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纏骨香咒 第298章 面具  
   
第298章 面具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現在墓室之中總共有黑竹竿,唐濤,少林和尚,胡遠,吳玲,蔣沖,我,還有蘭竺一伙四個人,再加上清風明月總共十三個人.

走在這間墓室之中,我們誰也沒有說話,互相之間也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我拉著清風明月看著其他的人,只見蘭竺他們四個人走在一起,我們三分院的幾個人也走在一起,而黑竹竿則是跟在吳玲的後面走在我的身邊.那少林和尚和茅山派的

,蘭竺她們四個人走在一起,唐濤和少林和尚兩個人走在一起.

我的目光在這些人的身上掃視了一眼,最後停留在了蘭竺的身上,蘭竺有意無意的走在唐濤附近,也不知道打著什麼主意.

蘭竺一開始是進過墓室的,如果她不是想要趁機暗算唐濤的話,就是墓室里面有什麼東西是只有唐濤才能給對付的了的.

走到最里面的房間後,前面出現了一道水晶門,透過這水晶門我們能給看到里面的主墓室.這是一間二十多平方的墓室,墓室的兩邊擺放著很多打開的木盒子,木盒子里面堆滿了馬蹄形和麒麟趾一樣的金子.

"哇哇哇,又是金子啊."黑竹竿果真是一個財迷,看到里面的那些金子之後,他趴在水晶門上,眼睛珠子幾乎都要瞪出來了.

而我的關注點則在墓室最內側的一塊屏風上面,屏風上面畫著孔子畫像,還記錄了孔子的生平.

"不對啊,這孔子的生平怎麼和史書上面記載的不一樣,史書上面說孔子活了七十二歲,而屏風上面的生平卻是八十七歲,到底是史書上面說的對還是屏風上面寫的正確啊?"吳玲作為大學老師,關注點當然也都在屏風上的內容上.

"管他活了多少歲呢,先想辦法打開這琥珀門進到墓室里面再說吧,只要能夠順利的拿到魂器,我們就能夠離開這鬼地方了."胡遠開口說道.

胡遠不知道經曆了什麼,他似乎想早點離開這墓室.

"這道門要怎麼開啊?"吳玲伸出手摸著面前的這道水晶門,疑惑的開口問道.

"閉上眼睛,可以直接穿過這水晶門."就在這個時候,只聽蘭竺開口說道.

"是嗎,還有這麼神奇的事情嗎?"黑竹竿聽到之後,輕輕的閉上了眼睛就朝著前面走了過去.

在我們驚訝的注視下,黑竹竿的身體果真就融入了水晶門里面,就像是穿過了一層水霧一樣,黑竹竿很快就穿過水晶門,進到了里面的墓室里面.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人全都驚呆了,只有蘭竺神色比較嚴肅的望著里面,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看到蘭竺這個樣子,我走到了蘭竺的面前,開口說道:"蘭女士,你之前應該已經進去過了吧,你不該給我們帶個路嗎?"

聽到我說蘭竺之前進去過這墓室之後,在場的所有人目光都朝著蘭竺的身上看了過去.

蘭竺猶豫了一下,然後抬起頭朝身邊的唐濤看了過去,開口說道:"唐先生,我們一起進去吧,我剛剛看了這里面可是有很多抓僵尸的好法器呢."

蘭竺本來就長得漂亮,說完話的時候她還朝唐濤拋了一個媚眼,唐濤就更加的招架不住了,他愣愣的望著蘭竺,木訥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啊!"

接著在我的注視下,兩個人一起走進了水晶門里面.看到這里,我趕緊拉著清風明月一起跟著走進了水晶門里面,在閉上眼睛的時候我還拍了拍吳玲,示意吳玲一起進去.

吳玲當然也不傻,知道這里面肯定有問題,就跟在蘭竺的背後一起走了進去.當我身體穿過水晶門的時候,我感覺周圍被一陣寒冰包裹住了一樣,十分的冰冷,往前走的過程也並不輕松,就在我以為就要凍死在這水晶門中的時候,身體一松,周邊的溫度又恢複了正常.

"葉凡,我們進到墓室里面來了."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耳邊傳來了吳玲的聲音.

聽到吳玲的話之後,我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一片金光閃閃的金子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從水晶門里面看這墓室要比外面看的清晰了多.

"黑竹竿,你傻站在這里干嘛,怎麼不進去啊."我轉頭看向第一個進來的黑竹竿,只見黑竹竿手中端著一個羅盤,正眉頭緊皺的望著這間墓室.

黑竹竿聽到我的話之後,指著手中端著的羅盤,說道:"你看這羅盤上面的指針,晃動的厲害,這間墓室里面邪氣很重,必定藏了很多的鬼怪,我們還是小心點為好."

"啊……"就在我們說話間,我聽到水晶門里面突然傳來了一陣痛苦無比的慘叫生,聽到這叫聲之後,我們所有的人都轉頭朝水晶門里面看了過去.

只見水晶門之中,那個少林和尚表情十分的痛苦和猙獰,他被卡在了水晶門里面,也不知道在他的身上發生了什麼,突然一道紅色的火焰就從他的口袋中竄了出來,眨眼間就將他給燃燒成了一陣血灰,融入進了這水晶門里面.原本淡藍色的水晶門多出了這麼一陣血絲,看起來更加的有韻味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明明我們幾個能夠順利的通過這水晶門,可是這少林和尚卻出了意外,在水晶門之中被燒死了.以至于外面剛剛想要跨入水晶門的胡遠看到這一幕,連忙將跨出的腿給收了回去.

"隆隆隆……"不知道是誰觸動了機關還是什麼別的原因,水晶門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水濤聲.透過水晶門,我看到外面那條河水掀起了滔天巨浪,朝著岸邊大了過來.

但凡是被那河水拍打過的河岸,瞬間變了火紅色,被河水給融化了.

胡遠一下子就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地步,他轉頭看著身邊的蔣沖開口說道:"蔣沖,你快先進去看看."

蔣沖害怕的看著面前的水晶門,又害怕的望著身後那滔天巨浪,想了一會兒後,他正准備邁腿走進這水晶門里面.

我突然想到了什麼事情,開口喊住了蔣沖:"等等."

蔣沖疑惑的望著我.

我開口說道:"你身上有沒有那一分院院長給你的分身符箓,要是有的話,扔掉在走進來."

蔣沖聽到我的這句話,趕緊將那張符箓給掏了出來扔在了地上.接著她閉上眼睛走進了水晶門.我看到他走進水晶門的時候,額頭正不斷的冒著汗水,顯然也是緊張到了極點.

不過幸運的是,將沖順利的從水晶門里面走了進來,看到他走進來之後,我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分身符箓?"外面的胡遠也將身上隨身攜帶的分身符箓給拿了出來,扔進了水晶門之中.

那黃色的三角形符箓一扔進水晶門之中的時候,就聽"刷"的一聲,符箓燃燒了起來,幾乎將整個水晶門都給映紅了.

等到那符箓燒完之後,胡遠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在那腐蝕性極強的河水到來之際.他跨步跑進了水晶門里面.

那河水也很快拍打在了水晶門上面,不過河水並沒有流進來,而是全都被擋在了外面.

經過了這小小的插曲之後,所有人的目光又重新的回到了這間墓室里面.只是大家都警惕的望著前面的那道孔子屏風,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或者是往前走的.

"叮當!"突然墓室前面響起了一聲清脆的聲音,只見一個馬蹄形的金子滾落了下來,透過了那堆金光閃閃的金子,我看到了了一把畫著太極圖的青銅劍.雖然我們隔著那青銅劍十分的遠.但是還是能夠感受到那青銅劍里面隱藏著的磅礴的能量.

"絕世法寶啊!"和蘭竺一起的一個女的看到那青銅劍之後,發出了一聲驚呼,她就率先朝那青銅劍走了過去,走到了墓室前面將那青銅劍給拿了起來.那青銅劍被她拿起的一刻,墓室的溫度都低了很多.

"好凌厲的劍啊!"吳玲感受到了從那青銅劍上面傳來的寒氣,她雙手環抱住了肩膀,臉上寫滿了後悔和羨慕之色,估計是後悔自己沒有第一個向前去.

"哇,這馬蹄金里面竟然藏著這麼多的法器."那苗族女人將青銅劍拿起來了之後,似乎又發現了很多的法器,眼中滿是驚喜.

吳玲邁開腳步正准備走過去的時候,我伸出手拉住了吳玲,沖吳玲搖了搖頭.然後我轉頭朝蘭竺望了過去.

蘭竺看到自己分院的同事拿到了寶物,她一點都不著急,相反她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似乎在等待著什麼.暗算蘭竺這麼貪婪的人應該不會這麼的淡定,這里面肯定有鬼.

"師妹,你留點法器給我們啊,可別把這些法器都給自己拿了."和蘭竺一起來的其他兩個人終于也忍不住朝那些馬蹄金走了過去.

就在他們兩個走到中間的時候,我聽到地下面傳來了一陣如野獸一般的喘息聲,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是什麼東西.

幾十只布滿灰塵的血手就從地上伸了出來,抓住了蘭竺那兩個同事的雙腿.

蘭竺的那兩個同事甚至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叫聲,就被那些手給拽到了地底下面去,因為地面比較硬,抓他們的手比較多的原因,蘭竺的這兩個同事幾乎被扯的四分五裂了開來.

啊!

蘭竺那個拿到了青銅劍的同事反應也快一些,那從地上伸出的血手在抓住她小腿的時候,那苗族女孩手中的青銅劍就砍了下來,將那只血手給砍成了兩半.

可是也就是她這個舉動,徹底的激怒了地下的那些東西,我聽到地下那喘息聲越來越大了,越來越急促了起來.

"轟隆!"下一秒地面被掀了開來,從地底下冒出了幾十個穿著黑衣鎧甲,帶著白色面具的武士.

這些武士沒有給蘭竺同事任何逃命的機會,抽出了腰間的長劍,亂劍就朝她的身上招呼了過去.

即便是那青銅劍在厲害,蘭竺的那個同事還是被砍成了肉醬.那女的死了,這些武士也沒有打算放過她,只見武士撿起地上的那些碎肉就放進口中咀嚼了起來.

我望著這恐怖的場面,雙腿都不由于的打起顫抖來,以前我覺得考古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只要將文物一點一點挖出來就可以了.

現在看來,原來每一座古墓都沒有那麼的簡單,在古墓開挖之前,原來都有人在下面打點過了的.

這幾十個蒙面武士將蘭竺的同事吃乾淨了之後,他們提著手中那鮮血淋漓的長劍就朝我們這邊看了過來.

那一雙雙蒼白面具下的眼睛顯得無比的凌厲,我們幾個全都進入了一級備戰爭准備.

"吼!"武士頭領一聲令下,那幾十個面具武士提起長刀就朝我們這邊沖了過來.

"唐濤哥哥,這里就交給你了."平時十分冷淡的蘭竺這個時候卻是對唐濤無比的熱情了起來,緊緊的站在唐濤的身後.

唐濤沖蘭竺得意的笑了笑,說:"放心吧,師妹,這里就交給我了."說完,我看到他手中多出了幾十張"鎮尸符",看那鎮尸符上面的咒語,我就知道這些符箓都是上乘品.

唐濤在那些武士沖過來之前,手中的符箓全都扔了出去,紛紛打在了靠前的那些武士身上.

那些符箓就像是出膛的子彈一般,瞬間就把那些跑在前面的僵尸給打飛了出去,撞倒在了身後的那些馬蹄金上.

"好!"黑竹竿拍了拍手,看到那些被打飛出去的武士,沖著唐濤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可是唐濤的臉色卻十分的難看,他死死的盯著那些被打飛出去的武士,果真,幾分鍾之後,那些武士又從地上爬了起來,手中的長劍全都朝唐濤的方向扔了過去.

這些武士顯然是經過來專業訓練的,幾十把長劍竟然沒有一把扔歪的,全都朝唐濤飛了過去.

唐濤大吃一驚,轉身想要逃跑,可是已經晚了,那幾十把長劍在他轉身的一刻,已經穿透了他的身體.

上篇:第297章 彙合     下篇:第299章 屏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