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纏骨香咒 第290章 傷門  
   
第290章 傷門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雷院長!"老頭從車上走下來的時候,周邊的年輕弟子紛紛的恭敬的和這老頭打著招呼.

看老頭那黑色圓形的道帽,我知道這老頭是全真教的人.我走到了吳玲的身邊低聲的問道:"吳玲,這個人就是第一分院的院長了嗎?"

吳玲"嗯"了一聲,說道:"他叫雷聲,是第三科學研究院第一分院的院長,也是全真教的第一長老."

我"嗯"了一聲,接著只聽雷聲朝我們招了招手說道:"大家都站過來一些,我有話要和大家說."

聽到雷聲的話,在場的人紛紛的朝著雷聲圍了過去,我也帶著清風明月走了過去.雷聲掃視了我帶的兩個道童一眼,臉上閃過了一絲驚訝的表情,問道:"這兩個小朋友也要下墓地嗎?"

"雷院長,這是我們第三分院特意帶來長見識的神童,我們會照顧他們的安全的."吳玲替我解釋的說道.

雷聲聽後多看了清風明月兩眼,接著繼續看向我們說道:"在場的各位都是我們第三科學研究院五大分院的精英弟子,相信大家都有下古墓的實力,這一次我就不和大家一起下古墓了,我會給你們一人一張我的分身符箓,要是你們遇到危險了的話可咬破中指滴落一滴鮮血在符箓上面,就能夠召喚我的分身出來幫你們,分身持續的時間只有十分鍾,所以你們要把握好時間."

說完,雷聲也沒有再說任何多余的廢話,就從自己的道袍里面掏出了一打黃色的三角符箓分發給了我們,接著就上車離開了.

"雷院長就這樣走了?"在場的人看到雷聲那遠去的黑色奔馳轎車,面面相覷,他們還以為雷院長會和他們一起下墓,現在雷院長就這麼走了,他們當然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吳玲師妹,來認識一下各大分院的同事."遠處的胡遠朝吳玲招了招手.吳玲正准備拉著我一起過去的時候,只聽胡遠冷冷的說道:"你一個人來就可以了,別帶那個拖油瓶來."

我聽到這句話,頓時就不爽了,吳玲按住了我緊攥的拳頭低聲的和我說道:"漢墓危險,不可內亂."說完她就先朝胡遠走了過去.

我望著胡遠的那個方向,只見他身邊聚集了二十幾個人,有男有女分成五隊.其中為首的一個胖子正拿著一張地圖似乎在和胡遠商量著什麼,在兩人的身邊還有三個人不時發表著自己的意見.

"兄弟,待會兒下到墓地之中去後,盡量跟緊那胖子吧,那胖子叫唐濤是第二分院的隊長,師出茅山派,對符法十分的精通,這次下到墓地之中肯定會碰到各種僵尸,和他走一起能減少很多麻煩呢."一開始跟著吳玲的黑竹竿走到了我的身邊,伸出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就像是和我很熟一樣.

我有些驚訝的看著搭著我肩膀的黑竹竿,他又黑又瘦又長,果真像一根黑竹竿一樣.

"小哥,看到唐濤身邊的那個黑衣女人沒有,她叫蘭竺是第四分院的隊長,待會兒下到古墓之後,你能離她遠點的話,就離她遠點."黑竹竿又開口說道.

我奇怪的看著黑竹竿,疑惑的問道:"為啥啊?"

黑竹竿告訴我說:"因為她的身份,第四分院主要管轄的地方是苗疆一塊,苗疆人善長用蠱,你別看蘭竺長得漂亮,在她的身上還不知道隱藏著多少的蠱蟲呢."

我聽完黑竹竿的話,不由的多看了這個穿著黑色裙子的女人幾眼,那不動聲色的背後是極度的危險.

"最外圈的那個光頭是第五分院的隊長,是少林寺來的,為人慈善沒有心計,你要是遇到什麼困難的話倒是可以找他幫忙,就是他的實力一般般."黑竹竿說道.

"竹竿兄,你和我說這麼多干嘛?"我驚訝的看著他說道.

黑竹竿說:"你是我師妹吳玲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了,提前給你說一下,讓你對接下來和你一起下古墓的人有些了解."說著,黑竹竿將嘴巴貼到了我的耳朵邊上低聲的說道:"其實這世間最危險的不是鬼怪,而是人心."

"楊兄,這里是你們第一分院的地盤,你不來和我們介紹一下古墓里面的情況嗎,楊兄你可不能藏私啊."黑竹竿和我講完這句話後,遠處的胡遠朝黑竹竿招了招手,黑竹竿應了一聲就走了過去.

這五個分院的隊長在一起商量了小半個時辰之後,胡遠和吳玲這才走了回來.胡遠把我和林婷婷還有蔣沖叫到了一起,把地圖平攤在了地上說道:"現在可以確定的是這是一座西漢墓,按照墓地的規格和史書上面的記載來看,這座西漢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就是海昏侯墓了."

我在中藥鋪沒事的時候會看一些曆史書,知道這個海昏侯是西漢在位時期最短的一個皇帝,,海昏侯名劉賀,因為得罪了大將軍霍光被驅逐出了皇宮,貶為了海昏侯.如果這座古墓真的是海昏侯劉賀的古墓的話,那里面的凶險晨程度又要比一般的西漢墓要多上十幾倍了.

海昏侯雖然只當了幾十天的皇帝,但畢竟是西漢正統皇帝,他的墓地肯定是按照當時最高規格來打造的,里面的風水布局當然也會是當時最厲害的風水名師來打造的.

怪不得第一分院的雷聲願意把這麼大的一個墓地分享出來讓各大分院的人一起下墓,這個燙手山芋他一個人也接不住啊.

"這是這個墓地大概的圖形,這里有八個門,分別是'開,休,生’三大吉門,和'死,驚,傷’三大凶門,剩下的"杜,景’兩道門為中平門,這入口是'死’門,出口則在'生’門……"

"入口在死門嗎?"蔣沖聽到胡遠的話後,臉上露出了幾分疑惑之色.

"有什麼問題嗎?"我一問出這句話的時候,頓時就後悔了,果真只見胡遠他們幾個一臉嘲諷的看著我,胡遠轉頭朝吳玲看了過去,說道:"吳玲,你來和他解釋一下吧,這人是你帶過來的."

吳玲沒有理會胡遠的冷嘲熱諷,而是仔細的和我解釋說道:"一般的風水墓,生門都是在入口,死門則是在出口的.死門在最里面,是主墓室所在,風水師把主墓室放在出口的地方,有一種人死了之後還可以複生的美好願望."

我點了點頭.

胡遠這個時候又說道:"我們待會兒進到這古墓之中後,右邊三門是三大吉門,左邊三門是三大凶門,從這六個門都能夠走到主墓室里面.因為每個門後面都有可能藏有魂器,所以等下下到古墓之中後,我們最好分口走各個門."

說話間,時間已經來到了正午,此刻太陽在正中間最高處,人的影子最短.也不知道誰喊了一聲可以下墓了,我們二十幾個人就一起進到了墓地之中.

果真和胡遠說的一樣,這墓地下面有兩條長長的小道,墓道里面的空氣十分的潮濕,還有一股腐爛的味道讓人聞的十分的不好受.

墓道里面十分的黑,還好我帶了強光手電,借助著手電燈光我仔細的看著周邊的環境.墓道兩邊的牆壁上都畫著壁畫,左邊壁畫上的人一個個表情詭異,手中拿著各種血刀,就像是要沖出牆壁來砍殺我們一樣.而墓道右邊的壁畫上,則是一些婀娜多姿的宮女.宮女笑顏如花,手中端著一些水果盤子,似乎是要孝敬我們一樣.

下到古墓之中的這些人想都沒有想,紛紛朝右邊走了過去,因為右邊那三道門是吉門.很快,墓道之中只剩下了七八個人.除了我和吳玲之外,還有那個黑竹竿.

"葉凡哥哥,我怕!"等到人都走遠了之後,墓室之中就變得無比的安靜了下來,明月聽著古墓之中不知道從哪里傳來的風聲,他伸出手緊緊的抓住了我的手臂開口說道.

"小師弟,你不是要救師姐的嗎,你要是怕的話,就自己上去吧."清風說完這句話之後,明月就不再說話了.但是從他抓著我的手臂的手掌不斷在顫抖著,我能夠知道他還是有些緊張.

"吳玲師妹,我們走凶門還是走吉門啊?"黑竹竿從下到古墓之後就一直跟在吳玲的身邊,一點都不在意自己一分院的那些伙伴.

吳玲依舊沒有理會自己的這個師哥,她轉頭朝我看了過來,開口問道:"葉凡,我們走吉門吧,那魂器應該是在主墓室,從吉門走能夠減少很多麻煩."

我搖了搖頭,說:"吳玲,你走吉門吧,我從傷門走,我不喜歡太多人在一起."

吳玲聽到我的這句話,先是愣了一下,接著看著我說道:"好,那你走哪里,我和你一起."

我徑直朝左邊走了過去,吳玲二話沒說跟了過來.黑竹竿也沒有多說什麼,他回頭看了看右邊的吉門後,也跟上了我們.

我們大概走了幾百米的時候,前面出現了一條三岔路,我知道這三岔路應該是分別通向三個傷門的.就在我准備隨便走一條路的時候,那個叫黑竹竿的家伙拉住了我開口問道:"小哥,你為啥走這條路啊?"

望著黑竹竿奇怪的眼神,我說出了一句足以讓他噴血的話,我說:"不為什麼啊,隨便走的."

黑竹竿聽到我的這句話,差點栽倒在地上,他讓我先等等,接著我看到他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竹筒,竹筒里面有三個用白骨做成的骰子.他先是把一個骰子放入了竹筒之中在三岔路口的第一條路口上面搖晃了兩下,接著打開了竹筒.竹筒里面的骰子瞬間變成了了一抹黑粉.

黑竹竿看到這一幕,臉色微微變了變,他轉頭朝我看來說道:"你看看你選的路,陰氣這麼的重,要是我們進去了的話,肯定九死無生."說完黑竹竿又拿起骰子在第二條路上面搖了起來.中間的那條路骰子沒有變成黑色的粉末,但是整個白骨做成的骰子卻變成了黑骨,中間還有著兩道大大的裂痕,十分的嚇人.

"這個也不行!"黑竹竿自言自語的說了一聲,又在第三條路上搖了起來,等黑竹竿拿起竹筒的時候,那顆骰子都消失不見了.

"骰子呢?"吳玲驚訝的轉頭看著黑竹竿問答.

黑竹溝打了一個冷顫,說:"骰子灰飛煙滅了,這三條路我們都走不得,我們還是回去走吉門吧."

"誰言吉門為吉利,凶門為凶,福兮禍兮!"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嘶啞的聲音從我們的身後響了起來,我回頭看去,只見那個穿著黑色長裙叫蘭竺的女孩帶著四個同樣打扮的人走了過來.

"蘭……蘭竺師妹……你,你們怎麼也到傷門來了."黑竹竿看到這過來的五個人,表情比剛剛還要害怕一些.

"怎麼,楊師兄不歡迎我啊?"蘭竺沖黑竹竿輕輕的一笑,然後低頭看著三岔路口前面我們沒有收起來的那兩個骰子,幾分鍾後只聽蘭竺說道:"這中間這條路明顯是一條活路,有活路不走干嘛要走那些吉門."說完,蘭竺又沖黑竹竿去年國慶的笑了笑,說完,她率先朝前面走去了.

蘭竺身後的四個人靜靜的跟在她的身後,一句話也沒有說,看的出來,蘭竺在他們這個隊伍之中威嚴十分高,以至于其他的人都不敢說話.

等到蘭竺五個人走遠了之後,黑竹竿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水,說道:"見鬼,這蘭竺怎麼也朝死門走了."

"竹竿兄這是怕蘭竺呢還是怕蘭竺身上的蟲子呢."我伸出手也搭在黑竹竿的肩膀上,笑嘻嘻的看著他說道.

"去去去,我和你很熟悉嗎,你就搭我肩膀."黑竹竿白了我一眼,就把我推開了,轉頭看著吳玲說道:"師妹,你看我們還是一起去吉門那邊吧."

吳玲理都沒有理他,帶著我和清風明月徑直朝前面走了過去.

墓室里面伸手不見五指,即便是有了手電,還是顯得十分的壓抑,走了一會兒之後,前面就出現了一道石門,石門是開著的,里面露出了燈光來,應該是一間墓室.

上篇:第289章 山下     下篇:第291章 門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