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章 懷孕了  
   
第1章 懷孕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腿,拉開點,再拉開點!"

醫院里.

一個女孩躺在檢查床上,兩只手緊張地捏成了拳頭,瑩白的臉因為醫生的動作用力一擰,唇上的血色立刻喪失怠盡!

"疼!"

當冰冷的器械絞入體內時,她還是忍不住痛呼了出來,身體不由得倦縮起來.

床前的醫生用力將她的腿拉直,臉上的表情冰冷嘲諷,"既然知道疼,就別來干這種事!"這話,利劍般刺痛了床上人兒的心,她繃直了身體,臉上連最後的血色都消散.

如果可以,誰想來做這種事?

"好啦!"漫長的折磨終于結束,醫生冰冰地甩出兩個字,走了出去.夏如水艱難地從床上爬起來,看到了檢查台上的那一片殷紅.她的初次,交付給了……這冰冷的檢查台,而不久的將來……

她難堪地閉了眼,外頭已經傳來了清晰的聲音:"還是處女,各項指標都合格,兩天後胚胎會移植入體內."

胚胎移植……

對,她就是做這個的.

確切說,她就是胚胎移植的母體,再通俗點說,她,是個代孕媽媽.

才十九歲,正是追逐浪漫與愛情的年齡,她卻要承擔起孕育生命的工作……還是懷從來沒有見過的人的孩子!

指,再一次掐緊.

如果可以選擇,她是不會來的.甚至在走進來的前一刻,她還想過要逃離.但,如果自己不來,便還不了養父欠下的那些高利貸,那些人明晃晃的刀子就會砍下他的手!

養父祈求的話語依然響在耳邊,"我跟你非親非故卻養了你十九年,就當還我的情,求你救我這一回吧."

還他的情……

終究是養父,她沒有辦法像親生父親那樣奮起反抗,詰問,表達自己所有的不滿,怪罪他的不負責任.能養她已經是他給予她最大的恩澤了,不是嗎?更何況她真能眼睜睜看著他被人砍了手嗎?

到底,還是點了頭.

醫生的腳步聲逾行逾遠,她吃力地滑下床,盡管十分小心卻還是被疼痛弄得身子一晃,差點跌倒.勉強扶住牆面方能站起,她的額頭盡濕,發絲緊貼在臉上,而背後,也早已被汗濕透.

她並沒有急著離去,而是坐穩在床上,從袋子里掏出幾粒圓圓的藥片,一閉眼灌進去,連水都沒要便吞下.

三個月後.

"恭喜,你懷孕了."

醫生收了監聽器材,看著面前的檢查單子,終于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檢查台上的夏如水卻傻在了那里.

"懷孕了?是不是……弄錯了?"

"查了兩次,不會有錯的."醫生信心滿滿,興高采烈地走了出去.終于完成了任務,這一次是大客戶,獎金自然不會少.她盤算著拿了這筆獎金該去哪里消費,完全忽視掉背後夏如水那跟死人差不多的臉色.

"怎麼會懷孕?"夏如水頭腦亂成了一團,只剩下轟轟的鳴叫.明明吃了學長給的藥,明明前兩次都失敗了的……怎麼就,懷孕了?

撫著平坦的腹部,她感覺里頭孕育的不是一個生命,而是終結她人生的惡魔!

"懷孕後……"不知何時,進來了營養護士,一一囑咐著她孕後的注意事項.夏如水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

"還有幾項檢查要做一下,跟我來吧."護士說完後,抱著本子走了出去.夏如水邁著機械的步子跟了上去,不知道要去哪里,腳步虛浮著,仿佛在云霧里飄浮.

在走進婦產科時,她轉臉,看到了牆上貼著的宣傳畫,上面印著幾個字:無痛人流.

心,動一動,她折身,朝那個方向走去……

半個小時後.

呯!

婦科手術室的門被人一腳揣開,極大的力度震得整座房子都晃了起來.屋里正在生孩子的女人們忘記了喊疼,都看了過來.

門口處,站著一個男人.俊挺的身姿,修長的腿,寬闊的肩膀平整有力,窄腰峰臀,至少一八五以上,就算西歐名模也不過如此.他的臉俊美非凡,長長的劍眉下一對鳳眼,隨意間便挑出利落的弧線,鼻梁挺直,薄唇緊緊的抿著,五官不論單看還是合起來看,都極為養眼,絕對的人間極品.

只是,此時,他身上的氣息陰沉沉的,夾著狂猛的怒火,連著室內的溫度都驟然降低,接近零下!

"人應該,就在,在,在里面."背後,一向精明的醫院院長連續磕巴了好幾次才把一句話說完整,頭頂的光禿處正汩汩冒著汗.

男子的目光銳利地朝里一射,嚇得里頭的醫生打掉了手里的吊瓶.吊瓶碰到地面,炸裂開來,液體和玻璃碎片折射出冰冷的利光!

"院長."醫生腿一軟,退在一旁,卻沒有忘記向院長打招呼.她這一偏身,便露出了床上的人兒.那人此時安靜地閉著眼,長長的睫毛自然卷曲,鋪出來一大片,比刻意栽種的還要漂亮,像眼睛上飛起了兩只纖薄的蝴蝶.小巧的鼻梁,漂亮的唇瓣,潔白到看不到一絲毛孔的臉龐,清純得就像水里盛開的白蓮花.

若不是那張"人流室"的標牌提醒,任誰都以為,這是天使落到了人間,正在淺眠.

當看清床上的人時,最先軟下的是院長.他啊一聲,幾乎抽不過氣來,身後的人迅速過來扶,而面前的男子早就一大步邁了過去.一伸手,他捏住了醫生的衣領,將她提得高高的,陰冷的氣息刺了過來,"結果!"

"什麼……"醫生早就被嚇得混身發抖,理不透眼前如此憤怒的男人問自己要什麼結果.

"孩子呢?"

男子又吐出了三個字,每一個字都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

醫生終于明白,轉頭看向女孩,身子抖得更厲害,"打,打,打掉了……"

呯!

醫生被重重甩了出去,一地的東西瞬間被打翻,發出陣陣亂響.下一刻,男子走到床前,伸手將女孩扯了起來.這猛然而來的力道,讓本就趨于清醒的女孩睜開了眼,窒息感從頸間傳來,她意識到不好時看到了一張放大的極度俊美卻極度憤怒的臉.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打掉我的孩子!"

那人狂吼,幾乎沖破她的耳膜.怔愣良久,藥物未退,思緒跟不上來,她久久不能明白男人的憤怒從何而來.

"不好了!"手術室的門再一次被撞破,進來的人滿頭滿臉是汗,"少夫人已經知道孩子被打掉的事,刺激過度,身亡了!"

叭!

夏如水被重重地撞了出去,五髒六髒頓時移了位.掉落地面時,玻璃片刺傷了她的手腳,血水迅速彌漫.等到她清醒過來,屋里憤怒的男人早已不知所蹤.剛剛跟著男子進來的那一批人都消失不見,陪著她的只有滿室的冰冷和玻璃碎片.

因為麻藥未退盡,加上手術後身體虛弱,夏如水好久都沒能起來,就那麼倒在地面上.直到--

有人進來,將她拉起.她被帶上了一輛車,那車子光看色澤就尊貴奢侈得要命,夏如水的眼睛給狠狠刺了一下.雖然不知道是誰的車,但她知道,那絕對不是養父派來接自己的.

車上,坐著一個陌生男人,臉上並無表情.

"你們是誰?要去哪里?"她虛弱地問,聲音打著顫.因為剛剛的一番動作,額頭上滿是汗水.醫生不是說了,手術後要打消炎藥的嗎?可這分明是要離開醫院啊.

車上的男人看了她一眼.這男人的表情雖然跟之前出現在手術室的那個男人一樣陰沉,但並沒有那麼可怕.他好久才淡淡地道出一句,"去宮家."

"宮家?哪個宮家?"夏如水暈暈地問.男人不再說什麼,只是再看她時,眼里透露出了明顯的憐憫.這憐憫的目光一閃而過,讓她理不透.

半個小時後,夏如水終于到達了宮家.站在門口,她看到里頭華麗如中世紀歐洲皇室宮殿般的建築,而從大門口通向那里的大草坪足足有上千平米,一道圍牆把這一片都圍在了一起.看不出到底有多大,總之,是她見過的最誇張的園子,不知情者還會以為走進了某個游覽景點.

大理石鋪就的地面照得人眼睛發暈,而更讓她暈眩的是路的盡頭,大門口站著的那個男人.雖然只有短暫的接觸,但她已經記住了他,他就是那個把自己拉起來又摔出去的男人.

他恐怖的吼聲和無情冷酷的行為還映在她腦子里,她本能地退了一步.背後的人卻不允許她退,將她向前推了一把,"宮先生,人已經帶來了."

那男人此時穿了一身黑衣,黑得讓人生疹,夏如水發現,他背後的人也一律黑色,這種沉重的色彩使她喘不過氣來.而他的臉色此時蒼白不已,手握成拳頭落在身側,仿佛極力隱忍著什麼.他的眼睛分明是紅色的.

他的目光第一時間射過來,銳利如刀,不僅沒有緩解,反而比之前更要凶殘!夏如水給嚇得心髒都在發顫,白著臉局促地立在他身邊,"這位先生,能告訴我……啊!"

    下篇:第2章 打掉了他們唯一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