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青春本色 第159章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  
   
第159章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拍拍他的肩膀.

"阿飛,這里沒你的事,你先走吧."

我知道今天既然配到這個炮頭了,他斷然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放我走,肯定會好生羞辱我一番.

每次遇到這個家伙都沒什麼好事,前幾次都是因為小雪的關心,他才作罷.

這次小雪和袁世勳都不在,他怎麼可能放過我.

當然,我也不再是以前那個只會坐以待斃的林晨了.

"不!我不走,我陪你一起留下來."

阿飛咬著牙說道,就一如當初我在那桌客人面前瑟瑟發抖時,他毅然決然的挺身站在我面前.

可是現在,該我來保護他了.

"阿飛,你聽我說.他們是沖著我來的,跟你沒關系,快走吧."

"喲喲喲,真是感人."

炮頭一邊鼓著掌,一邊調笑的說道.

"死瘸子,這時候你還有心思顧別人?正好,今天我就跟你好好算算賬."

他揚了揚下巴,周圍那四個人就把我和阿飛圍了起來.

"小子,現在知道惹怒我張天宇是什麼後果了吧?"

球服男一邊捏著拳頭,一邊陰森森的對我笑著.

我把阿飛死死的擋在身後,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

這個時間點,宿舍周圍也沒什麼人,就算是有路過的學生也都是急匆匆的走了過去,顯然是不想惹禍上身.

至于保安,就更指望不上了.

我倒是無所謂,只不過是擔心他們會為難阿飛,炮頭是沖我來的,要是因此牽連到阿飛的話,我倒是會有些愧疚.

"我知道你是沖我來的,讓我朋友走."

我冷眼看著炮頭.

"草!怎麼跟東哥說話的?這時候你還囂張你媽了個巴子!"

球服男說著就要沖上來,卻是被炮頭開口呵斥住.

"慢著."

"東哥!就是這小子剛剛打了我一頓,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訓教訓他不可!"

球服男不甘的瞪了我一眼.

這家伙,真是太小肚雞腸了,不就是剛剛被我打了一頓嘛,就要死要活的.

要是把我以前的那些經曆加到他頭上,估計他現在連自殺的心思都有了吧.

"用你特麼的跟老子說?看不到老子跟這人有私仇的,你的事一會再說!再廢話老子先廢了你!"

炮頭也一點不給這個張天宇面子,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臭罵.

球服男被罵的一點脾氣沒有,只得縮了縮脖子,就不在說話,可是一雙眼睛依舊是死死的盯著我.

如果他的眼神能夠殺人的話,我現在怕是早就被他紮的千瘡百孔了.

"死瘸子,你特麼還挺有種啊?行,老子給你個機會,讓那小子滾蛋,不過我兄弟的帳一會都會算到你頭上."

我轉身看了阿飛一眼,"阿飛,聽我的,你先走."

聞言,阿飛急的臉色通紅,我看的出來,他很害怕,只是在強忍著而已.

他搖了搖頭,盡管臉色有些蒼白,可是語氣卻異常堅定.

"不,林晨.我不走,我要是走了,你肯定會被他們打死的,我留下來!他們要是動手我就喊救命,我就不信了!這麼大個學校,還沒有人管他們不成!"

阿飛說的很激動,他跟我一樣,是從農村里出來的,而且沒念過書,也不太了解一些社會的陰暗面.

就好比他剛才的說法,指望學校里會有人出來管這種閑事.

換做以前的我,可能還會贊同一下他這種做法,因為自己本身沒有能力反抗,

可是在現在的我看來,這想法實在是可笑.

如果學校真的會有人出來管這種閑事,炮頭他們還會做的如此明目張膽嗎?

而且炮頭是袁世勳的人,炮頭的家庭背景如何哦我不清楚.

我唯一了解的就是袁世勳的背景,袁家的大少爺,絕對的豪門公子哥.

袁家的地位我從肥龍和紅黃綠口中也多少有些了解.

不誇張的說,就算是跟四海幫這種地下勢力的龍頭相比,袁家也不逞多讓.

這樣的人豈會吧學校這種規則放在眼里?

學校的那所謂的規矩說白了就是給那些沒有背景的學生定的.

而且我覺得最關鍵的一點,靠誰都不如靠自己.

"哈哈?你們聽到了嗎?這小子剛剛說什麼,他指望學校會有人來幫他!哈哈哈!笑死我了."

球服男哈哈大笑著,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

周圍的四個小弟也都跟著樂了起來,炮頭更是笑的不屑.

"臭小子?你特麼就別做白日夢了,你不知道我們東哥跟袁少是什麼關系嗎?告訴你,你今天就算把校長找來也沒有!"

聞言,阿飛臉色一白,腳步不由自主的後退幾步.

我轉過身,用力的按住阿飛的肩膀,語氣也跟著沉下來.

"阿飛,聽我的,走."

"可……可是."

阿飛語氣還是有些猶豫.

"如果你還當我是朋友的話,就走,不然別怪我不認你這個朋友."

為了支走阿飛,我只好把話說的重一些.

果然,阿飛一聽我這麼說就慌了,良久才異常沮喪的垂下了肩膀.

"好,我走.林晨,你一定要堅持,我回去就找人來幫忙."

"不用了,放心吧.我沒事,快走吧."

阿飛看了我一眼,這才不甘的離開.

見他走遠,我這才松了口氣,不過瞬間就又繃緊了神經.

"說吧,你想干什麼."

我看了炮頭一眼,他想怎麼做?打我一頓,然後繼續羞辱我?

炮頭狠狠的彈飛了手里的煙頭.

"死瘸子,不瞞你說,我這段時間可是沒少打聽你的消息,我還以為再也找不著你了."

炮頭笑的很陰險,他打聽我干什麼,我沒招他沒惹他的.

"李紹庭的事是你做的吧?"

李紹庭,那個四眼仔.

真的是好久沒聽到過這個消息了.

他這麼一說,我還真是覺得有些奇怪.按理來說四眼仔是他的跟班,應該是走到哪跟到才對,今天竟然沒看到他.

"我聽不懂你說什麼,有話就直說,不要拐彎抹角."

"桀桀,好,很好.你這個死瘸子一段時間不見倒是越來越有種了,真是讓我吃驚."

炮頭冷笑了幾聲,然後臉色就突然黑了下來.

"李紹庭被捅了,是你做的吧.還有他的手指頭,也是你砍斷的吧?"

原來是這回事.

看來那天的事他也知道了,應該是李紹庭的告訴他的.

"是我."

上篇:第159章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     下篇:第160章 單挑炮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