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9章 想自由,不可能  
   
第9章 想自由,不可能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丟出去!"

韓管事還沒來得及說話,宮峻肆已經出了聲.小粉和小鳳臉上立馬露出了陰謀得逞的笑容,"好的,我們馬上就把她丟出去,宮先生請放心,我們一定會讓警察局的人多關她幾年的."

"還沒聽到嗎?把這兩個女人丟出去!"宮峻肆的臉色極其難看,命令背後跟著的人.背後的黑衣人走出來,一左一右地架上了小粉和小鳳.

"怎麼會?"兩個人同時傻了眼,對著保鏢直叫,"搞錯了吧,該丟出去的是夏如水啊."

沒有人聽她們的話,兩個人被拖出去,喊聲傳出老遠.

夏如水目瞪口呆,完全沒想到最後勝出的會是自己.

"謝謝."只是習慣了向幫自己的人道謝,她說出口,完全沒想起面對的人是誰.宮峻肆面上一寒,凌利的目光再次朝她射來.下一刻,她的下把被捉住,用力往上提.身體的重量全部壓在了下巴上,她疼得感覺骨頭都要裂開.

"演這麼一出的目的是什麼?想讓我把你丟出去,然後就解脫了?"他的眼底沒有一絲溫度,結了冰一般銳利.

"我……沒有."她委屈地搖頭,疼得說不出話來.明明是小粉她們挑釁,自己也是一個受害者啊.

叭!

她給丟了出去.

身形不穩,跌在了地上.

"用做賊偷衣服換得幾年牢飯然後自由?夏如水,你想得可真是美!"

都說了,這件事情跟她無關啊.夏如水特麼覺得無力,加上下巴被他掐痛,手和腳被他摔痛,連說話的力氣都使不上,只能用力咬著嘴唇,忍著不讓軟弱的眼淚流下來.

他轉身就走.

以為今晚的懲罰到此結束,耳邊卻再次傳來他的聲音:"把她送到少夫人的墓前跪一晚上."

墓地本就是陰寒之地,加上又是晚上,人煙稀少,晚風一吹,呼啦啦的響.無數的枝葉在翻騰,就跟鬼爪似的.夏如水雖然不信鬼神,但還是被嚇得夠嗆.

保鏢把她送過來後就離開了,獨剩下她一個人,借著清冷的長明燈看著碑前許冰潔那張纖笑巧然的臉,心里一陣陣地發虛,而自責,內疚也同時湧了上來.沒人守著,她本可以不跪的,只是這一刻,她做不到不跪.

認真地跪在許冰潔的墓前,眼淚嘩嘩地滾了下來,"對不起,我並不知道……我沒想過氣死你的,我從來沒想過要傷害誰."

宮宅.

韓修宇快步走向屋內,停在了宮峻肆的面前.

"送去了?"

宮峻肆面無表情地問.

"是."韓修宇答道,在他伸手時把平板遞了過去.里頭,展露著一幅幽暗的畫面,里頭的人跪在墓碑前,虔誠地懺悔.這畫面,正是從墓地傳回來的.

在墓地裝監控設備本是怕人去破壞許冰潔的遺物,現在卻起到了監控夏如水的作用.

"現在看來,夏如水是真心在認錯,態度也是端正的."韓修宇忍不住為畫面里的人說話.在並不知道有人監控自己的情況下,她能做到認認真真地跪著,並不容易.

宮峻肆對著畫面看了好久好久.里頭的夏如水說完話後一直保持著跪姿,即使膝蓋被跪得生痛,額際難受地蹙著,都沒有變換一下姿勢.

他啪地將平板拍在了桌面上,"這也掩蓋不了她害死冰潔的事實!"立起,他上了樓,對畫面中的女孩沒有給予半份憐憫.

夏如水是在清早才被韓修宇派來的人帶回去的.一夜的涼風加上跪的酸疼的膝蓋,她的臉色發青,兩腿發軟,走起路來歪歪斜斜的,狀態差極了.

走到門口,她看到小粉和小鳳兩個人可憐兮兮地立在那里,頭低著,手里各握著一個信封.看到她,首先射來一股惡意的恨光,而後不死心地朝里頭張望.

"都說了,你們被開除了,還守在這里做什麼!"里頭的人走出來囔囔,"再不走就叫保安了."

小粉和小鳳這才相攜轉身.

在宮家做傭人,工資待遇是最好的,算計別人,卻把自己搭了進去.夏如水特麼為他們不值,揚了揚唇角.

"我們被開除了,你現在開心了?"小粉看到了她的表情,粗聲粗氣地問.在她面前被人這樣驅趕,面子上怎麼都過不去.

夏如水無奈地搖頭.她開的哪門子心?他們只是被開除了,而她,昨晚整整吹了一晚的風,此時頭重腳輕,恨不能倒下死去.

小鳳拉了小粉一把,示意她不要再說話.

"怕什麼,反正都被開除了."小粉硬起了脖子.

夏如水停在了兩人面前,盡管虛弱,但此時用鄙夷的目光看著他們也夠受的了.小粉恨不能在她臉上抓幾下,卻終究沒有這個膽.

"為什麼要跟我過不去?"夏如水輕聲問,因為沒有多少力氣.

小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還好意思問!我和表姐本是貼身照顧少夫人的,就是因為你把少夫人氣死了,我們才會被派去做雜活!"

這恨,竟然是這樣而來的.

夏如水只能無語了.

"我以為你們至少會為少夫人的死而感到悲傷,若是這樣恨我,也就認了.可竟然只是為了利益,可笑!"

在她們心里,一個人的命還不如那份利益.

"你!"小粉氣得跳起來要動手,早有保鏢將她推開.他們負責帶夏如水回來,她要是出了什麼問題自己是不好交待的.

她抬頭往里走,卻在看到路邊停著的人時生生刹住了腳步!

宮峻肆!

對于她來說,宮峻肆早就是撒旦的代名詞,一旦被他碰上,便會有無盡的痛苦.身體,本能地顫了一下,極為猛烈.

他此時目光悠悠,手背著,因為離得不遠,所以不確定他是否聽到了剛剛自己和小粉說的那些話.

夏如水像被釘了釘子般立在那里,滿身的疼痛和疲勞因為他的出現而忘記,只有心髒如壓了雷似地響,恐懼感鋪天蓋地!

他只是面無表情地越過了她.

直到馬達聲響起,載著他的車子揚塵而去,夏如水才慢慢醒轉過來.他,竟然沒有懲罰自己!

這絕對是史前最大的謎!

不過,她很快歸功為宮峻肆有要緊事忙,沒時間來對付她.終究,他名下那麼多的公司,酒店,超級會所.

宮峻肆是真的忙了起來,連帶韓修宇都不知所蹤,家里的一應事情都由幾個管事的負責.宮峻肆的消失讓夏如水再次得到了喘息的機會,她每天忙完後便給小純織手套.一副小手套,在三天後便織成了.

毛線還剩下好多,足夠再織一雙的.

夏如水想了想,又織了一副.這副手套是想送給韓修宇的,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表達一下感謝.從小老師就教育她,知恩要圖報.

男人的手套不需要什麼花色,所以只用了兩天就織好了.夏如水把它小心地放進一個塑料袋子里,只等著韓修宇回來時給他.

一個星期後,韓修宇和宮峻肆終于回來.夏如水沒有把東西親手交給他,而是趁著他去找宮峻肆時把手套袋子掛在了他的車門把手上,留了張字條.

本來純粹地只是想表達一下感謝,並沒有期望他能戴,只是出人意外的,第二天夏如水竟然在他的手上看到了自己織的那副手套.因為手套是半截裝的,剛好露出他修長的指,很是好看.長度大小都合適.

看到她,韓修宇只是點了點頭,連感謝都沒說.但夏如水已經開心不已,莫名湧起一股成功的感覺.

手套的顏色是深藍的,跟他的衣服顏色雖然可以搭配,但終究是劣制的東西,比起他身上的純手工西服差了好幾個檔次,戴在手上顯得有些不倫不類.夏如水不自然地紅了紅臉,卻感覺連干活都有勁了.

"你們要干什麼!"

晚上加班回來時,夏如水意外聽到了不和諧的聲音.她移目看過去,看到小純被幾名女傭圍住,有人對她動手動腳.

小純睜著一對桀驁的眼睛吼著,卻也露出了懼意.

這麼多人對付一個,還是幫過自己的人,夏如水怎麼也看不過去,大步走向前,"你們在干什麼!大半夜地欺負人,算怎麼回事?"

那幾個女傭平日里雖然不怎麼跟她說話,卻也沒有對她做過什麼.此時看她走來,其中一人發出警告,"這里沒你什麼事,不想給自己惹麻煩就滾遠點兒!"

夏如水剛要回應,便見得一個高胖的女傭甩著一雙手套往小純臉上拍,"好哇,一個顏色,一個款式,情侶手套啊!你還敢說韓管事那雙手套不是你織的,不是你送的!你算什麼人,竟然敢覬覦韓管事,活得不耐煩了!"

"說了,我沒有織過,也沒有送過!"小純委屈地大喊.

"除了你還會有誰!"那些人顯然不信.

小純咬緊了唇,不肯再吭一聲.

聽到他們說手套的事,夏如水更不能視而不見了,走過去從胖女傭手里奪了手套,"手套都是我織的,有事來找我,別傷到無辜的人."

"你織的?"眾人轉移了目標,皆朝她看了過來.

夏如水點頭,"是的,小純的手套和韓管事的手套都是我織的,有問題嗎?"

"那你就死定了!"胖女傭推了她一把,但不知道忌諱于什麼,終究沒對她動手,吆喝著一群人離開.

"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夏如水趕忙去扶小純,關切地問.

小純卻一把她推開,"你想死了嗎?竟然承認!"

"本就是我織的,為什麼不承認."她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小純瞪了她一眼,終究什麼也沒說,一甩手跑遠了.

上篇:第8章 被他抱回來的     下篇:第10章 惹火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