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5章 關到你死的那天  
   
第5章 關到你死的那天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要不你們先談談吧."女人開了口,體諒地點點頭,從陳川的臂彎里離開,出了門.陳川沒有挽留女人,也沒有再讓她離開,屋子里,陷入窒息的沉悶.

"陳川,我……"她還是想解釋一下.動情不易,不想就此而分開.只是,話還沒說出口,門再次被打開.

這次,露出的是一張老女人的臉.

"陳川,你在啊,怎麼不送送姍姍?"

這個女人是陳川的母親,陳美.在說完話後,她看到了夏如水,一張柔和的臉立時拉長,像見了仇人一般,"喲,夏如水怎麼會在這里?"

嘴里問著,眼里的光卻含滿了鄙視和警告.從第一次見面,陳美就沒有正眼看過她,對她的討厭,向來明顯.

"阿姨."她囁嚅著輕呼.

"喲,這聲阿姨我可承受不起."陳美的嘴利得跟上了刀似地,"你夏如水現在可是吃著香的喝著辣的,就算我這個老太太見到,也要尊稱一聲夏小姐了吧."

顯然,她也已經知道了自己做過什麼.夏如水難堪地立在那里,只能無聲地掐著指頭.

陳美早已將大門打開,"我們家里可供不起您這尊大佛,還請您走人吧."

這樣赤裸裸的驅趕,她怎麼還能呆下去,夏如水邁著機械的腳步走出去,背後,陳美在哇哇亂叫,"看,連空氣都弄髒了,還不快去拿空氣清新劑出來."

眼淚,在眶里無聲打轉,卻再也沒有流出來.

站在屋外,夏如水只覺得滿心絕望.一天之間,經曆了父親的欺騙,男友的背叛,她的世界還有什麼意思?

陽光落在她蒼白的臉上,愈發顯得楚楚可憐,仿佛隨時要消散的一縷魂靈.背後的人看了好久,終是走了過來,"夏小姐,請跟我們回去."

夏如水睜眼,看到了韓管事.她的眼里閃出了明顯的驚訝,沒想到他們竟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找到自己.

這次,韓管事揮了揮手,兩名黑衣人走過去,一左一右地將她夾在中間,送上了車.

再次回到了宮家.這座城堡一般的建築在她心里不再那麼美好,對于她來說,這里只是一座牢籠.

"宮先生,人找到了."韓管事恭敬地道.宮峻肆此時立在歐洲複古風的大廳里,手里握著酒杯,像極了中世紀的帝王,周身泛著陰沉的氣息.

他大步走過來,長指落在了她的下巴上,將她的下巴高高抬起,"做了壞事就想逃?"

沒有任何語氣,不辨喜怒,但唇瓣碾過之時,她還是感覺到了嗜血般的陰氣.許是這一天的刺激受得太多了,她直白地對視著他,沒有半點怯意.她抿著唇,一個字都沒有說.

宮峻肆看著眼前這張倔強的臉,愣了一下.他的手背上還留著淺淺的印子,是上次她咬的.敢于對他下嘴的女人她是第一個,所以,更不能放過!

"把她關起來."

他發布了命令.

夏如水被人拖著往後走.

"你到底要關我多久?"這個問題終是問了出來,十幾天的不見天日,她快要瘋了.

宮峻肆狠狠地碾了一回自己的牙,"當然是關到你死的那天!"

無情冷酷的男人!夏如水受夠了刺激,再也不怕受到什麼懲罰,跳著腳吼了起來,"憑什麼!就算我殺了人,也該法律來制裁.你算什麼東西,有什麼權力!"

"我就是法律!"

他朗朗回應,臉不紅心不跳,一臉的理所當然.

夏如水的憤怒在這一刻徹底激發,她冷笑了起來,"好笑!在我看來,你就是個瘋子,懦夫!因為承受不了妻子離開的事實,就把所有的錯攤在了我身上!"

臂上的力度一緊,就連抓她的兩個人都吸起了冷氣.他們加力並不是有意為之,全是給她嚇的.韓管事也擰緊了眉頭看過來,眉眼里全是對她的生死的擔憂.

夏如水卻豁出去了.

"是不是余生里折磨著我,你才能快樂?這麼說來,我可真是榮興啊,能成為你宮峻肆消壓減磨的工具!不過,我鄙視你!"她的眼里有著極為明顯的鄙視目光,配合著自己的話.

耳邊,傳來咯咯的指節移動的聲音,極為駭人.宮峻肆此時的表情,已經不足以用冰冷來形容,他陰沉的樣子,就像從地底甫然鑽出的撒旦!

"是嗎?"他咬著牙輕問,第一次正眼看她,"你知道自己在跟誰說話嗎?我若把你掐死了,頂多世界上增加一具女尸!"他的指落在了她的頸上.

夏如水閉了眼.這一刻,她倒希望他能掐死她.死了,一了百了.

他的指只是在她的頸上游移,又冰又冷,像一條危險的蛇.最後,落在她的肩上,用力掐緊,並將她提了起來.她原本不及他的肩膀,此時,與他臉臉相對!

"你鄙視我的同時,是不是該想想清楚,沒有讓你更痛苦已經是我的仁慈了?如果不是你殺了我的孩子,我的妻子就不會死!你說,這樣的賬,該怎麼算?"

提到這件事,夏如水再一次泛起了虛.

只是,她並不覺得自己的做法錯了.

肩膀被他掐著有如骨肉分離般疼痛,她咬著牙才能出聲,"為什麼要說得這麼牽強,是欲加之罪嗎?那麼多人懷你們家的孩子,打掉這一個算得了什麼?"

宮峻肆的臉色還在變,他不再說話,只是指上的力道在不斷地加,似真要將她的骨頭捏斷!

夏如水紅了眼,索性一次性把話說清楚,"而你,不僅懦弱,還冷酷無情,沒有人性!那個人是你的小舅吧,就算我犯了滔天的大罪你也沒有資格讓他欺負我!"

又是一陣吸氣聲響起.

這個女人一而再地把懦弱掛在嘴上,真不想活了.

宮峻肆卻突然放了她.她不解地看著他,他臉上陰沉的氣息並沒有散去,卻只朝韓管事出聲,"把她家里人叫過來,簽賣身合約.還有,把她關到冰室去,不要凍死就可以."

"賣身合約?"夏如水顧不得揉發痛的肩膀,尖叫了起來,"什麼意思!你給我說清楚!"

"想活得舒服點,就不要再惹宮先生."不冷不熱的聲音傳來,是韓管事在說話,他淡冷的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

夏如水的眼淚在眶里打轉,"這算什麼?是不是有錢就可以凌架法律之上為所欲為?就可以把自己的痛苦恣意加在他人身上?這樣的人怎麼能稱之為人,簡直就是渣!"

"夏小姐,在罵別人的時候先想想自己的所為.宮先生沒有逼你,是你自願給他和少夫人做代孕母親的.可你卻在坯胎成功著床的時候打掉孩子,這是打掉了他們唯一的希望,你的這種行為跟殺人有什麼區別?"

"……"夏如水一時啞口無言,雖然是被逼的,但她的確簽了一張自願代孕的協議.好一會兒,才低低道:"我並不知道宮太太生病,而且,不是還有兩個代孕媽媽懷孕了嗎?我的孩子打掉了對她能有多大影響?"

因為父親說的,懷與沒懷上都無所謂,所以去找學長要了藥,因為他說有兩個代孕媽媽已經懷孕,自己才會做出打掉孩子的舉動.夏如水向來謹慎,就算在這件事上,也是一樣.

"還有兩個代孕媽媽?你從哪里聽來的這些話?"

"不是嗎?"看著韓管事冷笑的臉,夏如水意識到了不對勁.果然--

"從頭到尾,只有你一個人在代孕孩子."

"怎麼可能!"

這樣的話,說什麼她也不會相信.這種事非同小可,一般人為了增加成功系數都會選擇由數人孕育,更何況父親也是這麼跟她說的啊.

"太太的體質非比尋常,醫生說了,只有體質相同,血型相同的人才能移植她的卵子.而夏小姐您,是唯一合格的一個."

所以……父親再一次騙了她!

那麼,她真成了害死宮峻肆妻子的凶手?

她傻傻地站在那兒,再也無法回神.

"宮先生沒有對你大刑伺候,已經是法外開恩了."韓管事的聲音從頭頂飄過,再也沒有了真實感.

"把她帶到冰室去吧."韓管事看了幾眼這個完全蒙掉的女孩,無奈地搖了搖頭,而後命令.

一走進冰室,夏如水就被冷得直打哆嗦.她無力地抱緊自己,知道今晚必定是個難熬的夜晚.

"管事,現在的溫度是零下十度,調到多少合適?"冰室的負責人問道.

韓管事看了一眼瑟瑟發抖的夏如水,這才道:"調到五度."

"是."

或許因為初進來時溫度過低,等到呆上一陣子,溫度上升到五度時,反而沒那麼冷了.她縮在冰室的一角,閉著眼,想著這段時間發生的所有事情,只覺得一陣陣地絕望和疲憊.

再見到父親是在宮家的大廳里,夏發財全身發抖,臉色發青,一看到她就扯住了她的袖,"如水啊,孩子的事你可千萬不要扯到我身上來,我跟這件事一點兒關系也沒有."

夏如水剛從冰室里放出來,臉上泛著青色,唇早就紫了.她的腿麻麻地發著痛,被夏發財這麼一拉,差點跌倒.

上篇:第4章 這是在賣女兒     下篇:第6章 被欺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