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纏骨香咒 第284章 開會  
   
第284章 開會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越想越亂,要是真和吳玲說的一樣的話,那羅琦就是大反派了,正一宮上一任掌門人言均為了守護中國靈異界犧牲性命將羅琦封印在了林村.可是如果言均道人真的和吳玲說的一樣是為了維護中國疆土而犧牲的話,他為什麼又多次要至我于死地,要知道,我的父親葉川和言均一樣當年也是抗擊泰國靈異界入侵的一大主力.要不是羅琦多番救我的話,我恐怕早就死在了言均的手中了.

而且羅琦和我的父親還有著一段情感,我父親又是當年抗擊泰國靈異界入侵的主力之一,羅琦又為什麼要和我父親作對.

我不知道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導致現在我父親當年的戰友反過來想要殺我,而我父親當年的敵人卻將我收為了徒弟,看來想要徹底的了解事情的原委的話,還得從當年那場中泰斗法之中找起了.

"葉凡,你又在想什麼事情呢,怎麼雙眼無神?"吳玲看到愣在原地發呆,她疑惑的伸出手在我的面前晃動了兩下.

我抓住了吳玲的手,眼睛緊緊的看著吳玲說道:"吳玲,三四十年前中國靈異界是不是有北均衡南葉川一說?"

吳玲點了點頭,說道:"對,我的祖師全名叫做言均衡,當時在北方做一個大人物的法師,和葉川是當時中國靈異界最厲害的法師.我祖師善用陽術,葉川精于陰法,所以當時兩人又並稱為一陰一陽."

"那麼葉川當時和你祖師爺言均道人的交情好嗎,兩個人有沒有什麼矛盾?"我看著吳玲說.

吳玲奇怪的望著我,說:"兩人都是戰場上的戰友,一起浴血奮戰在諒山一線怎麼會有矛盾呢,葉凡,你想要問什麼啊?"

"沒事!"聽完吳玲的回答,我的腦海里徹底的亂成了一鍋粥,獨獨我父親和言均道人的事情就讓我剪不斷理還亂,更別提我爺爺,母親還有羅琦,林依他們了.

"你真的沒有事嗎?"吳玲看我今天十分的異常,她擔心的望著我,見我再三搖頭之後她就問道:"葉凡,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呢?"

我抬起頭望著林依消失的方向,說:"我要找到林依把沈歆先救出來,你呢?"說完,我轉頭朝吳玲望去,問道.

吳玲眉頭低著,說:"我得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寫一份報告交到上級,讓上面插手管一管東洋堂了,絕對不能讓東洋堂的人聚集五大魂器,救出那絕世冥主."

"嗯,好,我們現在回去,吳玲,你幫我調查一下沈歆的下落,我們在一起制定下一步的計劃,你看如何?"我說道.

吳玲點了點頭,接著我們兩個就離開了北街胡同,各自回到了住處.我回到中藥鋪的時候,正好看到迷迷糊糊從房間走出客廳的明月,明月擦著眼睛看著我問我說:"葉凡哥哥,你回來了,我師姐呢,怎麼沒有回來?

"你,你師姐又被人給抓走了."我說這話的時候兩邊臉都有些發燙,我和沈歆一起去的北街胡同,現在只有我一個人回來了,換做是誰都會覺得十分的恥辱.

"啊!"明月聽到我的這句話,他轉身跑進了房間里面,拿出了了一把桃木劍和一個小挎包就重新的沖了出來.

"你,你這是干嘛?"看著明月這個樣子,我愣了一下,瞪著大大的眼睛疑惑的望著明月說道.

明月說:"我要去救我的師姐啊."

望著如此天真無邪,一心只想要救沈歆的明月,我走到了他的身邊,伸出手摸了摸明月的腦袋將他抱在了懷里說道:"明月,你相不相信我?"

明月瞪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我,然後點了點頭.

我說:"中國這麼大,你現在沖出去也找不到你師姐,哥哥我已經托人去調查你師姐的下落了,昨晚明天白天就會有結果,你不要急好嗎?"

"可是師姐她會不會有危險啊?"明月十分擔憂的問道.

我說:"不會的,你師姐肯定不會有危險的,你相信我."

"好吧,那葉凡哥哥你早點休息,你看你眼睛里面都布滿血絲了,一定是累到了吧."說著,昏暗的燈光之中明月一雙小手摸到了我的臉上,淡淡的溫暖從明月的手心傳到了我的心里.

我躺回爺爺的房間,拿起手機重新注冊了一個微信號,好幾次嘗試著加林依的微信好友都被林依給拒絕了.加微信好友的時候可以在添加請求里面給對方發消息,我就編輯了一條長長的消息,讓林依不要傷害沈歆,沈歆不會害我之類的話.發出消息之後,我就放下手機躺在床上准備睡了.

我剛剛一放下手機,就聽到微信提示音響了起來,林依還是拒絕了加我為好友,不過這一次她在拒絕的理由里面回了一句足以讓我安心的話,"葉凡哥哥,放心."這短短的六個字,足以讓我放心的睡一個好覺.

第二天天空還沒有亮,我就被吳玲一個電話給吵醒了,電話那邊只聽吳玲語氣奇怪的說道:"葉凡,今天九點來第三科學研究院辦公室開會,不能遲到."

"啊,開會,開啥會?"我腦袋還有些暈暈沉沉的問道.

吳玲說:"你來了就知道了,會有一個很大的任務,就這樣,九點見!"吳玲說完也不等我繼續說話,就把電話給掛掉了.

我看了一眼現在的時間,已經到了八點多了,重這里到辦公室還要半個多小時.于是我趕緊從床上爬了起來,穿好衣服後推開門走出了房間.剛剛一走出房間,我就看到清風和明月這兩個小道童正全副武裝的早早的守在我的門外.

見我走出來之後,清風快步的走到了我的面前,說道:"葉凡哥哥,聽說我師姐被人給抓起來了,我們快去救師姐吧!"

看著十分焦急的清風,我安慰了他幾句說我今天上午就去打探沈歆的消息,並且告訴清風說我能夠確保她師姐沒有事情之後,清風這才沒有之前那麼的焦急了.只聽清風說:"葉凡哥哥,你去哪里打探消息,我和你一起去吧."

"我也想去."清風的話剛剛一落下,明月就抬起頭了腦袋,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我,可憐兮兮的說道.

看到兩個人這個樣子,我不忍拒絕就將兩人一起帶上了車.第三科學研究院的辦公室在政府大樓里面,我來到辦公室的時候,里面已經坐滿了人,我粗略的看了一下,大概三十多個人,吳玲,王通,胡遠他們都在現場.還有一些是我不認識的,但看他們之間相互的熟悉程度,這些人應該是第三科學研究院的老員工了.這三十多個人看到我帶著兩個穿著道袍的小孩子出現在會議室的門口,一雙雙好奇的眼睛全都朝我的身上掃了過來.

吳玲看到出現在門口的我後,連忙從位置上站了起來,伸出手將我拉到了一個角落,說道:"葉凡,你怎麼還帶了兩個小孩過來啊?"

"人家才不是小孩呢,人家是抓鬼師."不等我說話,明月就有些不滿意的看著吳玲,說道.

我趕緊捂住了明月的嘴巴和吳玲解釋道這兩個是沈歆的師弟,想要和我一起救沈歆,所以我就帶他們來了.

吳玲看了看清風明月,又回頭看了看身後的會議室然後說道:"這樣吧,你讓你的這兩個小師弟先到外面等著,你和我一起去里面開會."

"也行!"說完,我和清風明月交代了兩句之後,就跟著沈歆一起進到了會議室,在沈歆和王通的身邊坐了下來.

我坐定之後,王通將腦袋湊到了我的耳邊,低聲的說道:"葉凡,這是你進研究院第一次開會,我和你簡單的介紹一下,在場的這些人都是第三科學研究院第三分院各個大隊的負責人,第三分院主要負責的是南市這一塊的靈異事務.待會兒我們的第三分院的主管領導會過來主持會議,你少說多看,多聽."

我聽完王通說的這些話,認真的點了點頭.

差不多快要到九點的時候,一個穿著白襯衫滿頭銀發的老頭走了進來.在老頭的身後竟然跟著我們縣里面的最大的領導,在老頭的面前,縣領導十分的恭敬,看的出來這老頭的地方不是一般的高.

更讓我驚訝的是,老頭走進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吳玲點頭打招呼.吳玲象征性的點頭回應了一下後,老頭就在圓桌的最前面坐了下來,我們縣的領導親自給老頭端來了一杯水放在老頭的桌子上.

我看著身邊的吳玲,好奇的問道:"吳玲,怎麼這老家伙只給你一個人打招呼啊?"

我話剛剛一說完,吳玲就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說:"什麼老家伙,他是我們最大的領導,也是我的師叔,言盚D長."

原來第三科學研究院第三分院的院長是正一教的人啊,怪不得第三科學研究院的人對吳玲這麼的客氣了.

"各個縣區的負責人都到齊了嗎?"言琝丹n之後,拿起茶杯輕輕的喝了一口水,掃視了再座的這些人一眼,當他的目光掃過我身上的時候,在我的身上多留了幾秒.

穿著白色三葉草T恤的胡遠將一份名單遞到了言琲滬惚e,恭敬的說道:"院長,除了幾位有任務在身無法抽身的負責人外,其他的都到齊了."

言痡蔥齯F一下名單之後,點了點頭,然後放下了茶杯說:"竟然人都到齊了的話,那我們就開會吧,先給大家介紹我們的一位新成員,葉凡,葉同志,葉凡同志剛剛來我們第三科學研究院,大家在工作上都多幫幫葉凡同志,葉凡同志你也和各個負責人自我介紹一下自己吧……"說著,言琲漸堨停留在了我的身上.

我心跳加速的跳動了起來,沒有想到言痝熊M已經知道了我,看著幾十雙眼睛齊刷刷的看著我,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站起來自我介紹了一遍,又說了一些客套的話,讓大家多多照顧就坐了下來.

言甯搷睇“馱妨幓禮睌I了點頭,對我是相當的客氣,讓我都有一種我是言睇熅阞瑪鬮.

"好,接下來我們言歸正傳,這里有兩份文件,大家都看一下."說著,我們縣里的領導開始給我們一個人發了兩份文件.我拿到文件之後,掃視了一眼,第一份文件里面有很多關于天煞鬼嬰還有林依的照片.第二份文件是一些在太平間之中拍的照片,照片里面死者的死狀十分的恐怖,幾乎都是全身潰爛死掉的.

"我就不給大家繞彎子了,最近東洋堂活動的十分的頻繁,據可靠消息東洋堂現在在收集魂器想要把封印在林村的絕世冥主給放出來……"

嘩!

言睇“像o句話,下面頓時就一片嘩然,所有人的臉上都寫滿了不可思議之色,胡遠眉頭更是擰的和繩子一樣,看著言睇★D:"院長,東洋堂里的人大部分都是印度泰國的南洋人,這些南洋人這是想要重新向我們華夏宣戰嗎?"

言睌I了點頭,說:"我們第一分院的人說,最近南洋那邊的靈異法師是有些蠢蠢欲動,都在修煉著各種害人的法寶,看來他們沒有安什麼好心了."

"我看新聞上說,南洋的那些人現在竟然公開在采訪之中說現在的南洋已經不是三十年前的南洋了,讓我們華夏靈異界的人安分一些.看來他們已經安分不下來了."一個女的抓鬼師開口說道.

"哼,南洋不是三十年前的南洋了,難道我泱泱華夏就是三十年前的華夏了嗎,想要搞事情的話,誰怕誰?"王通雖然只剩下了一條手臂,但是其實卻是絲毫不弱,他冷冷的說道.

王通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在場的人全都敬佩的看著王通,就連我的心頭也都湧起了一番熱血,想要和泰國的靈異法師一爭高下.

言睇:"現在還不知道他們要干嘛,但是東洋堂不能讓他們在收集魂器下去了,大家看到第二份文件沒有,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上篇:第283章 冥主     下篇:第285章 古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