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纏骨香咒 第337章 老道  
   
第337章 老道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望著掉落在我面前的那道黑影,那是一個老道人,只見他穿著一身白色的素衣,頭上戴著一個黑色的圓形道帽.老道人的手中拿著一把拂塵,他的嘴唇鮮紅,臉色慘白,一雙渾濁的眼睛正靜靜的盯著我.老道的肚子挺的十分的大,就像是懷了七八個月小孩的女人一樣,看的十分的詭異.

"師,師叔."我身後那幾個全真教弟子望到我面前這個人,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之色,曾鑫快步的跑到了我的身邊,望著我面前的這個老道激動無比的喊道:"師,師叔,你,你沒死?"

確實,我面前這個老道的皮膚還十分的有彈性,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死人或者是僵尸,但是越是這樣的人越是讓人覺得恐怖.

我轉頭朝黑竹竿望了過去,只見一開始出現在我身後的黑竹竿這個時候已經不見了蹤影,竟然早就逃走了.

看到這全真教的僵尸站在我面前一動不動,目前還沒有任何要對我發起攻擊的意思,我悄悄的伸出手拉了拉沈歆,一起朝後退了過去.

"吼!"那叫曾鑫的全真教弟子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他往前走了兩步,伸出手想要去摸一下那老道的肚子.不等他摸到那老道的肚子,老道發出了一聲吼叫聲,突然張開了大口,一口咬住了曾鑫的脖子.曾鑫甚至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叫聲,腦袋"砰"的一下就掉落在了地上,接著老道的嘴巴撐的無比誇張的大,把曾鑫整個人都給吞了進去.

"師兄!"其他兩個全真教弟子看到這一幕,全都臉色大變,他們兩個紛紛掏出了兩張三角符箓,朝著老道的身體拍了過去.

我清楚的看到老道的嘴角咧開了一道不屑的笑容,他手輕輕的一揮,那兩張三角符箓竟然在空中折還了回來,重新的打在了那兩個全真教弟子的身上.

"啊!"兩聲慘叫聲響了起來,只見那兩個全真教弟子被符箓打中了之後,全身冒出了一陣黑氣,皮膚和血肉隨同著黑氣一起蒸發了,最後只剩下了兩幅骷髏架子在我們的面前,看的十分的恐怖.

"跑!"看到這里,我唯一的想法就是一個跑字,于是我拉著沈歆快速的朝來的路跑去.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們越往前跑,前面的霧氣就越濃.空氣中的氧氣也變得越來越稀薄了起來,我感覺呼吸有些困難,就不敢在繼續朝前面跑了.

"怎麼會這樣?"我轉頭朝沈歆看了過去,只見沈歆這個時候也有些氣喘籲籲了起來,只聽沈歆開口說道:"不行,我們不能在往前跑了,前面好像已經沒有氧氣了."

"那怎麼辦?"就在我不知道要怎辦的時候,我看到前面一臉蒼白的黑竹竿退了回來.黑竹竿那蒼白的臉上寫滿了驚恐之色,一雙眼睛瞪著大大的,死死的望著前面那濃濃的鬼霧.

我轉頭朝黑竹竿看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在那濃濃的鬼霧之中,鬼影重重,成千上萬的鬼朝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跑!"我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多的鬼,估計全陵墓區的鬼都都在那里,沈歆大聲的喊了一聲跑之後.伸出手就拽著我轉身朝來時的路跑了過去.

黑竹竿也跟在我們的背後,重新的跑回了那老道的墳墓所在地方,只有這里,鬼氣算是要稀薄一些.

那三個全真教弟子的尸體已經不見了,出現在我們面前的只有那幅還被樹根包裹住的棺材.那棺材的棺材蓋子已經被掀開了一半,棺材里面空空蕩蕩的,什麼東西都沒有.

"那老道呢,怎麼不見了?"望著老道原先出現的位置,我有些驚訝的說道.

沈歆眉頭卻緊緊的皺著,她從背包之中也掏出了一個羅盤,正死死的望著羅盤上面的指針

羅盤上滿的指針在沈歆的手中來回的擺動著,搖晃不定,就是不能夠穩定下來.看到這里,沈歆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開口說道:"不是不見了,而是躲起來了."

"我說你們兩個願不願意和我一起合作?"就在這個時候,黑竹竿竟然走到了我們的身邊,態度來了了一個九十度的大轉變開口說道.

"合作,合作什麼?"我冷冷的望著面前這個正一宮的弟子,本來我對這個家伙還是有些好感的,可是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之後,讓我對這個家伙的好感變得蕩然無存了起來.

黑竹竿環視了這墓林一眼之後,開口說道:"那老道的實力你們剛剛也看到了,憑我們三個各自的實力肯定不會是那個老道的對手,如果我們三個聯合起來的話,說不定還能夠逃過一劫."

"呵呵."我冷笑了兩聲,望著面前的這個高高瘦瘦的人開口說道:"你人品也就那樣,我憑什麼相信你?"

"你不用不相信我,因為我也想要活命,如果不和你們合作的話,那我只有死路一條了."黑竹竿說道.

我還准備說完,沈歆伸出手攔住了我,她抬起頭一笑笑嘻嘻的望著黑竹竿,說道:"你要我們怎麼幫忙?"

黑竹竿多看了沈歆一眼,然後從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張紅色的符箓,看到這紅色的符箓,我稍稍的有些意外.因為這東西我十分的熟悉,不是別的東西,這紅色的符箓正是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畫出來的天火符箓.

"都說僵尸怕火,我這里有一張天火符箓,但是我現在不能夠確定那老道的位置在哪里.還有那老道警惕的很,所以我需要一個誘餌把那老道給勾引出來,我在把這張天火符箓貼在那老道的身上."黑竹竿說道.

"天火符箓!"沈歆聽到黑竹竿的這句話,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顯然她不知道我身上也有這種東西."

"好,我去當誘餌,把那僵尸給引出來!"沈歆的目光一直盯著黑竹竿手中的天火符箓,開口說道.

說完,沈歆拔出了背上的桃木劍就要朝前面走去,我一把拉住了沈歆,一臉疑惑的望著她開口說道:"沈歆,為什麼要聽他的話?"

沈歆沖我搖了搖頭,說道:"不是聽他的話,是我知道那老道的實力,我們幾個絕對不會是那老道的對手,只有天火符箓能夠對付的了他,所以我們不得不做出犧牲."

我原本想要直接告訴沈歆我的身上也有天火符箓的,可是一注意到黑竹竿望向我的眼神,我又將口袋中的天火符箓給收了回去.

沈歆掃視了一眼周圍的鬼霧之後,他就用桃木劍割破了手中的鮮血,走進了鬼霧之中.

沈歆剛剛一走進這鬼霧,我聽到鬼霧周邊就響起了一陣恐怖的聲音,轉頭望去,只見鬼霧外面有很多鬼魂都貪婪無比的望著沈歆手中那殷紅的鮮血,但是沒有一個鬼魂敢靠近這邊的.

那老道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突然就沒有了動靜,隨著周邊被沈歆鮮血吸引過來的鬼魂越來越多,周邊的霧氣也變得越來越濃了起來.

霧氣濃到我甚至都看不清楚站在我身邊的黑竹竿的臉,于是我轉頭朝身邊看了過去.也就是在轉頭的過程之中,我感覺我的臉上碰到了什麼涼呼呼的東西,我嚇了一大跳,連忙後退了幾步,仔細一看之後,發現黑竹竿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我的身邊,臉幾乎貼著我的臉站了.

"你,你干嘛?"看著黑竹竿離的我這麼近,我警惕的盯著這個家伙,開口問道.

黑竹竿抬起頭看了我一眼,皮不笑肉笑的開口說道:"這不是怕離你太遠,你有危險嗎."

"呵呵,你會這麼的好心?"

我才不相信黑竹竿會這麼的好心,我轉過頭正准備重新看向沈歆的時候,突然發現我身邊黑竹竿臉上這詭異的笑容有些像是那個死去的老道的.

想到這里,我不由的就多了一個心眼,低頭緊緊的盯著黑竹竿的肚子.我發現黑竹竿的肚子相比于剛剛竟然也大了一圈.

看到這里,我心跳不由得加速跳動了起來,不過還是盡量保持著正常的狀態,不受到任何影響.不過手中已經悄悄的摸出了我的那張天火符箓了.

"那老道怎麼還沒有過來啊?"我說這話的時候轉頭緊緊都看著黑竹竿想看看黑竹溝是什麼反應.

黑竹竿的嘴角隱約的多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說道:"是啊,是不是他怕我們了,不敢出來了."

"吼!"突然,前方的霧氣之中響起了一聲僵尸的吼叫聲,正當我准備跑過去的時候,我身後的黑竹竿突然張開了血盤大口就朝我的肩膀咬了過來.

還好我早有准備,在黑竹竿咬過來的那一刻,我將口袋中的那張天火符箓迅速的塞進了黑竹竿的口中.

只聽"刷"的一聲,一陣大火就從黑竹竿口中的那天火符箓燃燒了起來.我身邊的這個黑竹竿臉上寫滿了震驚之色的望著我,顯然沒有想到我會用這樣的辦法來發對待他.

黑竹竿的身體在我的注視下,開始迅速的燃燒了起來,"你,你,你,葉凡,你殺自己人,你敢殺自己人."黑竹竿整個人都陷入了大火之中,可是他除了說話也有些說不清楚之外,整個人都還是很清楚的,說明他根本就不是人..

"吼!"終于,在我冰冷的注視下,那黑竹竿最後還是變成了那老道的樣子,此刻老道的手正真緊緊的拿著浮塵,他手輕輕的一揮,就像是十分的聽話一樣,竟然全都給熄滅了.

老道的半邊臉已經被燒的焦黑了,另外一半邊臉也被燒的很厲害.此刻老道眼睛之中充滿了仇恨的望著我,不等我開口說話,那被燒焦了一半的老道就再次朝我這邊沖了過來.

我的天火符箓已經用完了,身邊也沒有了別的什麼工具,這個時候我要是再逃也來不及了.

就在我再次以為我要死掉的時候,突然一把桃木劍從我的面前飛了過來,一把插在了我面前那僵尸的脖子,直接把他穿透了.

也就是趁著這個時候,我快步的跑到了沈歆的身邊,凳著大大的眼睛望著那半邊被燒焦的臉蛋和那半邊沒有被燒焦的臉蛋的人.

沈歆轉頭不解的看著我,開口問道:"黑竹竿呢,怎麼不見了?"

我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剛剛還看到他在這里的,我看他應該是已經跑掉了."

"快跑!"就在我剛剛准備開口說話的說話,沈歆突然拉了我一把,我只感覺到我的臉頰有一道冷光閃過,只見那老道的手中也多處了一把桃木劍,他那僵硬的口齒開始念誦起了一陣陣古老的咒語.

"刷刷刷!"在全真教長老的咒語聲中,好幾道光芒從他手中的桃木劍之中散發了出來.差點打在我的身上.

"跑!"沈歆二話不說,就拉著我快速的朝前面跑去,可是我們的速度哪里跑到過那老道,老道轉眼再一次從空而降,再次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老道那詭異的眼神死死的望著我,二話不說,他那十指並攏的雙手就像是一把刀一樣朝我腦袋上面砍了過來.

還好我反應的快,在那老道雙手砍下的那一刻趴了下來,即便是這樣,我也感覺到了腦袋上冒出了一陣涼意.

沈歆趁著這個時候,在老道的身上貼了好幾道符箓,可是那些符箓對老道都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相反,老道被沈歆給激怒了,一把奪過了沈歆手中的桃木劍,在我們兩個驚恐的注視下,他竟然將桃木劍硬生生的給折成了兩半.

"吼!"接著老道發出了一聲吼叫聲,一把掐住了沈歆的脖子,將沈歆按在了樹木上面.

老道的力氣十分的大,幾秒鍾的時間不到,我就看到沈歆的脖子被掐的通紅無比.沈歆呼吸也變得困難了起開,不斷的在掙紮著.

"天火符箓,天火符箓!"我掏出了一張空白的符紙,快速的在符箓上面畫了起來,也不管好看不好看,我將第二張天火符箓"啪"的一聲又貼在了老道的身體上.

上篇:第336章 僵尸     下篇:第338章 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