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青春本色 第296章 交涉  
   
第296章 交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可是隨即我便改換了我的想法.

如果直接一次性把你們全揍趴下,有什麼比起正面將對方擊倒並打怕他們更能震懾人心的?

我不知道這次我的表情有多冷漠,也不知道下手到底狠在了哪里,而這個時候我也沒有去在意.只是當我走到那個小頭子的面前的時候,他支支吾吾指著我沒有講一句話.

血液加快致使我現在感覺很是口干舌燥,張開口後聲音顯得有些嘶啞:"打,或者死?"我不知道我是怎麼講出來死那個字的,或者是身邊人的慘叫和那濃郁的血腥氣讓我變得慘爆起來.

我的腦海里迅速閃過袁世勳的那次在我面前的驚恐神色,而今天我又一次看到了這個臉色,只是心里升起來的是一種實在是厭惡的心態.

只是我卻忘了這是第三次我走在理智的邊緣了吧,第一次是四眼對萌萌不軌,我捅了人;第二次是和豹子的人打起來的時候;而這次是第三次.

對了,那個豹子呢!

我回頭看向門口,發現從門口那里豹子走了進來,臉上滿是殘忍的神色,而那幾個出去門口的弟兄的下場估計沒有好到哪里去.

看著豹子笑呵呵的鬼樣,我就是一陣齜牙.但腦後傳來一陣破風聲還有一絲焦急的呼喊,我看也不看的直接甩出左手將刀片露了出來.

一聲輕刺刺的刺啦聲響起,像是布片劃破的聲音,而那個綠色的酒瓶擦著我的頭皮飛了出去.但是我躲過了,並且得手了.

這時我再回頭看去,看見的是那個依舊驚恐的臉色,只是這次他伸出手難以置信的看著我:"你你你……你居然敢動刀……你……"

知道我有刀,還把手伸出來嘛?我咧笑一聲對著面前這很是令我心煩的手指就砍了過去,由下斜上劃過,我並沒有用多大的勁,主要是在這一會我慢慢恢複了理智.

如果真的將他捅了或許才是麻煩呢,畢竟剛剛對著腦袋下手的次數可不少,現在可是有十幾個直接撂在地上不再動彈的,我們的人一下子空了出來,直到豹子進來……

豹子不是一個人進來的,他的手里提著一個我們的人,空出來的人自然是朝他走去.當然不會給他什麼好話講,手底下見真章.

這次事情完後,說什麼不會放過他的,只不過還是要和面前這個什麼聯盟的人好好聊聊,我現在可是對他一點都不了解呢.

"看著我,告訴我你們是什麼人?"我的聲音還是沙啞的,只是這並不妨礙我講話里透出來的一絲漠然和威脅.

"呸,想要我屈服你?做夢吧."說著還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我直接一腳踹了他臉上.然後靠近他的臉前盯著他的雙眼.

"我當然管不住你,可是待會我下手的時候你可不要叫."沾血的刀片故意在他面前晃過來晃過去,配合著我嘴里的不明的呼呼聲.

然後我就看著他眼里的血絲漸漸盈盛,開始慢慢張著嘴大口呼起了氣,我知道時機到了.

"到底說不說,我有的是錢保證你不會死在醫院."我並不介意在這個節骨眼上再加一把火,順便一腳踩在了他的腳踝上.

在一聲痛呼中他徹底交待了,在那里哭著喊著讓我先放過他,不過我估計還是滿臉血汙的肥龍手里提著豹子走過來的時候將他內心防線徹底奔潰的吧.

如果不是肥龍講了,我還不知道這個五大三粗的滿臉幾乎被血汙沾滿的人是豹子呢,還真是慘啊,只是想起我那幾個兄弟便不再憐憫.

然後對方在我和肥龍面前跪下一個勁的磕著頭求我們放過他,痛哭流涕像是死了八輩祖宗一樣.這特麼讓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該怎麼理解了.

而肥龍卻是在一邊嘖嘖的玩笑道:"還真是應了那句話啊,越是怕死的人越是會叫囂啊,看他剛剛那麼囂張的結果卻是草包一個啊.還真沒想到呢啊."

我正打算回給飛龍一句"那你的叫囂又是怎麼回事呢?"旁邊一個弟兄就直接推開了我突然站在我和那個驚恐男的中間,我側倒的時候看見了他肚子上透體而出的紅刀.頓時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

這該死的東西居然拿著刀,看著弟兄一句喃喃的"小心"都沒有說完,便捂著肚子跪倒下來,而那個手里拿著一把紅刀子,臉上和衣服上見了血珠的人.我握著匕首的那只胳膊再也忍不住顫抖起來.

肥龍扶過那位替我擋刀子的兄弟,而那個帶著些許微笑,嘴角卻掛著一條血痕的面容直接撞碎了我心里最後一絲清明,我握著刀子和棍棒直接朝面前那張可惡的臉招呼了過去.

他的刀比我長,我的手上和腹部終究還是受了傷,可是我從小受氣受到大,即使用刀也從未躲過,更何況你特麼這狗糧養的東西居然敢傷我兄弟,老子今天說什麼都必須滅掉你.

嘴里的喊叫聲從來都沒有停.一手棍棒一手刀,在他劃過我胳膊的時候直接對他來上一棍然後跟上步子直接劃刀,絲毫不管刀子正對著我的胸膛.

可是他終究是怕死的一個人,和我不一樣的動刀人,他求饒著耍陰刀,而我是耐著揍尋找機會的人,所以我們不一樣,所以我從沒有畏懼過,即使在刀子開始劃破胸膛的衣服的時候.可他並沒有看到刀子劃破了我的衣服,而是瞬間回防招架掉我的刀子或者棍棒.

退一步開始,就是千千萬萬步的後退,而我就可以開始盡情的耍著手里的刀子和棍棒,照著對方一個勁的揮舞著手臂,直到感覺到手臂酸麻,可我依然沒有停手.

他一步步後退,我一步步緊追.直到把他逼到牆上,他看到身後是牆,一狠心也對我猛攻起來,在他亂叫中我直接一腳踹在了他的肚子上,然後再給他臉上補了一棒.

這特麼的就是老子的交涉之道,從今往後.

上篇:第295章 混戰     下篇:第297章 不得了的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