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纏骨香咒 第271章 鬼藥  
   
第271章 鬼藥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窗外的那男鬼一雙渾濁的眼睛靜靜的盯著我看著,那纏繞在他腦袋上的繃帶開始緩緩的脫落了下來,在那繃帶里面白的紅的盡是鮮血和腦漿.

那繃帶脫落的時候,我聞到空中又多出了一陣苦澀的中藥香味,那繃帶里面應該是纏繞了一些中藥.當纏繞在那男鬼腦袋上的繃帶完全脫落下來的時候,我看到那中年的腦袋果真和我想的一樣,已經完全的被削掉了一半,只有一些頭皮沾在上面,十分的嚇人.

中年男鬼開始朝我病房的方向走了過來,看到這一幕之後,我想要從病床上爬起來逃跑,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身體突然動彈不了了,就像是打了麻藥一樣.

川烏!

我終于明白了那苦澀的中藥香味是什麼了,在男鬼的繃帶里面竟然纏繞了一些中藥川烏,川烏市一中麻醉類中藥,可以麻痹人的神經,讓人動彈不得.

男鬼放佛已經看到了我驚嚇的表情,他渾濁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陰冷的笑容,快速朝我床頭撲了過來.

完蛋了!我想要放聲大吼,卻發現舌頭也是麻的,就在那男鬼要撲到我脖子上的一刹那,從窗口處射來了五只類似雨箭一樣的東西,穿過了男鬼的下半邊腦袋,那男鬼瞬間化成了一灘血水,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而剛剛穿過男鬼那腦袋的東西紛紛的掉落在了我的床上,我感覺身體可以稍稍的移動了之後,就伸出手將床上的那東西拿了起來.那是一塊塊類似于干樹皮一樣的東西,也是中藥.

鬼箭羽!這種中藥的名字叫做"鬼箭羽",當初就和當歸,沉香一樣突然在我的藥櫃前出現過,沒想到這次我又看到了這種中藥.

"咳咳,葉凡,沒有嚇到你吧?"就在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了一聲咳嗽聲,田敏從病床外面走了進來.

"大師!"看到田明手中提著兩包中藥走了進來,我奇怪的望著田敏說道:"大師,剛剛是你救了我嗎?"

田敏沖我輕輕的笑了笑,他拄著拐杖來到了我的病床邊上,說道:"對!"

"大師,外面的沉香是怎麼回事?"我奇怪的望著田明,這里是在醫院,按道理來說有人熬中藥也算是正常.只是剛剛外面的那沉香分明就是招惹鬼靈的那一種.

讓我意外的是,田明在我的床邊坐了下來,他把手中的拐杖一放,一雙濃眉緊緊的盯著我看著說道:"那沉香是我放的,你知道你剛剛動彈不了的原因嗎?"

原本田明還想要賣個關子的,我直接望著田明說道:"那川烏也是大師你放的嗎?"

田明愣了一下,奇怪的望著我說道:"你也知道川烏啊."

我說:"我是學中醫的,我怎麼會不知道川烏."說完,我奇怪的看著田明說道:"大師,你,你這是干嘛,為什麼要故意陷害我啊."

田明聽到我說話,得意的一笑,轉頭靜靜的看著我說道:"葉凡,要是我剛剛不救你的話,你是不是必死無疑?"

田明用川烏麻醉我,全程我都毫無察覺,于是我點了點頭.

田明就說道:"今天我要教你的就是用中藥抓鬼,沈歆應該也和你講過,這世界上除了陰陽師之外還有一種大師就是藥香師,藥香師可以借助中藥本身的靈性,打造出很多種抓鬼的中藥出來,剛剛我用的沉香,川烏和鬼箭羽就是很好的抓鬼中藥."

用中藥抓鬼我從來都沒去接觸過,之前我接觸的中藥抓鬼,都只不過是借助中藥尋找鬼魂的小落或者是用來招引鬼魂的,這次還是第一次看到田明直接用中藥把一個鬼給滅了.聽到田明說要教我用中藥抓鬼之後,我不由的坐直了身子,肅然起敬的望著田明說道:"大師,快教我怎麼用中藥抓鬼,要是能夠學會用中藥抓鬼的話,那以後我抓鬼可就方便的多了."

田明從衣服里面拿出了一本泛黃的書籍遞到了我的面前,書籍像是被人從中間撕開過,因為上面還貼著一層厚厚的透明膠.

"這是什麼?"我奇怪的望著田明,開口問道.

田明告訴我說:"這是李時珍留下來的另一本本草綱目,和現在傳世的本草綱目不同,這本本草綱目上面記載了數千種抓鬼的中藥,和這些中藥的煉制方法."

"還有這種醫書?"我愣了一下,接過了田明手中的書,仔細的翻看了一下,發現這本書其實和傳世的本草綱目里面記載的中藥差不多,不同的是里面多了一些內容,就是可以通過書中的某些秘法結合普通中藥的藥性,煉制成為一種特別的抓鬼的中藥.

書中記載的每種中藥里面的抓鬼效果都讓我暗暗稱其,相比于羅琦給我的那本道藏,這本本草綱目上面煉制抓鬼中藥的方法更容易讓我接受,畢竟我學了十幾年的中藥,對上千種中藥的藥性都十分的清楚了,只要能夠掌握煉制抓鬼中藥的方法,就能夠很快的消化這本書.

"葉凡,你千萬把這本書收好了,千萬別讓除你我之外的其他人看到了這本書,包括你的至親之人."田明認真無比的看著我說道.

我向來是一個能夠保守秘密的人,聽到田明這麼說之後,我點了點頭.田明還是不放心,她緊緊的抓住了我的手說道:"葉凡,你千萬記住了,要是讓除你我之外的其他的人看到了這本書在你的手上的話,不僅是你的性命,就連我的性命也保不住了."

看到田明如此認真的樣子,我不敢怠慢,抓緊了手中的本草綱目讓田明放心,我一定不會讓別人知道我手中有這本書的.

田明"嗯"了一聲,說一句這就好,讓我好好看看這本書最好是在我十八歲之前把這本書給看熟,會對我有很大的幫助,說完,田明就匆匆的離開了醫院.

望著田明離開的背影,我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這本本草綱目既然關系到我和田明兩個人的性命,她為什麼要把這本書給我呢?

難道,田明和我的上一輩有著非同凡響的關系,或者是田明看中了我身上的某種氣質,想要在我的身上賭上一把嗎?

田明走後,我仔細的打開本草綱目看了看剛剛在醫院里面出現過的幾種中藥,沉香,川烏和鬼箭羽.本草綱目上記載經過靈異加工提煉過的沉香以洗刷惡鬼的孽債,所以很多身背孽債的鬼魂對沉香趨之若鹜.這和我之前了解到的基本上相同,讓我稍稍的有些意外的是,川烏這種中藥,川烏這種中藥不僅有麻痹人的神經的作用,還能夠起到麻痹鬼魂的作用.

被川烏麻痹過後的鬼魂,會按照主人的要求去做一切事情.這讓我想起了剛剛那個纏著白布的男鬼,那男鬼的繃帶里面有川烏,他應該是被田明給麻痹了接受田明的指示來害我的,當然田明也不是真正的想要害我,他只不過是想要讓我知道這些靈異中藥的用處而已.至于被加工後的鬼箭羽可以刺穿鬼魂,讓那些鬼魂在一瞬間魂飛魄散化做黑血,只不過這鬼箭羽的威力大小受提供鮮血的人的實力強弱影響.

厲害的抓鬼師鮮血滴落在鬼箭羽上面,能夠對付厲害的惡鬼.而實力稍弱一些的抓鬼師的鮮血的話,只能對同等級的鬼魂產生影響了.

煉制這三種抓鬼中藥的方法也不是很難,只需要隨便抓到一些鬼魂,將他們的魂力收集進對應的三種中藥之中去就可以了.

看書其實是一件很費精力的事情,我看完這三種中藥的效果之後,就有些疲憊了,我將這本本草綱目收好之後就睡覺了.

睡覺的時候,我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我夢到陳好被人打滿身是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他瞪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我,讓我幫他報仇.

我一下子就從夢中驚醒了過來,外面的天空已經有些蒙蒙亮了,我的全身也布滿了汗水.我長長的吸了一口氣,望著東村的方向,攥緊了拳頭說道:"陳師傅,你放心吧,你的死我也有責任,我不會讓你白死的!"我感覺身體恢複的差不多了,我先辦理了出院手續,回到了中藥鋪後就開始准備幫陳好報仇的事情了.

我給吳玲打了一個電話,說明了我的意圖,然後問吳玲要一個李龍的地址,電話之中的吳玲卻有些為難的說道"葉凡,你想要對付李龍,這恐怕有些困難."

"怎麼?"我眉頭微微皺了起來,說話的聲音也變得有些低沉了起來.

電話中的吳玲說道:"李龍是東村大隊的村長屬于體制內,我們的第三科學研究院也是體制內的單位,所以我們不能對李龍下手."

我冷笑了一聲說:"這個李龍我必須得讓他得到一些報應,不然我無法和死去的陳好交代,吳玲你放心,我不會以第三科學研究院成員的身份去對付他,你只要把李龍的地址給我就可以了."

電話那頭的吳玲沉默了很長的時間,然後問我說道:"葉凡,你真的想好了沒有?"

也不管電話那頭的吳玲能不能感覺到,我重重的點了點頭,說道:"我想好了,今天我不幫陳師傅報仇的話,我以後每天晚上都會夢到陳師傅的."

吳玲說道:"好,我現在就幫你調查一下陳龍的家庭住址,晚點給你打電話."

吳玲掛了電話之後,我又給沈歆打了一個電話,問沈歆能不能給我提供一些鬼魂?

我能夠感覺到電話那邊的沈歆明顯愣了一下,她問我說道:"葉凡,你要鬼魂干嘛?"

我要鬼魂是為了煉制抓鬼用的中藥,不過我不能告訴沈歆,就說有別的用處.沈歆也沒有再多問什麼很快就送來了三個骨灰盒到我的中藥鋪.

沈歆送來的三骨灰盒每個骨灰盒上面都貼著一張黃色的符箓,我能夠感覺到里面有東西掙紮的聲音.沈歆告訴我說這些鬼魂都是之前害了人,被她關押在骨灰盒里面准備用來煉制符箓的.說著,沈歆好奇的看著我說道:"葉凡,是不是昨天我師父也教你怎麼煉制陰符了?"

我愣了一下,第一次聽說陰符這種東西,就問沈歆說陰符是什麼?沈歆告訴我說,陰符其實和泰國的陰牌差不多,是收入鬼魂的一種符箓.這種符箓帶在身上可以隨時召喚鬼魂出來幫助自己,或者是用來害別人給別人帶來厄運.

說到這里,沈歆神神秘秘的看著我說道:"我和你說你不要和別人說啊."

"什麼?"我奇怪的看著沈歆,說道.

"其實很多職場或者是官場上的人喜歡在我們這里買陰符,因為這種陰符可以用來對付他們的競爭者,在那些競爭者快要上位的時候,這陰符就能夠給他們的競爭對手帶來厄運,讓他們身體出些事情,或者是工作上出些差錯,從而達到自己上位的效果."沈歆說完後還不忘補充道:"你可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啊,這是我們的獨家賺錢之道呢."

我聽完沈歆說的這些話,心里卻有些抵觸,說道:"你們這不是害人嗎,怎麼能讓那些別有心計的人上位呢?"

沈歆白了我一眼,說:"你別這樣說好不好,職場的競爭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多麼的激烈,各個勾心斗角,誰不是別有心計的人,我們只不過是在一群別有心計的人中間賺錢而已.至于官場上,我們賣陰符則是十分謹慎的,要看他買陰符來對付的是什麼人,如果他對付的是一個好官的話,我師父就會把假陰符賣給他.如果他對付的是比自己更壞的人的話,我師父才會賣真正陰符給他的,同時會在陰符里面使用一些手段,讓他不敢做壞事."說到這里,沈歆一雙美麗的眼睛緊緊的盯著我說道:"你竟然不知道陰符,這麼說來的話,我師父他不是教了你這個,他是交了你什麼,快說!"

上篇:第270章 香起     下篇:第272章 師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