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7章 夜泳被宮峻肆撞見  
   
第7章 夜泳被宮峻肆撞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跟你說了她的事,你不會去跟韓管事告狀吧."似乎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她捂住嘴巴,一臉膽小的樣子看夏如水.

夏如水搖了搖頭,"放心吧,不會的."

"唉,小鳳他們很凶的,我也是怕……"她委屈地表明著.夏如水理解地點頭,"出門在外,以和為貴."

"你真的很好呢."女傭興奮地走過來,熱情地挽起了她的臂,"比小鳳他們好多了,要不,我們做朋友吧."

"朋友?"夏如水沒想到竟有人願意跟自己做朋友.她平日里為人隨和,很多人願意親近她,但次次因為她的父親而怕惹上麻煩,最後一個個遠離.其實,她比任何人都渴盼能有一個好朋友.

連想都沒想,她點了頭,"好呀."

"真是太好了."女傭跳起來,"我叫小粉,我就叫你如水吧."

"好."對于這個稱呼,她沒有什麼挑剔的,叫了對方一聲,"小粉."

"既然我們是好朋友了,那我幫你一回.沿著這條路走上去,那兒有一片湖,很美的,如果不怕冷,可以去那兒洗."

深秋的晚上,冷是必定的.但在髒與冷之間,夏如水還是決定選擇後者.

"放心吧,那里平日里極少有人去,到了晚上就更沒有人了,你洗多久都可以."似乎怕她不放心,小粉拍了拍她的肩膀.夏如水感激地向她道了謝,朝那個方向而去.

"哦,對了,你一定沒衣服吧,我這里有一套,可以借給你."她拿出一個袋子來,里頭裝著一套女傭服.

"這……不好吧.拿了你的,你自己呢?"夏如水不敢接.

"放心吧,我還有好幾套呢.只要你不嫌是我穿過的."

聽她這麼說,夏如水不再猶豫,說聲感謝,接過.她從小生活無依,不知道穿了多少別人的二道衣,哪里敢說髒.抱著衣服,她沿著小粉指的路走過去.走了十幾分鍾後,果然看到了一面湖.

湖水在夜色里泛著幽幽的光芒,清冽得讓人想要擁抱.而這里竟裝了漂亮的路燈,還有長長的木制長廊,一直延伸到湖里.夏如水長長地吸著空氣,不敢相信竟有這樣漂亮的地方.她在那里坐了一會兒,確定沒有人來後,迅速脫下衣服,跳進了水中.

初入水時會覺得特別冷,但十幾分鍾後反而覺得暖和.她盡情地洗著自己的身體,感覺清冽的水滑過,舒服到了極致.她的泳游得不錯,此時更是忙不迭地將自己的游泳水平發揮到極致.

湖里,仿佛一只美人魚在戲嬉游動.

游盡興了的她終于想到該用帶來的香皂好好清洗一下,怕弄髒湖水,她決定上岸去抹.兩只手撐住伸到湖里走廊,一個使勁,便躍出了水面.

"啊!"

眼前,一張臉突然顯現,在路燈下泛著極致冰冷的光束.

是宮峻肆!

心髒一陣落空,她嚇得兩手一軟,整個人朝水里跌去.

一雙臂伸過來,壓在她的腰上,將她拉了回來.夏如水不敢置信地看著宮峻肆,不太相信他會救自己.

"那個……"盡管如此,她的頭皮還是一陣發硬.宮峻肆有多恨她,她是知道的,明明盡力躲了卻還遇到.他會怎麼懲罰自己?

幸好自己游泳時還穿了件小衣服,否則沒臉見人!

"對不……"起字還沒有說出來,宮峻肆就空出了一只手,朝她伸了過來.以為他要打自己,她嚇得閉上了眼.預想中的疼痛並沒有傳來,她感覺到的是指尖柔軟的碰觸,像是在摸最珍貴的東西.

夏如水驚訝地睜眼,看向宮峻肆,意外地發現,今晚的他連眉眼都是柔軟的,一慣抿著的唇畔似乎還碾了點點微笑.不明顯,反而愈發生動真實.

這樣的宮峻肆是陌生的,但又是誘人的.她的心髒呯呯地狂跳起來,忘了該怎麼做.

宮峻肆的指落在她的唇上,指腹描摩著她的唇形,而後將她慢慢地拉向自己……她感覺到了他噴出來的氣息,竟也是柔軟的.揭去了平日冷漠的面具,他就像個暖男.

這個想法把她嚇了一跳.

而他的唇彎了彎,對准了她的唇……

夏如水不知道如何反應,竟受了蠱惑般閉了眼.

"夏如水?"悠悠的聲音傳來,宮峻肆似乎這一刻才看清面前的人是誰,出了聲.

下一刻--

嘩!

滅頂的水四面湧來,將夏如水包圍,毫無防備,她張嘴欲叫,水便湧進了嘴里.她狼狽地想要浮起來,卻有一只掌死死地壓在她的頭頂,不讓她起來.

直到以為自己會窒息而死,那只手才提起,將她拉出了水面.眼前男人的絕世暖男形象已經無影無蹤,此時的他陰沉著一張臉,被吃人的撒旦還要可怕!

夏如水劇烈的咳嗽著,用力去抹臉上的水,根本沒辦法去管那只幾乎要將自己肩膀掐斷的手.他把她拎得高高的,脫離了水面後極致的冷意傳來,她冷得直顫抖.

"是誰給你的膽子,竟敢到這里來?"他沉吼著,這聲音有如地底傳出,可怖極了.

"我……"

她剛想回答,他的手再次一沉,她被又一次壓進了水里.

往返幾次,每次都在她要窒息的前一刻提起,而後再壓.這樣的做法無異于嚴酷的刑罰,等到他收手將她扔在長廊上時,她幾乎只剩下半口氣.

黑亮的皮鞋在她眼皮子底下碾過,他頭也不回地離開,清冷的背影僵硬地挺立著,透露出對她的恨意.

她顫抖不已,好一會兒才爬起來,跌撞著跑出去.

或許是昨晚受驚加著涼的緣故,早上起來,夏如水感覺頭昏昏沉沉的,一點力氣都沒有.她走向餐廳,吃完早餐後便要去干活.傭人如果生病了可以請假,可她是女奴,沒有這個資格.

"韓管事."

門口,站著韓管事,路過的傭人們紛紛向他點頭,尊敬地打招呼.他鮮少這個時候出現,而且據說他只是暫時替自己的父親兼著管家一職,真正的工作是打理宮家背後的一切個人投資事宜,比較少管傭人的工作.

看到他出現,大家都有些意外.

韓管事只是淡淡地頷首,目光落在了她身上,"夏如水,昨天晚上你去了後湖,罰你今天一天不能吃飯!"

他走近一步,眼里有著明顯的嚴厲,"明知故犯!"

夏如水委屈地咬著唇低了頭.他的警告她都記在心里,已經夠小心了,可誰知道宮峻肆竟然會出現在那里?

看著韓管事邁步離開,她心底一陣沉落.她在乎的不是今天不能吃飯,而是韓管事那失望的眼神.

"膽子可真是不小啊,竟然敢去後湖!你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嗎?那可是少夫人生前最喜歡去的地方,因為她喜歡,宮先生特意把那里封了,不許任何人去.你去那里就是自找死路啊!"一個女傭走過來,對她道.

夏如水此時才恍然大悟,目光第一時間紮向走來的小粉.小粉一臉無辜地開口,"看著我干什麼?又沒有人綁著要你去那里的."

昨晚還一副真誠的樣子,表示要跟自己做朋友,此時卻翻臉不認人了.夏如水剛想質問她為什麼要這樣害自己,小鳳走了過來,親熱地攀上了小粉的肩膀,"說不定有些人早就知道那里是宮先生的禁區,借著自己有幾份姿色刻意去勾引宮先生的呢.聽說少夫人過世後,宮先生可每晚都呆在那里,這個,誰不知道啊."

這兩個人分明就是勾結好了專門給她下套的.聽著兩人那誇張得意的聲音,夏如水無力地掐緊了手指.

"粉啊,今天有人不能吃飯了,真是可憐呢."

"咱們把飯搬出來吃吧."

"好."

韓管事剛剛那失望的眼神,也是因為誤認為她想去勾引宮峻肆嗎?除了氣憤小粉的欺騙外,她更擔心這個.

"你不會是聽了小粉的話才去後面的吧,小粉可是小鳳的表妹,兩人平時好得就要粘到一塊兒了,你當真不知道?"剛剛告訴她實情的女傭一臉驚訝地道.夏如水咬住了唇瓣,她這人太單一了,從來不會想到有人會算計自己,才會被一再地算計.

以後,不會了.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她輕聲道,對著女傭頷首首.

女傭退了一步,"不用感謝我,也別想著我告訴你這些是想和你做朋友.你現在可是宮家的眾矢之的,我不想惹麻煩."她的直接讓夏如水另眼相看,很認真地點頭,"你放心吧,我不會和你做朋友的."

"你這人還……"女傭瞪了她一眼,沒再說什麼,離開.背後有人叫她小純,小純的,夏如水記住了她的名字.

人一旦跌倒就會惹來萬人踩,對于這個沒有踩她的女孩,自然想要記得牢一些.

原本就身體不適,加上一天都沒有吃東西,才過中午她便全身泛起了虛,手抖個不停.

"干什麼吃的,這麼慢!"

"眼睛瞎了嗎?連雜草和菜都分不清!"

菜園的管事看到她這樣,忍不住罵了起來.這菜園是專供宮家人的,不用任何化學藥品,就連草都是人工清理的.今天她負責的就是清理雜草的工作.

管事一邊罵,一邊搖頭,"現在的人啊,一點苦都吃不得!"

夏如水晃了一下,很想對她說,讓她一天不吃飯來做做看.但最後還是歸于沉默.她現在是在苟且偷生,能安生一分鍾就一分鍾.

一片草拔完,她頭重腳輕,走到邊緣一屁股坐下,便再也起不來.迷迷糊糊間,感覺有腳踢在她身上,管事的罵聲不斷傳來,卻越來越遠.

上篇:第6章 被欺負     下篇:第8章 被他抱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