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3章 深夜相擁  
   
第13章 深夜相擁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放心,我不會讓宮小姐傷到你的."韓修宇突然出了聲,眉頭卻並沒有散開.他能阻止宮峻雅卻阻止不了宮峻肆,他想要怎麼懲罰夏如水,自己沒有任何立場提意見.

"為何那麼執著地打掉宮先生的孩子?"他忍不住問.如果不打掉孩子,眼前這個女孩就不會受這麼多苦了.

夏如水無力地揪起了手指,提起過去,等同于揭開血淋淋的傷疤,只剩下下痛.

"我真沒想過要傷害誰,殺死誰的."她能表達的只有這一句,至于其中的細節都已沒有任何意義.

韓修宇從後視鏡中看到了夏如水那張蒼白無助的臉,竟生出一絲憐意來,這個女人,總是這麼容易勾動人的心神.他迅速扭開了臉.

回到家里,夏如水被直接帶進了宮家的前廳.

宮峻肆坐在沙發上,天生的氣勢,有如執掌生死的閻羅,即使她站著都不能將其壓下去半點.

她安靜地立著.

宮峻肆沉寒的目光如刀般從她臉上割過,"從今天起,你跟在我身邊,沒有我的允許,不許離開半步."

夏如水傻在了那里.

她以為他不會想見到自己的.終究,見到她會想起死去的妻子和孩子,這等同于折磨自己.

韓修宇也驚了一下,卻到底沒有立場說什麼.只有宮峻雅喜上眉稍,拍手稱快.

說完這些,宮峻肆似乎累了,攤了攤手,"你們兩個該上哪兒去上哪兒去吧."他指的是韓修宇和宮峻雅.

韓修宇躬身行了個禮,往外走,宮峻雅快步跟了上去.

"修宇哥,讓夏如水跟在我哥身邊是我的提議!"她對著韓修宇的背道.韓修宇急行的腳步猛然刹住,片刻了然地點頭,"我說呢,宮先生怎麼會願意把夏小姐放在身邊?"只有宮峻雅的想法,宮峻肆才會在意.

"宮先生討厭夏如水."他道,只是希望宮峻雅能理解一下自己的哥哥.宮峻雅一向高高在上,許冰潔出事時她沒在家,所以沒人跟她說夏如水氣死許冰潔的事,自然不知道其中的恩怨.聽韓修宇這麼說,她反而開心,"討厭才好呢!"夏如水越難受,她就會越開心.

韓修宇帶著幾份不認同看著宮峻雅,最終什麼也沒說,轉頭就走.

"你不會因為夏如水不受我哥待見而難過吧."宮峻雅理所當然地認為.

韓修宇懶得回應.

宮峻雅氣得沖了上去扯住他,"韓修宇,你不可以喜歡夏如水,聽到沒有!"

"我喜歡誰是我的權利."他直白地表達.

宮峻雅的眼淚都要彪出來了,"不行!你只能喜歡我!"

對于眼前無理取鬧的宮峻雅,韓修宇只有歎氣的份.但若今天不澄清,夏如水只會更難過.他只能接著道,"你放心吧,我對夏如水半點感情都沒有!"

"真的?"宮峻雅又開心起來.除了夏如水,她沒見過韓修宇對哪個女人上過心,聽到他否認,她終于感覺勁敵已去,松了一口氣.

"好啦,知道你暫時還喜歡不上我,我可以給你時間,直到喜歡上我那天為止."天真的宮峻雅以為,用不了多久韓修宇就會喜歡自己的.韓修宇無奈地搖頭,對于這種無意義的談話早就沒有回應的想頭,直接離去.

屋里,宮峻肆起立,朝樓上走.

夏如水跟了一步,"可不可……以不做這樣的安排?"她咬著嘴,鼓足了勇氣才說出這樣的話的.

宮峻肆冰冰地哼了一聲:"怎麼?怕了?"

"……怕."她如實回答.怕他對她冷酷無情,動不動就懲罰,也怕自己會想到對他的傷害,更怕他看到自己會想到傷心事.

宮峻肆自然不會知道她的想法,笑得越發冷,"就是要你怕!"只有她每天沉浸在恐懼里,戰戰兢兢生不如死地過著,才能消弭他心底的怒火!

他大邁步往樓上去,"晚上睡我房里!"

聽到這句話,夏如水全身都在融化.他……會對自己做什麼?會不會……

許多暴力的畫面在腦中翻騰,臉再次蒼白.

"我不要!"她拒絕.

宮峻肆像聽到了一個笑話,"你有拒絕的資格嗎?"他輕輕一揮手,不知哪里來的保鏢,將她夾起來,送進了他的房間.

"睡地板!"房門關閉後,宮峻肆連看都不看她一眼,從她身邊走過,進了浴室.夏如水繃得緊緊的心因為這句話反而松了一些.

宮峻肆沖完涼後出來便上了榻,視她于無物.燈光一暗,室內安靜下來.她坐在地板上,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直到聽到宮峻肆淺淺的呼吸聲傳來才慢慢縮在地板上躺下.

身上全是汗味,手里的水泡一陣陣生痛,很髒.她不敢去沖涼,怕驚動宮峻肆,當然,即使沖了也沒有換洗的衣物.再難受,也只能撐著.

好在房間里暖氣足,而且地面鋪了地毯,不冷.沒過多久,她睡了過去.

她是被一串叫聲驚醒的,恍惚間也不知道身處何地,記憶還停留在跟夏發財一起生活的日子.夏發財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做夢夢到打牌打輸了被人追殺,就是這麼叫的.她本能地觸過去,一把抱住了榻上的人,"爸,爸,醒醒,沒事了,沒事了."

那人擁有比夏發財要強壯很多的臂膀,身材也比夏發財要高大.她終于感覺到了不對勁,叭地按下了榻頭燈.

此時,宮峻肆迷蒙著眼看著她,目光溫柔而又幽遠.這目光,她在去後山洗澡被他捉住時看到過一回.

他突兀地捧起了她的臉,又輕又柔,像捧著一顆珍寶.

夏如水愣了,忘了要放開他.

"冰潔."他輕呼.

冰潔!

許冰潔……

他把她當亡妻許冰潔了嗎?

她嚇得忘了呼吸,只傻愣愣地看著他,甚至忘了提醒他自己的身份.

他眼底的目光好溫柔,那是要將她輕輕糅入骨血好好疼寵的表情.看得出來,他愛慘了許冰潔.

下一刻,他的嘴輕輕覆向她.

應該掙紮的,她卻沒有.夏如水搞不清楚自己是怎麼了,仿佛有一種盅術將她緊緊套牢,只想和他天荒地老!他的氣息包圍著她的,陌生而又新奇的感覺,他輕輕將她覆在身下,大掌覆蓋了她的身子.

他說:"還好,你沒走."

夏如水像被一盆水澆醒,此時才意識到自己和他做著多麼瘋狂的事情,她想將他推開,他卻主動翻身下去睡在了她身邊.

他擁著她,身子溫暖而又厚實.他低語落在她耳邊:"不要動,就這麼抱著,我知道你身子不好,不會要你的."

夏如水沒敢再動,一顆心早就拎到了喉嚨口.她抬頭,看他閉眼已經安穩地入睡,有力的雙劈攏著她,帶足了寵意.他的心髒在耳邊有力地跳動著,她甚至有些迷亂,心里竟想,如果自己真的是許冰潔該有多好.

不過,下一刻,又全身冰涼.

許冰潔是她氣死的啊!

宮峻肆對許冰潔有多愛,就對她有多恨,他會用什麼樣的方式繼續這份懲處?

等到宮峻肆睡熟她才從他懷里偷偷離去,夜色清幽,卻再也沒有了一絲睡意.

宮峻肆醒來時,看到夏如水像一只小白兔般縮在榻對面,兩手抱著身子,一副失落又缺乏安全感的樣子.和他一對眼,她受了驚似地迅速移開目光,不安定到了極點.

他滿意于夏如水的表現.只有每日讓她有如在油鍋里煎,才能稍解她氣死許冰潔的恨意.他下榻,大步朝她走去.

夏如水的身子縮得更厲害,臉和四肢五官僵得不能再僵.宮峻肆一折身,進了浴室.直到嘩嘩的水聲傳來,她才能緩緩地呼吸,有種死過一回的感覺.

十幾分鍾後,宮峻肆收拾工整出來.一身西服貼身地裹在身上,除卻了夜里的慵懶,利落得像一只准備捕食的獵豹.他的眼睛又亮又有銳度,即使沒看人也讓人為之震懾.

他邁步,往外走.

夏如水緊急間拉了一把他的褲腿,"我可不可以……"

"不可以!"她還沒說出想要繼續出去做苦力,他就已經回絕.夏如水訕訕地縮回了手,一張小臉沉在了陰影里,滿滿的失落.抿著的嘴顯示了她的心情.

與其夜夜與他相對,她甯願去曬太陽干重體力活.

"跟我走!"宮峻肆下了第二道命令.

夏如水不知道他要帶自己去哪兒,但顯然沒有她拒絕的權力,下一刻,進來兩名保鏢,將她拎了起來.

"宮先生,車已經准備好了."過道里,韓修宇立在那里,恭敬地道.父親沒回來之前,他一直兼著管家的職務,自然事無巨細地為宮峻肆做安排.

宮峻肆點頭,"大材小用,韓管家真是舍得."

韓修宇只是抿抿嘴,沒有回應.夏如水求救般將目光投向他,他無奈地微微搖頭.

夏如水跟著宮峻肆上了車.走入密閉空間,她感覺愈發壓抑,連大氣都不敢出,只小口小口呼吸.好在宮峻肆一上車就開始處理公務,完全把她當成了空氣.

在某個岔路口,她被宮峻肆放下.剛剛來得及緩一口氣,便被他的手下帶進了一家形象設計室.

上篇:第12章 有意刁難     下篇:第14章 可以喜歡任何女人除了她…