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纏骨香咒 第305章 逃跑  
   
第305章 逃跑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完蛋了!

望著那些在墓室之中四散飛舞的綠光,我心沉入了低谷之中,這千年古尸十分的厲害,並不是我們對付的了的.

砰砰砰!

亂光射在墓室之中,發出了像是子彈一樣的聲音,聽的我心里發慌.

當!

在這亂聲之中,我聽到了"當"的一聲清脆的聲音,這聲音和那些射擊聲不一樣,我無比的驚訝,抬起頭朝那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一道綠光打在了千年古尸躺著的棺槨上面,這強大的綠光並沒有把棺材給打爛,甚至都沒有在石棺上面留下任何的印記.

"躲進棺槨里面!"我沖著清風明月他們兩個人大聲的喊道,說完在亂光之中,我沖到了清風明月的面前,將清風明月給抱了起來,翻身跳進了棺槨之中.

"咚!"我跳入棺槨之中的那一刻,突然只聽動咚的一聲,整個人失去了重心朝著棺材下面掉落了下去.

砰!

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發生什麼的時候,屁股上就傳來了一陣劇痛,足足過了十幾分鍾我才反應過來.從地上爬了起來,發現周邊是一片厚厚的草地,在棺槨的下面竟然也有一間密室,密室的前面有一條暗道,暗道十分的潮濕,在暗道的盡頭遠遠的我就聽到了一陣水濤聲.

"葉凡哥哥,快點走開,有人要掉下來了."從地上爬起來的清風一把拽住了我的手就朝邊上讓了過去.

"嗷嗚!"果真我剛剛讓開半步,黑竹竿就從上面掉了下來,他手中緊緊的抱著昏迷之中的吳玲,雖然下面墊著很多柔草,但是這下還是把他給摔疼了.黑竹竿摔下來不久之後,胡遠和蘭竺也從上面跳了下來,蘭竺跳下來的時候,落地十分的穩,我十分的奇怪抬起頭望著蘭竺.只見蘭竺的手中握著一根草繩,原來在我們的頭頂是有條繩子可以下到下面來的.

"快跑!"蘭竺剛剛一站穩,就沖著我們大聲的喊了一聲,喊完之後,他二話沒說就快步的朝那密道的方向跑了過去,也不怕那密道的前方有更大的危險在等著他.

吼!

那千年古尸的吼叫聲從棺材的上方傳了過來,聽到那僵尸的吼叫聲,我知道那僵尸也快要跳下來了.于是我趕緊帶著清風明月瘋狂的朝密道前方飛奔了過去.

跑了大概有十幾分鍾,在密道的盡頭出現了一條大河,河水渾濁,不知深淺.在河水的邊上還系著一條小船,此刻率先跑到密道前方的蘭竺正在解著那小船.

不久,黑竹竿和胡遠兩個人也跑到了岸邊,就在我們幾個裝備上船的時候,那渾濁的河水出現了一陣陣水紋,水紋越來越大,還有一陣黑氣從那水紋的正中間飄了出來.

等到水紋散開之後,一張蒼白的嬰兒臉從河水之中浮現了出來,我一眼就認出了那蒼白嬰兒那雙渾濁的眼睛.

天煞鬼嬰!

蘭竺看到這突然從河水里面鑽出來的嬰兒,警惕的後退了幾步.

天煞鬼嬰竟然出現在了這墓室里面,那林依會不會就在這墓室附件,想到這里,我緊緊的盯著前面的河水,想要找尋林依的影子.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惡臭從我們的身後傳了過來,我回頭朝身後看了過去,那千年古尸在這個時候也追了上來,他的臉上還蓋著那塊圓形的玉璧,嘴角滿是詭異的望著我們.

現在我們前有追兵後有猛虎,進退兩難了.

"又是這鬼嬰!"胡遠冷哼了一聲,手中甩出了三張三角符箓,打在了鬼嬰的身上,鬼嬰沒有躲開,那三張三角符箓死死的打在了鬼嬰的身上,但是沒有對她產生絲毫的傷害.

"沒用的,這鬼嬰在還沒有出生之前就死了,身上沒有邪氣,我們的符箓對他小效果不大,只有勸說他了."蘭竺雖然之前沒有見過這天煞鬼嬰,但是一眼就看出了這天煞鬼嬰的來曆.

"我來!"在這生死關頭,我站了出來,望著擋在前面的天煞鬼嬰,開口說道:"小家伙,你想要什麼,你想要什麼我們都給你,先把我們放過去好嗎?"我望著這天煞鬼嬰,開口說道.

天煞鬼嬰伸出手指向了胡遠.

我們三個同時朝胡遠看了過去,只見在胡遠的手中還抓著那魂器,蝴蝶草!

"是蝴蝶草嗎?"我疑惑的轉頭,重新的望向了天煞鬼嬰,開口問.

天煞鬼嬰點了點頭.

我就繼續說道:"那我把蝴蝶草給你,你不要傷害我們,好不好?"

天煞鬼嬰又點了點頭,看的出來,他並不是很想要為難我們,我知道這應該是林依的意思.

"胡遠,快把蝴蝶草給他吧."我回頭朝胡遠喊道.

胡遠有些猶豫,他回頭看了看身後的千年古尸,那千年古尸臉上蓋著的那塊玉面在這個時候又緩緩的轉動了起來,玉面上面再次泛起了一些綠光.胡遠見證過這些綠光的厲害,他不敢大意,趕緊握住了蝴蝶草走到了天煞鬼嬰的身邊.

胡遠伸出手將蝴蝶草遞給了天煞鬼嬰,可是當天煞鬼嬰伸出手接過蝴蝶草的時候,胡遠卻沒有松手.他嘴角咧過了一絲冷笑之色,在他的另外一只手上多出了一把黑色的小刀,猛然就朝鬼嬰的脖子上面抹了過去.

"不要啊!"我反應過來後,想要制止已經來不及了,天煞鬼嬰發出了一聲絕望無比的慘叫聲,脖子上面就被割開了一道大大的傷口,黑色的鮮血嘩啦啦的從他的脖子中流了出來.

胡遠冷笑了一聲,一腳就將天煞鬼嬰踹入了河水之中.

"宰鬼刀!"蘭竺目光熾熱的死死的盯著胡遠手中的那把黑色小刀,說道:"這可是你們全真教的寶物,看來你們兩派的掌門人十分的器重你們啊."說著蘭竺又轉頭朝黑竹竿看了過來,剛剛黑竹竿的那三張三清符箓也是他們正一宮的鎮宮之寶.

"咻咻咻!"不等胡遠說完,我們身後傳來了"咻咻咻"的聲音,那無數道綠光再次從千年古尸臉上的玉盤里面射了出來.

"跑!"我來不及想天煞鬼嬰的事情了,一把抓起了清風明月的手,就跑到了河岸邊上,和黑竹竿他們一起上了船.

"劃船!"松開了綁在岸邊的繩子之後,我拿起來放在船上的船槳,就奮力的朝前面劃了起來.

小船順水而下,劃的很快,一下子就離開了岸邊,脫離了那千年古尸的攻擊范圍之中.

呼!

望著那綠光打不到的地方,我長長的松了一口氣,但是同時心中沒有底,總覺得這次逃脫的太過簡單了,也不知道這條河岸是通往哪里.

"好了,不用劃了,這小船順水而下,我們先省些力氣應付後面的事情吧,這河水也不知道會把我們送到哪里去!"蘭竺望著還在奮力劃船的我和黑竹竿,開口說道.

聽完蘭竺的話之後,于是我放下了木板,抬起頭靜靜的望著河水的前面.這條河水深不見底,也不見盡頭,讓人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後面,後面的水怎麼是紅色的?"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明月聲音顫抖的開口說道.

我朝著明月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在我們的小船後方,有一陣漫開的血水正迅速的朝我們這邊追了過來.

看到這里,我眉頭就皺了起來,

那漫開的血水速度十分的快,轉眼就出現在了我們的船後方,接著一雙蒼白的小手就搭在了我們的小船上.小船頓時就猛烈的搖晃了起來.

黑竹竿迅速的掏出了幾張符箓朝那雙小手貼了過去,那雙小手很快就收了回去,船也再次平穩了起來.

"那,那是什麼東西?"胡遠臉色有些蒼白的望著周邊變成了紅色的河水,開口問道.

"是那天煞鬼嬰,那天煞鬼嬰又回來了."黑竹竿開口說道.

胡遠聽到黑竹竿的這句話,他原本蒼白的臉色又白了幾分,只見他的眼睛之中滿是驚恐的望著小船下面說道:"他,他不是已經被我解決了的嗎."

"你拿宰鬼刀雖然厲害,但是天煞鬼嬰也不是一般的鬼,那刀並不能一刀就把天煞鬼嬰給殺了."黑竹竿目光也一樣緊緊的盯著小船的下面.

"嘩啦!"

只聽嘩啦一聲,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我們的小船直接被掀翻了開來,我們幾個也全都掉進了河水之中.

還好,我們都會劃水,清風明月兩個人一一樣,只不這次沒有了小船,我們就變得更加的危險了.

胡遠雙手撐在被翻轉過來的小船邊上,沖著河水里面的東西大聲的喊道:"小朋友,我錯了,我錯了,我把魂器給你,你放過我……"

胡遠話還沒有說完,他蒼白的臉上頓時寫滿了驚恐之色,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整個人就朝河水下面沉了下去.

胡遠的慘叫聲消失了之後,河水也再一次恢複了平靜.黑竹竿的水性十分好,他一手抱著吳玲,另外一只手就將小船給翻了過來,爬上了小船.

呼!

我們幾個也跟著爬了上去,幾分鍾之後,胡遠的尸體從河水下面飄了起來,短短的幾分鍾時間,胡遠的尸體句完全的浮腫了起來,十分的恐怖.在他那浮腫的尸體上面還爬著很多蟲子,密密麻麻的十分的惡心.

看到這些蟲子我下意識的就朝自己的腳下看了過去,果真在我的衣服上面也和護胡遠一樣,爬滿了蟲子,在褲腳里面我的雙腿已經開始有些癢了.我正要伸出手切拍打那些蟲子到時候.蘭竺突然大聲的沖著我喊道:"別動!"

我被蘭竺這麼一吼,呆呆的站在原處,就像是一個木頭人一樣,哪怕是全身已經疼的受不了,也沒有動一下.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十分的煎熬,足足半個小時後,我身上的那些蟲子才有些索然無趣的爬開了.

蘭竺長長的松了一口氣,看著我開口說道:"這是河里面的活尸蹩,他們沒有眼睛,但是觸角卻是十分的靈,只要你稍稍的一動的話他們就知道你是活物,會將你給活生生的咬死."

原來是這樣!

等到船上那些活尸蹩都爬開了,我才敢伸出手卷開身上的褲腳,我的腳已經浮腫了起來紅的不像樣子,不過好在已經疼的麻木了我並沒有多少的感覺.但是我知道,一旦傷口愈合了的話我就會更加的生不如死了.

"哎,干糧已經用完了,如果在這樣飄下去的話,我們只能在這水里面抓活魚吃了."黑竹竿摸著自己空空蕩蕩的肚子,開口說道.

"你說這河水會帶我們到哪里呢?"蘭竺也摸了摸肚子,在船上坐了下來,說道.

我仔細的回想著海昏侯的墓地里的情況,那墓室里面有很多的金子,卻曆經了兩千多年沒有被盜挖,這讓我覺得十分的好奇,要知道雖然海昏侯墓室里面十分的危險,但是很多摸金校尉也是一樣厲害的.除非這海昏侯墓在很早之前就被淹在水里面過!

"海昏侯墓周邊有什麼湖嗎?"我不解的問道.

"鄱陽湖啊!"黑竹竿開口說道:"這里離鄱陽湖不是很遠!"

"那麼我們接下來這樣繼續飄下去的話,應該就會飄到鄱陽湖了."我開口說道,說到這里的時候,我心中隱隱的有些不安,因為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現在離我生日已經沒有幾天時間了.

田明讓我十八歲生日之前待在中藥鋪里面,最好不要去管那麼多事情,現在看來在我生日那天是回不到藥鋪里面去了.

黑竹竿說到鄱陽湖的時候,又讓我想起了我的爺爺,我爺爺死後也是埋葬在湖水邊上,我總覺得我快要見到我爺爺了,越是這麼想,我心就越是不安.

"也不知道還要這樣飄幾天,葉凡,晚些的時候你在湖邊想辦法釣一些魚吧.我和蘭竺先休息一會兒,休息好了我們來接你的班."黑竹竿雖然看似玩世不恭的樣子,但是組織起來卻是十分的穩重,現在這種情況,我們三個必須輪流值班,保持充分的睡眠才可以.

(一切謎團馬上就要解開了,故事也越來越精彩了,求月票啊,求月票啊!!)

上篇:第304章 古尸     下篇:第306章 暗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