,他不可置信的抬起頭朝我看了過來,聲音幾乎都有些顫抖的說道:"葉凡,這,這是我奶奶的字嗎?"

我靜靜的看著胖子的表情,胖子的這驚訝的表情絕對不像是裝出來的,我點了點頭,說道:"嗯,我也覺得這像是你奶奶的字."

"這東西你是從哪里找來的呢."盤子十分奇怪的看著我,問道.

我當然不能和胖子說這東西是我從鬼門關拿來的,我只是和胖子說這靈位是我從工業三路的一個廢棄墳場找到的.

胖子也信了,他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靈位,最後胖子哭喪的臉望著我說道:"葉凡,我不會已經死了吧.不然奶奶干嘛要給我立這個靈牌?"

我讓胖子別瞎說,他死了怎麼還能夠和我說話.

"那這靈位是怎麼回事?"胖子的心情稍稍的恢複了一些.

我緊緊的看著胖子說:'要知道這靈位是怎麼回事,很簡單,這靈牌是你奶奶立的,我們問你奶奶就知道了."

胖子的臉上有些複雜的看著我,讓我又是意外又是擔心,我問胖子說道:"你這麼看著我干嘛,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上篇:第227章 悲涼     下篇:第229章 體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