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纏骨香咒 第318章 熟悉  
   
第318章 熟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方剛以顯明那只被咬下來的眼睛為突破口,開始一口一口啃食起顯明的身體來.顯明半邊血臉上面寫滿了驚恐之色,整個沙漠都回蕩著他的慘叫聲,隨著他的身體被一點一點的啃食掉,最終顯明的慘叫聲一點一點的變小,最終顯明整個人都被方剛給吞進了肚子之中.

可以說,這是我這些天來見過最為恐怖的一幕,一個活人竟然被活生生的給吞下去了,這是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啊?

方剛吞下顯明之後,他伸出手擦了擦嘴巴上面的鮮血,接著轉過頭朝著我這邊看了過來.

當我看到方剛的正臉的時候,身體猛然一抖,腦海中滿是不可置信.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你怎麼了?"沈歆看到我這個樣子,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他緊張的伸出手啦著我,開口問道.

方剛的樣子和我的父親長的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就是方剛的眼神之中充滿著泄邪惡之氣.

我注視到方剛的時候,方剛似乎也注視到了我們,只見他雙手輕輕的一拍身後的棺材,接著她整個人就飛了起來.

"快跑!"看到朝我們這邊飛過來的方剛,沈歆大吃一驚,伸出手拽著我就朝前面跑去.

可是我們剛剛跑出一兩步,方剛就從空中掉落了下來,攔住了我們兩個的去路.

沈歆望著面前這個筆挺的男人,她快速的從口袋中摸出了兩張符箓,朝男人的身上貼了過去.

可是還不等沈歆手中的符箓貼到方剛的身上,那符箓就冒出了一陣白煙,化作了一陣符灰,消散在了天空之中.

而方剛這個時候則是一把恰住了我的脖子,方剛那雙冰冷鮮紅的眼睛冷冷的盯著我,說道:"你是誰,為什麼我覺得你身體之中流淌的血液我會這麼的熟悉?"

我已經被嚇壞了,只是瞪著大大的眼睛望著方剛.

方剛見我不說話,他猛然伸出手在我的臉上劃了一道爪印,然後湊到我的鼻子前聞了聞,接著我看到這個詭異的男人臉上竟然閃過了一絲詭異的笑容,只聽他開口說道:"原來是你啊,好吧,今天我就放你一條生路!"說完,方剛反手就扣住了我邊上沈歆的脖子,將沈歆拉到了嘴邊.

就在方剛張開血盤大嘴就要咬破沈歆脖子的時候,我一把沖到了沈歆的面前,拽住了方剛的手.

方剛疑惑的轉頭朝我望了過來,說道:"你要干嘛?"

"方剛先生,我們以你無冤無仇,你能不能給我們一條生路?"我說道.

"無冤無仇?"聽到我的這句話,方剛突然仰起頭"哈哈"大笑了起來,只聽他一邊笑著一邊開口說道:"你真是太搞笑了,你我怎麼會無冤無仇,三十年前我和你們整個中原靈異界結下了血海深仇,這個不算是仇嗎?"

我聽到方剛的這句話,就愣住了,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不過我也不打算和他繼續扯皮下去了,我偷偷的從口袋中摸出了一把鬼箭羽,就要朝方剛的臉上撒去的時候,方剛突然笑了一聲開口口說道:"沒有用的,鬼箭羽這種普通的中藥是傷害不到我的."說著,方剛突然松開了卡住沈歆脖子的手.

"咳咳咳……"方剛松開手之後,沈歆開始劇烈的咳嗽了一陣,接著反應過來的她第一反應就是拽著我朝前跑去.

方剛也沒有要追我們的打算,他只是站在沙漠之中靜靜的望著跑遠的我們,我因為好奇回頭看的時候,看到方剛的臉上始終掛著一絲神秘的笑容看著我,正好和我回頭的目光四目交接.

我有些害怕,不敢在繼續看了,等我們跑出沙漠之後,我再回頭看去,方剛已經消失不見了.我隱隱的聽到我的頭頂上面傳來了一陣詭異的笑聲,抬起頭朝上面看了過去,方剛竟然飄在了天空之中,和爺爺今天白天一模一樣,方剛的腦袋和腸胃都吊在了外面,看起來十分的嚇人.在方剛的腸胃下面還吊著他自己的半邊身體.

方剛圍繞著我飛了三圈之後,又大笑了三身,"刷"的一笑就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之中.

方剛飛走了良久之後,沈歆才怔怔的轉頭望著我說道:"完了,方剛出來了,我們中原靈異界又要倒黴了."

我的腦海里面一直回蕩著方剛的長相和方剛和我說的那些話,方剛的長相和我年輕時的父親一模一樣的.再想起剛剛方剛的表現頓時讓我浮現連篇了起來,方剛到底和我父親有什麼關系,難道是我父親的兄弟嗎?

看到我不說話,沈歆伸出手在我的面前揮了揮,我伸出手拽住了沈歆的手,問道"你干嘛呢?"

沈歆有些生氣的嘟囔著嘴,說道:"現在羅琦的魂魄不見了,你有什麼打算嗎,我們接下來剛怎麼辦?"

"我們先回中藥鋪休息一晚上,這馬上要天亮了,爺爺應該不會再回中藥鋪了.明天白天我要去找一個人,問他一些事情……"

沈歆沒有多說什麼,就和我一起重新的回到了中藥鋪.因為這一天太累了的原因,我躺在床上就睡了起來.

睡夢之中,我做了一個噩夢,我夢到鮮血淋漓的林依面無表情的正一步一步朝我走了過來,林依一邊走到我的面前一邊向我求救說:"葉凡,救我,葉凡你救救我."

看到林依這鮮血淋漓的樣子,我心一下子就亂了,開始問林依發生了什麼?

林依只是看著我,讓我救救她.我十分的疑惑伸出手想要將林依拉到身邊來,可是我的手一碰到林依的手臂,林依就像是一個豆腐人一樣,整個人都跨散了.

"啊!"看到這里,我尖叫了一聲,就從睡夢之中醒了過來.

"葉凡,你怎麼了!"聽到我叫聲,沈歆連忙從屋子外面跑了進來,無比擔心的望著我說道.

看到滿臉焦急的沈歆,我伸出手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搖頭說道:"沒事,沒事,做了一個噩夢."

"什麼噩夢?"沈歆看到我這個樣子,依舊是繼續追問著我說道.

于是我就把夢中的內容告訴給了沈歆,沈歆聽完我的話之後,她的臉色比我還要緊張,于是倒變成了我來安慰沈歆說道:"沒事的,夢都是反的,林依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不一定,有時候死了的人往往會托夢告訴你她現在的處境,可能林依真的有危險了."沈歆說道.

"難道是和魂器有關系嗎?"沈歆曾經就和我說過,想要召喚魔神不僅需要收集五大魂器,還需要一道純潔的魂魄用來祭祀魔神,想到這里,我心髒就加速跳動了起來.

"你知道去哪里可以找到林依嗎?"沈歆之前被林依帶走過一段時間,雖然我不知道那段時間這兩個女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看沈歆這些天對林依的關心,林依應該對沈歆還是很不錯的.

沈歆搖了搖頭,說道:"我被林依抓去的時候,一直都是被蒙著眼睛的,不過每天好像都可以聽到一陣'東方紅’的鍾聲."

"鍾聲?"我想了一會兒之後,說道:"我知道林依大概在哪里了,北市的火車站,只有那里每天清晨才會響起鍾聲."

"北市,那里離我們這里開車也要三天多的時間啊,你確定是那里嗎?"沈歆有些懷疑的望著我說道.

"我們去看看就知道了,竟然林依是東洋堂的人的話,到了那里應該會有一些線索."我說道.

"好,我們什麼時候出發?"沈歆已經開始收拾起東西來,看到出來,沈歆是真的很關心林依了.

我搖了搖頭,說:"不急,我先去找一個人,問清楚一些事情."

"找誰,我和你一起去!"沈歆疑惑的望著我,有些擔心的說道.

"我一個人過去就可以了,這大白天的,爺爺想必也不敢出來.而且這是我個人的私事,我一個人就可以解決."我說道.

說完之後我就出了中藥鋪,直接來到了交大理工學院,到了交大理工學院我第一時間撥通了吳玲的電話.

等了很長的時間,電話那頭傳來了一聲甜美又疑惑的聲音:"你找哪位?"

"吳玲,來校門口,我在這里等你."我說完之後,電話那邊響起了吳玲不可思議的聲音:"葉凡,是你嗎,真的是你嗎,你沒有死?"

我沒有多說半句話,掛完電話之後,我就坐在車子里面等待著吳玲的出現.

大概十分鍾之後,我看到穿著一身小西裝的吳玲就從學校里面氣喘籲籲的跑了出來.

我打開車門從車子里面走了下來,吳玲看到我之後,快步的跑到了我的身邊,不等我開口說話,吳玲突然一把抱住了我哽咽的說道:"葉凡,真的是你嗎,真的是你嗎,我還以為,嗚嗚嗚,我還以為你已經死了呢."

我安慰了吳玲一會兒之後,吳玲松開了抱住我的手,眼中還含著淚水的她看著我說道:"葉凡,你到哪里去了,我昏迷的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冷笑了一聲靜靜的看著吳玲,開口問道:"你的那位好師兄黑竹竿是怎麼和你說的?"

吳玲說:"黑竹竿師兄告訴我,我們在順著河水流動的時候,河水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旋渦,整個船都翻了,你不幸被卷入了旋渦之中,生死不明."

我聽完之後,臉上的冷笑之色就更加的濃了.吳玲看到我這個樣子,她愣了一下,轉過頭望著我說道:"葉凡,你笑什麼,難道事情不是這個樣子的嗎?"

我看著吳玲說道:"你那位師兄不僅演技好,就連編造劇本的能力也夠是強大的,不去當導演真的是可惜了."

"葉凡,你和我就不用拐彎抹角了,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吳玲顯然開始有些著急了起來.

我就把那天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給了吳玲.吳玲聽完我說的話之後,整個臉色都變得一陣蒼白了起來,"不,不,不可能,怎麼會這樣,我師兄怎麼會做這種事情呢."

"你要是不信的話,你可以去逼問一下你的師兄,看看他怎麼說."我說道.

聽完我的這句話,吳玲讓我稍等一下,然後自己就走到了一個角落開始打起電話來.

吳玲和電話那頭的人足足聊了十幾分鍾,期間吳玲還差點和電話里面的人炒了起來.

十幾分鍾後,一臉憔悴的吳玲再次回到了車上,她的臉色比剛剛我見他之前更加的蒼白了,她坐在副駕駛上面和我並排坐在一起,一言不發.

"怎麼樣,我沒有騙你吧?"我靜靜的看著吳玲,開口問道.

吳玲點了點頭,說道:"沒有."

"你問了你師兄沒有,他為什麼要殺我,是不是還是你那個祖師爺托夢給了你師兄了?"我說道.

吳玲又搖了搖頭,說道:"這次不是祖師爺托夢,不過葉凡,你還記得那天我們在橋鎮正一觀里面救出來的小道童嗎,祖師爺托夢的事情他說給我們的掌門人聽了,所以,所以……"後面的話吳玲沒有說下去,但是我能夠猜到所以黑竹竿害我的命令應該是他們的掌門下的命令.

見我沉默的不說話,吳玲說道:"葉凡,我現在就去和我掌門說理去,憑什麼要害一個活人."

"不用了,你就當做是什麼不知道吧."我望著吳玲說道:"這次過來找你,其實我就是想要來把清風明月帶回去,他們在嗎?"

吳玲搖了搖頭,說道:"清風明月沒有在這里,他們現在在我們正一宮里面,師兄弟們都很喜歡他們,這個你放心吧."

"嗯!"我點了點頭,看時間差不多了,就拜托吳玲幫我好好的照顧清風明月.

吳玲疑惑的望著我說道:"那你要去哪里?"

我沒有告訴吳玲說我要去救林依的事情,畢竟雖然吳玲是好的,可是正一宮的人處處想要害我讓我感到及其的憤怒.

上篇:第317章 方剛     下篇:第319章 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