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青春本色 第322章 碎尸  
   
第322章 碎尸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脊椎的痛楚依然時時刻刻刺激著我的大腦神經,我是用爬的力氣最終爬到殺人犯的身邊的.

看著他的尸體,想起剛剛那個牢籠外的人的話語,我咬著牙看著面前這個臭烘烘,身上滿是血跡的殺人犯的尸體.我心里翻滾著千濤駭浪.

如果是剁雞剁鴨,那我會沒有什麼不適,可是看著那空洞的全是糜爛的肉血充斥著的眼窩,我怎麼也想不到我該怎麼做才可以支起自己的信念,將面前這個人碎尸.

人的血肉之下是骨頭,而那個人交代我最好碎尸,讓場面全是血腥最好,徹底震懾住外面的人,這樣我才能活下來.

如果說面前的是一只生的雞翅,那我不用閉著眼都可以將它剁碎,然後扔進鍋里做一盤新的菜出來.

可是當我閉上眼睛,在腦海中腦補著我揮舞著那把大砍刀在這里剁碎一具尸體的場景,那因為鈍刀而無法砍爛的軀體,隨著鈍刀的上下而起伏著,鮮血在這陰暗的牢籠里四散飛濺.

那腥臭的味道,黑暗的場間.我止不住的顫抖著,然後睜開眼,看到的卻是那雙糜爛的眼窩,甚至還有血液從里面滴落出來.而腹部因為劇烈運動,將刀口撐的更加大的原因,鮮血不再是緩緩流出,而是像潑出來的水在地上蔓延開來一樣.

我忍不住尖叫了一聲,支起身子朝後躲過去,看著那慢慢朝自己逼近的地上的汪血,而那再也看不見眼珠的眼窩,一直在朝著我的這個方向望著,似乎一直都在盯著我的一舉一動一樣.

我大口的喘著粗氣,眼神逃離似的從殺人犯的尸體上挪開,但過一會,卻又急忙將眼神回轉到尸體上,生怕它突然起來,將我壓在地上,然後吃掉我.隨後便想起小時候聽到的各種鬼故事,越想總感覺越是現實一樣.

粗氣喘得更重了,我看著殺人犯手里握著的那把鈍刀,我自言自語的說著話,不斷給自己打氣.

"那里是有毒的,牢籠上也有毒.他一定是死了的,就像村里殺雞一樣…對,就是殺雞一樣,就算待會砍到他身上,他突然動起來那也像雞一樣,臨死也會伸伸雞爪一樣的.沒事的,沒事的……只要拿起那把刀,砍掉他…剁碎他…那你就已經戰勝自己了,你也可以給阿峰一個交代了."

林晨,加油啊.這是你真正的一戰,更是魔鬼挑戰的剛開始啊,想想那些紙上的備注著的東西,這些人都是該死的惡魔,都應該是被拉出去槍斃十次都不夠的家伙.你有什麼好怕的,又不是沒有殺過生.

這就是剁雞,你連一只手都剁過,難道還怕這區區四肢加一個腦袋嘛?拿起那把刀,徹底將它擊碎,給那些在背後准備給自己使絆子的人,對自己抱有殺心的人看看:小爺我林晨不是好惹的!

在心里給自己打著氣,我張著嘴大口呼吸著,緩解因為心情過度激動而造成的缺氧,雖然空氣中滿是血腥氣味.但是這樣會讓我的身體感覺舒服一些,而這樣,更是讓我覺得脊椎那里似乎有些好轉的跡象.

我趁著自己感覺到有些好轉,支起身子,再次爬到殺人犯的身邊.從那只滿是血汙的手里奪過那把鈍砍刀,感受著刀上滑膩膩的血汙的浸染,想著自己馬上就要做的事,我用刀撐著地,艱難的站起來.

而站起來後,我便沒有再看到那個眼窩的位置了,這讓我心里頓時安甯了一些,看著面前的尸體,念叨著時間漸漸不夠,外面剛剛因為聽到我的吼聲而漸漸騷動了起來.

一及到此,我心里再不遲疑:如果今天不下手剁碎這個想要殺掉自己的人的話,那麼大家看到的只是險勝和一個略微有些實力的人.而不是一個足夠瘋狂,足夠惡心到極致,變態的複仇者.那麼我便無法讓他們警惕起來.

舉起手里的大砍刀,我故意再次大吼一聲:"去死吧!"然後揮舞著自己手里的砍刀朝那個腦袋所在的位置砍去,然後我就聽到一聲像西瓜破裂的聲音響起,鮮血四濺.

我再一次緊張的閉上了眼睛,不過有了第一次下手後,那具尸體除了隨著我砍下去四肢動了一下,便沒有再多的動作了.我心里開始慢慢變得淡定,或者說鎮定起來.

舉起手里的刀,一刀刀的朝著那具尸體砍去,用那抹瘋狂抵抗著背後的痛楚,然後怪叫著揮舞手中的砍刀.

等到燈光終于照耀進來的時候,我正好舉著手里的一塊不知道哪里的血肉朝著牢籠上扔著,然後發生撞擊,隨即掉落在地上.

當燈光照到我身上的時候,看著身遭那一塊塊的血肉,我的身上和手里的砍刀上全都是血,我甚至聽到全場齊齊倒吸著涼氣的聲音.然後徐便是驚天動地的呼叫聲:這不是勝利者的歡呼,只是對于血腥的崇尚,和內心那抹瘋狂的釋放與追求.

幸好我懂這個心理,可是隨即我便再也撐不住而倒了下去.可是我的意識卻是完完全全清醒的,看著手上的血漬,我想著:我這一生可能算是徹底完了,我殺了人,而且還是恐怖電影里的那種將人碎石,更是在大庭廣眾下享受著這種瘋狂中的歡呼.我再也不是那個心中無血的少年了……

然後我就聽到之前那個拿著話筒的人在外面嘰嘰喳喳的念叨著"難以置信""瘋狂的選手"然後便是那個殺人犯怎麼怎麼牛氣的人生經曆,而剛剛應該打著燈光欣賞一下我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將一個大活人生生拆掉,只在那里留了一副血白色的骷髏架子.

聽到牢籠門打開的聲音,然後一個熟悉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後,我徹底放下心來:那是阿峰聲音,我最信任的師傅的聲音!

"林晨,你怎麼樣?有沒有事?"三句話,兩次停頓.這讓我突然有空想起之前考試作弊時的一個答案.

上篇:第321章 殺人犯的死亡     下篇:第323章 阿峰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