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4章 這是在賣女兒  
   
第4章 這是在賣女兒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夏發財,咱幾個好不容易沾著你女兒的光發一筆橫財,別把錢給爛了,今天咱們打個天昏地暗!話說,你女兒可真好騙,三言兩語就信了咱們的話.不過,你夏發財可真是個天生演戲的料啊,那天演得那個真,連老子都要信了."里頭的人並不知道夏如水來了,喊著.

夏如水的臉一點點在變化,通體生寒,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父親,"您……並不是真的欠錢?全是騙我的?"

夏發財臉上滾過明顯的尷尬,外面的寬哥朝著屋里的人吼了一嗓子,"還不閉上狗嘴!"

屋里人終于發現了夏如水的存在,齊齊閉了嘴.

"你怎麼回來了?不是還懷著孩子嗎?總不能讓人家到處找吧,我送你回去."夏發財在極短的時間里恢複了一慣的理所當然,前來拉她的手.夏如水狠狠甩開,眼晴立時發紅,歇斯底里地吼了起來,"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再沒有血緣關系,他們也父女相稱了十九年啊,她是真心把他當成父親的.眼淚,滾滾而下,此刻的心情,無法形容!

"這不,缺錢嘛."夏發財抓了抓腦袋,半點不為自己做過的事後悔,"你看,我撿了你,給你吃,給你穿,還供你上學,你總得回報我不是?"

"我不是說了嗎?畢業了就找工作,掙的錢全用來養你!"她的手指狠狠擰在了一起.她連工作都找好了,只等著去上班.

"上班那點死工資哪里夠花,你想餓死我嗎?"夏發財罵罵咧咧起來,語氣透著不痛快.

這一刻,夏如水連憤怒都沒有了,只剩下絕望.死死地盯著夏發財,如果不是因為他養育了自己這麼多年,她一定會第一時間拿出把刀來將他刺透!

"你這是在賣女兒,在犯法!"她沉聲一字一字地道,字字泣血.

夏如水的目光讓夏發財很不爽,一時也橫了起來,"老子賣女兒怎麼地了!你真是太不孝順了,也不看看人家家里的女孩子都是怎麼做的.她們哪個不早早地就給家里掙錢花了?哪像你,讀見鬼的什麼大學,淨花錢!人家沒讀大學的掙回來的錢少嗎?隔壁老王的女兒,一個月就給家里一萬,一萬啦!你上班要多久才能給老子一個月一萬!"

她一直都知道養父養自己不是因為憐憫,而是長大了好給他掙錢.只是,他為了錢竟然可以無恥到這個地步.隔壁老王的女兒在夜總會里上班,掙的全都是皮肉錢!

就算死,她也不可能掙這種錢啊!

"看吧,我想要弄點錢還得跟你演大戲,累死了!"他倒一副委曲的樣子,滿嘴的抱怨,"早知如此,老子就不該養你!"

眼淚,再也流不下來.

早該知道他是這樣的人,為什麼還要抱有幻想?

"好啦好啦,吵吵就算啦.現下不是還懷著孩子嗎?有錢人家的孩子金貴得很,可不要氣出問題來了."寬哥走出來,打圓場.一對老鼠般的眼睛和夏發財一般猥瑣.

夏如水抹掉了臉上的眼淚,只冷冷地看著這些沒有人性的人,"孩子,我已經打掉了."

"什麼!"夏發財最先跳了起來,緊接著一巴掌甩在了她臉上,"你瘋了不成!"

夏如水捂著臉,心如死灰.她的表情半點沒有變化,"為什麼要懷那些人的孩子?我才十九歲,人生才剛剛開始,怎麼可以給人生孩子,怎麼能給自己的人生留下一道抹不去的傷痕,還要心心念念想著自己生過一個孩子連面都見不著!"

這對于十九歲的她來說,跟噩夢無異.

"你!"夏發財的臉一陣發青,"你要是真打掉了人家的孩子,人家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夏如水,你最好給我說實話,孩子還在不在!"

"不在了!"

"你!"夏發財掄起手差點再次拍下來.夏如水沒有躲,"打吧,打完了我們之間就兩清了!"

此時,連老寬都變得氣極敗壞,"這可怎麼辦,那頭追究下來可不是好惹的!"

夏發財的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唉,怎麼養了你這麼個沒用的東西!"

夏如水閉了眼,"如果不是你去蔣鶴那兒換了藥,我根本就不會懷孕,宮峻肆的妻子也不會死.不是說了懷沒懷上都沒關系嗎?為什麼要算計我!"

這才是讓她最難受的.

夏發財嚇得面如土色,"什麼?你說……那家人老婆死了?"

"對,我打掉了孩子,把她氣死了!"索性把話說開,看到夏發財和那幾個人一起被嚇壞,她終于感覺到了一絲報複的快,感.

叭!

夏發財一屁股跌在了地上.

"這……這……這……"寬哥支吾了半天都沒能說出一句話來.里頭的人也都出來了,臉色,極差.

轉身,朝前就走,她不想再在這里呆一分鍾.

"夏如水,你給我回來!"夏發財終于清醒過來,起身就將她的手捉住,"你氣死了人家老婆,人家一定會找你算賬的.現在,跟我去宮家!"

他不由分說地扯著她就走,另外三個人忙著去張羅車子.夏如水的心再一次沉下,這就是自己的父親嗎?

她不能再回去,不要被無情地拋棄!

她的力氣自然敵不過夏發財,她低頭,對著他的虎口狠狠咬了下去.

"該死!"夏發財疼得大叫,松了手.她轉身,頭也不回地跑了出去.路邊,剛好停了一輛出租車,她鑽進車里迅速逃離.

"小姐,去哪里?"車里,司機問.夏如水捂了把臉,滿心茫然,她能去哪里?

最後,報了一個地址.

大學三年級的時候,她交了個男朋友,叫陳川.其實,他們早在大一就認識了,陳川追了她三年.終是被他的真情打動,在大三的時候,她答應了做他的女朋友.

而後一年的感情,雖然只停留在牽牽手的階段,但陳川對她真的很好.畢業後,陳川一直忙于找工作,而她又經曆了養父的這些事,已經很久沒聯系了.

此時,她去的就是陳川的住處,她能想到的容身之處,也只有這里了.陳川曾說會去外地發展,邀過她.但她考慮到還有養父要照顧,沒有同意.如今,沒有這個必要了,她可以隨時離開!

車子停下後,她翻遍了全身,才勉強湊齊了出租車費.下了車,她朝陳川的小公寓走去.

陳川的房門沒有關,他在家.

夏如水一陣欣慰,拉開了門.

"別,輕點,輕點."

屋里,沒有人,這聲音是從臥室里傳出來的,是女人的聲音!又軟又柔,夏如水怔了一下,快步走到門口.

房間里,上演著極致刺目的畫面,只差衣衫未解盡.

咚!

夏如水的心有如被重物砸中,一片粉碎!她退一步,重重地撞在了牆壁上,發出了不小的響動.

床上的人在看到夏如水時,陳川眼里閃過短暫的驚愕,卻並沒有傳說中捉J在床的尷尬,反而慢條絲理地穿好衣服,"怎麼?夏大小姐突然光臨寒舍,有什麼事嗎?"

"夏大小姐?"夏如水看著眼前的陳川,感覺他的眼光和語氣都陌生極了.

"陳川."吸了好久的氣,她才呼出聲來,目光卻落在他背後的女人身上.陳川理解般哦了一聲,大方地道:"介紹一下,這是我女朋友."

而對她,他只字不提.

"女朋友?"夏如水重複著這三個字,喉嚨里紮了刺般疼痛,"那我們呢?"

"我們?有關系嗎?"陳川反問.夏如水有如遭了雷擊.

他的目光輕眺地滑過她的臉龐,"夏如水,我陳川這輩子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認識了你,還瞎了狗眼追你三年."

"你……"他以前可不是這麼說的.他以前常說,自己這輩子做得最對的事就是追了她三年,最後把她追到手.

人,怎麼能說變就變?

"你走吧."他不客氣地下著逐客令,"沒看到我正在跟女朋友親熱嗎?"

夏如水的身子狠狠地晃了一下,機械地朝外走,走了一半,終還是停下,手指捏在掌心,早就穿透皮膚.

"為什麼?"她輕輕地問,心在滴血.

"為什麼?"背後的陳川在冷笑,"這個為什麼該問問你自己,夏如水,我不知道你是這麼不知羞恥的人,竟然為了錢能去給別人生孩子!你現在可是將來某財團繼承人的生母,我還敢高攀嗎?"

身子,抖然一晃,夏如水用力轉臉,臉蒼白無光!

"你……知道了?"

"是啊,我該死地竟然知道了,所以,你該滾了!"他一拳重重地砸在了牆壁上,屋子里發出一陣悶悶的聲音.

"可是……"她事先便問過他,如果自己萬不得已要做一些他不能接受的事,他會不會原諒自己.他說了會的.她甚至還打算等一切結束後,向他如實交待所有的事情.

她以為只是失去了一張膜,而那張膜是被機械拿走的,不會對他們的感情造成傷害.

這所有的話,在背後露出的那張年輕女人的臉時,歸于無聲.

陳川大大方方地攬上了那名女子,"姍姍跟你就不一樣,她自愛,跟我上床的時候干乾淨淨,還是處.夏如水,你平日里在我面前裝得像個聖女似的,那層膜早就沒了吧."

臉,再一次泛白.她的那層膜的確沒有了,這是不爭的事實.原來,每個男人都看重這一點.

上篇:第3章 姐夫什麼時候養的尤物     下篇:第5章 關到你死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