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青春本色 第416章 派對開始  
   
第416章 派對開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看著天上大好的星空,歎息一口氣.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然後跟肥龍和阿峰商量具體情況,我們要帶什麼家伙.

具體的消息當然要明早發布了,酒店的網上運營也只能明天了.不過更厲害的我估計還是某人的廣播渠道.

在那十個人的小圈子里,有一位倒是可以和這里的電視媒體搭得上關系.然後將消息散播出去的事情就交給他了.

或許等明早一醒來,我們出去吃個早點,就能夠在椰樹飯館里看到這樣的公告,甚至是海報.

不過這樣一來,好像二百人的又不夠用了……

算了算了,反正大家都在籌備階段,今天只是個商量.等明天有更好的方案再拿出來,反正那兩條六十人的船是不可能放棄了.

阿峰也不確定那個人到底會不會來,但是這明顯是個機會.如果他上鉤了,那當然是好,倘若是不來的話,那咱們好好玩上一玩不就行了.

大半夜的我被這個人,還有他背後的組織搞得心煩意亂的.按照阿峰的話來說,或許在四海幫面前那個組織也就是能蹦跶一下而已.

可是對于這個破壞挑戰,或者說專以挑戰為中轉,從中獲取自己想要的東西的組織,阿峰他還真沒辦法,或許是它根本沒有領導,而是一群利益驅使下,走到一起的各方人物也說不定.

我坐在外面的夜台上,專門挑了一個人少的地方,然後拿著一瓶酒,坐在那里思考起了人生.

晚上有這麼好的星星,可真是不好辜負這份美景啊,這夜晚的風景也是獨有一分韻味,看著天上的繁星,地上的燈火,還有不遠處燈塔照耀下的海光波粼.我想盡了課堂上學到的詞語,就是找不到合適的詞語形容.

無奈,我只好拿起酒瓶開始喝上一口.這里的夜晚還是有些涼的,就像在那里的天台一樣,總需要點酒暖暖身子.

"怎麼小兄弟就你一個人在這里喝酒啊,這麼美好的事情沒有個人一起陪著可有些不好看了吧."

我回頭朝聲音的來源處望去,來人穿著一身休閑衣,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但是那大手筆可真的讓我深深記住了.

"怎麼,不歡迎我嘛?小兄弟這麼見外的嘛?"那人微笑著站在我附近的椅子旁邊.

我看了許久才緩過神來,忙站起來說道:"怎麼會啊,您快坐.您可是咱們的大股東啊,這種檔次的船我們可開不來啊."

那人聽了我的話,微微笑出聲來,然後坐下來看著我說道:"我可沒有那麼大排場啊,聽說這一次有十個人想要辦個海上派對,等消息傳到我那里的時候,我可是第一時間就出來了啊."

只是沒想到我還是干了個末尾,不過幸好我還出了點力.

我面前這位壕友臉上一直微笑著,眼角的皺紋很是明顯,看上去更是蒼老了幾分,不過卻更為和藹.

雖然身體微微有些發福的樣子,可是那胳膊還有直挺的腰板,昭示著這個如一頭雄健之狼,銳氣不會比當年差.

"小兄弟快坐下吧,我是聽說之前策劃的人除了一個小家伙外,剩下的人都去拜訪我了,我倒是對這位沒去找我的小兄弟好奇的很吶."

我笑著回應著對方的話,只是心里還是惶恐的不行,加上剛剛喝了幾口酒.這坐下的時候我差點都沒抓到椅子.

"哪里哪里,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去,也沒有參加過這種場合,所以我就不要去湊熱鬧了."面前這個人很溫和,但是卻不像認識之後的瘋子那種的,而是一股前輩的王者風范之下的,一股柔和,或者說怠惰.

就像閑余時間去澆澆花,坐在院子里乘涼那樣的感覺.是那種慈祥,而瘋子是有了歸屬的那種強烈認同感.

那人微微笑道:"以我所看,小兄弟隨行的那位男子不簡單啊,看著像是殺過人的啊."

我登時又站了起來,我看著他說道:"你怎麼知道阿峰殺過人?"我被震驚到了,一時間甚至都忘了呼吸.

那人微微招手,讓我坐下來:"你看看,我只是這麼隨口一說,結果呢.你把自己朋友的信息全給抖落了出來,就算我不知道,都成了知道了."

我臉上一紅,輕咳著聲再次坐了下來.手心攥的很緊,如果我再聽到什麼消息,我想我可能會忍不住動手的.

可是那人卻像有透視眼一樣,低頭朝我的手的位置望了一眼:"怎麼,想要動手啊.被對方一句話就波動了心情,這樣子可是完全不夠看的啊,你得學會掩藏自己才行,你的一舉一動都掌握在敵人手里,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我皺起眉頭:"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和我說這些."我心里對他的豪氣與警惕更是上升了幾分,我可不信隨便遇到一個人,就能看穿對方的想法,而且還用到"對方","敵人"這樣的字眼.

我原以為他是那個藍色格子衫派過來的人,可是轉念一想,似乎這種事情又不太可能.而這個人又剛剛說過不能隨便將自己的信息透露給對方,我這不管問不問,心里都很不自在.

額頭上開始冒汗,總感覺比喝了一瓶酒還要熱.

那人看我緊張的樣子,張手笑道:"不要這麼緊張嘛,我好歹也算個過來人,只不過我可不是你的敵人,直到現在我可是第一次聽說你."

然後他嗤笑一聲,繼續說道:"我甚至現在都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林晨"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說,但是從心底里我卻感覺這個人是可信的,就像我睜開眼看到詩曼姐那樣,第一眼就認為對方是可信的.

"原來小兄弟叫林晨啊,我來是想告訴你,其實多年以前我也像你一樣過,曾經不想認識某個人,然後錯過了自己的一筆財富."

"財富?錯過?什麼意思啊?"對方的話我開始聽不懂了.

上篇:第415章 壕的准備     下篇:第417章 深夜的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