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青春本色 第394章 絡腮胡子的野心  
   
第394章 絡腮胡子的野心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將那位兄弟簡單埋了一下,我們便再一次朝一個山丘的方向開始移動.能夠發大善心將那人簡易埋葬一下,已經是我最大的寬恕了.

如果不是看在他給了我們指示的面子上,我可能管都不會管他的尸體.任由在這里被野獸或者老鼠吃掉吧.

翻過了兩座山丘,我們看到了一條深谷,深谷後面是一座大山,山林里傳來陣陣狼嚎.聽到狼嚎,我們最終確認這個方向沒有錯.

山林里植被雖然枯黃,但還是挺礙事的.短刀根本不夠用,一路上用短刀切斷阻攔的樹枝藤蔓,速度被大大限制了.

即使是臨近冬天,山林里的蚊蟲還是很多.這一路上沒少被咬,沒辦法我那藥只能用來麻醉神經,可沒法治發炎腫痛.

當刀疤向我投來希冀的目光的時候,我就知道他想到什麼了,我對著他搖了搖頭,表示無能為力.

刀疤只好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去扛那些蚊蟲的叮咬,在這里的三個人,只數他身上的衣服穿的最少.脖子,手腳腕處都沒有護住,很容易被咬.

我們都很無奈,但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很久.當山林間響起第三聲狼嘯的時候,我們走出了那段藤蔓之路.

孤狼看著我們在身上抓過來抓過去的,說道:"不知道你們剛剛有沒有發現,有人也從那條路經過,有的地方的藤蔓和樹枝被砍過,我想或許是絡腮胡子他們,瘋子不會那樣揮短刀砍的."

刀疤狠狠的在自己脖子上抓了幾下,問道:"既然是絡腮胡子他們,那有沒有可能瘋子其實不在這里?"

孤狼走過來,對著刀疤的腦袋就是一敲.刀疤立馬跟被馬蜂蜇了一樣,臉上滿是痛苦的表情.

"你是不是腦子真的缺一根筋啊.都說了在那里沒有找到瘋子和狼的痕跡,反而這邊有不少的狼走過的痕跡留下."

孤狼沒好氣的嗔了刀疤一眼:"剛都給你說過了,不想救瘋子就直說,要是再有下次,老娘非把你綁到剛剛走過的地方,讓你在這里過夜,你信不信?"

刀疤立馬舉手投降:"大姐我錯了,我再也不問了.這還有一天的時間就可以出去了,我不想再遭罪了."

孤狼哼了一聲,然後走在最前方,招呼我們後面跟上.刀疤一臉應諾的將我推到孤狼的身後,然後蹭在我身後.

"哎哎,林晨兄弟.這孤狼是不是對瘋子有意思啊,怎麼一說到孤狼,她這麼上心的啊?"刀疤在我耳邊悄悄的問道.

我搖搖頭:"這種問題不存在的,她喜歡的是我師傅,和瘋子只是革命友誼的."

刀疤還想問:"那你師傅是誰啊?"

"你們兩個在嘀咕什麼啊,是不是要我把你倆都掛在後面的藤蔓那里啊?"看著孤狼不懷好意的目光,我遠離了刀疤幾公分.

遠離刀疤,珍愛生命.

在路上我們遇到了一只嘴里受傷的狼,這一次輪到我出手了.我用拇指摸了下鼻子,然後跟大家兩一個放心的表情.

當孤狼朝那狼嘴里扔出一個石子的時候,我終于結束了這場爭斗.回過頭我興奮的看著孤狼,可是孤狼卻擺擺手:"還馬馬虎虎了吧,沒想到實際比瘋子差這麼遠."

我頓時滿頭黑線,孤狼你這是故意揭人家的底啊.不過幸好刀疤和馬清風不知道這個梗.我就放心了,不然我就要面對三個人的嘲笑了.

當我們在山林間繼續前進的時候,有一個人出現在了我們面前.看著那個帽簷下熟悉的撇嘴動作,我一下子就認出來了他.

"真是沒想到,居然能夠在這里遇見你們.這可真是上天開眼,收拾不了狼王,我還收拾不了你們了?"

帽子男將帽子一拉,陰冷的看著我說道.

我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我們有四個人,如果你確定要這麼做的話.我可是記得昨晚你連孤狼的手都沒有掙脫掉吧?"

那人就像被踩到了貓尾巴,張開嘴就要開罵.孤狼大手一揮:"帶我們去找絡腮胡子,要是敢多嘴,我讓你躺在這里."

孤狼的氣場瞬間散開,那人被孤狼嚇得小退了一步.然後點著頭說道:"好啊好啊,既然你們想去見,那我當然不會介意了.只是你們可要小心不要死在我手里啊."

他將露出的一只眼瞪大了看著我,我擦擦了短刀,直接飛手一刀,將朝我飛過來的一只蟲子一刀切斷.

帽子男一句話哽在喉嚨里沒有講出來,我心里微微有些得意.這個動作才是我想要的最能裝X的.

帽子男在前面一邊帶路,一邊回頭讓我們"小心"這里,那里的.但是任誰都看得出來,他完全就是巴不得我們出事的那個心態.

"剛剛聽到你說狼王,難道絡腮胡子還帶你們在這里打獵不成?"孤狼問出了一個問題,將帽子男的注意力重新歸到她這邊.

帽子男微微一笑:"這可是個大問題啊,這場挑戰,不就是為了干掉對方,拿到身份銘牌的嘛?"

然後他閉上了自己的嘴,看我們沒有反應,又搖搖頭,專心帶起了路.

我和孤狼對視一眼,皆聽懂他話語里的言下之意:身份銘牌是身份銘牌,而在這里,唯一讓人惦記的可不止身份銘牌這一種銘牌.

這一下,我們算是知道了那個銘牌真的在這里,而絡腮胡子已經得到了明確信息,想要在這里拿到它,若是這樣,瘋子不可能不被牽制.我們和他說過這個東西的了,若是把這個東西拿到手,沒准瘋子在四海幫還能得到一席之地也說不定呢.

只是看著刀疤那沒心沒肺,還有馬清風的沉默.我總感覺哪里怪怪的,可是又說不上來.沒辦法,我搖了搖頭,跟上孤狼的步子.

既然現在已經知道了絡腮胡子要做什麼,怪只怪這個帽子男太過于自負,以為我們不知道這個情報嘛?真是天真.

接下來就是收網了活動了.

上篇:第393章 獵殺陷入落單的狼群     下篇:第395章 銘牌的歸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