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纏骨香咒 第267章 試飛  
   
第267章 試飛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吳玲告訴我說,大概是從一個星期前開始,117末班車上的司機在開車經過東村橋的時候前面就會出現兩條路.一條路是通向東村橋的,另外一條路則是橋下面,奔流不息的大河,是一條名副其實的不歸路.

還好第一天開車的那個師傅是個老司機,頭腦還比較清醒,他把車子開上了不歸路之後,發現兩邊的風景不對勁及時的刹住了車才保證了全車人的性命.後來車上的人下了車,全都嚇出了一身冷汗,埋怨司機開車不認真,怎麼把車給開到河邊上來了.

老師傅回公司後和上面的領導說了這事情,上面的領導卻說是老師傅疲勞駕駛出現了幻覺,不但沒有獎勵老師傅,還扣了老師傅一千塊錢的績效.老師傅就不樂意了,當場辭職了.第二天開車的是一個年輕人,老師傅是一個公德心比較強的人,再三叮囑了那年輕人在經過東村橋的時候要開慢點.結果第二天晚上,那年輕的司機還是把公交車開到了河邊上,情況相當的危險,要不是那老師傅提前提醒那年輕的司機路上開慢一些的話,那車人的性命怕是也要丟在車上了.

後來年輕的司機回公司說明了情況之後,公交公司的老板連忙把老師傅給請了回來,從此取消了8點到十點的那趟末班車.

本來到鄉下來的末班車八點結束運營也不算晚的,可是西鎮有三分之二的人口在石縣的廠子里面打工,而那些廠子為了多賺一些錢,大部分都是九點多才讓工人下班.也就是說,西鎮三分之二的人下班之後沒有公交回家了.這自然會造成民怨,就在昨天西鎮就有幾千個工人一起去市政府上訪了.市政府沒有辦法,責令公交集團一星期之內恢複末班公交車,必須是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領導一句話,累死一班人.公交集團的領導沒有辦法就找到了第三科學研究院,讓吳玲他們幫忙.

我聽完吳玲的話後,翻了一個白眼,望著吳玲說道:"人家讓你們第三科學研究院幫忙,你們就找我去啊."

吳玲沖我笑了笑,說:"其實這種案子我們都碰到過很多次了,這就是典型的鬼打牆的案子,你鬼也不是什麼難厲害的鬼,我們第三科學研究院一般都不想接這種民間算命師都能夠解決的案子的,這不,正好你要進我們第三科學研究院,我們領導就把這案子給接下來了,作為你入第三科學研究院的考驗."

沈歆讓我這段時間不要多管閑事,特別是關于靈異這塊的事情,我正准備開口問吳玲能不能晚點再接受考驗的時候.吳玲一臉期盼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葉凡,按你現在的實力入院資格是遠遠不不夠的,你的入院申請能夠被批下來我和王通師哥可不知道費了多少的心血呢,這次這個這麼簡單的考驗也是王師哥幫你爭取來的,你可別讓我們失望啊."

吳玲都這麼說了,我再說晚點接受考驗的話就有些不合時宜了,于是我拍著胸膛看著吳玲說:"吳老師,你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你和王師兄失望的."

吳玲"嗯"了一聲,說道:"我相信你的實力,對了,你的那只冥鷺呢,怎麼沒有看到呢."

我愣了一下,也覺得十分的奇怪,今天一上午我都沒有看到露露在哪里.就在我還在擔心那只冥鷺是不是野貓叼走了的時候.我看到我身後的藥櫃子動了動,然後又恢複了平靜.

我疑惑的走到那個藥抽屜的邊上,伸出手拉開了藥櫃子果真發現那只黃色的小鳥正躺在一堆干蜈蚣之中偷吃著蜈蚣.

看到這一幕,吳玲趕忙跑到了我的身邊,將露露從抽屜里面提了出來,只聽吳玲說道:"葉凡,說了,你這蜈蚣有毒,你怎麼能夠給露露吃這麼多的蜈蚣呢."

我翻了一個白眼,說道:"不是我啊,是這家伙自己跑進去的,我哪里知道."

吳玲還准備說話,突然我看到手中的冥鷺雙腳一登,就倒在了我的手心.

"我擦,這小家伙不會真的中毒死了吧?"我伸出手摸了摸露露的心髒,發現這小家伙的心髒跳動的十分緩慢.

"葉凡,你不是醫生嗎,快,快給露露看看,她是不是中毒了."吳玲和我一樣緊張.

我白了吳玲一眼,說道:"我是中醫又不是獸醫,我哪里會給動物看病."雖然我口上這麼說,還是伸出手在露露的肚上摸了起來,發現這家伙肚子鼓鼓的,像是消化不良的樣子.我趕緊找來工具從露露的嘴中夾出了至少五只長長的蜈蚣,這小家伙才重新活蹦亂跳了起來.

"靠,你不要命了,吃那麼多?"看著這小家伙還准備去吃蜈蚣的時候,我一把關好了抽屜,將抽屜給鎖的死死的.

吳玲看到冥鷺沒事之後,她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讓我小心點.我說了一聲知道了,吳玲就走出了中藥鋪,說:"我已經和公交集團的打好了招呼了,今晚十點他們會有一趟公交車在西鎮政府門口等你,你到時候去那里找他們就可以了,按照我們組織的規定這是你的入組考驗,我不能幫你,一切都要靠你自己的,知道了嗎?"

我一邊摸著露露的羽毛,一邊看著吳玲說道:"吳老師,你就放心吧,不就是鬼打牆嗎,有什麼害怕的,天煞母鬼我都收拾了,是吧露露?"說著,我得意的低頭看著手中的冥鷺.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什麼,我感覺到這小家伙白了我一眼,然後撲哧著翅膀從我的手心飛走了,因為他的翅膀還沒有完全的長好,他只是在空中撲通了一下就掉到了地上.但這對于才出生幾天時間的雛鳥來說,已經非常的了不起了.

上篇:第266章 公交     下篇:第268章 收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