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纏骨香咒 第268章 收鬼  
   
第268章 收鬼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吳玲看到空中試飛的露露之後,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著我的這只小鳥,只聽她開口說道:"嘖嘖嘖,不得了啊.果真是神鳥,才出生幾天就會飛了."

我也十分驚訝的望著還在地上撲通的露露,正准備將他抱起來再次讓他試飛的時候,吳玲提前將露露抱在了懷里看著我說道:"葉凡,你看你反正也這麼不會照顧人,不如就把這只鳥兒送給我怎麼樣?"

這小鳥是我看著出生的而且是我冒著生命危險從天煞母鬼的手中救下來的,要說就這麼送給吳玲,我淡然有一些不樂意.可是看出著吳玲一副懇求的樣子,我又不好拒絕他.正當我准備找理由拒絕他的時候.吳玲手中的露露開始掙紮了起來,吳玲愣了一下松開了抱著露露的手,露露就飛到了我的懷里,沖著吳玲憤怒的叫著,好像十分的不滿意她一樣.

吳玲愣了一下,不等我說話,她就開口說道:"算了算了,這神鳥只認有緣人,你和這神鳥有緣,是我羨慕不過來的."說著吳玲看著我懷中的小鳥,"不過葉凡,你可要好好的照顧這神鳥,在他長大之前別輕易的讓別人知道,不然你和這鳥都危險了."

我笑嘻嘻的點了點頭,將露露放進了口袋之中,吳玲又叮囑了我幾句晚上需要注意的事情,讓我好好准備准備不要給他和王通丟臉之類的話,就離開了中藥鋪.

吳玲走後,我把中藥鋪的門給關上了,坐在櫃台前仔細的瀏覽著腦海之中的那本道藏,為今天完善的行動做准備.

東村大橋晚上莫名出現兩條路是典型的鬼打牆情況,有些鬼為了害人,會故意把原來的路給隱藏起來,而給人設下一條通往懸崖或者是通往大河的死路,如果有人一旦不小心走進了那條路的話,就十有八九很難活著回來了.

之前很多新聞就報道過司機開車開著開就掉進懸崖的案例,這其中就不免有一些事遇到鬼打牆的.但是新聞不能宣傳迷信思想,只把他們歸類為司機疲勞駕駛,讓很多人經常走夜路和山路的司機對鬼打牆的危害給忽視了.

我在道藏之中特地找到了一張"透牆符箓",這種透牆符箓不是說可以透視去偷窺別人家.而是這種透牆符箓可以透過鬼打牆看到後面的鬼.只要把後面的鬼給收拾掉了的話,鬼打牆自然而然的就會永遠的消失了.

這種透視符箓修煉的難度對于我來說,並不是很難,我輕易的就將這張符箓給畫了出來吃.畫出符箓之後,我又畫了幾張驅鬼符箓,用來對付那鬼打牆後面的那個鬼.吳玲和我說了,那鬼應該不是很厲害,憑我的本事完全可以給他收了,所以我的心也放寬了很多.

到了晚上十點多的時候,我來到了117公交車站的總站,以往這個時候這個車站都會有很多人去縣城工廠上班的.

因為縣城的很多工廠為了多賺一些錢,往往是實行十二小時倒班制度,白天有一批人上班,晚上也有一批人上班.而晚上去工廠上班的這些人就是在這個點等末班公交車去縣城的.

可能是因為最近公交車鬧鬼的原因,我來到公交車站的時候,公交車站冷冷清清的只有我一個人.偶爾有幾個附近的人路過,都奇怪的打量著我,就像是看怪物一樣.

看著這些人奇怪的眼神,我用手摸了摸我的臉,我的臉上沒有什麼東西.就在一個老爺爺奇怪的看著我路過的時候,我伸出手拉住了那老爺爺,問那老爺爺這麼看著我干嘛?

老爺爺停下了腳步,看著我說道:"小伙子,你是不是想要坐公交車去縣城啊?"

我點了點頭,說:"是啊,怎麼了?"

"咳咳,小伙子,你不知道嗎,117公交上面鬧鬼,現在公交已經停運了,你要等到明天白天才能有公交來呢,我勸你還是明天白天的時候過來吧."老爺爺提醒著我說道.

只是老爺爺的話剛剛說完,一輛117公交就從前方開了過來,老爺爺看到那開過來的公交後,愣了一下,然後說了一聲:"怪事,這公交是什麼時候又開通的啊."說完,也不等我說話,老爺爺就匆匆的離開了這里,他好像十分的害怕著公交車一樣.

也是,誰不忌諱一輛鬧鬼的公交呢.

公交車停穩之後,從上面走下了一個穿著藍色制服的司機.看司機的樣子,這司機應該已經有五十多歲了.

司機走到了我的面前,打量了我兩眼之後,說道:"你是葉凡大師嗎?"

第一次被人家叫著大師,我有些不好意思,抓了抓頭發說道:"對,你叫我葉凡就可以了."

老司機沖我點了點頭,說:"葉凡大師,我陳好,今天晚上配合你一起抓鬼,我們上車吧."

于是我和陳好一起上了車,我坐在前排,駕駛室的後面.車上只有我和陳好兩個人,我們上車之後車子還沒有啟動.等到了十點,陳好才准時開車.

也不知道是因為外面太安靜的原因,還是汽車發動機的聲音本來就大,在我的耳邊一直回蕩著汽車發動機的聲音,聽的人十分的不舒服.

為了緩解車上這詭異的氣氛,于是我便和陳好閑聊了起來,我問陳好知不知道驚天的任務是什麼.陳好說不知道我會來嗎,于是我問陳好怕不怕,原本我以為陳好會說不怕的.畢竟他要是怕的話,就不會來了.

讓我意外的是,陳好說了一句誰不怕鬼,誰不怕死呢,我當然怕了.

"你怕還來這里干嘛?"我有些奇怪的打量著陳好,開口問道.

這個五十多歲的男人一邊認真的開著車一邊說道:"這個東村鬧鬼的事情是我第一個發現我,我把事情報給了公司沒想到公司反而把我開除了,可是我怕更多的人受到傷害,就提醒每班的司機開車的時候都注意一些這才避免了一車人的傷亡.現在這條線路停運了,給西鎮的老百信帶來了很大的不方便,這也是我不想看到的,我這次過來只是想讓公交恢複正常,讓大家都能夠在晚上坐上公交."

原來這個老人家就是第一個發現這邊鬧鬼的人啊,知道這一點之後,我不由的對這老人家肅然起敬了起來.

"大師,快要到了,前面就是東村的地盤了,過了東村就是東村大橋,發生怪事的地方就是在那座橋周邊.

我聽完之後點了點頭,握住了手中的透牆符箓.靜靜的望著前面.車子慢慢的開進了東村之中,東村是西鎮第一大的村子,村子里面住了幾百戶人家.而東村大橋就在村子不遠處,按道理來說這麼多人的村子,人氣十分的旺盛,是不會出現鬧鬼這種事情的.可是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他就是不講道理的,偏偏這東村就出現了鬧鬼的事情.

車子離開了東村,前面的東村大橋漸漸的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當我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那東村大橋上的時候.老司機突然臉色大變,一腳猛然的踩下了刹車從,我聽到"咚"的一聲巨響,車子不斷的在朝側面傾斜著.

"大師,快下車!"老司機沖著我大喊了一聲就從駕駛位上面沖了一下來,拼了命似的朝前面跑去,我反應過來之後,也快速的離開了位置,朝外面跑了出去.就在我的雙腳剛剛一落地的時候.只聽"轟隆隆"一聲巨響,117公交車翻入了東村大橋下,下面響起了巨大的水花聲.

我轉頭朝老司機看了過去,發現陳好此刻也臉色慘白的看著我,我驚魂未定的問道:"我們怎麼到橋上來了,那東村大橋不是還在前面的嗎?"

老司機搖了搖頭,說:"我就覺得不對勁,那東村大橋的距離離東村也就兩百米上下,我們已經走了兩百多米了,還沒有上橋我就懷疑我們是不是已經遇到鬼打牆了."

我們現在已經在橋上了,這麼說來的話,前面那座橋就是假的了.我依稀記得陳好按照我們看到的道路拐了一個彎.如果不是陳好這個老司機發現的早的話,我和陳好恐怕就一起掉下去了.

"大師,你不是抓鬼師嗎,快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陳好轉頭朝我看了過來,他的眼神之中充滿了害怕,看的出來,陳好雖然心事細密但也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我聽完陳好的話後,就將我的那張透強符箓拿了出來,按照道藏上的方法.我把透牆符箓燒成了一堆黑灰之後,用手抹了兩把抹在了眼睛上面.

和雞蛋膜的效果差不多,我眼睛抹上了這層符箓灰之後,前面有兩條路變得有些模糊了起來,還有一條路十分的清晰.

那兩條模糊的人像是由鬼霧組成的,迷迷糊糊的.我用水擦了擦眼睛把眼睛上面的符箓灰擦乾淨之後,前面那兩條路又變得和中間的那條路一樣的清晰了起來.

看到這里,我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基本上看而已確定那兩條路就是鬼打牆造出來的假的路了.老司機看著我,有些擔心的問道:"大師,現在前面出現了三條路了,我們要走哪條路?"

我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張驅邪符箓遞到了老司機的手中,說道:"走,正中間這條,你把這驅邪符箓收好,跟著我走就可以了."說完之後,我又重新的在眼睛上面抹了一把符箓灰.接著就朝最清晰的那條路走了過去.

越往前走,我覺得我的全身就越是冰冷,陳好有些害怕的拉住了我的手,說:"大師,我們不會快走錯了吧,這條路好像是一條死路,前面再走的話就會掉進懸崖里面去了."

我搖了搖頭,說:"師傅,你跟著我走就對了,我保證我不會害死你的."就在我這麼說著的時候,前面出現了一面樹林,樹林里面有著一層濃濃的鬼霧.

"就是這里了!"我望著前面的樹林,知道那鬼就在樹林里面.于是我轉頭朝老司機看了過去,陳好這個時候不知道是害怕還是因為寒冷,身體一直在發抖.

我怕陳好進到樹林里面之後身體會吃不消,于是我就讓陳好在樹林外面等我,我摸出了一張去驅邪符箓自己走進了樹林里面.

在樹林里面又出現了很多錯綜複雜的道路,不過有了符箓灰塵在眼睛上面的我,對那些多余的路完全的可以忽視掉.

在這麼多的路中,只有中間的一條是最清晰的,這讓我懷疑這個害人的鬼是不是有強迫症,總喜歡把真正的路留在中間.

我跟著這條路走到了路的盡頭,突然間,一個穿著白衣服的女鬼從我頭頂的樹木上面掉落了下來,長長舌頭一把繞住了我脖子.

我一下子就被這女鬼給吊飛在了樹上,不過我也沒有慌亂,手中的驅邪符箓一把就按在了我脖子上那長長的舌頭上面.

"啊!"

那白衣服的長舌頭女鬼果真和吳玲說的一樣,本事十分的小,被我這符箓一按之後,舌頭就冒出了一陣巨大的黑煙,上松開了我的脖子.

我從樹上掉落下來了之後,那白色女鬼也跟著從樹上飛了下來,沖著我掐了過來.我冷笑了一聲,從口袋之中掏出了一面鏡子,才女鬼的頭上造了過去.

一道黃色的光芒從鏡子里面飛了出來,正好打在女鬼的頭上,女鬼又發出了一聲慘叫聲,就飛出了老遠.

想跑嗎?

女鬼知道他不是我對手,轉身就想要逃跑,我當然不會給他這個機會,手中的符箓往鏡子上一案,一道火光從鏡子之中射了出來,打在了那女鬼的身體上.這一次那女鬼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叫聲,全身就變成了一道灰塵,飄落在了地上.

女鬼死後,我周圍的這片樹林也全都消失了,只留下了一條夾在墳墓中間的小道,還有小道前面的一個佛牌……

上篇:第267章 試飛     下篇:第269章 變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