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青春本色 第453章 老黑喝穿了  
   
第453章 老黑喝穿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那酒保回頭看了看自家酒吧里的人,然後再看看我:"我們今天確實都不在,要不然我們來文一點的?"

我拍手道:"這幾天我確實累了,我也不是很想鬧事.既然想文一點,不知道怎麼個文法啊,要是背書什麼的,我可不干啊."

那酒保微微一笑:"我是個調酒的,哪里拽得了那文縐縐的.不如咱們就比喝酒,我來調酒,一方出一個人喝.誰趴下啦,誰就算輸."

我摸著下巴看著肥龍,再看看老黑.兩人都同時點頭:這等好事上哪找去.我翻了個白眼:老黑你也不說往咱酒吧里招個調酒師.

我看著那個酒保說道:"沒想到閣下居然還會這手,既然如此,那咱們就開始准備吧.不知道這規矩怎麼來啊?"

那酒保一邊往吧台後走去,一邊喊著:"我會將酒的度數慢慢提高,一共十杯.誰喝得快那誰就贏了,不過要是有任何一方直接倒下了,那另一方直接獲勝."

"切,不就是十杯酒嘛,這也太小意思了吧."老黑拍著自己的手,一百個放心的眼神看向我們.

我一招手:"不過不知道這杯子有多大啊?"

酒保從吧台上拿過一個比湯勺大不了多少的杯子,放到我們面前:"杯不在大,有料則靈.而且杯子大了,反而不容易品嘗里面的美味呢."

這些彎彎繞我哪里懂得了啊,看著面前這小杯子,我有點不自在:"這麼小的杯子,連只鳥都灌不醉吧,跟別說人了."

那酒保已經開始調酒了,不過嘴上並沒有停:"如果我直接給你一杯酒精呢?"

我立刻閉上了嘴:我可聽詩曼姐說過直接喝酒精可是會死人的,我是個好孩子,我才不會這麼干呢.

只見酒保手上兩個橢圓狀的瓶子亂飛,過了有二十分鍾."啪"的一聲,酒保將兩個瓶子放到吧台上,靜靜的看著我們.

我們看著那兩個瓶子,眼睛不時的眨著:剛剛動作那麼快,這特麼調酒師看來是門技術活啊,剛怎麼擺的我都已經忘干了.

隨後他再拿出十九個湯勺般大的小杯子,一共二十個分開兩側.將兩個瓶子打開,分別往二十個小杯子里倒滿了酒.

看著那一個個杯子被滿上,我喊住了他:"等會,這酒明明一樣啊,這怎麼比啊.我看直接灌都行了吧.還以為你多有技術的呢."

那酒保嗤笑一聲:"傻子才會這麼認為呢,兩種酒的比例不一樣,搭配起來,越是最後一杯,度數便越是最高."

然後他指著第一杯和最後一杯,看著我說道:"這第一杯度數並不高,但也不是尋常酒可以比的,開酒第一杯就像黑夜一般隨行,讓人沉迷其中,迷失方向.我叫它黑夜的呼喚."

而這最後一杯,度數雖然不是百分百,但是其冰冷的特性,對人的意志力和身體都是一個幾大的考驗,我將他稱作惡魔的叮嚀,意味死亡前的話語.

被他這麼一說,我渾身都打起了哆嗦:"有沒有這麼厲害啊,要是不頂用的話,那今天有什麼可比的啊."

酒保將兩個瓶子推了過來:"我這兩個調酒杯里還有一點酒,也是我最得意的作品.如果你能將這最後一點喝下去,可你自己卻一點事都沒有的話.那我隨便你處置就行了."

還沒湊到那瓶子里聞,一股難以抑制的酒氣直沖我的鼻孔而來.只是嗅了一下,我立刻就感覺自己的胃里一陣翻騰,鼻腔里都感覺要腐蝕了一般.

我忙離開吧台的座位,用手擋在鼻子前扇了扇:"這特麼到底什麼鬼啊,你不要給我們下毒藥啊?"

那酒保裝作很純真的樣子:"我這還沒把酒調在一塊呢,你就受不了了?我看還是換個人來挑戰吧,別第一杯你就倒下了."

我鼻子一橫:"誰說是我比的了,我們這邊當然由我們的口味擔當來了,我只是關注個比賽公正的."

然後我看著他說道:"看這酒吧里就你一個人,不知道是誰來比啊?"

那酒保拍拍自己的胸,說道:"當然是我比了,這里就我一個人,不是我還能是誰?不然我為什麼提前把酒調好啊."

我看了老黑一眼:"老黑啊,這是你闖出來的禍,那這件事還得你來解決."

老黑喝一聲:"好嘞,不就喝給他看嘛,我不在話下.看我喝趴死他."

說著,老黑就坐到了吧台那邊.

我湊到肥龍身邊:"咱倆要不要打個賭,我說老黑撐不過五杯,我不喝酒,但那酒真的跟毒藥一樣."

肥龍揚起頭,在空氣中嗅了嗅:"這味道多麼美妙啊,這才是我想要的味道.不管這比賽結果怎麼樣,咱們今天必須把這調酒的給帶回去."

看著肥龍一臉正經的樣子,我摸了摸他的額頭:"你沒事吧,你怎麼會說這種話呢啊?"

肥龍將我的手撥掉:"說正經的呢,青姐一直想找個調酒的.青姐曾給我喝過一杯酒,那濃醇的跟毒藥一個樣.就是這種感覺,雖然有差異,但效果都一樣."

"喂,把你們的朋友快點送到醫院吧,他快不行了."

酒保在吧台那里給我們喊了一聲,我和肥龍立刻跑到吧台那里,看著桌上二十杯酒都沒動,可是老黑已經躺了.

我看著那個酒保說:"你對他做了什麼,老黑怎麼直接暈過去了?"

那酒保伸手表示無辜,說道:"我只是說了一句他要是能喝掉最後那點酒,那他直接獲勝.可是沒等我說完,他就直接干掉了.而現在估計胃要燒穿了."

"那怎麼會暈呢?"

酒保擺手說道:"為了減少他的痛苦,是我干的.還是先送醫院吧."

叫過幾個兄弟,趕緊送老黑去醫院.走到一半我才發現肥龍沒有跟上來.

我里個擦,肥龍什麼時候,你還去搭理那個調酒的.又不是女人,至于嘛?老黑都快不行了.

上篇:第452章 返回本市     下篇:第454章 給貝貝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