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1章 脫成這樣勾引誰?  
   
第11章 脫成這樣勾引誰?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韓修宇和宮峻肆一前一後地行走在通向前廳的路上,宮峻肆突兀地揚了揚唇角,"我只是想知道,怎樣的一個女人才能讓我們韓管事動凡心."

"……"韓修宇微微一滯,臉上帶了些紅,卻沒有否認什麼.他和宮峻肆雖然表面上為上下屬關系,實則兩人是極好的朋友,更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宮峻肆突然停步,回頭,看著他,"你應該知道她是怎麼進來的,我不希望自己的好朋友跟我的殺妻殺子仇人染上什麼關系!"

"您放心,雖然覺得她有些特別,但還沒有到達那種程度."韓修宇這才解釋,說的也是真話.夏如水的遭遇讓他同情,而她那種即使落入到最底層都不自憐自哀的性格也讓他驚訝,想一探究竟.越探,就越想幫她,憐他.

不過,她終究是宮家的仇人,他深知自己不可能背叛宮峻肆,所以不可能真的去愛她.

宮峻肆這才滿意地點頭,"其實宮峻雅也不錯,雖然刁蠻了些,對你卻是真心的."

提起宮峻雅這個名字,韓修宇只覺得一陣頭痛.從十歲起,她就發誓要追他,他身邊所有的女性都是被她嚇跑的.且不說她的性格不是他所喜歡的,他也不想娶一個身份背景比自己強的女人為妻.

從小以宮家管家的兒子身份長大,他對這個有著根深蒂固的執念.看他皺眉,宮峻肆沒有再多說什麼,兩人一前一後進入書房.

夏如水明顯發現,韓修宇比之以前對她冷淡了許多.雖然以前他跟她說話也不多,卻總能在適當的時機提點她,讓她免受了許多無畏之苦.而更讓她難受的是,她在垃圾筒里撿到了韓修宇丟下的那雙自己親手織的手套.

莫名的失落湧來,感覺像丟掉了什麼重要東西一般.她捧著手套,壓在心口,感覺那兒一陣悶悶地疼痛,比之看到陳川劈腿時有過之而無不及.

"你不過是這家里的女奴,比我們這些女傭都不如,何苦做那些虛無縹緲的夢!"小純不知何時到來,冷冷地看著她道.她不會像別人那樣好言好語說話,但每一句都中肯而且一針見血.夏如水晃了一下,被她敲醒,好一會兒才穩住情緒,朝她輕笑,"我沒做什麼夢."

小純也懶得點破,扯了片樹葉放在嘴里嚼,"韓管事是所有女傭共同的夢.雖然宮先生比他帥,但他太高大上了,我們這些做女傭的哪怕幻想一下都會覺得那是褻瀆.韓管事不同,他出身並不高貴,努力和善,一視同仁,不會讓人覺得太過遙遠."

第一次聽小純談及這些事情,她驚訝地回看她.小純的目光幽遠,不知落在何方.

"把這個丟了吧,丑死了!"片刻,她走過來,從夏如水懷里把手套扯了出來,甩進了垃圾筒.雖然很想去撿回來,但小純說得沒錯,自己不該存著什麼幻想.依依不舍,她到底還是離去了.

有些人,可以避過,有些人終究繞不過去.

比如說宮峻雅.

一大早,她就被宮峻雅攔在了通往干活地點的路上.宮峻雅插著腰,兩腿邁開,還是皮褲造形,很有種太妹的樣子.

她悶頭想繞過,宮峻雅沒讓,"想逃?沒那麼容易.上次你打了我,這筆賬還沒算呢!"

"是你先打的我,我只是正當防衛!"

宮峻雅不客氣地笑了起來,笑容十分囂張,"正當防衛?可笑!本小姐說你打了就打了!"

夏如水的頭開始發脹.

她不想被人欺負,但宮峻雅並不是她能得罪的人.上次能逃過一劫因為有韓修宇在幫忙,這一次,她該怎麼辦?

"來人,把這個女人給我打成豬頭!"她命令道.

夏如水的臉一時泛起了白,而從她背後,已經走來了幾個幫手.這些人個個都是男的,巴掌的力度可想而知.

她本能地後退.

早有兩個人上前,一左一右將她架住.

叭!

巴掌落了下來,打得她耳鳴目眩,面後更多的巴掌如同雨點般落下來.她無力反抗,臉早就疼痛得麻木,只感覺血腥味一陣濃過一陣.

暈眩中,她看到了宮峻肆.他冷著一張臉,並不曾叫停自己的妹妹.她殺了他的孩子氣死了他的妻子,怕早就恨不得讓她日日飽受刑罰了吧.

她閉了眼.

"住手!"

耳邊,突兀地傳來了聲音,架著她的兩人被拉開,她的身子一晃,倒進了一具懷抱.

"修宇哥!"

宮峻雅不滿的聲音傳出來,夾雜著跺腳的聲音.夏如水再沒力氣睜眼,就那麼暈了過去……

夏如水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已經回到了房間.臉依然疼得厲害,不用想也知道定是難看極了.她撫了撫臉,一條冷毛巾就壓了過來.

"小純?"她輕聲呼,沒想到她會來照顧自己.

小純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但手上的動作卻很輕.

"謝謝啊."她道.

"有什麼可謝的,要謝就去謝韓管事,是他把你帶回來的."

"韓管事?"是他救了自己?她掙紮著爬起來,拉開門看到韓管事正背對著她和醫生說話.

"臉上的傷並不嚴重,休息幾天就好了."醫生邊收拾東西邊道,對韓修宇有著一份恭敬.韓修宇輕輕頷首,"謝謝."

醫生離去.

夏如水這才走出來,此時還覺得頭暈,卻努力撐著,"謝謝啊,韓管事."

韓修宇轉臉回來,目光在她臉上微微落了一下,隨即轉開,"不用謝我,是宮先生讓我救你的."

"宮先生?"宮峻肆嗎?

他不該恨不得讓她死才是嗎?為什麼救自己?

這個答案讓夏如水怎麼都無法接受,內心里當韓修宇怕自己對他產生好感才這樣說的,只默默點頭.他連她織的手套都丟掉了,顯見得多麼不待見自己,又何必去點破呢?

原本萌生的那一點點芽,因為這些全都縮了回去.

韓修宇沒有久留,離去,直接去了主屋.宮峻肆在屋里,擰著眉看他走進來.

"臉要幾天才能好,沒有腦震蕩."他如實彙報.

宮峻肆低頭去擺弄手里的平板,當成沒有聽到.

"宮先生……為什麼要救她?"韓修宇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的確是宮峻肆下令讓自己去阻止宮峻雅的.

宮峻肆煩燥地甩了平板,"我不是救她,是在救峻雅!打死了她,峻雅得吃官司,坐牢,她吃得了這個苦?"

"這樣……嗎?"這個答案怎麼都無法讓人信服.宮家黑白通吃,宮峻雅惹了麻煩有什麼擺不平的?

"還有事嗎?"宮峻肆明顯在趕人.韓修宇哪里聽不出來,不再多問,適時退了出來.

宮峻肆揉了揉眉頭,閉了眼,腦海里莫名閃出了夏如水被人打時那副倔強而又可憐的樣子,還有看他時大眼里泛滿了無辜,默默無聲卻無盡祈求,就那麼讓他心軟了下去.

怎麼可以為那個女人而心軟?他一定瘋了!

蹭一下子,他從沙發上彈了起來,大步出了屋,朝後院走去.

經過一天的休整,夏如水臉上的腫總算消了,只是淤青未退,還紅通通的一片.她早早地打發小純回去休息,一則不習慣人照顧,二則小純明天還要工作,做的事並不輕松.

小純走之前還是給她拎了一桶水來,"你這張丑臉走出去只會嚇死人,就在屋里清洗得了!"

她知道小純是怕她不好意思去浴室洗才這樣的,感激地道了一聲謝.小純哼了一聲,推門離開.她把桶提到窗口,背對著門解起衣服來.

叭!

門突然被人推開.

夏如水以為小純忘了什麼東西,並不回頭,只問了一句,"要拿什麼?"

背後人並不回應,也沒有任何動靜.她終于意識到不對勁,回頭去看.不看不要緊,一看,登時愣在了原地:"宮……"峻肆兩個字再也吐不出來,她的第一反應是朝後退,而完全忘了身上只剩下小衣服,曼妙的曲線就那麼突兀地展露在宮峻肆眼前.

她的眼里輕易流淌出小鹿般的目光,真讓宮峻肆覺得自己就是一頭捕獸的雄獅.而她的皮膚雪白地在眼底顫抖,光澤動人,美妙勾魂……

宮峻肆喉頭莫名一緊.

夏如水的臉上雖然還有傷,但紅通通的,因為五官好,並不顯得丑陋,反而別有傷後的脆弱無助之美,加上此時楚楚可憐的模樣,傾刻間將男人的硬心腸化成了繞指柔.

宮峻肆原本就煩燥的心愈發煩燥,幾步走來,用最快的速度來到她面前,伸手將她壓在了牆上,"脫成這樣想勾引誰?"

夏如水本就怕他,此時背一沉貼在了冰冷的牆面上,整顆腦袋里只剩下惶恐,她輕輕搖頭,"不是……你."她只是想澄清並沒有勾引他的意思,卻起了歧義,讓宮峻肆愈發確定,她是有心勾引人的.

不是自己,便只有韓修宇了.

"以身相許順便尋找機會離開,是嗎?"他問.她想逃他早就知道,加之小粉,小鳳的事,此時愈發肯定這個想法.因為只要稍稍打聽,就能知道他和韓修宇的關系,韓修宇的面子,他向來都給.

上篇:第10章 惹火上身     下篇:第12章 有意刁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