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纏骨香咒 第243章 鈴鐺  
   
第243章 鈴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抬起頭也跟著朝圖書館上面看了過去,只見王通和吳玲兩個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圖書館的橫梁上面,胡遠手中拿著一把桃木劍,吳玲的手上則端著我給她的那個濟公碗.他們在天煞凶鬼的正上方,此刻正緊緊的盯著全身冒著黑火的天煞凶鬼.

被困在紅繩之中的天煞凶鬼哭的越來越淒厲,全身的那黑火也燒的越來越旺盛了,就在那些纏繞在女鬼身上的紅繩要燒斷的時候,吳玲一碗冷水就從女鬼的頭頂澆了下去.

滋滋滋!

冷水澆在女鬼的頭頂上,瞬間就把她身上的那些火焰給澆滅了.

天煞凶鬼這個時候開始有些慌了,停止了哭泣,拼命的掙紮了起來.見那黑色的火焰被澆滅了之後,王通大喜,他握緊了手中的桃木劍從房梁上方跳了下來,直接朝女鬼的腦袋刺了過去.

吼!

天煞凶鬼感覺到了來自頭頂的威脅,使勁了全力,終于從鎖住自己的紅繩之中逃脫了出來,同時蒼白的手爪朝跳下來的王通抓去.

"驅邪敷魅,邪靈遁形!"半空之中的王通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張"安魂符箓"直接貼在了女鬼的頭頂,女鬼的動作刹那間遲疑了一下,下一秒,王通手中的桃木劍就砍進了女鬼的肩膀里面.

女鬼臉色十分的痛苦,另外一只手臂就朝王通抓了過去.

王通原本想要將桃木劍給拔出來,再砍女鬼一劍的,卻發現動了兩下,並拔不出桃木劍.

"師兄,小心!"吳玲大喊了一聲,已經來不及了,天煞凶鬼那只慘白的爪子已經抓在了王通的身上,瞬間就把王通肩膀上的一大塊肉給抓了下來.

王通沒有感覺到疼痛似的,他拼命的將桃木劍給拔了出來,再次朝著天煞凶鬼的那肩膀砍了下去.

這一次,天煞凶鬼的一只手臂被王通硬生生的給砍了下來.

天煞凶鬼也被徹底的給激怒了,仰頭大喊了一聲,全身再次冒出了那團黑色的火焰,瞬間移動的來到了王通的面前,僅剩下的一只手抓住了王通的肩膀,在我們驚恐的注視下,王通發出了一聲痛苦無比的慘叫聲,整條血淋淋的手臂就被撕了下來,那鮮血如泉湧一般從他的肩膀處噴了出來.

天煞凶鬼單手抓著王通那條被自己撕下來的手臂,她低頭看了一眼,接著在我們的面前,她張開嘴巴將整條手臂都給吞了下去.讓人感到恐怖的事,天煞凶鬼吞下了一條手臂之後,她那條被王通砍下來的手臂竟然長了出來.

王通捂著自己那斷了的手臂,臉色蒼白十分的痛苦,沒過一會兒他就因為失血過多暈倒在了地上.

我趕緊從蠟燭圈里面跳了出來,撕下了衣服上的一大塊白布,參差了一些止血用的中藥在白布里面給王通包紮起傷口來.王通受傷十分的嚴重,這些白布根本就不能夠將王通的鮮血止住.

"這張止血符給他貼上!"一聲焦急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了起來,我抬起頭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胡遠手中拿著一張紅色三角形的符箓遞到了我的面前.我接過符箓,沒有多說什麼就把符箓貼在了王通受傷的手臂上.

"呼"的一聲,一陣火焰就從王通的手臂上竄了起來,王通的整個斷臂都燒著了起來,紅色的火焰之中還冒著很多的鬼氣,十分的嚇人.暈過去的王通在火焰的燒烤下,疼醒了過來又疼暈了過去.火焰熄滅之後,我看到王通那手臂斷口處結了一道厚厚的焦疤,王通的血總算是止住了

"葉凡小心!"還不等我稍稍的松一口氣,天煞凶鬼欣賞的看了看自己新長出的那只手臂,再次凶猛的朝著我們撲了過來.

"畜生,還想要害人!"看到這一幕,吳玲手中的濟公碗一翻,那破碗就罩在了天煞凶鬼的頭頂.一陣青光從破碗之中射了出來,將天煞凶鬼給籠罩了進去.青光之中的天煞凶鬼那凶狠的表情開始變得痛苦了起來,他的動作也隨之遲緩了下來.

我連忙將王通給拉到了蠟燭里面,天煞凶鬼掙紮的想要從青光之中跑出來,也就是這個時候,胡遠轉頭朝著她那五個同伴看了過去,大喊了一聲:"動手!"六人同時翻出了六面銅鏡,朝被圍在中間的天煞凶鬼身上照了過去.六道光芒同時從銅鏡之中射了出來,射在了女鬼的身上,打出了好幾個窟窿.

天煞凶鬼拼命的想要逃出青光的包圍圈,胡遠哪里有那麼容易的讓她逃走,他們六人手中六面銅鏡跟隨著天煞凶鬼的動作來回移動著,天煞凶鬼瞬間就被青光穿的千瘡百孔了.

吼!

在青光的掃射下,天煞凶鬼終于抵擋不住了,發出了一聲絕望的慘叫聲,撲通一聲就倒在了地磚上,一陣黑血從女鬼的身體之中流淌了出來,瞬間把地板給浸濕了.

女鬼雖然已經倒在了地上,但胡遠他們依然沒有停止對女鬼的攻擊,他們六個人手中的銅鏡一直照射在倒在地板上的女鬼身上,陣陣黑煙從女鬼的身上冒了出來,空氣中充斥著一股焦臭的味道.

終于,在經過了幾分鍾的掃射之後,那女鬼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身上的鬼氣也比剛剛少了很多很多.

"好了,大功告成了."胡遠走到了天煞凶鬼的身邊,從口袋中摸出了一個血色的鈴鐺,在女鬼的頭頂搖了兩下之後,從鈴鐺里面散發出了一陣紅光,籠罩在了女鬼的身上.女鬼瞬間就消失在了圖書館里.

我驚訝的望著這一幕,轉頭問沖過來查看王通傷勢的吳玲,問道:"那女鬼到哪里去了?"

吳玲看到王通沒有生命危險之後,她才開口說道:"那天煞凶鬼已經被收入了攝魂鈴之中,明天就會被送到我們的法器部,打造成為一件法器."

"鬼魂還能夠打造成法器嗎?"我好奇的望著吳玲,開口問道.

吳玲點了點頭,說:"當然可以了,就像是泰國人用鬼魂打造佛牌一樣,我們也可以用惡鬼打造成法器.越是厲害的鬼打造出來的法器威力就越大,像是這種天煞凶鬼是難得的打造法器的材料了."

我和吳玲說話的時候,胡遠也走到了我們的身邊,他查看了一下王通的傷勢之後,抬起頭朝我看了過來,一臉鄙夷的說道:"這些你都不知道還想要加入第三研究院嗎,你以為我們第三研究院是什麼人都能夠進來的放?"

我翻了一個白眼,心想老子進第三科學研究院關你屁事.胡遠見我不說話,他又冷笑了兩聲,轉頭朝吳玲看了過去,說道:"要是能夠找到這天煞凶鬼的兒子的話,將這天煞母子煉化成法器的威力就更大了,怕是真煉出來的話,這法器和魂器比起來也差不多了."

吳玲將我給她的濟公碗收了起來,淡淡的看著胡遠說道:"胡師兄,做人不能太過貪心,這次能這麼容易的收拾了那天煞凶鬼都靠葉凡從精明道借來的這濟公碗了,不然這次對付起這天煞凶鬼來也沒有那麼的容易."

胡遠瞟了我一眼說道:"說的也是,我們和淨明道的關系也要改善改善了."說完,胡遠走到了我的身邊,繼續說:"你叫葉凡是吧,天煞凶鬼已經被我們收拾了,你們可以回去了."

我對胡遠這些人本來就沒有什麼好感,就和吳玲告別了一聲後,拉著胖子朝圖書館外面走去.

在我們剛剛走到圖書館門口的時候,一陣涼風從外面刮了進來,我愣了一下,感覺有一道黑影從我的身邊快速的穿了過去.于是我趕緊回頭朝身後的圖書館看了過去.

在我身後的圖書館中,胡遠他們幾個人正在收拾著戰場,完全沒有察覺到有任何的不正常.我擔心吳玲他們會有什麼事情,就重新的走到了他們的身邊,和胡遠說道:"剛剛好像有什麼東西從外面飄了進來,你們呢小心點."

胡遠只是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冷笑了一聲說道:"你還能夠感覺到有鬼沒鬼嗎,你還是先擔心擔心自己再來提醒我吧."

聽到胡遠的這句話,我的心里別提有多的無語,我也懶得再理他們了,我轉頭看向吳玲說道:"吳玲,你和我一起出去吧."

吳玲還以為我還在害怕那天煞凶鬼,只聽她說:"葉凡,你放心吧,那天煞凶鬼已經被收拾掉了,不會再來找你的麻煩了."

"不是,我總覺得這圖書館里還有別的什麼東西,你最好和我一起出來."我說道.

吳玲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相信了我的話,轉身走到了遠處胡遠的身邊說道:"胡隊,我先送王師兄回醫院了,這里就交給你們了."

我和胖子幫忙把王通從圖書館里面抬了出來,我們剛剛走不久,就聽到圖書館里傳來了胡的一聲怒吼聲:"什麼東西,滾出來!"

胡遠的聲音之中充滿著憤怒和驚駭甚至還夾帶著一些恐懼,也不知道看到了什麼東西.

"不好,里面果真還有別的東西!"吳玲聽到胡遠的這聲怒吼之後,臉色劇變,她轉身快步的沖進了圖書館里面.

我擔心吳玲會出事,將王通交到了胖子的手中,叮囑了胖子幾聲之後也跟著跑進了圖書館里面.

在圖書館之中,我看到穿著一身白色運動衫的胡遠手中緊緊的端著那個銅鏡,面如死灰的望著面前的一個黑衣人.在黑衣的身邊,胡遠的五個隊員全都橫七豎八的倒在了地上,一個個面色蒼白,看起來應該是受了重傷.

黑衣人背對著我,冰冷冷的看著胡遠,說道:"把天煞凶鬼交給我,我就放你一條生路."

"你想的美!"胡遠十分的高傲,從口袋中摸出了一張符箓貼在了手中的銅鏡上面."刷"的一聲,一道紅色的光芒就從銅鏡之中射了出來,直朝黑衣人的身上射了過去.

黑衣人沒有躲避,那紅色的光芒在快要接近他身體前的時候,戛然停止了.接著那從銅鏡中射出來的紅光正快速的收回著,我們只聽到"啪嗒"一聲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胡遠手中的鏡子就碎了.

胡遠看到這一幕,瞬間就傻了眼.黑衣人冷笑了一聲,轉眼就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了胡遠的身後,一雙白嫩的雙手朝胡遠的後腦勺爪了過去.黑衣人的手指雖然纖細,但那出手的力道卻是十分的足,我能夠肯定胡遠要是被他爪到一下的話,腦袋絕對會被捏碎.

胡遠大吃一驚,沒想到這黑衣人的速度會這麼的快,趕緊轉過身從口袋中摸出了一個小小的棺材朝身後的黑衣人扔了過去.,

只聽一聲嬰兒的啼哭聲從棺材里面傳了出來,空中的那小棺材瞬間變成了一張嬰兒的臉,露出兩顆獠牙朝黑衣人伸出的手給抓了過去.

黑衣人冷笑了一聲,轉眼又消失在了我們的面前,等黑衣人再次從胡遠側面出現的時候,她的手中已經多出了一個金色的鈴鐺,正是胡遠用來裝天煞凶鬼的那個.

黑衣人不緊不慢的望著手中金色的鈴鐺,他在胡遠的面前晃動了兩下之後,說道:"鈴鐺已經拿到了,謝謝哈."說完,黑衣人轉身正准備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青光從我身邊吳玲手中的破碗射了出來,黑衣人沒想到吳玲手中會有濟公碗,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啊"的發出了一聲痛呼聲,踉蹌的後退了幾步,袖子中的鈴鐺和一張黑白照片掉了出來.

黑白照片里面有三個小孩,正是我和胖子還有林依.

這黑衣人是誰,怎麼會有我們小時候的照片,看黑衣人的背景,我隱隱覺得有幾分熟悉,這背影和林依的背影一樣,這人不會就是林依吧?

受傷的黑衣人穩住之後,猛然轉頭朝我們這邊看了過來,一雙憤怒的眼睛緊緊的盯著拿著濟公碗的吳玲.

上篇:第242章 鬼哭     下篇:第244章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