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2章 有意刁難  
   
第12章 有意刁難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的目光漸漸變得鄙夷,不客氣地打量著她的上下,"就你這幾兩肉,能讓韓修宇對你感興趣?這種小把戲,最好不要玩!"他不客氣地在她身上狠狠一擰.

夏如水疼得臉都青了,狠吸了一口氣,低頭間才突然發現,自己身上只有小衣,登時羞得無地自容,本能地護住心口.只是,腿卻護不住.她窘迫得恨不能撞牆而死.

宮峻肆冷眼看著她上遮下遮忙亂不堪的樣子,嘴上勾起了更深的冷笑,"還有時間想著勾,引男人,顯然對你的懲罰太輕了.明天,你去收割!"

說完,他突然松開了她,轉身走出去.夏如水身子一軟,從牆面上滑下去,半天都起不來.

宮家不僅擁有菜園,還有專門的農場.這里的食物,牲畜都是自然生長的,不添加任何化學助長物質.所以,很多工作都采用最原始的方式進行.反正宮家有的是錢,請得起工人.

夏如水第二天一早就被派到了農場.她的工作就是把那一片片黃燦燦的稻子用刀割下,送去舂稻.這項工作並不輕松,加之太陽很強,又曬又累.一同做事的都是在農場里呆了幾十年的老農婦,個個膀圓腰闊,干活的個中好手.看到送來的夏如水又瘦又嫩的,都露出了鄙夷的目光.

沒人願意跟她一起干活,因為這代表著她會拖慢大家的速度,于是管事的專門給她劃了一塊地,"今天把這些全割完才能下班."

每個人都有指標的,她也不能例外.管事的還算客氣,給她分的地域比別的人明顯少了些,但對她來說,仍是一份不簡單的工作.

她雖然兼職做了不少事,干農活卻還是從進了宮家後開始的.那些事情雖然累,但遠不及收割這麼糙.看一眼幾乎望不到邊際的農田,她輕歎了一聲,低頭割了起來.

才割了沒多久,她的手心里就起了水泡,而手上脖子上更是被粗糙的葉子給刮得紅紅的,難受極了.夏如水勉強在六點鍾把那塊大大的稻子割完,抬頭剛想松口氣卻見宮峻雅似笑非笑地坐在對面看著自己.

心口,一緊,她想回頭裝做沒看到宮峻雅,宮峻雅卻已經走了過來,"喲,干得可真不錯呢,既然這麼能干,就得再多干點兒了."

宮峻雅本是纏著韓修宇才到這里來的,沒想到一來就見到了夏如水.夏如水的美貌以及之前韓修宇阻止她傷害她都讓她再次認定韓修宇對她感情不一般.所以,夏如水是她心里的一根刺,見一次要拔一次.

她順手一點,"去,把那片也割了!"

天馬上就要黑了,那片地比自己剛剛割的這塊還要大,若真割完肯定要到明天早上.夏如水立著沒動,"這里的工作都是由管事的分派,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你敢不聽我的話!"宮峻雅豎起了兩根眉毛,瞪得雙眼滾圓.

夏如水平靜地越過她走向外面.

"管事的,馬上給她分配工作,割那塊地!"她沖著管事的大吼起來.管事的雖然懼怕她,但宮家做事也都照著規矩來的,不能亂來.他呆愣地看著宮峻雅,就是沒辦法下命令.

宮峻雅氣得跳了起來,"好呀,竟然敢不聽話,我要開除你!"

管事的嚇得臉都白了,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夏如水無奈地停了下來,"我去割."

"這……"管事的看著她,眼里有不忍.這明明不符合規矩.夏如水朝他點了點頭,管事的不過是個打工的,何苦為難他.她走回去,低頭又割了起來.

宮峻雅內心里的怒火這才平息一些,扭身走遠.

管事的心里知道這件事夏如水是在幫自己,宮峻雅一走就招了其她農婦來幫忙.其他人也見識了宮峻雅的囂張,自願過來搭把手,對夏如水的態度反而好起來.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之下,天擦黑前,工作總算完成.

農婦們和她一起去食堂吃飯.這里的伙食比之宮家雖然沒有更好,但因為農產品都出自這里,新鮮了不知道多少倍.夏如水餓得夠嗆,吃了不少.那些農家婦女們改變了對她的態度,都很熱情,加之沒有了宮峻肆,她覺得很輕松,巴不得以後就住在這里.

第二天,到來的宮峻雅並沒有看到夏如水可憐巴巴痛苦流涕的樣子,反而見她和農婦們打成一片,也不知道那些人說了什麼,她笑得東倒西歪.

她氣得牙根都咬碎了.

更讓她生氣的是,韓修宇看到這副情景後,竟也換了衣物去參加收割了.韓修宇之所以會有這樣的雅興,完全是因為夏如水的笑容.她笑得那麼開懷,是他所沒有見過的.在生意場上呆久了,早就不知道開懷大笑是什麼滋味,他理不透,是什麼讓夏如水這麼開心的.

他也想試試.

他筆直走到了夏如水旁邊,蹲下去割起來.

夏如水沒想到他會來,驚得差點割到手,也忘了笑.周邊的女人們看韓修宇這一來就沖著夏如水去,早就擠眉弄眼地笑開了.夏如水紅著臉不知做什麼回應才好,只能低頭不停地割.

宮峻雅忿忿地撥通了宮峻肆的電話,"哥,你快來看看那個討厭的女人吧,都快把修宇哥給勾走了!"

宮峻肆原本就離得不遠,宮峻雅要死要活要他過來,便驅車趕了過來.田梗上,宮峻雅委屈得要命,拼命咬著嘴,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田里,夏如水和韓修宇並排著,比其他人割得慢些,但兩人不時抬頭,看不清表情,但從夏如水口里溢出的笑卻十分清晰……又刺耳.

他讓她來是為了受苦的,她倒挺快樂!宮峻肆無聲地將指壓進了掌心,擰得緊緊的.

"哥,你一定要幫幫我啊."宮峻雅哭哭啼啼地跑過來,"夏如水要勾走我的修宇哥了,哥,一定不能讓她得逞!"

"韓修宇不喜歡你."即使心煩意亂,他還是好心提醒自己的妹妹.這句話,他不止說過一次.宮峻雅卻聽不進去,"我不管,我就是喜歡他,沒有他我活不下去!哥,你信不信我今晚就回去絕食!"

宮峻肆有些無奈地看著自己的妹妹.宮峻雅比他小七歲,當年母親過世時曾親後把小娃的宮峻雅交到他手上,要他一定一定要好好保護著這個妹妹.

因為母親的話,而後的歲月里,他把宮峻雅捧在了掌心里,龐得不像話.最終導致她被寵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我會處理的."宮峻肆拋下這句話.宮峻雅終于滿意,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夏如水原本在面對韓修宇時有些不自然,但他並沒有特別表示,只是一副前來體驗的樣子,她便也沒有再糾結.農婦們個個幽默健談,她的注意力再次被引過去,跟著他們一起笑.

頭頂,突然一暗,大好的陽光被遮去,甚至還傳遞出了陰森森的涼意.她冷得打一個寒顫,以為要變天了,既而抬頭.

在看到面前的宮峻肆時,一錯手刀割在了指頭上,身子朝地面坐了下去.

"小心!"韓修宇本能地去捉她的手,握住.宮峻肆的臉色更難看了.

"宮先生."韓修宇也看到了宮峻肆,立刻放了夏如水,立起來打招呼.宮峻肆的目光卻狠狠地紮在夏如水身上,久久不曾離去.

夏如水只覺得頭皮一陣陣泛涼,另一只手握著傷口,呆呆地立在那里.血水,不斷從指間溢出,傷得不輕.

"很開心?"宮峻肆出聲,陰沉得比十二月的天還冷.

夏如水不知道怎麼回答,無力地咬了嘴.周邊,一時鴉雀無聲,她只聽到心髒在狂亂地蹦著,早就沒了節奏.

"上車,回去!"他朝韓修宇瞪了一眼,也沒有放過夏如水.

韓修宇開車來的,夏如水選了他的車.無論如何,她都不想和冷血無情的宮峻肆呆在一起,當然,也不想和隨時找自己麻煩的宮峻雅呆一塊兒.

看著韓修宇載走了夏如水,宮峻雅一個勁兒地跳腳,"哥,把夏如水養在你身邊吧,讓她每天都跟著你,一分鍾都不要離開!"

宮峻雅想的是,夏如水和韓修宇見面讓人防不勝防,只有放在自己哥哥身邊才能阻止他們私下見面.當然,還有一層,她就是要懲罰夏如水.不是要纏著韓修宇嗎?她要夏如水看得見碰不著,幽怨而死!

宮峻肆坐進車里,舒了舒眉,考慮著宮峻雅的提議的可行.這個女人到了這里竟然還能這麼快樂,他不允許!殺了他孩子氣死他妻子的女人怎麼可以快樂!她該痛苦一輩子,戰戰兢兢一輩子,難受一輩子才對!

她每次看到自己好像都很痛苦,也很害怕,若留她在身邊自己的目的就達到了.

另一輛車上的夏如水此時內心也是忐忑的.她知道宮峻肆對她的恨,剛剛他看自己的眼神,簡直能把她直接吞下肚去.她不知道,回去後宮峻肆將怎樣懲罰自己.

還有宮峻雅,她不僅看到自己和韓修宇一起割稻谷,還一起笑……以她的脾氣,忍得下去才怪.可偏偏自己回來時還選韓修宇的車子坐……

她無力地蒙住了臉.

上篇:第11章 脫成這樣勾引誰?     下篇:第13章 深夜相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