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8章 被他抱回來的  
   
第8章 被他抱回來的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夏如水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屋子里空空的,一個人都沒有,桌上倒是擺著一碗稀飯.她一骨碌爬起來,顧不得頭上的暈眩抱著碗就猛吃了起來.吃完,方才感覺好了一些.

此時,才去想自己是怎麼回來的事.難不成菜園管事的人善心大發,把她送回來了?當時她餓暈了,什麼都不知道.

桌面上,還放著幾片藥,是感冒藥.她喝了下去,感覺胃里暖暖的.

或許因為吃了藥的緣故,休息了一晚,她的感冒竟然好了.伸展了下四肢,她老老實實地走出去,准備新一天的工作.只是,當她走到廚房時,感覺大家的眼光怪怪的.

"你跟韓管事什麼關系?"昨天的菜園管事走過來,問.

夏如水如實回應,"什麼關系都沒有."

菜園管事狐疑地對著她看了一陣,什麼也沒說,走了.夏如水還在疑惑菜園管事突然問自己這個問題什麼意思,背後突然傳來了聲音,"喲,我以為是誰呢?夏如水啊.你能不能教教我,用的什麼手段,這麼快就勾上了韓管事?"

說話的,是小鳳.因為之前的事情,她一直對自己心懷恨意,此時更不忘奚落.

"韓管事?"自己跟他到底惹上了什麼事?他分明連話都很少對她說.夏如水如墜入霧里.

"表姐,都到什麼時候了,你怎麼還這麼跟她說話!"旁邊的小粉推了小鳳一把,既而走向她,"夏如水啊,之前那件事是我做錯了,我不知道你和韓管事那麼好.昨天你暈了,韓管事親自抱著你,好暖男啊.你的命就是好.跟韓管事好了後,怕是誰都不敢欺負你了吧."

"昨天,是韓管事把我抱進房的?"夏如水注意到的只有這個問題,驚在了那里.

"可不是.韓管事在宮家的地位僅次于宮先生,可他天生有潔癖,一般情況下是不會抱人的.所以才說啰,你的命可真好.話說,就算宮先生都給韓管事幾份面子,你這勾上了他,別說我們不敢再欺負你,怕連宮先生都會對你客氣幾分呢."

小粉的面上有著猜不透的情緒,說完這話,被小鳳拉走.

如果抱自己的真是韓管事的話……夏如水的心莫名地暖起來.昨天他失望的眼神一直刻在她心里,覺得挺難受的,只是萬萬沒想到,他還肯幫自己.

"你要是真的去勾引韓管事,那就是自尋死路!"背後,陰沉沉的警告聲傳來,說話的是小純.說完這話,她直接越過她,並不跟夏如水交流.

不知道小純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她沒有深問.對韓管事,她只有感激之心,至于男女感情,那是想都不敢想的.

在去菜園的路上,夏如水意外地碰到了韓管事.他淡著一張臉,雖然看到了她,卻連頷首都沒有直接越過.

"韓管事!"從背後叫住他,夏如水真心地道,"謝謝你,昨天."

他依然沒有言語,淡漠的讓人誤以為沒有聽到,片刻,身子動了動,又要邁步.

"還有."夏如水一急,又吐出一句,"我真的不知道那是宮峻肆的禁地,絕對沒有勾引他的意思!"她的語速極快,生怕他沒聽完就走掉.

"好好做事."韓管事只給了她簡單的四個字,卻讓她明顯松了口氣.夏如水本想道聲謝謝,卻看到宮峻肆突兀地出現在視線里.他是從對面拐彎過來的,所以到了近前才發現.

他的目光直直射來,落在她身上,上了刺似的.夏如水臉一白,迅速轉身,跑遠.

大半天都顫顫悠悠的,以為宮峻肆會來找自己.還好,他沒有來.到了晚飯時間,她才緩緩吐出一口氣來.宮峻肆于她,跟魔鬼一般,太恐怖.她永遠都忘不了短暫的幾次相碰,他的冷酷和無情.每一次,他都是一副恨不能弄死她的表情.

因為怕碰到宮峻肆,她每次去食堂都選擇遠離主屋端的後門.剛走進去,就看到了小粉和小鳳那張詭異的臉.她繞過去,選擇離他們最遠的地方坐下吃飯.

"宮先生."

突兀的一聲叫,本能反應,夏如水嘩地跳起來,飯碗跌落,倒碎在地板上.她轉頭朝門口看,那里並沒有出現宮峻肆.

"怎麼回事!"廚房的負責人罵罵咧咧走過來,看到跌碎的碗,對著她又是一陣刻薄,"不想吃飯了,拿碗撒氣!"

"對不起."夏如水低頭去處理碎片和飯菜,抬頭時看到了小粉和小鳳正得意地笑.剛剛叫宮先生的正是他們,顯然,他們在耍她.

也不鬧,她安靜地做完一切,把垃圾倒進了垃圾筒.垃圾筒就在小粉的腳邊,看著倒垃圾的她,小粉歪起了唇角,十分邪惡的樣子,"夏如水,你很怕宮先生吧."

"她可是害死少夫人的凶手,宮先生恨不能殺了她,她能不怕嗎?"小鳳接話,兩人一唱一合,好不高調.

夏如水搞不明白,這兩個人為什麼屢屢跟自己過不去.不想鬧事,她選擇忽視,重新回到了位置上.

小粉和小鳳開始交頭接耳,不時朝她看來,似乎在計劃著什麼.夏如水看在眼里記在心里,狐狸尾巴已經露出來,只要自己遠離他們就不會上當.

吃完飯,除了主屋伺候的人,其他人都開始休息.但夏如水是個例外,她是女奴,也是害死宮家女主人的罪人,自然是不能太舒服.所以,每天吃完飯後都要去加班.

等回來時,已經九點.搖搖發酸的手臂,滿身是汗,粘粘的十分不舒服.很想沖個舒服的熱水澡,不過,不用想都知道,浴室一定早就鎖上了.她沒精打采地走向自己的房間,卻意外地看到小純正坐在自己房間外的椅子上織著什麼.她的腳邊放著一個大桶,桶里的水正冒著熱氣.

鑒于她先前的話,夏如水走過去的時候並沒有跟她打招呼.她卻踢了兩腳面前的桶,"提走!"

"水是給我留的?"夏如水停下來,滿面驚訝.

"不是給你難不成給我自己喝?"她冷聲冷氣地回應,語氣沖得不行.夏如水卻已經感激得說不出話來,最後只噙著淚低低道一聲,"謝謝啊."

小純像沒聽到般繼續織著.燈光不強,卻依然能看到她的手法別扭,而手上的東西也亂七八糟的,完全不能看.

"你這是要織手套嗎?"夏如水問.

小純只嗯了一聲,沒有正眼看她.她搓了搓手,"要不我幫你織吧."

"你會織?"小純終于來看她,卻是一臉的不信任.夏如水點頭,"以前在家里買不起手套,我就把不能穿的毛線拆下來自己學著織."

"你要是能織,就給我織一雙吧,剩下的毛線歸你!"她把毛線架子和臂彎掛著的塑料袋壓進了夏如水懷里,扭頭進了房.

夏如水回了自己房間.

雖然她是宮家的女奴,但卻能一個人享用一間房,這也免去了跟別的女傭之間的矛盾.把水放在房間里,她去小窗口收自己的衣服,在看到那件小粉送的工作服時愣了一下.

這套衣服只那天晚上穿了一次,原本要還回去的,卻因為發生了太多事而一直沒能成行.這種衣服留在身邊只能添堵,早點還回去早點解脫.

她低頭,找了個一次性袋子將衣服裝進去,准備第二天一大早去還.

沖完涼,終于感覺到全身舒服,她正准備把水倒出去,門卻突然被人踹開了.進來的竟是小粉和小鳳.

夏如水冷了臉,"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兒嗎?"

"有什麼事?你還有臉問!"小粉一開口就是劈頭蓋臉的吼,既而大步走到桌前,提起了桌上的袋子,"我就說嘛,我的衣服能到哪里去,原來是你偷了!"

"請你說話注意點,這衣服分明是你……"送的兩個字還沒說出來,小粉就打斷了她,"好哇,竟然做賊,我要去告你!"她抱著衣服,扯著夏如水就往外走.有小鳳在幫忙,夏如水根本沒辦法反抗.

才被拉出屋外,一陣車燈光就射了過來.韓管事從車上下來,另一邊,司機已經快速迎出了宮峻肆.

看到宮峻肆,夏如水的臉色一陣發白,想要縮回去躲起來.小粉和小鳳卻拖著她往前走,直接將她推到了二人面前,"宮先生,韓管事,家里出賊了,可要為我們做主啊."

汗水,迅速從背脊上滾了出來,夏如水此時才明白,兩人早上為什麼要問她怕不怕宮峻肆.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間來找自己,可不就算好了宮峻肆回來的時間嗎?

以宮峻肆對她的恨,就算不計較小偷事件,也會因為她礙了他的眼而狠狠懲罰她的.多麼惡毒的計劃啊!

"怎麼回事?"韓管事最先出聲,對于突然出來的人十分不滿.宮峻肆的目光卻已經刺了過來,銳利地紮在夏如水身上.

"我沒有偷東西."她嚇得壓下了頭,卻不忘為自己辯解.

"沒偷東西我的衣服怎麼會到你那兒去?自己飛過去的嗎?"小粉不客氣地反駁,能把人氣死.

"是你借給我的,忘了嗎?"

"借給你?你可是害死少夫人的凶手,我怎麼可能借給你!"小粉眼里閃著惡毒,這樣說話分明是要勾出宮峻肆的恨意.

果然,對面的宮峻肆臉上一片陰冷,指節繃得咯咯作響.

小粉說得這麼理直氣壯,反倒夏如水說不出話來了.她就算再怎麼辯解衣服不是自己偷的,會有人信嗎?

"宮先生,韓管事,你們可要為我做主啊.家里出了這樣的賊,以後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是啊,我們進來的時候不都培訓過嗎?如果做賊,一定馬上送到公安局去,這個夏如水就該送到公安局去關起來啊."小鳳也幫起了忙.他們本就是一丘之貉.

上篇:第7章 夜泳被宮峻肆撞見     下篇:第9章 想自由,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